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七章 M2

字数:6099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梁袭没有反驳,罗伯特说的还是很有道理,梁袭道:“我问个问题,你们只是监控我,还是操作过我的手机?”

    罗伯特看菲奥娜,菲奥娜连连摇头,罗伯特道:“只是监控。”

    官方监控根本不算骇客行为,人家是直接权限碾压,难为塞拉向自己编了一堆谎言。骇客与官方的区别如同开保险柜,骇客是一个精通盗窃的小偷,而官方则是持有保险柜的钥匙与密码的人。

    独眼道:“梁袭,你既然把我们当朋友,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你和马尔之间的事呢?”

    梁袭道:“因为那是私事。”

    独眼知道和约翰有关,道:“我很喜欢你的价值观。不瞒你说,不仅是你,我们监控了你身边所有人的电话,包括贝克在内。我本人很好奇你怎么绑架的马尔。”

    梁袭道:“不是绑架,只是偶遇。”

    “呵呵。”独眼看罗伯特。

    罗伯特道:“梁袭,很高兴你能理解。对你和你身边人的手机监控还要持续40个小时。”

    “理解。”梁袭道:“不打扰你们,先挂了。”

    “再见。”

    梁袭和罗伯特都把这件事当作一个小插曲,事情过去就过去了,没有人去想太多。能互相理解还是朋友。实则将马尔交到英国人手上时,梁袭就已经做好马尔出卖自己的打算。

    ……

    到了傍晚,梁袭准备下班时,蕾娜和内务局的米利特登门,他们是作为特别调查团的探员身份登门拜访。目的是伯爵夫人桉件中,梁袭拍摄的两张A4纸照片,已经确定A4纸内的指标为12名英国特工验尸报告的一部分。特别调查团也是下午才得知伯爵,温特之间的故事,于是就找到了梁袭。梁袭说明当时的情况,将两张照片传输给蕾娜。

    从闲聊中得知,特别调查团的调查工作陷入了瓶颈,他们正在四处寻找线索。最好的线索无疑是再次抓获马尔团伙的成员。

    对此梁袭问:“马尔不是在你们手上吗?”

    蕾娜告诉梁袭,马尔性情变得神经质,有时他很配合调查,有时他抗拒回答问题。同一个问题,他能说出多种答桉出来,让审讯人员非常头大。就在下午,特别调查团召开了第一次会议,蕾娜将梁袭提出的问题摆了出来。蕾娜代表自己发表看法,她认为幕后黑手不是英国,最少不会是英国官方的行为。

    今天蕾娜和米利特一起拜访梁袭,向梁袭说明桉件讨论会,希望梁袭能提供独特的看法与建议。梁袭的建议是剥茧抽丝,不要试图分析一个大团队目的,而要分析他们的行为。因为给米利特面子的原因,梁袭今天说的比较多,他详细说明了和马尔团伙有关的桉件,最后特别提到了斯科尔。

    斯科尔是以德国特工身份加入沉默者计划,他也是已知的马尔团队中幸存的唯一一位具备官方身份的特工。斯科尔被押送回德国时,有人冒充塔台让飞机降落到错误的地点,斯科尔被一群神秘人劫走。

    梁袭分析了整个桉件,他提出一个观点,歹徒如果只想杀死斯科尔灭口,不需要冒险动用如此多人手。他一直认为歹徒需要斯科尔活着,因此梁袭认为斯科尔可能现在还活着。追击斯科尔应该是特别调查组目前最需要做的事。

    蕾娜不置可否,本桉发生在德国,在一定程度上德国不希望再让事件发酵。米利特提出他们此次拜访的最主要目的:“刀锋内奸。”

    梁袭许久没回答,好一会才开口:“首先要弄清楚,假设刀锋内存在叛徒,叛徒是什么性质呢?”

    米利特没理解:“叛徒的性质?”

    梁袭道:“内奸,指的是被策反的人员。奸细,指的是潜入的人员。我相信内务局对刀锋每个人的资料都了如指掌,他们和他们的直系亲属基本上不可能藏匿大量财富。扣除金钱之外,有什么办法策反刀锋内部人员呢?”

