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4章 子泰啊

字数:10472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对于这个时代而言,粮食就是一国根本。

    手中有粮心不慌,民以食为天……无数民谚都在说着粮食对于个人和国家的重要性。

    所以,门阀权贵的实力,首要是看田地和人口。反之,门阀权贵的主要事业便是兼并土地。

    大规模粮食交易很难,车队一出动就瞒不过人。

    在赫连燕带着他去看了仓库中堆积的钱财后,耶律书说道:“粮食就在坤州,如何运回来,需要副使自己想法子。”

    “运出城呢?”赫连燕问道。

    “那是老夫的事。”耶律书自信的彷佛官吏都是自己的孙子。

    “好说。”赫连燕代表杨玄答应了。

    双方约定了时间,耶律书留下了两个伙计,自己回去准备。

    “会不会是陷阱?”

    大堂里,众人在讨论。

    南贺说道:“此人来历可清楚?是否稳靠?若是设下了陷阱,坑了钱财小事,去接应的人怕是会全军覆没。”

    他虽然没质疑赫连燕,看话里话外都是这个意思。

    “谨慎一些。”老贼说道:“老夫以前闯荡江湖时,这等陷阱……鹤儿说说。”

    这个老鬼不愿意得罪赫连燕,开个头就把话题丢给了姜鹤儿,祸水东引。

    有些意思啊……杨玄坐在上面,不置可否。

    一提这个,姜鹤儿可就不困了,“只需丢两个伙计出来做诱饵,带着接应的人去预设的地方,一个伏击……全完了。”

    “鹤儿果然是老江湖!”老贼捧跟,拍了姜鹤儿马屁的同时,还把仇恨引到了她的身上。

    杨玄看着他,老贼正在得意,不小心看到了杨玄那似笑非笑的神色,不禁讪讪的拱手。

    被老板当场抓到了玩手段,丢人呐!

    现在,问题全在赫连燕这边。

    她掌管密谍,杨玄麾下对北辽最熟悉的也是她。

    这是一次大行动,赫连燕知晓杨玄对粮食的渴望,若是可以,他恨不能把节度使府都当了,用来换粮食。

    去,是必须要去的!

    但危机评估必须要稳妥。

    这是她的问题。

    一旦出错,她首当其冲。

    韩纪见她在沉思,就目视杨玄。

    是不是给赫连燕解个围?

    杨玄不置可否。

    他现在不是草台班子,而是一个庞大的系统。

    麾下人越来越多,内部的暗流自然会涌动。他从未想过麾下会一团和气……说实话,麾下若是一团和气,他睡觉就得睁只眼闭只眼。

    他是主公,要做的是把内部的暗流控制在一个范围之内。

    没超过这个范围,我看戏。超过了,啪!一巴掌抽回去。

    就像是老贼,方才被他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现在就蔫了。

    赫连燕抬头:“耶律书的名头我许久之前就知晓,北辽豪商,长袖善舞……他最大的买卖便是粮食。”

    杨玄开口,“他的秉性,是贪婪,还是什么?”

    这个问题问到了根子上,而且,一下减轻了赫连燕的压力。

    什么时候开口,开口到什么程度,这是一门学问。他没有老师,需要一步步去摸索。

    赫连燕心中感激,“贪婪。”

    杨玄说道:“如此,此事可行。”

    一个官员说道:“若是陷阱……”

    杨玄澹澹的道:“就算是陷阱,我也能把它填平喽!”

    老贼送上彩虹屁,“郎君威武霸气!”

    这是想弥补先前被抓包的错误。

    杨玄不置可否,“老贼!”

    “在!”

    “你带着人在前面打探,出了岔子……”

    这是敲打。

    老贼心中凛然,“是。”

    刘擎一直没吭气,此刻开口,“此等事何须你亲自去?派人去就是了。”

    “是啊!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下官愿往!”

    几个官员起身请命。

    麾下的主动性不错,让杨玄很是欣慰,但,他摇摇头,“此次,我定然要去。”

    他起身,指着挂在墙壁上的地图,“户部会一步步断掉供给我北疆的粮食兵器,兵器暂时还能想想法子,可粮食却无计可施。

    明年,我北疆必须大规模开荒。

    但在此之前,先得寻到粮食,度过眼下的难关。”

    这就是当下的战略。

    “这是压倒一切的重任!”杨玄屈指敲敲地图,“再有,我去,不只是买粮。坤州什么样,我也想去看看,走走。”

    他这话意味深长,江存中惊讶,“副使想着攻伐坤州吗?”

