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一章 大鱼

字数:6664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好消息是在刘真让人联系物证技术人员后,除了贴身保护梁袭的两名探员外,其他探员都退出了房子以保护现场。坏消息是这火会把所有证据都烧毁。

    看着熊熊烈火,听着远处消防车的警报声,梁袭道:“太容易了,已经不习惯太容易。”他的意思是他们得到这个现场太容易,以为房子内不会留下有价值的东西。自杀攻击和这把火说明,这个房子内有非常重要的东西。

    刘真问:“DNA?”

    “DNA。”房子的另外两名住客有比对DNA。

    刘真看出梁袭不甘心,道:“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死了一个人。他们已经没几个人。”

    梁袭道:“第一,查清自杀攻击者身份,顺藤摸瓜应该有收获。第二,需要所有探员的执法记录仪。第三,联系塞拉,我们需要技术支持。”

    “没问题。”刘真看时间:“需要我让人送你回去休息吗?”

    梁袭道:“不用。”

    “和卡琳吵架?”

    “不,她去美国进修。”梁袭道:“我们得尽快把这波最后圣光的袭击解决掉,没有人知道这群疯子会什么时候开始杀人。”很早之前,约翰就多次提醒梁袭,有些事情就是非常简单,不要想的太复杂,想的太多。

    举例来说,宿舍A的手机上午丢失,有人说看见B中午拿了和A一样的手机,简单来说就是B拿了A的手机。梁袭在大多数情况下会这样认为。但是梁袭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和定位,如果是简单的案件,无论反恐办公室还是刀锋,或者其他司法部门,他们都可以轻松处理。只有遇见难题时才会寻求梁袭帮助。

    梁袭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养成了一个逻辑思维:所有的案件不能只看表面,简单的线索后隐藏更深层次的目的。这个逻辑思维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了他,同时也让他不知不觉中产生先入为主的思维。

    比如今天找到阿西卡租住房子过程很简单,通过莉安的口供,小白查询近期小三角出租的房屋,很快就锁定了目标。期间没有任何阻碍,没有任何难度,非常顺利,顺利到梁袭根本不认为能这么顺利。确定是目标房子后,梁袭又认为房子内没有重要物品。在知道存在牙刷,可以提取DNA后,梁袭再次先入为主认为DNA没有比对对象。

    究其原因还是先入为主的心态。即使梁袭一直提醒自己,但在日常操作中难免落入先入为主的陷阱中。

    不过梁袭有他的应对手段,即使一切都很简单,我也可以通过复杂的方式来解题。

    ……

    塞拉和小白连夜处理执法记录仪,探员们搜索过每一个房间,执法记录仪也记录了每一个房间的大部分物品。两位计算机工作人员用软件提取物品的关键信息,通过梁袭的要求将信息整理成册。

    梁袭的目的只有一个:找超市。

    四个人怀着同样目的入住一套房子,他们不会携带很多日用品,大部分日用品需要采购。牙刷买四根,毛巾买四条。这个特征就可以排除很多购物者。找到商品的生产批号可以追查到销售超市,在第二天清晨,他们就定位了十条街之外的一家汽车超市。

    剩下的部分需要祈祷,祈祷不是被击毙的两名恐份去购买的物资。按照梁袭的看法可能性很低,因为死亡的阿兰卡和阿西卡的资料表明,他们会德语或者法语,不会英语。此外,既然他们是恐份的前线人员,必然会减少抛头露面的机会。特别是超市这类必然会被摄像头拍摄到的地方。

    塞拉的努力宣告失败,她通过网络租房信息追查租房者信息。大家都知道租房者信息是假信息,塞拉追击的是租房者支出账户的信息,账户开户行是一家法国银行,有人给里面打了一笔钱。再调查发现打钱的账户是地下庄钱的账户。唯一的收获是,从这笔钱的额度可以看出,本次恐袭的所有费用应该都由这个账户支出。

    梁袭的复杂法来源于恐份对细节不注意,他就不相信会有恐份去伦敦城外四家便利店分别购买生活必需品。事实证明梁袭是对的。

    根据租房的时间,加上清晰的购物细节,反恐办公室从超市,公共安全等各部门拿到了不少监控影像资料。

    购买物品是一名身穿灰色西装的男子,三十多岁,头发打了定型水或者发胶,有点金领或者创业顺利老板的样子。男子将物品装了六个袋子,推着车离开超市,一分钟后出现在超市侧面的停车场。

