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九章 分心

字数:6236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梁袭生气,锤石很满意。作为一个有理智成年人,当然不会为了看梁袭笑话而丢掉两百万,笑话是全世界的,钱是自己的。锤石达到目的,道:“我可以换一个条件,两百万由你支付。”

    “拉屎可以自己带纸吗?”梁袭鄙夷,你是白痴吗?

    “怎么?自己出钱心疼了?”伪君子。

    “一言为定。”梁袭把电话让给刘真。

    锤石觉得不对:“等等。”

    刘真关闭免提,道:“梁袭已经走了,既然价格已经谈好,我这边介绍下情况。”这孩子傻了吧?梁袭户头转给你两百万,波比转两百万补上不就行了?就算你限制波比不能给梁袭钱,你能限制投资收益?再无耻点,梁袭写了一篇散文,卖了两百万的版权呢?这件事有反恐办公室深度介入,不可能存在冼钱等法律问题,甚至还可以免税。

    ……

    锤石的计划大纲:皇室重要成员将在近期,最好是一周之内公开露面进行一次活动,比如婚礼、葬礼之类的。锤石需要反恐办公室先搞定这件事,有什么活动?能拿出什么活动?而后再设计活动现场,活动路线。

    这部分问题不是锤石所需要担心和研究的事项。锤石担心的是活动有了,场地有了,怎么阻止M2开火呢?搞不定这把M2,自己等同帮恐份组织了一场屠杀。计划中要设计一个漏洞,让恐份能发现的漏洞。但是恐份不利用漏洞怎么办?或者没发现漏洞怎么办?那就需要应对计划,应对计划会非常难。

    锤石不担心恐份不上钩,自从金发侠出钱,锤石出计划的模式出台以来,锤石多次和恐份打交道,对他们也是颇为了解。全盘考虑计划,锤石挺后悔接委托,因为这个计划将是自己做出的唯一一个存在不确定性发展方向的计划。

    第二天中午新闻:皇室次代继承人,相当孙子辈的二十九岁的王子将迎娶一位伯爵的孙女。因为女王年事已高,本次婚礼可能是女王最后一次见证婚礼,因此主办方按照皇家规格,将安排王子的准王妃从五条街外乘坐马车前往白金汉宫,从正门进入白金汉宫接受女王的祝福。

    今天是周六,是情侣时间。在公寓摆好餐桌,一起安排碗筷刀叉后两人就坐一起用餐。卡琳看新闻,有些担忧问:“锤石的计划能阻止袭击吗?”马路将被征用,但马路两边的人行道一定会挤满人,一旦发生交火,人们恐慌中发生践踏,婚礼‘散步’将变成一场灾难。

    梁袭道:“我相信锤石会安排一两个漏洞,但我不太相信恐份能把握住漏洞。这活非常有技术含量。”漏洞不能太明显,否则太假。漏洞不能不明显,否则恐份无法发现。太聪明的人不会相信漏洞,不聪明的人无法发现漏洞。

    此外,五条街要安排什么力量呢?直升机?狙击手?还是火箭弹?

    这问题卡琳能回答:“必须要准备火箭弹。在发现M2的位置后,因为枪支遥控的原因,无法第一时间击毙枪手,普通枪支无法破坏M2,必须使用爆破型武器。除了火箭弹,榴弹也是可以的。既然枪支是遥控操作,有没有考虑使用信号干扰器呢?”

    “现场人很多,操作难度比较高,容易惊扰恐份。其次在搜查M2时候发现配备了一根四米的连接线与遥控器,技术人员认为M2可以通过无线遥控控制,也可以通过有线遥控控制。”梁袭道:“这件事事关重大,我不会把宝都押在锤石身上。对了宝宝,下周五能一起出席波比组建的基金会第一次慈善拍卖会吗?”

    卡琳点头:“应该没有问题,你打算捐多少?”

