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重逢白金玉

字数:3826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当我再度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昨晚昏倒帐篷内,头部依旧昏沉,我很担心自己再跟着冒几次险后脑袋会不会被敲失忆了,帐篷内一个人都没有,昨晚的情况历历在目,为什么关白会被水蛭上身?

    此刻外面的天气已经大亮,若尔盖的白天很温暖,这使得我觉得自己身体恢复要好的多,帐篷内还有一些吃的,我找了份封闭良好的干粮嚼了起来。

    期间我检查了一下帐篷,发现这里各种用具一应俱全,我猜想这里最有可能便是寻家的营地,不过寻家的人哪里去了?为什么昨晚我会看到关白?

    如果说关白昨夜被水蛭上身,那么要击倒我?而且为什么我会没有事情?关白既然遇害那白金玉和苏岑呢?一系列的疑惑在我脑海盘旋,可惜一切问题都无从查起。

    在营地里我寻找到一些单兵自热口粮,虽说我一直自诩为军事迷,可惜这种东西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寻家够有心的了,这东西竟然都有准备。

    又找了几件有用的东西我便离开了营地,目前我面临着两种选择,第一就是回到公路,看看能不能搭车回到附近城市,以我目前的状态和情况来看不管如何离开都是不错的选择。第二便是继续留下单独探险,说实话我对这件事情比较抵触,没有白金玉让我自己留在这鬼地方,我实在有点恐惧。

    对于深度选择恐惧症的我来说此时此刻迫切需要一个人来帮我指引方向,我看了一眼时间发现是上午八点,不知道这个时间段沈文昌的情况如何?

    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我拨通了沈文昌的电话,出人意料的是沈文昌的电话很快被接起,一个清脆的女声在电话那一端说道:“王儒林先生,您遇到什么困难了?”

    “你是?刘文昌呢?”

    “我叫高颖,是刘先生的秘书,这部电话晚上就在我手里,刘先生的情况您也知道,他说您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先告诉我,等您那边晚上他会给你回答。”

    “为什么昨晚打不通你们电话?”我警惕的问道:“这是卫星电话,怎么会有打不通的情况?”

    “昨夜刘先生也曾跟您联络,线路的确不通,这点我们也解释不了。”高颖回答道:“王先生您还是先说自己遇到什么问题吧,我也好及时跟沈先生汇报。”

    “能定位我目前的位置吗?”想了片刻我才问道:“最好是现在就定位,我想知道最近的城市。”

    是的,我退却了,就目前的情况来说返回城市是最好的选择,当然我也可以选择去找白金玉等人,但偌大的若尔盖草原想找一个人太难了,更何况这人有可能刻意躲着你呢。

    过了大概两分钟后,电话那端的高颖回答我道:“王儒林先生,很抱歉让您久等了,目前您所在的位置我这边无法定位,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还望您见谅。”

    “什么?无法定位?开什么玩笑你告诉我无法定位,别告诉我刘文昌没在我的手机中动手脚。”我忿忿不平的大声质问道:“相信我和刘文昌还没有达到那么信任的程度吧?”

    “抱歉王儒林先生,我们这边确实无法定位您的位置。”高颖无奈的回答道:“不瞒您说,自从您进入若尔盖草原开始,我们这边的卫星信号接收器的信号便断断续续的,十二小时以前我们彻底没有了您的坐标,所以您的具体位置真的没法确定,我个人建议您给公司发布命令,毕竟公司的人手还是不错的。”

    MD,这小娘们儿还挺了解我们的情况呢,为什么以前没听刘文昌聊起过这个?不过这也不重要了,挂掉她的电话以后我拨通了杰米的号码,将目前的情况和他聊了一通,杰米听到我的情况后显得很着急,这倒是让我觉得非常温暖,因为无法确定具体坐标,所以杰米只能准备人手和装备从久治县往草原深处找我。

