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章 追击

字数:7248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梁袭问:“第一个问题,他们有没有告诉你箱子内是什么?”

    莉安回答:“他们说是一些违禁药物。”

    梁袭点头:“第二个问题,他们分别叫什么名字?”

    莉安回答:“阿西卡和阿兰卡。”

    梁袭问:“第三个问题,你有没有发现过他们藏匿在身上的手枪?”

    莉安回答:“没有。”

    梁袭道:“这有些奇怪。他们当时穿的是一件短袖T恤,加上一件薄外套。他们搬运箱子后,因为天气非常炎热,脱掉了外套。这点巡警可以作证。巡警见到他们时,他们穿的是T恤和牛仔裤。你们三人下车,陪同巡警检查公文与箱子编码,核对没问题后巡警离开,你们三人上车离开。十分钟后,反恐办公室截停你们车辆,阿西卡从副驾驶位跳车,拔出别在后腰的手枪向警察射击。”

    梁袭道:“第四个问题来了,坐在小货车后座的你,真的没有看见阿西卡的手枪吗?”

    莉安想了一会:“或许他把手枪藏在副驾驶位,趁我不注意把手枪别在腰间。”

    梁袭点头:“他一直躲着你藏枪,后来又不躲着你把手枪别在后腰上,为什么要趁你不注意呢?”

    莉安好一会才回答:“我没有注意到。”

    “好的。”梁袭也不纠缠这问题,翻到第二页口供,道:“你招供称并不知道运输的是武器。”

    “对。”

    “你又说,你认为运输的是违禁品。”

    “是。”

    梁袭道:“第五个问题,你为什么会认为违禁品不是武器呢?”

    莉安回答:“刚刚我说过,阿西卡告诉我运输的是违禁药品。”

    梁袭道:“哎呀呀!但是口供中却没有说违禁药物,你的回答是不知道是什么,你是按照父亲的命令上货车,他们负责将货物送到你的办公室。”

    莉安一顿,解释道:“当时我不想说太多,以免加重自己嫌疑。”

    梁袭道:“那好吧,第六个问题,你还有没有隐瞒的事情?这是你的口供复印件,你检查一下,我去抽根烟,我希望回来之后有明确的答案,我不会再接受任何解释。”

    ……

    抓个烟鬼让他点根烟,烟灭后梁袭回到了审讯室,态度温和对莉安道:“我重申一遍,监狱和地狱只有一线之隔。现在我重复我的第六个问题:你还有没有向我们隐瞒和欺骗我们的事情。”

    莉安认真看着梁袭的眼睛回答:“没有。”

    “确定?”

    “非常确定。”

    刘真在一边撑着下巴,今天不用配合,梁袭的状态回来了,面前的小姑娘根本不堪一击。之前几天不知道梁袭干嘛了,导致自己办事还是用了一些脑子。

    梁袭翻开口供,从另外一个档案袋拿出一张照片推到莉安面前:“你说你不知道这是什么?”

    “不,我反问警官:这是枪吗?”

    梁袭看口供,点头:“是我看错口供了。你认为这是枪吗?”

    莉安额头出细汗:“是的。”

    梁袭道:“可是你的回答是:不知道。”

    莉安急道:“不,我知道,这是M2。”之前十分钟的游戏视频中,莉安控制的角色两次使用M2,虽然已经有百年历史,但枪身区别并不大。

    梁袭挥手,外面人把M2拆卸后的零件拿了进来放在桌子上。梁袭看过类似视频,有牛人47秒将m2拆卸成零件,用85秒重新组装起来。梁袭道:“把它组装起来。”

    莉安看着面前的M2,道:“我不会。”

    “你真的不会吗?”梁袭提高音量,盯着莉安:“第七个问题,你真的不会吗?”

    伴随这句问话,两名蓝河特警身穿辨识度很高的衣服出现在门口。莉安看向他们,只见一个独眼人双手插在口袋,嘴上叼着一根烟,似笑非笑的在门口看着自己。当即莉安眼泪就下来了,她伸手拿过两个零件放上轨道,用力一推,将两个零件组装成一个零件。三分钟后,一台M2机枪完整的出现在桌子上。

    莉安组装后,看着梁袭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撒谎了,请原谅我。求你不要把我交给刀锋,恳求你。”

    梁袭很满意莉安的态度,道:“独眼,关门。”

    “你XX!”独眼很不满的关上门。不是开玩笑,他真的准备来带走莉安。梁袭就有这个优点,他很少恫吓别人,他是个要脸的人,恫吓失败会很丢人。梁袭仔细分析口供和警员们做的笔录就发现了莉安在撒谎。借助这个谎言梁袭扩大战果。其态度仍旧是试不孕,你招就招。不招的话我已经点明你在撒谎,我对反恐办公室也有了交代。人就顺理成章交给独眼去处理。

