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二章 台风

字数:6195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不过伦敦比特犬不会为了保护自己而走程序,他们有自己的风格!风格如同他们的绰号一样,就是看准目标扑上去咬,咬住不放。唯一的智力担当梁袭不是做计划的料,同时他又讨厌繁琐的麻烦事。于是在确认卓尔没有退房,手机关机,人不在酒店的情况下,召开了一分钟的简短电话会议。会议结束,反恐办公室正式展开对卓尔抓捕行动。

    行动开始后不久,刘真就心中暗道侥幸。卓尔将在40分钟后将乘坐法国朋友私人飞机离开伦敦。如果担心惊动卓尔向上汇报一步步程序后,那只能去欧盟抓人。

    这是一座位于伦敦北城郊的私人小型飞机场,除了基本工作人员外,只有六名轮班警卫。要命的是当时值班的四名警卫只有队长配枪。之前说明过,伦敦前线警务部的90%巡警上班不配枪。

    刘真和机场取得联系,机场说明卓尔已经过海关上车,乘车前往登机地点。警卫接到命令后,三名警卫去领枪,唯一携带枪支的队长开车追击。塔台工作人员通知这架私人飞机的飞行员:跑道有问题,请他们耐心等待。

    警卫队长直接开车到了私人飞机处,下车后和站立在机舱悬梯边和空少聊天。可惜三名警卫开车过来时开了警灯拉了警笛,空少身后的卓尔生疑,对队长连连提出问题。队长难以招架之下突然拔枪,要求所有人下飞机。空少莫名其妙准备走下悬梯,卓尔在空少身后偷偷拿出一把手枪,一把将空少推下悬梯,一枪打在队长的胸口上。

    私人飞机有安检吗?为什么能携带枪支上飞机呢?这要看各国的法律。以东瀛为例,其在2020年出了一桩重大国际事件之后,才修改了私人飞机大件行李过安检的规定。随身行李,背包仍旧不用过安检。英国对私人飞机基本没有安检。飞机提供乘客身份,包括护照等信息。乘客在核实身份证件后就可以登机。根据目的地不同,海关宽松程度也不同,基本上不会为难以欧盟目的地的私人飞机的乘客。毕竟能乘坐私人飞机的人,都是所谓上流社会的一员。

    击伤队长之后,飞机强行起飞。按照程序,需要一级级上报,然后通报私人飞机所属国法国进行紧急联合处理。伦敦到巴黎只需要一个半小时,跨越英吉利海峡只要一个小时,私人飞机都配备降落伞。别说到法国领土,人家在英国领土上飞十分钟后跳伞,你都没处找人。

    按照正常程序,卫星和雷达会监控飞机的飞行轨迹,由此来判断是否需要菌方介入。如果飞机的飞行轨迹是法国某机场,菌方可能不会介入。一旦跨越了英吉利海峡到达欧罗巴大陆,卓尔就可以跳伞逃走。

    可惜他们遇见的是反恐办公室,罗杰得知情况后没有通知总监办公室,而是直接联系了自己手机里的一个紧急电话。

    三架台风战机在私人飞机强行起飞后七分钟起飞,在此十八分钟后,战机拦截私人飞机发出最后通牒,不降落就击毁。反正有人背锅。

    这件事特点在于没有任何政客介入,没有任何协商与讨论,总监知道此事时战机已经起飞。总监上报到唐宁街10号,唐宁街10号还没搞清楚发生什么事,战机已经对私人飞机下达最后通牒并且用导弹锁定私人飞机。唐宁街10号刚知道什么事,还不知道事情起因,也不清楚几架什么战机听谁的命令时,私人飞机已经迫降在黑斯廷斯北部一个国内飞机场。当地警署和机场警卫守株待兔,私人飞机上所有人员向警方投降。

    小白有些不明白,警方并没有掌握卓尔实质犯罪证据,为什么卓尔要开枪打伤警卫,并且让强行起飞呢?对此罗杰的回答只有四个字:做贼心虚。卓尔在没有退房的情况下着急离开伦敦,显然是收到一些风声。当得知反恐办公室探员调查超市监控的消息,卓尔马上联系朋友,准备利用朋友私人飞机跑路。反恐办公室给圣旗的压迫感是外人难以想象的。

    在到达机场时,卓尔收到了一个让她下定决定要尽快离开英国的消息:反恐办公室在警方内部将其列为通缉要犯,照片资料下发到伦敦每个巡警的工作手机上。这个举动让卓尔相信,反恐办公室肯定掌握了自己涉恐的铁证。卓尔当机立断打伤警卫队长,用手枪威胁飞行员立刻起飞。