    这不是一个聪明的办法,但却是目前最有效果的方式,杰米说的没错,想从偌大的草原找到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更可怕的是我还无法确定目前的经纬度,因此我只能沿着公路试着往回走,奇怪的是找了半天却未能寻找到公路,和杰米通话后他只告诉我随时保持体力,不要焦急。

    在寻家的帐篷里寻到的东西现在倒是发挥出了作用,至少吃饭不是问题,单兵口粮算不得美味但在这种条件下已经算是很好的了,想到接下来的时间我需要等待来自杰米等人的救援,因此粮食吃的也比较节约。

    太阳慢慢落下,此刻的我有点后悔离开寻家的帐篷,至少那里还有个遮风挡雨的地界,现在不是雨季,可这草原上的天气又有谁能说得准?

    我拿起了背包内的手摇手电筒,光源并不是很亮但可以无限发电,当然这东西也是我从寻家的营地顺来的,我脑中尽量不去想白金玉他们,现在最重要的是保障自己的安全,相比起白金玉我觉得自己更加危险。

    不知从哪本书里我曾看到过草原狼群的传说,据说如果夜晚在草原走路的时候感觉被人搭住肩膀千万别回头看,那是狼的两个前爪趴在你的后背,若是回头定然会被咬下脑袋,所以若遇到这种情况要双手吧主搭在肩头的两个爪子,然后尽量将头部顶住它的喉咙,往后好让狼咬不到自己的头,最后尽快握住狼爪子往有人的地方跑。

    尽管这种情况极为少见,但在来的时候我还是做过功课,很不幸的是若尔盖草原的确有狼群的存在,而且狼不怕手电光源,可是我的身边有没有能够引火的物品,思前想后我还是决定在原地宿营,用工兵铲挖了几个陷阱在四周,现在我所处的地方是一个背风处,夜晚的风很大所幸我的包裹里有个从寻家顺来的毯子,也不知什么材质但盖在身上很暖和,想来寻家物件价格肯定不菲。

    迷迷糊糊半睡半醒之间,我却听到了普通一声顿时吓得我个激灵,不知何时四周再度被雾气笼罩,能见度很低,我抄起了手中的工兵铲站了起来。

    “是谁?”尽管很恐惧,但我还是率先开口,我很肯定刚刚那声响绝对是人造成的。

    没人回答,我拿起手电向四周照射,可惜手摇式手电本身光源就不强,再加上这倒霉的大雾,所以根本发现不了什么。

    突然我想到了天黑之前挖的那几个简易陷阱,果不然,此刻半人来高的陷阱之内正站着一个身影,他慢慢的往外爬着动作极为迟缓,更为重要的是这人我恰好认识,虽说叫不出名字但我知道这人是白家跟随白凤的那些手下,此时此刻的他满脸煞白,看到我后表情依旧呆滞,我很有经验的向他背后望去,果然一条手臂粗的水蛭盘旋在那里。

    拿起工兵铲我狠狠的打在他的背部,这人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嚎,紧接着手臂粗的水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钻入他的身体中,我见状不妙急忙往后逃跑,可这人像是疯了般向我扑来,动作也不似以往的笨拙看上去迅猛无比,我心下大惊,急忙向刚刚的落脚点逃离,接着扑通一声,这人又掉入了我挖的另一个陷阱之中。

    这次我不再犹豫,被水蛭上身的人根本没有所谓的意识可言,所以我直接一铲砍在了白家的这名手下头部,接着这人便倒在地上。

    让我杀人我肯定没这胆量,但刚刚这一下我却没法确定自己是否杀了他,暂时管不了这么多,我收拾起自己的物品急急忙忙的逃走。

    还未走远,我便撞到一个人的身上。

    这人身着白色冲锋衣,一双户外鞋,最为奇怪的是他竟然带着个墨镜,我急忙将他推开,因为在他的背后我看到了条水蛭正妖娆摆尾。

    “白...金玉?”待看清楚后我不由的惊呼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