    “哎呀。”刘真和梁袭一起叫不好,只见男子将两个袋子放到汽车后备箱后,推了空的购物车到购物车放置点后人返回汽车,开车离开。

    少了四个袋子。

    刘真招呼两名探员:“去拜访他。”车牌号什么都有,跑不掉的。

    “不急。”梁袭道:“万一有人盯着他呢?小白,放男人停车和进入超市的画面。”

    小白寻找一会播放,男子在上午9点20分停好车,走向超市大门,30秒左右应该出现在超市大门监控处,但是他在9点23分才出现。进入超市后,他左手拿起本子看,寻找牌子指引后,将本子放在购物车朝生活物品区而去。

    刘真道:“门口外有人委托他帮自己买东西。”

    梁袭问:“我们代入思考,假设这个男人是我,谁才能让我买这些东西?假设我是一个热心的人。”

    刘真道:“一位需要帮助的女人?漂亮女人?”

    梁袭道:“理由是什么呢?”

    刘真想起莉安,问:“难道她不会英语?她说她是法国公司的人,要为员工准备一套简单的生活用品,可是她不会英语。”

    小白插口道:“那她应该和他一起进入超市。”

    有道理!

    梁袭问:“小白,你去超市在门口看见我举了一块牌子:我得了流感,你能帮我代购吗?你会帮我代购吗?”

    “流感?”

    梁袭道:“一位英俊的帅哥向你求助,你感动他的公德心,你会……”

    小白看了梁袭一会:“不会,因为东西太多。除非他真的很帅。”

    梁袭点头:“有道理。”

    刘真捏了下小白屁股,小白醒悟过来,连忙解释道:“顾问你虽然很帅,但你已经有女朋友。”

    “我没那么小气。”梁袭道:“找下口罩人。”有可能是流感代购吗?有可能,这种事不常见,但也不罕见。不过东西太多,大部分人不愿意浪费时间。除非是外表出色的异性。这又是梁袭套路,这个推断准确率不高,但好处在于能验证。

    第一个条件,戴口罩的人。第二个条件,在男子购物离开不久后,目标出现在停车场监控中。第三个条件:他曾经从停车场走向超市大门,但是未走到超市大门内。根据以上条件,真的找到了一个人,因此验证梁袭的推测是对的。

    男子购物结束,推购物车出现在自己汽车前的20秒,一位口罩人出现在超市另外一侧的停车场。从外表看,口罩人是一位女性,她推购物车到一辆红色家用车后备箱,将四袋物品放进后备箱,人进入驾驶室。当她倒车出车位,从倒车档挂到前进档时,汽车出现短暂的停顿,监控由此抓到了她正面的照片。这时候的她已经拿掉了口罩。

    塞拉分析了车牌道:“真套牌。”车牌是真的,但和车辆不符,最大可能是拆卸其他车辆车牌装在自己车上。请注意,在一些国家这类车上路会被发现。正常套牌选择同款式、同颜色的车辆,不过牌多半是假的。不要小看一面简单的车牌,车牌上有很多细节可以让专业人士一眼识别真伪,这里不方便详细说明。

    从还没有处理的监控图像来看,这位女性是一位很漂亮的女性。伴随着图像清晰,女性的身份也呼之欲出,一名探员惊奇道:“卓尔。”

    “谁?”梁袭、刘真和小白一起看探员。探员似乎很惊诧,他看其他探员。

    几名探员凑过来看屏幕,一起看向梁袭:“卓尔,梁袭你不认识?五星好评!”

    梁袭仍旧一脸蒙圈,一名探员打开手机,找了一会,播放了一部电影:“丁爷?梁袭你不会不认识丁爷吧?”

    面对探员们努力抢救自己的目光,梁袭很渺小的摇头,自己错过了什么吗?

