第4369章 阿民父亲

字数:4944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少年望着苏寒,目中充满了期待。

    在这期待之下,似乎还隐藏着一抹悲戚。

    苏寒沉吟片刻,忽然问道:“你们,是灵魂么?”

    少年身体很是凝实,那之前的黑衣老者也并非虚幻,可就拿那老者来说,他最后应该死了,只剩下灵魂才是。

    但为何,他们的身体,会变得凝实起来?

    “我们不是灵魂,却也不是真正的人。”

    少年轻轻摇头:“我们,只是至尊大道当中的一道奥义。”

    “至尊大道?!”苏寒眼瞳一缩。

    他不知道至尊大道是什么,但仅仅是这四个字,就能听出不凡。

    至尊光柱、至尊之路、至尊分身、至尊大道……

    这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可以串联起来。

    “至尊大道是什么?”苏寒又问。

    少年转身,指着远处的那道巨大光柱,缓缓说道:“至尊大道,就在里面。”

    “与本源相比,至尊大道是强还是弱?”苏寒紧追不舍。

    但这一次,少年没有再回答他,而是再一次充满期待的看向苏寒:“你,能完成我的愿望吗?”

    “让你父亲,好好过完一生?”

    苏寒眉头轻皱:“你认为,他要如何,才算是好好的过完一生?”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想法。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亲情。

    苏寒并不觉得,自己认为的‘好’,就是真的好。

    少年目中出现了迷茫,喃喃道:“至少,要比曾经好啊!”

    “我尽力。”苏寒深深的吸了口气。

    少年双眸渐渐回神,他沉声道:“你若真能保护好他,那我,会在至尊大道里面帮助你。”

    话音落下,不等苏寒开口,四周的景象,就出现了变化。

    四周流水潺潺,面前一片篱笆围筑的院落,有一道竹门镶嵌在篱笆中心,沿着那笔直的幽径,通向了不远处的一座茅草屋。

    茅草屋不大,看起来很是简陋,里面有阵阵的抽泣声传来,外面还挂着一道白布。

    苏寒就站在院门之前。

    他静静的望着茅草屋,喃喃自语:“丧事?”

    无意间的低头,他差距到了自己的变化。

    不再是一身白衣,也不再是消瘦的身影,而是看起来有些壮硕,且双臂黝黑,鼓胀有力。

    “嗯?”

    察觉到这种变化,苏寒愣了一下。

    不用想也能猜出,自己的面容,肯定也已经不再是原先的样子。

    此刻的他,就是阿民。

    旁边还放着一个扁担,扁担里面装满了蘑菇,上面沾着些许的泥土,肯定是刚刚采摘回来的。

    体内的修为之力尽皆被封禁,连肉体力量都消失了,只是一个强装些的普通人而已。

    “呼……”

    长舒了口气,苏寒拿起扁担,走进了院落。

    抽泣声越来越近,那是一个男人,也仅仅只是一个男人而已。

    透过茅草屋的门,能看到里面正横着一道木头打造的粗糙棺材,一名大约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正半跪在棺材之前,双眸通红,泪已哭干。

    他,应该就是阿民的父亲了。

    既然充当起了‘阿民’这个角色,那苏寒,自然就要沿着这个世界的轨迹去走。

    他幽幽道:“父亲……”

    阿民父亲的哭声一顿,抬了抬头,更加悲戚。

    “你过来跪下。”

    苏寒对于下跪,一直都是有着抗拒之意的,但那棺材里面,躺着的毕竟是阿民的母亲,苏寒不能不跪。

    放下扁担,苏寒跪在了那里。

    茅草屋从外面看去非常简陋,但里面却很大,不过没有过多的设施,显得非常空旷。

    阿民父亲捶了一下棺材板,凄声道:“你再坚持两三天,阿民归来,至少可以吃饱再走啊!”

    他大声哭着,旁边的苏寒却是毫无感觉。

    他想装,但真的装不出来。

    从阿民父亲的话语之中,就能听出,阿民一家,过的肯定非常贫寒,以至于阿民母亲离世之前,连一顿好饭都没有吃上。

    院落里种了一些蔬菜,但都不是什么之前的东西,阿民一家,显然一直以来,都是以此为生。

    扁担里的那些蘑菇,对他们来说,应该就是好东西了。

    “父亲。”

    苏寒拉住了阿民父亲的手臂,沉声道:“母亲已经离世,你……”

    “父亲?”

    阿民父亲抬头,打断了苏寒的话。

    苏寒心中一惊!

    他差距到了自己话语之中的失误,连忙道:“爹,娘已经走了,我知道你伤心,但往后的日子,还是要过的。”

    阿民父亲点了点头,但脸上还是充满了悲伤。

    ……

    转眼之间,半月过去。

    阿民母亲早就已经下葬。

    彻底下葬之前,苏寒曾撬开棺材板,看了看阿民母亲的面容。

    很普通,跟正常妇女没什么两样。

    她闭着双眸,脸上写满了安详,只是那轻轻抓住的手,似乎在告诉谁,她……舍不得。

    如苏寒所言,日子还是要过的。

    在阿民母亲下葬之后,阿民父亲变的有些沉默寡言。

    苏寒看着他那似乎苍老了很多的面容,心中也有些感触,却只能叹息。

    对凡人来说,结发之妻的离世,真的是相当严重的打击。

    苏寒也没有找到什么安慰的话,他去了一趟城里,将所有的蘑菇都给卖掉了,换了三两白银。

    然后,又花一两白银,买了一些肉。

    阿民父亲显然没有想吃肉的打算,苏寒只能将这些肉晒成了肉感,幸亏现在是冬天。

    日子一天天过去,苏寒小心翼翼的对待阿民父亲,生怕有地方出现错误,导致那少年,不给自己满分。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阿民父亲的悲伤也渐渐消散,最后剩下的,也就只有追忆。

    ……

    “噼里啪啦!”

    春年到了,远处传来了鞭炮的声音。

    阿民父亲摆供完毕,望着外面绽放的绚丽烟花,心疼到了极致。

    他轻轻摸着苏寒的脑袋,撕心裂肺的低沉道:“爹没本事,爹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啊!”

    苏寒愣住,不知这是为何。

    直至后来,他打水的时候,无意中从那平静的水面当中看到,原来……自己左边的面庞,是扭曲的。

    只不过,自己出现在这个世界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早已习惯,所以没有察觉。

    “这,就是阿民父亲心中的执念吗?”苏寒心中呢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