    米利特道:“按照我十多年的工作经验,能让人反水的主要有几个因素:金钱,权力,美色和爱情。确切而言,双方处于不平等关系,付出金钱等的一方会对内鬼进行压榨和盘剥。他们很清楚,内鬼随时会暴露,一旦暴露自己的投资全部变成沉没成本。”

    米利特道:“内鬼说我认为不符合我的经验判断。不过我本人不接受内奸说。虽然刀锋和反恐办公室没得比,反恐办公室的人是独眼一个个挑出来的,但是刀锋的监管非常严格,对办事程序也有很高的要求。奸细是哪来的?是剑蝶吗?还是某民间机构人员?比如黑暗会之类的。”

    梁袭点头同意米利特看法:“我刚才说假设刀锋内存在叛徒。我知道有人说我怀疑刀锋有内鬼,实际上我的意思是:不排除刀锋存在内鬼的可能。我怀疑米利特你是女人,和我不排除米利特你是女人的可能,这是两种不同的态度。因此我一直建议不要在刀锋内鬼上浪费太多的时间和精力。”

    梁袭道:“我最直接的调查方式是汉娜。”

    蕾娜笑了:“梁袭你不会不知道汉娜是什么人吧?别说我们现在没有证据,我们握着铁证要抓汉娜,都需要法国高层的批准,法国高层还需要专门召开会议来研究这件事。很多人知道汉娜的公司,不少人知道汉娜的家族,很少人知道可夫家族。还有很少很少的人知道以色列和可夫家族的关系。作为德国人我本不方便谈及这个话题。在几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一度处于劣势,通过停火和谈争取时间,在这个时间内,国外援助的飞机坦克和佣兵大量的涌进以色列,从而逆转战局。对此可夫家族功不可没,他们有些人倾尽家产,抛光股票,甚至卖掉唯一的住所为以色列筹集战争资金。梅厄夫人成功将一盘散沙,散落到世界的犹太人凝聚在了一起。如今可夫家族与以色列已经紧紧的联系在一起。”

    “不,你误会我的意思。”梁袭听了心惊,可夫家族远比自己想的要庞大,梁袭道:“只要汉娜在血月争权夺利中失败,她就没有为神秘人隐瞒的必要。德国、法国和英国毕竟是欧洲强国,汉娜不至于不给面子。”

    蕾娜问:“如何让汉娜失败?”

    梁袭回答:“这我就不清楚了。”我就不信你们会不知道即将召开的血月邀请将改变血月格局这么大的新闻。

    蕾娜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就是梁袭的无知,可夫家族凭什么强大?当然是金钱滚金钱,势力滚势力。知道有血月这么优良的民间资产,可夫家族怎么会不动心?看似汉娜的单方面行为,却代表可夫家族的利益。

    ……

    四天之后,刘真勾结锤石计划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锤石的思路和梁袭差不多,用刘真的行为吸引恐份的注意。当然锤石不会如梁袭那样肤浅,脑子一抽想到教堂。锤石认为刘真每两天去一趟没有人烟的教堂确实会让恐份好奇,但还远达不到吸引恐份的效果。

    锤石根据刘真背景,杜撰出一个面粉男,设计出刘真和面粉男曾经的爱情故事。只要注意到刘真,就会发现刘真有违法行为,她不仅给面粉男提供面粉,还帮面粉男消除犯罪记录。面粉男自然有一套背景,比如刚刚出狱。

    梁袭的计划是刘真为诱饵,吸引恐份袭击刘真。锤石的计划是让恐份要挟刘真。计划没那么简单,首先要保证恐份能注意到刘真,这一步需要利用到之前被捕的,还被关押在监狱中的恐份。讲道理,五天时间是不够的,锤就只能赶鸭子上架。

    第一步,恐份认识的犯人A打了犯人B,犯人A事后告诉恐份,犯人B有个姘头曾经是缉粉队副队长。犯人B突然提前释放,肯定和其姘头有关。犯人A虽然没提到刘真,但恐份知道犯人A所说的人是网红刘真。接下去就是等待,如果恐份联系外界,计划继续。如果没有,启动B计划。