    莉安被父亲派遣到英国的原因是,她要负责组装与调试两口机枪。由于热爱第一人称射击游戏,莉安很喜欢枪械。不过她不容易接触到枪械,于是她和一位靶场主管好上,顺理成章的接触到很多枪械,主管甚至为了她办会员证而丢掉工作。

    莉安父亲知道莉安未婚先孕,孩子的爹已经跑路,并且对方还是非裔,根本无法在圈内隐瞒孩子的存在。莉安的父亲给了莉安自杀的药物,让她自己了断,不要玷污了家族的声誉。她的事曝光,会连累家族其他男人在圣教圈内的地位,并且这种鄙视对待会持续很多年。因为莉安严重违反了神的旨意。而莉安为了活下来,告诉自己父亲自己学了很多东西,可以帮他们做事情。其中就包括拆卸和组装M2。因为莉安这枚棋子,莫得才得到了改装M2的工作。

    利用莉安,利用M2是在半年前球场恐袭失败之后,圣旗开始的新袭击计划。可惜的是莉安并不知道袭击目标。她提供四条有用的信息,第一条信息:另外一把M2由她哥哥和堂哥从海路运输到英国。第二条信息是阿西卡在货车上告诉她的,他们将以修理工身份,将M2拆卸运输到某大楼指定位置。莉安询问哪个大楼,毕竟组装工作由她负责。但阿西卡他们并不知道具体大楼。第三个信息,阿西卡两人住所在他们到达伦敦前已经安排好,是印度人和圣教信徒聚集区中间小三角区域的一个老旧联排楼。这类楼之前介绍过,互相之间紧挨着,多为三层建筑,没有前院没有后院,多为狭长型建筑,占地面积通常不超过70平米。其建筑风格彰显英伦之风。

    第四个信息是最重要一条信息,M2不是送到莉安的办公室,而是送到阿西卡他们的住所。莉安要在阿西卡他们住所检查枪械的完整度,还有遥控设备的有效性。

    可以得出一个推断:恐份要潜入的大楼极可能在阿西卡临时住所的附近。

    ……

    推开阿西卡两人租住的房子,一组武装人员上楼,一组武装人员扫清一楼,虽然知道这里有歹徒的可能性很低,但反恐办公室探员深知和梁袭办案见到上帝是神迹,见到撒旦只能算是意外。

    梁袭留在装甲吉普车内和刘真看周边地图。这里是印度人集聚区和圣教信徒聚集区的缓冲区,主要居住者为印裔圣教信徒。印度是个神奇的国家,除了开挂之外,他们宗教五花八门,诸如大家所知的佛教就源于印度,但佛教在印度是个小弟弟,他们创造了佛教,但他们不相信佛教。佛教信徒人数占比为0.77%。信徒最多是印度教,到达80%以上,第二名是圣教,12%左右。

    这个区域三角形,面积只有0.5平方公里,被人们称呼为小三角。

    小三角一边是印度聚集区,一边是圣教信徒聚集区,还有一条边距离著名的卡纳街不过两个街区,卡纳街也被称呼为男人街和时装街。这条商业街全长三公里,大部分与男性时装有关。比如定制西装裁缝店,比如手工英伦风格马丁靴。整条街道遍布了世界各时装品牌的旗舰店。卡纳街也是上世纪六十年代伦敦排名第一的商业街。如今的卡纳街主要以时尚品牌,小众立独设计师品牌为主,加之几十家独一无二的精品店、礼品店和古董店,仍旧是游客和伦敦本地人都很喜欢的一条商业街。

    刘真道:“卡纳街最高建筑20米,大部分在15米左右。店铺很多。歹徒无法居高扫射。在恐份开始扫射后,游客们可以在数秒之内进入身边的店铺临时避难。以我的看法,这条街的地理位置并不适合恐袭。”

    梁袭同意,看着地图道:“半径两公里内没有合适的袭击对象。”

    “安全。”对讲机传来汇报声。

    两名武装人员先下车,刘真和梁袭再下车,武装人员站立在两人身后,边倒退跟随两人,边观察周边动静。正常来说,歹徒不可能和全副武装的伦敦比特犬硬刚,但万一呢……

    梁袭进入一楼,窗帘和门窗紧闭,梁袭抽动鼻子:“味道不对。”

    “什么味道?”

