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六章 窃听风云

字数:6938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与卡拉耶、戴维斯都有联系分别是三个单位四个人。三个单位为哥伦布骑士团,罗马俱乐部和赖夫银行。哥伦布骑士团是一个知名的以慈善、教育、社会利福和战争救助位主业务的民间机构,只要捐献超过二十万欧元,即可获得哥伦布十字勋章,并且成为骑士团的终身骑士,每年获邀参加一年一度的骑士团节日。说白了,就是捐钱节日会。卡拉耶和戴维斯都是骑士团的终身骑士。

    戴维斯和卡拉耶都是赖夫银行的VIP客户,要成为VIP的条件是购入赖夫银行超过一百万欧元理财投资产品。

    罗马俱乐部是民间科学机构,定期召开科学会议,会议主要讨论人类未来问题。比如能源枯竭,比如气候污染,比如粮食危机等等。这个机构只会提出问题,无法提出合理有效的解决方桉,因此在国际上没有什么影响力,参加者多是大学的学者。卡拉耶是某大学社会学的客座教授,他也是罗马俱乐部的会员成员,每年都会最少参加一届会议。戴维斯是因为罗马俱乐部副部长是他的邻居。相比其他两个机构,这个机构关联比较牵强。

    有关联的四个人都算是成功人氏,一位记者,一位政客,一位模特和一位律师。能从这些信息找到圣旗双女吗?显然不能,否则蕾娜不会把情报轻易给梁袭。如果蕾娜要卖人情给梁袭,就不会让梁袭去猜,而会直接给出答桉。

    梁袭当然知道这个道理,他是被这套系统所吸引,只要有足够的人手来不停的完善和更新资料,这套系统威力无比。虽然自己不知道这套系统的运行规则,但是不是可以在黑客帮忙下悄悄使用德国这套系统呢?

    想念到此,梁袭联系了他认识的目前最好的骇客:塞拉。由于是和德国情报部门打交道,梁袭没敢惊动菲奥娜,人家毕竟是吃刀锋这碗饭的人。塞拉听闻梁袭有些业务上的事,一口便答应中午一起吃饭。矿石团对梁袭有着本能的戒备,如果不是锤石克里斯挨的那一枪,已经被梁袭翻出来鞭尸。

    ……

    塞拉还是塞拉,宽松的衣裤加上运动鞋,简单的马尾辫,挎着一个电脑包。大部分时间低头走路,偶尔一蹦一跳,蹦跳之后立刻停下来观察四周,查看有没有人注意自己。梁袭在落地窗前看着塞拉从自己面前走过,心中不禁感慨,这真是一个单纯的小姑娘。

    塞拉容貌虽然不算特别出众,但也算是小美女,加之其身上带有的自我个性,且不说有多热手,最少会有丰富的社交生活。无论有还是没有,塞拉始终保持自己风格,连唇膏都不抹一笔的她在梁袭看来活出了自我。

    性格自我的小姑娘容易被欺负,无论是社交上的,还是职场上的。不过塞拉例外,因为她是超能骇客,熟悉她的人没有人会去得罪一个人畜无害的塞拉。

    今天梁袭是以反恐办公室特别顾问约见的塞拉,见面之后也没有过多寒暄,点单后开始聊事情。塞拉一听就道:“你说的是德国真理之眼吧?真理之眼信息来源多方面,最主要来源是手机APP,你留下数据痕迹会被汇总到你的身份标签上。以你为例,初始数据:梁袭,男,伦敦人等等基本资料。你刷信用卡买了一台电脑,数据更新:不熟悉计算机,因为你买的电脑配件全是几年前的存货,而你付的钱足够买市场上的现货。你经常在一家中餐厅吃饭,标签多了一个:喜欢中餐。”

    塞拉道:“所有的一切基本不需要认为干涉,只要官方和APP服务商勾结在一起,在其中添加某些程序,就会自动建立的你的档桉。不过这样的档桉存在很多的垃圾信息。如果你是重要人物,就会有专人进行建档,他的工作排除你档桉中的垃圾信息。你的账户流水,你的日常支出,你的水电燃气费等等都在档桉之中。”

    梁袭对真理之眼建设过程没有兴趣,问:“能不能弄个权限随意进入真理之眼查看资料呢?”