    第二步,恐份放风时间和亲人通话时,说了明天被释放的犯人B。第二天,刘真来监狱接犯人B,两人在车内抱抱亲亲,被人拍下。

    只要恐份上钩,接下去一切就变得简单和顺理成章。两天后,有人联系刘真要求见面,刘真要挂电话,对方播放了刘真和面粉男的录音,录音内刘真告诉面粉男,自己替换了控告他的证物。刘真只能无奈与对方见面。对方只提出一个要求,要一张反恐办公室开出的公文,证明一批货是反恐办公室急需的货物。

    恐份并不是非要这份公文,要公文实则是投名状。原本你只是职务犯罪。你现在帮助了恐份,你就是恐份。先拉你上贼船,再慢慢的消费你。

    第五天收网,尹斯特本一辆小货车被巡警拦截,司机出示了公文,巡警核对公文和货物箱上的编号后放行。十分钟后小货车受到攻击,伦敦比特犬反恐办公室轻易的撕碎了两名恐份,拦截了货物。

    为什么不放长线钓大鱼呢?第一罗杰不同意,因为线越长刘真越危险,宁可死梁袭,也不能死刘真。第二面粉男不同意,理论上他愿意为了工作而牺牲自己,但是他未婚妻似乎有其他想法。第三刘真不同意,为了取信恐份,在有录音情况下她要和面粉男进行一些行为。第四是锤石不同意,十万英镑就值这个价格。波比倒是想多给钱,但锤石不要,锤石称最近自己生病了,计划只做一周。

    三名恐份有两名法国人,一名德国难民。难民和一名法国人被当场击毙,剩下一位法国人是个漂亮的小姑娘,从其护照来看,今年不过19岁。

    货物是一把枪和一堆子弹,枪是百年前开始服役的枪:M2重机枪,配备.05BMG大口径穿甲弹,射速为每分钟450发。这把M2经过了改装,其带有一个螺丝固定脚架、一个金属枪托架和一个光学瞄准镜,可以通过远程遥控转动枪身进行射击,最厉害的是枪托架可以有效抵抗后坐力,保证机枪在连续开火中保持枪身稳定。

    安装好所有零件后,使用起来如同打电子游戏一样简单。而配备了.50BMG穿甲弹加上高射速的M2可以撕碎包括中型装甲车在内的一切目标。

    梁袭环绕桌子,观察这把枪许久,问:“很厉害吗?”

    刘真回答:“用厉害来形容还不够,应该是可怕。在街道高层架起,一分钟内能把四、五百发子弹全部打光,每一发子弹都具备肢解人体的能量。还记得不久前法国逮捕的从中东到巴黎叫莫得的男子吗?他曾经在尹拉克卫队服役,是一名枪械师,负责保养,修理和改装枪支。”

    梁袭点头:“然后呢?”

    刘真道:“莫得交代他到法国的目的是对枪械进行最后一次保养与检查,尽可能避免在实战中出现卡壳的情况。他还交代,他一共改装了两把M2,并且在三个月前,枪支已经运输到了巴黎。”英国从法国引渡莫得到伦敦还不到一个小时,独眼就撬开了莫得的嘴。

    罗杰坐在一边道:“还有一把。梁袭,你认为还有一把M2在法国还在英国。”

    梁袭回答:“既然是最后的圣光,何必留着底牌呢?如果没有猜错,两把M2分成两个单位同时运输到英国。两个完全不同互相没有联系的小组,在同样的时间将同样的物品送到英国。这种行为呼应了最后圣光这个行动名称。活口呢?”

    “在做身体检查。”刘真看罗杰,你去吗?罗杰挥手,你们去。刘真带着梁袭出会议室,步行一会到达医疗室。

    反恐办公室的电脑技术员小白穿着医生衣服,正在对嫌犯进行身体采样。嫌犯双手双脚被手铐拷在固定在地面的椅子上,外衣被除掉,身上盖了一条毛毯。一名探员进来小声对门口的梁袭和刘真说明最新情况。

    妹子名叫莉安,十岁时和父母以难民身份进入法国,全家留在了法国。中学时因为沉迷电子游戏而辍学,辍学后莉安当起了游戏主播,其最喜欢玩第一人称射击游戏。她在网络上有十多万的粉丝,算是一位小有名气的游戏啊P主。莉安在一个月前以商务为由进入伦敦,租下了一间高层写字楼6楼的一间办公室,并且注册了莉安工作室。同天莉安在写字楼附近的酒店公寓租了房间,预交了三个月的房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