    至于飞行员没有反抗真的是因为卓尔手上有手枪吗?这就是另外一个问题。

    ……

    卓尔被捕也带来一个坏消息,反恐办公室失去了立独调查权,因为这件事已经不是他们,甚至总监能罩得住。总监毕竟只是伦敦的警察厅老大。不过反恐办公室在本案中仍旧有参与权和知情权。

    上面首先关心罗杰是如何通过私人关系请朋友出动战机拦截私人飞机。

    经过初步调查,下令台风战机起飞,给与战机击落授权的人并不是罗杰的老友,而是菲奥娜的父亲菲尔。实际上也只有菲尔等有限的几人能跳过所有程序对战机直接下达命令。在上次动用星空单兵导弹系统击落无人机之后,罗杰就与军内几位老朋友多联系多走动。在一次聚会中罗杰通过朋友的介绍接触到菲尔,菲尔口头同意,如果有危害国家安全的紧急情况,反恐办公室可以直接给他打电话。

    菲尔没有做错事,所做的事也在自己职权范围之内。要借此事处置菲尔,菌方是不会同意的。反恐办公室更是不能动,反恐办公室现在红的一塌糊涂,没有任何理由动反恐办公室,那是执政党不想干了。

    再说这件事结果是好的,没必要动任何人。不仅不动,还要给他们勋章与嘉奖。不过为了避免比特犬一根筋,两头堵,不知道又会搞出什么幺蛾子出来,本案将由前线警务部助理总监唐纳负责。最少唐纳在做任何事时,多少会考虑各方面的影响。唐纳第一时间到反恐办公室开会,告诉大家要冷静,要听指挥,不要脑子一热拿枪就干。

    不能怪唐纳小心,毕竟反恐办公室有前科。上次在酒店与伦黑交火,导致重要嫌疑犯死亡,多名探员重伤。反恐办公室没有向上级反馈,而是直接带人杀到伦黑的老巢,硬生生抢下头条,并且霸榜三日。

    独眼、罗伯特等人随后到达会议室,一起来的还有内务局的探员,他们将在唐纳的指挥下,共同调查本案。除此之外,因为案件涉及到法国商人的私人飞机,法国人卓尔,因此mi6国内对接部,也就是地中海本部派遣了两名探员参与会议。

    刘真介绍案情后,所有与会人员都是懵圈状态,你们踏马的就凭借超市那点间接证据就敢派战机?于是有人要求解释一下,梁袭站出来解释了一下:“卓尔开枪了。”

    唐纳忙道:“不,在卓尔开枪之前,你们下达了通缉令。凭什么?”

    梁袭反问:“反恐办公室不是有立独调查权吗?”

    唐纳点头:“有。”

    梁袭看内务局米利特:“这算不算干涉立独办案?”

    米利特解释道:“之前他是不能过问案件,现在他是案件专案调查组组长,有权了解所有的事。”

    梁袭恍然:“那就不是反恐办公室的事?”

    米利特点头,梁袭拿起面前的手机:“大家再见。”走人。

    唐纳无奈道:“好好,我不追问细节。”听起来反恐办公室没有按照程序办事,但真的追究的话,反恐办公室只有一个错误,那就是在没有确凿证据情况下通缉卓尔。但是通缉不代表卓尔是坏人,只代表卓尔和案件有关,在无法联系和找到卓尔情况下发布内部通缉令说的过去。

    梁袭也不是傲娇,故作姿态是因为这件事要解释起来很麻烦,并且很多决定是源于主观上的判断。举例来说,梁袭警察路上见到一个人,扣押他后发现他是逃犯。这时候上司问,街上那么多人,你为什么要拦住他?梁袭警官扣押此人的原因是:我看他时候他不看我,我不看他时候他偷看我。但梁袭警官的上司能理解梁袭的思维吗?这种原因怎么写报告呢?说不定警监会认为梁袭存在外貌歧视和种族歧视。

    因此梁袭应对方式是:我不说过程,反正结果在这里,你们爱怎样就怎样。

    这种冲突源于侦探理念和警方理念的不同。梁袭他大胆怀疑,小心求证,轻易不提出无法求证的假设。抓捕卓尔的决定就是来源于梁袭的大胆怀疑。不抓卓尔,梁袭就无法求证自己的推断对错。抓卓尔没有法律上的问题,警方有权扣押嫌犯24小时,再说有间接证据证明卓尔和本案有关联。只不过因为无法找到卓尔,反恐办公室又对卓尔的渴求度太高,于是发布了通缉令。