    杨玄微笑,“未雨绸缪罢了。”

    随即各自散去。

    杨玄也熘了。

    刘擎留下了几个将领议事,事情说完,张度说道:“副使现在就在琢磨此后如何攻打坤州,会不会太早了些。再有,这些年,北疆的人马可从未去过坤州,攻打坤州……”

    刘擎平静的道:“副使从接任那一刻开始,想的便不是困守北疆,而是……”

    他看着地图,“进取!”

    张度心中一热,“可咱们的人马不够啊!”

    “副使说了,兵贵精而不贵多。”刘擎问道:“论治兵,论兵法,谁能及他?你等要做的是,跟随他。”

    张度浑身热血奔涌,“副使的目标是什么?”

    刘擎说道:“他曾和老夫说过一次……大唐虎贲铁蹄所到之处,便是大唐疆域!”

    这话,可不像是一个节度使说出来的,更像是,一个帝王。

    张度只觉得眼前一亮,“好!我便跟随副使,一起去征服这个天下!”

    等人都走了,刘擎拿起笔,看着门外,轻声道:“小崽子,该做的,老夫都为你做了。可你也该告诉老夫,你究竟想做什么!”

    ……

    “去坤州?”

    周宁愕然,“坤州好像是在北辽吧?”

    “贤妻竟然知晓坤州所在,果然是大才。”杨玄抱着儿子,一边琢磨此行,一边打趣妻子。

    周宁扶扶玳冒眼镜,“子泰取笑我。”

    “哪里,我是由衷的感慨。”杨玄真诚的道:“你看,自从你进了家门,家里之事我就没操过心。这一家子越来越大,衣食住行,事事都要你操心。不易啊!”

    刚嫁过来时,杨家就那么些人口,简单。

    可随着杨玄地位的变化,杨家的人越来越多,而且越来越复杂。

    许多人你得小心对待,否则杨玄在拉拢,你在得罪,南辕北辙。

    周宁是不容易,但觉着这是自己的职责。

    人做事累不怕,怕的是无人理解。

    出发之前,安抚后院是必不可少的一道程序。

    管大娘看在眼里,对怡娘说道:“郎君对娘子,那叫做一个体贴。”

    怡娘说道:“体贴容易,能一直体贴,难。”

    “谁说不是呢!”管大娘笑道:“当初娘子嫁给姑爷,周氏内部多少人不看好这门姻缘,可如今再去问问,噢哟!一群人羡慕的眼珠子都发红了,恨不能当初嫁给姑爷的是自家的女儿,哈哈哈哈!”

    言笑过来,“家中来人了。”

    管大娘去了前院。

    来的是个管事。

    “家中有人托我传话。”管事笑嘻嘻的送上了一个小包袱。

    管大娘冷笑,“别弄这个,否则赶出去!”

    管事讪讪一笑,“家中……就是二郎君那里,让我来问问,姑爷身边的心腹可有未曾婚配的?”

    管大娘点头,“王老二未曾婚配,怎么了?”

    管事笑道:“果然是他。二郎君那边说了,听闻王老二并未婚配,他家中正好有个孙女儿,不说长的国色天香,可也算是可人,而且知书达理……”

    管大娘心中一动,“我去问问。”

    管事点头,“二郎君说了,事成之后,重谢。”

    管大娘去了后院,本想寻周宁说此事,可看到周宁带着人在为杨玄收拾行装,忙碌不堪,就去寻杨玄。

    “皇帝一击不中,短时间内不会再度出手,他丢不起这个人。要注意的是豪强,以及江湖中人,特别是建云观,那次之后就没见他们出手,越是如此,越要小心。”

    杨玄在交代自己走后家中的安保,见管大娘在门外,就颔首,“去吧!”

    “郎君放心!”

    虬龙卫告退,出去时,看了管大娘一眼。

    这些鸟人,老娘都来杨家多久了,可每次看我的眼神都是冷冰冰的,彷佛老娘是奸细!

    管大娘进来,“见过郎君。郎君,奴冒昧,二哥那边您是个什么打算?”

    这个女人,怎地问这个问题?做媒……杨玄想了想,“此事,第一得看他自己的意思,其次还得看那个女人持家的本事如何。”

    老二就是个棒槌,以前杨玄觉得他和梁花花能成,没想到这货拍拍屁股就走了,压根不带留恋的。

    无情啊!

    后来他才想通,王老二对梁花花压根就不是男女之情。

    白瞎了!

    所以他仔细考虑后,觉得还是要看王老二自己的意思。

    至于年龄,那不是事。

    管大娘笑道:“这话是呢!二哥憨直,若是家中的女人站不住,那日子可就没法过了。奴这里正好有个人……”

    “谁?”杨玄看了她一眼。

    这个女人怎么有兴趣做媒婆?