    梁袭道:“两百万。”

    卡琳一怔:“两百万?”这怎么说呢?说捐得太多,但梁袭在做好事,自己会被梁袭看不起。可是正常慈善捐款通常都是几万英镑。

    梁袭道:“你一百,我一百,我们负责在第一、二道拍卖品抬高价格。到时候会有人与我们竞争。波比准备了五百万,我们的任务是保证每件拍卖品保持在十万以上的价格。”

    卡琳明白了:“参加拍卖会有很多被认为是慈善家的人,而他们捐的钱如果远比我们年轻人的低,也不好意思标榜自己是慈善家,怎么也得意思意思。”让乡绅捐钱,带领百姓捐钱……

    梁袭道:“要说起来,波比还是有一些经商天赋。”

    卡琳昨晚就发现梁袭偶尔走神,见梁袭说话随意缺乏主题,问道:“你在想什么?”梁袭想而不说通常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不方便告诉卡琳,主要是第二个原因,梁袭没考虑清楚。

    梁袭道:“我直觉莉安的口供有些问题。”

    卡琳点头:“说来听听。”

    梁袭道:“莉安说一年前她未婚先孕,父亲没有惩罚她,只是告诉她未来要做一件事来补偿。我当时怀疑莉安是被其父亲派到伦敦准备勾引某人。”

    卡琳:“莉安父亲现状如何?”

    梁袭道:“法国人正在追捕他和他的大儿子,基本确认莉安所说为事实,她父兄都是极端人氏。”

    卡琳问:“你怀疑什么?”

    梁袭道:“一年前虽然圣旗在英国的牙齿被拔光,但他们还有一定实力,甚至还组织了一起不算成功的球场恐袭。莉安的父亲凭什么就想到未来要利用自己的女儿去英国勾引谁呢?但是莉安确实很漂亮,说不定莉安的父亲早有自己的想法。我拿不准。”

    梁袭道:“莉安自残伤害自己,她解释是要把事情闹大,以此获得法律关注。她当时拿到的器具都是非致命器具。我当时认为她不聪明,符合逻辑。我这两天左思右想脑海一直有一个画面:她安静坐在椅子上,接受工作人员对毛发,血液和唾液的取样。当时她手脚都被控制。”

    梁袭道:“莉安发疯伤害自己,探员早就把致命工具收走,在一边看热闹,没有人上前阻止。这时候莉安内衣崩开,她急忙抓了毛毯包住自己身体。她在很平静情况下突然激动,又在很激动情况下害羞。但又不是没有道理。”

    梁袭道:“我翻来思去感觉莉安有疑点,但是她的疑点都能解释。她也确实是一位游戏主播UP主,每天进行四到六个小时的游戏直播,她不具备对抗警方的阅历与智慧。”

    卡琳道:“但是你始终认为她的身份没有这么简单,或者她有其他秘密没有坦白。”

    梁袭点头:“是的,她的口供已经成型,她也已经接受了这份口供。唯一的办法就是把她送给刀锋,由独眼来撬开她的嘴。”

    卡琳道:“但是你没有把握,你无法判断她是不是在撒谎。假设她没有撒谎,那她将吃尽人间苦头。因此你的三观让你不能随意做出结论。除此之外,在你没有其他信息和解释情况下把人送给独眼,反恐办公室的人即使不会阻止你,但也不会再尊重你。”

    梁袭点头:“我是一名技术侦探,不是恶棍侦探。”

    卡琳不做评论,静静了吃口牛排,若有所思,梁袭对卡琳相当了解,于是直接问:“想什么?”

    卡琳道:“我认为你没有全身心投入本案。在得知恐份线索之后,你只是出了一个点子,并没有做你的侦探本行去做调查,而是把事情推给锤石。从结果看你的行为是对的,拦截了一把M2。这次你在没有找到另外一把M2的情况下又故伎重演,把案件推给锤石。我认为你的行为不是侦探行为,而是主管行为。”

    卡琳道:“以我对你了解,要么你外面有女人,要么你有其他想法,才会导致你尽可能简单处理自己需要处理的事。”

    梁袭笑,伸手握住卡琳下巴拉过去亲吻一下,想了好久,道:“约翰遗言是让我追击圣旗,挖出圣旗的根,现在资助圣旗的戴维斯死了,圣旗也到了最后圣光,骨干剩下两个女人,圣旗甚至无法得到同是恐份组织的认可。即使这样我仍旧一无所获。同时我又得到了更可信的信息,血月伯爵向我隐瞒了关于约翰死亡的线索。”