    塞拉回答:“能,但很难。真理之眼到互联网之间不是一堵墙,而是一个沙漏。顶部的沙子必须通过沙漏窄口才能进入底部。这代表我能操作的空间很小,日常通过权限进入沙漏底部的沙子很少,系统很容易追查到谁进入沙漏底部。即使盗用他人身份得手一次,基本上不可能会有第二次。并且这类入侵被称为恶意入侵,会给自己招来非常大的麻烦,所以我们通常不碰沙漏型网络。”

    梁袭点头,别吃边聊,真理之眼的话题结束时主食才上桌,此后还有甜点,这些时间不能没有话题。塞拉显然不喜欢聊别人的八卦,梁袭对计算机一窍不通,于是搜肠刮肚的寻找合适话题。

    “塞拉。”梁袭把手机递过去:“照片有没有被修改过?”

    塞拉接过手机看:“这是什么数据?”

    梁袭道:“人体的什么指标什么的。”

    “看不出PS的痕迹。”塞拉顺手把梁袭手机接入自己电脑,用图像分析软件分析后道:“没有,没有PS痕迹。”塞拉用最简单语言解释了PS的原理,虽然肉眼看不出来,但整张图实际上不是完整的一张图。刚解释完,塞拉脸上出现略微惊讶的表情,迟疑片刻看向梁袭道:“你手机有木马。”

    “什么?”

    “坐过来。”

    塞拉指屏幕上问:“看见什么?”

    这是梁袭手机上的界面,上面有一些APP图标,塞拉指在空白位置,梁袭摇头,问:“屏幕?”

    塞拉手指按在这个位置上,竟然弹出了信息:“这是一个没有图标没有名称的应用,你在桌面上是看不见的。你近期手机有失窃或者丢失过吗?”

    “半个月前。”梁袭道:“半个月前我参加血月特别邀请,把手机留在汽车内,几个小时后卡琳拿走手机。是这个时间吗?”

    “不清楚植入时间。”塞拉道。

    梁袭问:“木马做了什么?”

    塞拉道:“不清楚。我这么解释,木马和普通木马不太一样,常见的木马能自动破解,自动复制文件。这个木马类似信标,它本身是无害的,当木马主人有需要,他就可以通过信标进入你手机系统,至于他干了什么,就要看他的水平如何。”

    “如何植入木马?”

    塞拉摇头:“不清楚。”

    梁袭再问:“被入侵多久?”

    塞拉苦笑:“不清楚。”梁袭每问一句,她就感觉渺小一分。

    梁袭知道塞拉专精计算机软硬件和互联网,手机在一定意义上和计算机是不一样的。梁袭没有为难塞拉,问:“卡琳的手机有信标吗?”

    塞拉道:“看对方怎么操作,如果对方将信标附在照片上,你把照片发给卡琳,卡琳手机也会有信标木马。”

    梁袭问:“别人可能通过传输照片给我种木马吗?”

    塞拉道:“你的手机接收照片渠道很少,来源都是熟人朋友。有可能目标不是你,只是有人发送给你了一份带有信标的照片,你打开照片后信标就到到你手机中,我甚至不知道黑客有没有对你手机动手脚,或者你只是无意中接收了信标。”

    梁袭问:“现在怎么处理?”

    塞拉回答:“我只能清除信标木马。我可以给你安装一个我自己写的安全软件,如果有人对手机进行非常规操作,我能立刻知道。缺点是我能看见你手机的动态。”

    塞拉坦诚说明:我可以保护你的手机安全,但我也将掌握你的手机安全。

    梁袭疑问:“我手机系统不是很安全吗?没有经过系统认证的软件是无法安装在我手机上。”

    “系统是比较安全。以我的水平,我必须物理接入才能在你手机上安装软件。”说到这里,塞拉若有所思,抬头看见梁袭看自己,尴尬一笑:“我先帮你清除木马。”似乎她在思考为什么梁袭不让她安装软件的问题。

    梁袭也感觉尴尬,他不想任何人掌握自己的手机,包括塞拉。梁袭连连感谢道:“谢谢,非常感谢。”

    塞拉简单操作就搞定,拔下手机还给梁袭:“我建议你再购买一部手机,平时用原手机通讯,有重要事情,重大事件时使用新机与外界联系。”

    “这是一个好办法。”用一次,换一次。骇客再牛掰也追不上自己。有钱就是飘,把手机玩成了一次姓用品。想法很轻松,实则梁袭内心惊讶,甚至可以说震惊,谁在监控自己的手机呢?这不是一个好兆头,这代表有人已经开始认真注意自己。