    “周氏的人。”管大娘说道。

    “此事,再说!”

    杨玄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否决了此事。

    管大娘还想劝说,可却见杨玄神色微冷,心中不禁一跳,“奴告退。”

    等她走后,杨玄摇头,“这是钻营来了。”

    晚上,夫妻二人将要分别一阵子,自然是要努力沟通。

    杨老板沟通的气喘吁吁,躺着装死狗。

    周宁靠在他的胸膛上,“子泰你有话说?”

    女人的直觉太可怕了……杨玄揽着她的肩头,“周氏那边来人,想和我这边联姻?”

    “谁?”

    “老二。”

    “嗯!我知道了。”

    夫妻二人依偎着,就在昏昏欲睡的时候,杨玄突然问道:“你就不为周氏说句话?”

    周宁轻轻摇头,发丝掠过杨玄的胸口,有些痒,“我是杨家妇。”

    这个婆娘……杨玄收紧了手。

    第二日送走杨玄,周宁寻了管大娘来说话。

    “二叔那边的女子自然是好的,不过,老二于夫君来说,便是兄弟一般。周氏女自然是知书达理,可老二的性子纯真……不合适。”

    一个世家女嫁给一个纯真的男人,这日子咋过?一个满脑子都是世家门阀的那一套,一个满脑子都是江湖儿女的那一套。

    这日子,过不来!

    “是。”

    “对了,你转告他们。”周宁端坐着,神色平静,“夫君如今的话,阿翁和阿耶都会重视。想通过夫君这边来迂回争夺权力……

    这些手段在夫君的眼中无所遁形,消停些,别丢了周氏的人!

    罢了,明日我去说,免得二叔不满。”

    大家族内部看似一团和气,可暗地里的争斗不比朝中少。

    管事在杨家前院住下,吃喝自然不用操心。早上起来,看着杨玄被人簇拥着出去,不禁唏嘘着往昔。

    他刚吃了早饭,就见林飞豹进了前院,目光转动,找到了他。

    “郎君令老夫来传话!”

    林飞豹的神色肃然,让管事觉得这是在传旨意,心中一哂。

    “听闻二叔家风严谨,想来子弟多大才。

    周氏自然不愁出仕的门路。

    北疆苦寒,我有一言请二叔斟酌,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若是二叔不弃,可让一名子弟来北疆历练。”

    管事先是一呆,接着心中狂喜。

    击败赫连峰的御驾亲征后,北疆就成了官员眼中的香饽饽,但凡能来北疆镀个金,回去升迁就不是事。

    可杨玄把持着北疆,想来,对不住,得看能力,看你背后的靠山。

    能力有,但不是一伙儿的,对不住,哪来哪去。

    背景强大,但没本事,对不起,北疆不养闲人……

    就这么整顿了几次,一个个想来镀金的官员狼狈而归。

    这里,不但能历练,还能积攒资历,堪称是官场宝地。

    可杨玄冷着脸,谁的面子都不给,进不来啊!

    现在杨玄开口了,那必须是板上钉钉的。另外,有他在,那个周氏子弟自然不愁前途……而且,从此二叔那边就和杨玄拉上了关系。

    这是一条康庄大道啊!

    管事心中狂喜,“多谢姑爷。”

    林飞豹刚走,周宁出来了。

    仆役们赶紧回避。

    到了前院,管事被叫去。

    周宁知晓此等事要斩钉截铁,否则后患无穷,所以近乎于声色俱厉的道:“告诉家中,此等联姻之事以后休提,丢人!”

    这个管事便是二叔的人,周宁在等着他解释辩驳,随后再度一巴掌拍死。

    “是。”

    管事低眉顺眼的,乖巧的让周宁想到了富贵。

    这,不对!

    周宁心中纳闷,“二叔若是不满,无需去烦扰阿翁阿耶,只管冲着我来!”

    这话比前面的还硬气。

    管事越发的恭谨了,“二郎君只会欢喜。”

    二叔啥时候变成这等性子了?

    周宁愕然。

    她无力摆摆手,管事告退。

    管大娘追了出去。

    再回来时,她神色复杂,“郎君刚许了二郎君那边一个子弟在北疆出仕。”

    文治武功皆令人惊叹的姑爷亲自出手栽培……

    这份情给大了!

    一切,都是为了让娘子在娘家地位尊崇,被人尊敬。

    能有这样的夫君……管大娘低叹,“难得有情郎啊!”

    周宁一怔,然后抿嘴笑。

    “子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