    “没有那股被密封了一天以上的空气味道。”梁袭道:“这里有第三个人居住。”

    探员在二楼探头道:“四个人。”

    刘真一抚额头,踏马的!应该留阿西卡他们的活口。不过对方持有枪支,硬留活口是对下属生命的不负责。

    生活用品诸如牙刷,毛巾,牙杯,喝水杯等都是四件。听探员说明后,刘真对讲机让人通知物证进场。她相信能找到另外两人的DNA。不过DNA没有比对对象就没有任何用处。

    “梁先生。”探员呼喊了一句。

    梁袭和刘真上到二楼,二楼是一个大客厅。二楼客厅正中间为一堵墙,墙上挂着和左右两边窗户一模一样的窗帘,探员拉开窗帘,只见一面黑色圣旗出现在墙上。这面圣旗是恐份通用的旗帜。通常他们会在旗帜前录像,说明自己要干什么,比如处死人质,比如发表宣言等。

    这几年来,圣旗在多次袭击中始终没有达成目的,也没有能力预告袭击,所以梁袭从来没有在和圣旗的交锋中见过这面黑色的旗帜。

    梁袭没有对此评价,对探员点点头上了三楼,三楼为两间卧室。梁袭先看卧室,再去两个卧室各自的洗手间查看,对身边陪同自己的探员道:“把四人份的东西都列出来,牙刷,水杯,牙杯,枕套,床单,香皂,洁厕剂,马桶刷,卫生纸等等生活用品全部列出来。”

    梁袭补充:“二楼冰箱内的饮料,水,可能有的茶叶,咖啡,雪茄。一楼刀具等等。尽可能列详细,包括品牌,最好让小白做个目录。”

    “收到。”虽然很麻烦,但顾问的需要就是我的需要。

    梁袭戴着手套翻看垃圾桶内的垃圾,边查看边道:“现在有个问题。对方显然已经逃走,但是为什么不点一把火呢?房子内留的信息实在太多了。”

    话音刚落,只听见房子后传来喊声:“嘿,警察。”伴随枪声,一声轰响后房子震动。

    刘真按梁袭蹲下,抽出手枪:“你留在这里,你们保护他。”没人把反恐办公室当人看是吗?十五名全副武装人员包围房子情况下,竟然还有人敢直接发动攻击。

    刘真快步而下,轰的一声,一团火从一楼冲出,刘真急忙趴下,一摸发梢已经焦了部分。下到一楼看了一眼刘真就明白发生什么事。

    房子结构在前文介绍过,没有前院和后院,前门是人行道和马路,后门亦是如此。一辆SUV从后门冲上人行道,撞开墙体,大半截汽车冲入一楼。汽车上携带有汽油或者其他大量可燃物,着火后造成了突然爆发式燃烧。

    刘真拿了对讲机喊:“撤,所有人撤出建筑物。”

    刘真刚下达命令,汽车发生了炸爆,火焰炸满整个一楼。刘真人已经闪到大门外,拿对讲机:“一楼无法通行,楼内人员撤退到二楼跳窗,附近探员接应。”

    收到命令后,两名探员左右拉起梁袭胳膊朝楼下跑,梁袭忙道:“不要吧,应该还有其他办法。”

    一名探员顺手拖拽一条椅子砸向二楼客厅的窗户,砸出一个大洞。一名探员拿起落地灯将玻璃碎片扫干净。这时候火焰已经顺着木制楼梯出现在二楼,各种烧焦的有毒烟雾奔腾而至。

    “好,准备好了。”一楼下面传来呼喊声。

    “卧槽!”梁袭被人左右架起从窗户扔了出去,下方接应的两名探员在抱住梁袭的同时一起朝后倒,卸掉大部分力量,使得梁袭安全着陆。另外两名探员一前一后跳下来,落地之后膝盖下沉人朝前一滚,轻松简单,完全没有问题。

    刘真人转到了后门,问:“什么情况?”

    开枪的探员汇报:“女性,不清楚年龄,开车冲了过来。”

    一名探员问:“你不会开枪吗?”

    “我开了枪。”探员自我检讨:“但我没有保持射击姿势,浪费了宝贵的时间。”如果能早两秒开枪,或许能阻止汽车撞击房子。当时探员的枪虽然悬挂在胸前,但是打开了保险。事发当时,他正在向对街的金发妹子抛媚眼。

    实则他并没有浪费时间,汽车冲上人行道路沿时,他已经关闭保险,瞄准汽车驾驶人并且喊出了警察身份。可惜给他的反应时间实在太短,人行道也就一米五的宽度。探员只来得及两发点射,眼看着汽车冲入房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