    梁袭道:“已经过去三年多的时间,我很努力的发展资源,很努力的打击圣旗,很努力建立自己在圈内的声誉,但我什么线索都没有。血月邀请临近,我希望能借这次邀请弄清楚真相,但约翰遗书警告我不要一跃而就,也有人警告我,让我不要去触碰海底的恶魔。约翰就因为触碰到海底恶魔,所以才被杀害。”

    梁袭道:“我甚至开始走邪路,在得知德国有真理之眼系统后,我找塞拉帮忙,看能不能获得真理之眼的访问权限。”

    卡琳劝说道:“宝贝,你不要将圣旗和约翰的事联系在一起,一旦联系在一起,你就成为了局中人,而不是旁观者。你的所思所想都会围绕约翰进行。至于血月伯爵,根据血月管家所说,他现在在加拿大疗养?”

    “嗯。”

    卡琳道:“我可以去一趟。”

    “不,不,这是很危险的事,我不能让你冒险。”梁袭态度坚决:“我可以死,你不能有事。”

    卡琳不同意:“你不可以死,我也不会有事。珍和我提过,给我一个月的假期到美国纽约大学进修,因为答应某个男人每个周末陪他,所以始终没有成行。我到时候可以通过医疗系统查到伯爵的情况。我再视具体情况考虑是否与他接触。”

    “不行!”

    卡琳有些不满:“亲爱的,不要把我当作瓷娃娃,我不需要保护。这件事对你很重要,对我也很重要。即使与你分手,我也愿意冒险查明约翰的死因,除了对玛丽的感谢之外,我认为作为前情报人员,我也有义务查明可能涉及到英国安全的案件的真相。”

    梁袭阻止很无力,他拿不出充分理由来阻止卡琳。既然卡琳的态度非常坚决,梁袭只能让卡琳注意几件事。第一件事,他们之间需要有安全的通话环境。第二件事,有可疑的信息与情况出现,不要轻举妄动,一定要联系自己。对于这点卡琳仍旧不满,她说她可以判断做决定,梁袭坚持自己必须知情,并且有建议权,卡琳只能妥协。

    梁袭脑子想的是:实在不听话就联系豪斯帮忙,把卡琳驱逐出境。

    卡琳也提出条件,要求梁袭信任她,从现在开始不许啰嗦提醒她要注意什么,她会认为这是对她的侮辱。

    ……

    周日早腻歪,卡琳准备狠心离开,梁袭惨呼声随之而来,于是卡琳返回给梁袭做了一套按压,这次叫的是真惨。亲亲我我一直到上午十点,卡琳预约回访论文病人的时间所剩不多,梁袭才慢吞吞将卡琳送进电梯。

    梁袭用简单的热牛奶加糖冲鸡蛋作为早餐。在血月伯爵的事由卡琳承担后,梁袭的专注力也得到了巨大的提升,手捧着一杯牛奶静静的喝了半小时。放下还有半杯的牛奶,拿起电话联系刘真:“午饭后我要再见一次莉安。”

    ……

    这次见莉安地点不是医务室,也不是会议室,而是正经的审讯室。梁袭先播放了十分钟左右的视频,视频是网络上莉安作为UP主直播的游戏视频。全是第一人称射击游戏,从游戏中可以看出,莉安不仅技术非常好,而且有战术头脑。在一对一的情况下,即使武器处于劣势,她仍旧能反杀对方。

    最后播放的是一个二战多人在线游戏,战场很真实,基本上看不见敌人,当看清楚敌人时距离死亡也就不远了。莉安凭借良好的战术意识,在掩体内凭借各种信息的判断,始终是战场中最亮的仔。

    对小白点下头,小白关闭视频,梁袭看向对面坐的莉安:“很厉害。”小白负责翻译。

    “谢谢。”今天莉安看上去有些楚楚可怜。

    梁袭拿起身边的资料,边看边问:“你在上次口供中说自己不知道货车运输的是武器,你说和你同行的两名男子从海滩边搬运了一个大箱子。”

    “是的。”莉安深吸口气,知道正戏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