    警方办案首先要有证据,获得卓尔与案件有关的间接证据时,一个可能是慢慢完善证据,一个可能是与卓尔会面,或者将卓尔带回警局,让她回答一些问题。反正正常的警局不可能直接放大招。纵观本案,如果不是反恐办公室起手放大招,卓尔已经逃之夭夭。

    好吧,案情分析会略过了能略过的的细节。

    罗伯特提供了整理好的案件时间线和事件。从莫得飞法国开始,一直到卓尔被捕,确定这是一个针对伦敦的圣旗袭击计划。好消息是抓获了卓尔和莉安,缴获一把M2。坏消息是还有两名恐份与一把M2在伦敦。

    卓尔乘坐的私人飞机隶属法国互联网新贵,一位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所有,据法国方面了解,这位新贵和卓尔是朋友,很可能是有特殊身体关系的朋友。在事发之后,新贵并没有撇清所有事情,除了说明劫机与他无关,他没有给飞行员任何命令之外,他联系了克莱门特集团下属律师所组建律师团,据称他将不惜任何代价要让卓尔脱罪。

    不过因为卓尔枪击警卫队长,劫持飞机的行为,已经被法院认定涉恐犯罪。目前律师团只能依靠起诉来推翻卓尔涉恐犯罪判定书,否则最好的律师也只能干瞪眼。不过律师团通过法国使馆施压,法国向英国申请派遣专员全程旁观与卓尔有关的审讯,可有效降低卓尔受刑程度。唐宁街10号把压力转嫁给专案组,要求专案组尽可能快的弄清楚本案的性质与严重性。

    事情说完,接下来就要开始研讨接下去如何办案。最重要是如何撬开卓尔的嘴来找到M2与携带了M2的两名恐份。会议基本上确定了从轻到重逐渐加码方式对卓尔进行审讯,依据卓尔口供再做进一步打算。

    梁袭对此有不同意见:“人家是妹子,那么漂亮,下得去手吗?”

    大家一起看梁袭,但没人说话。独眼等待一会,见没人敢怼梁袭这么扯淡的理由,开口道:“梁袭,你现在混的可以,把我反恐办公室的威望抢走了不算,还……还有很多独特的见解。”我也不当出头鸟,让你踩着我的肩膀去获得荣光。

    没人打脸自己,梁袭多少有点不适应,见独眼也不和自己叫阵,只能道:“按照我们从莉安口中获得的线索,基本可以断定两批货是同时间到达伦敦,也就是说另外两个人是去接第二口M2。在得知莉安被灭后,他们没有机会和时间回去整理收拾房子,必须尽快转移到安全地方隐藏M2。卓尔的事发酵了一段时间,我相信卓尔即使坦白和我们说明这两人藏身处,现在已经人去楼空。”

    梁袭道:“现在我们有六名嫌犯,两人已经被击毙,两人被捕,两人潜逃在外。要问第一个问题,莉安一组人将M2送到住所之后,莉安负责检查枪械,包括性能,瞄准镜和遥控设备等。请问,第二组人有没有莉安这样一个角色的配置呢?”

    罗伯特回答:“不需要,既然已经决定将莉安带到住所,何必还要再找一位枪械师呢?”

    梁袭点头:“没错。第二个问题,没有莉安枪械师帮助的情况下,两名恐份能操控M2吗?”

    反恐办公室探员回答:“假设对方是两名会射击的恐份,他们可以操控M2,但是他们或许只能发挥出部分性能。如同二战期间的M2,主要提供中近距离火力压制,而不是准确杀伤。在没有校正瞄准镜情况下使用瞄准镜进行射击,第一枪基本可以肯定要打飞,M2一扣扳机就是连发,枪手未必能看见第一枪打在哪个位置,不清楚位置就无法调整。恐份在开枪后留给他们的时间并不多。因此我认为,如果要保障袭击的有效性,必须校正枪支。此外,遥控设备也需要调试,不了解遥控原理的人只能通过实战来摸索,我不认为他们有试枪的空间。”

    探员补充道:“如果没有枪械师,他们只能架着M2近距离对人群进行扫射才能保证一定的杀伤力。从M2的体积、重量和供弹系统来说,在实际操作中有很多难度。”

    ------题外话------

    暑假事情多,鉴于错别字增多一事,请读者大老爷们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