    简而言之,丁爷是导演,卓尔是一名演员,丁爷的电影很受男性的欢迎。卓尔在丁爷电影一举成名后并没有继续拍片,而是开办一家模特公司。就模特行业来说,她的公司在德意法英小有名气,她本人还是英国佳士得拍卖会的常驻珠宝模特。

    “卓尔是一名圣教信徒。”塞拉查询信息道:“她的公司以中东文化为背景,所有模特都是圣教信徒。这是一家非常具有文化特色的模特公司。佳士得在下个月伦敦拍卖中将拍卖一批中东艺术品,为此和她的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因为这次合作,在近期一个月她三次到伦敦,每次停留两到三天不等。除了佳士得之外,她正在与一家服装公司接洽有关秋季时装展的事项。”

    塞拉道:“从信息可以了解到卓尔这家公司规模不大,但是在业内名气不小,以她公司模特为主举办的服装展都取得很大的成功。不过因为业务的局限性,在一定程度上制约她公司的发展。她在自己非死不可上呼吁社会接纳中东和圣教文化,不过评论区多有嘲讽之词。说中东女人不是只能露出一对眼睛吗?也有人说,原来她们身材这么好,难怪圣教男人要用法律命令她们包裹起来。还有一些人谈论她八年前拍摄的电影。评论区看起来不是很有礼貌。说实话,我没有找到很礼貌的评论。”

    梁袭道:“我们可能抓到一条大鱼。我想他们手上实在没有可信任的人,只能派出大鱼来处理一些后勤问题。”

    “多大?”刘真问。

    “或许是最后两人之一。”梁袭颇有信心道:“即使不是,她的身份也应该接近这两人中的一位。”理由是卓尔绕了一手。一个小啰嗦是不会请一名无辜路人去帮自己购买物品,没有这么小心的小喽啰。从一定意义上来说,小喽啰就是试金石。比如老大让马仔收保护费。老大不能去,因为可能遇见愣头青店家不给钱,不收拾店家,以后没人会给钱,收拾了店家,老大说不定得坐牢。这种事通常由团伙中最没有价值的废物出面,成了老大收到钱,不成马仔去坐牢。老大已经绕了一手,让马仔去承担风险,马仔是不会再绕一手,因为他是团伙中最底层的成员。

    梁袭从这个细节推测,卓尔即使不是最后两名圣旗骨干之一,也是骨干身边的人,圈子内的人。妥妥的一条大鱼。

    这也是三年来的成果,一波波的消灭圣旗的人,清理干净了本地人,处理熟悉伦敦的外地人。让圣旗的品牌在圈内一文不值,无法持续补充新鲜血液,逼迫大佬们只能亲自下场端茶倒水。

    当然,从理论上来说卓尔做的事没有风险,而且她还耍了一个花招。但伦敦可是圣旗的坟场,哪怕露出一点点马脚,也可能有去无回。

    ……

    目前伦敦司法体系对待这类事件已经有很成熟的处理程序。首先上报,而后上司成立专案组用于协调各方资源,接着通过会议决定放长线钓大鱼。理由一:目前没有卓尔的直接犯罪证据。理由二:还没有找到M2。理由三:伦敦藏匿有数量不详的恐份,抓对了卓尔恐怕会逼迫他们铤而走险。

    是不是可以直接抓人,通过独眼审讯搞一波呢?

    不能,别看独眼手段凶残,实则一个原因是手上握有准许令。即在获得一定证据之后,向法官申请将对方当作恐份对待。获得批准之后,独眼在内务局的监督之下可以对嫌疑犯进行特别审讯。或者完全走黑色路线,比如从法国偷来两个恐份。显然现在知情者甚多,不可能走黑色路线。以目前的证据来说,法官无法做出卓尔涉恐的判断。

    如锤石的计划。按照目前的客观条件,警方必然会进入钓鱼程序,对卓尔进行全方位24小时监控,同时通过法国同仁了解卓尔在法国的情况。包括不动产,公司营运,个人收入,配偶伴侣等信息。

    整套程序做下来,需要动用很多人力和物力。这不算大问题,毕竟警察相对歹徒来所拥有无限的资源。问题在于很可能惊扰卓尔。而且钓鱼需要时间,说不定M2已经在大街上开火,卓尔还没有上钩。

    怎么处理事件是正确的呢?只能唯结果论。没有100%胜率的过程,自然也没有100%胜率的结果。赢了就是对的,输了就是错的。但对于个人来说有对错,只要刘真上报,自然有其他部门和人员接管案件,无论结果如何,反恐办公室都有功无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