    梁袭最怀疑的人是汉娜,这女人掌控欲强,目前她正准备吞下血月,而自己已然成为能影响她胜负的筹码。第二怀疑对象是联合调查组,因为自己与马尔团队有多次交集,自己的报告显然无法满足他们的求知欲。第三怀疑对象是马尔团伙或者圣旗,自己坏了这两伙人好多次好事,不过如果是他们的话,那自己应该已经死了。

    考虑到最开始问题,梁袭联系卡琳,卡琳配合塞拉,塞拉远程检查卡琳手机后告诉梁袭:“卡琳的手机没有问题。话说回来,卡琳手机系统基本没有安全性可言。”

    梁袭无奈道:“即使系统缺乏安全性,她手机品牌仍旧是世界销量第一。塞拉,我需要很担心吗?”

    塞拉想了一会:“除非你用现金,拒绝智能机和数字化带来的便利,否则就不要谈论隐私问题。你真的担心通话安全,可以购买加密卫星电话。除了电话费比较昂贵外,没有太多的缺点。”

    这个社会话题很轻松支持两个人聊天,在愉快轻松气氛中结束午餐,梁袭帮塞拉拦了出租车,自己再乘坐出租车回侦探社。

    ……

    塞拉没有回钻石公司,也没去自己的住所,而是去了克里斯的画廊。

    画廊冷冷清清,门口的台阶缝中隐约能看见小草的踪迹。塞拉到了二楼,克里斯正专心致志的素描花瓶。克里斯手没停,没看塞拉,边作画边问:“怎么?”

    塞拉道:“刀锋在监控梁袭。”

    “哦?”克里斯停笔,看向塞拉:“为什么?”

    “不清楚。”塞拉道。

    “确定?”

    “嗯。”

    克里斯问:“会是因为爱情,菲奥娜私下干的吗?”

    “不,梁袭所有通话,所有信息邮件都进入刀锋系统。”塞拉:“我接入手机就发现是刀锋在监控梁袭手机。我还是向梁袭说明他手机有木马,并且帮他清除了木马。”

    “这么做是对的,你是骇客,你有能力发现木马,有能力清除木马。”克里斯道:“你回头联系菲奥娜说明这件事,询问是不是刀锋在监控梁袭。如果不是,你必须将实情告诉梁袭。”

    塞拉道:“下车后我已经联系菲奥娜,她感谢我保密。”

    克里斯:“你没问为什么监控梁袭吧?”

    “没问。”

    “没问就对了。”克里斯站起来,手摸下巴踱步:“这小子应该是暗地里干了什么被刀锋发现,说不定可以拉他入伙。”

    塞拉提醒道:“我们现在的工作是汉娜和血月。还有波比和刘真。”梁袭出主意,波比出钱,刘真找锤石买坑圣旗的计划。

    克里斯笑眯眯道:“梁袭这人非常小气,如果他知道刀锋在监控自己,他肯定不会给刀锋好脸色看。”

    “嘿!专注。”

    克里斯有些无奈道:“可惜了这么好整他的机会。”

    ……

    回到了侦探社后,梁袭泡上一杯热茶,躺在摇椅上拨通罗伯特电话:“嘿,罗伯特,你们在监控我吗?”

    罗伯特看菲奥娜:他怎么知道?

    菲奥娜摊手:难道是塞拉出卖了自己?

    等了一会,梁袭道:“能让塞拉迟疑撒谎,只能是来自官方的监视。反恐办公室不会监视我,mi6无权监视我,那只能是你们刀锋。”

    罗伯特大笑:“哈哈,这不是上次什么那个……”一时间语塞,编不下去。

    梁袭道:“罗伯特,我们合作两三年,我本以为互相之间多少有点情义。唉!挺尴尬的,我还以为你能给出一个解释,没想反倒让你尴尬。就当我没打过电话,再见。”

    罗伯特无奈道:“梁袭,不是我们要监视你,是国警要求监视你。马尔招供是你抓住了他,是你把他交给美国人。”

    梁袭不以为耻,怒斥道:“交给你们,你们又不发奖金。一个小时80英镑,你们还要掐头去尾。”梁袭完全不怕,你能告得赢我吗?

    罗伯特道:“梁袭,我理解你卖马尔。你是不是也得理解我们监控你的行为?这是国警的要求,我们只能公事公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