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一章开战(八)

字数:2974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鼓声阵阵,响如雷霆,军旗猎猎,威风赫赫。

    随着西境军掌旗官摇晃着的铁荆棘旗帜,随着传令官那似要将肺都吹出来的响亮号角,早就摩拳擦掌等得不耐烦的西境军将士们终于开始朝前进发了。

    已经等待多时的前卫军们迈着整齐的步伐,开始小跑着向前。而至于那些一直举着长枪,准备抵御北境军骑兵冲击的重装战士们,则麻利地收起了半支在地上的长枪,或是掏出了背在身后多时的大戟,或是拔出半人长的大刀,以不疾不徐的姿态列队向前。

    不过他们着急也是没用,先不说以他们的速度本就比不过那些身着轻甲的普通氏族们,要论与北境军交战的第一阵,自然得是已然纵马前冲的西境骑士们。

    毕竟两条腿的还是比不上四条腿的,更何况全副武装的他们呢。

    艾尔带来的这批西境军中,并没有重骑兵。无论是重骑兵还是重装步兵,只要沾上一个“重”字,那消耗的辎重足以让军中每一个军需官都叫苦连天,恨不得把自己都给卖了。重装步兵还好,最多就是咬咬牙吃点苦,用的驮马少一些,自己身上多背一些。不过那些重骑兵所骑乘的骏马,可比人都金贵多了,为了不掉膘,不仅像是人一般得一天三餐,而且饲料里还得加餐大豆和鸡蛋。

    虽说用不着为了维持最大战力,需要一人三骑,但即使按照一人一骑的标准,光是那些高头大马和精壮士卒胡吃海嚼,也不是这支长途跋涉的远征军可以负担得起的。因此这支西境军所谓的骑兵部队,其实只是轻骑兵而已。

    不过这些养精蓄锐的轻骑兵速度实在是快,用离弦之箭来形容也是一点也不为过。只听见一阵战马嘶鸣,他们就掠过那些还在与圣教军纠缠的北境军骑兵,只是在背后留下了一个个跌倒在泥地里的尸体和一匹匹惊慌失措的无主战马。

    这些北境军骑兵们已经与圣教军鏖战多时,早已精疲力竭,骨软筋酥了,已然没有一开始冲过来时气势汹汹的气势了,自然不是这些西境军骑兵的一合之敌,俗话说的好,“人借马势”,更何况这些西境骑士们还接着战马前冲的势头。

    只一个照面,就有许多北境军骑兵被直接刺下了战马,也有些虽没怎么受伤,却还是被直接打下了马。不过这并不是幸运,反而是更大的不幸,还活着的他们摔在地上,本就受了伤,又怎么躲闪身后疾驰而来的战马?不过几息就被连绵不绝,疾驰而过的战马践踏成肉泥,死状惨不忍睹。

    还有些侥幸生存下来的北境骑士们已知毫无幸免的可能了,然而却没有一人退缩,也没有一人投降,依然高呼着“猎鹰万岁”的口号,酣战不退,最终仅剩寥寥数人,却依旧踉踉跄跄地持着武器朝圣教军冲去,最后全被斩杀于阵前。

    “久闻北地多豪杰勇士,今日一见名不虚传啊。”,艾尔见到这一幕,对左右由衷赞叹道。

    许是为了艾尔证明西境的战士豪勇不下于北境,西境军将士们发起的攻击如同疾风暴雨般,凌厉至极。

    一开始发动攻击的自然是迅捷如电的轻骑兵们,他们可不像之前的北境骑兵们,而是与之正相反。在冲出阵前后,极为熟练地分成了两队,化成两道漂亮的弧形,正如圆月弯刀一般,向着北境军略显薄弱的两翼突袭刺去。然而等到突击到北境军阵前的一箭之地,他们却猛然勒马停住,举弓搭箭射出了一场箭雨。在造成一定杀伤后,等到北境军出兵追击,他们就直接逃离,等到追兵回转,他们同样转回北境军两翼,继续射箭骚扰。

    如此三番五次,将北境军两翼的士兵袭扰得苦不堪言,甚至连阵型都出现了一点松动。

    而莱因哈特大帝之前将骑兵作为弃子的决定,此时显露出了恶果。没有北境军骑兵的追击,这些西境军骑兵们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在北境军阵前呼啸往来,嚣张至极,就像是在逛自家后院一般,而北境军一时间竟然还拿这支骑兵没办法。

    一时间军心大丧,当两军士卒们开始交战,面对西境军的猛攻,北境军竟然慢慢开始处于劣势,阵脚都有些不稳了。

    不过等那些“石像傀儡”终于慢慢赶到阵前,依托这些战场上的“巨无霸”,北境军也慢慢稳住了阵脚。毕竟都是百战精兵,绝不会一触即溃,直至大规模溃败的。

    不过艾尔心里也早有准备,知道这一仗应当是场鏖战,己方也不可能轻松取胜。而对于那些“石像傀儡”,有着上一世与矮人族战斗的经历,他也早有准备。

    只见西境军军中一些身形矫健的士兵们,每人扛着好几支重装步兵们扔在后方的拒马枪,左突右闪,上蹿下跳之下,竟是在战友们的掩护下摸到了这些石像傀儡的地盘部位。

    这些拒马枪由精铁打造,大约三米多长,是重装步兵们占用来抵御骑兵冲击而用的,这些长枪是如此之“长”,等到两军交战,短兵相接之时,自然是没有用了。重装步兵们自然是不会带着这些“大家伙”行军作战的,不仅沉重还妨碍自己的动作,因此都是扔在后方,等战后再予以回收。

    不过这些拒马枪此时却有了作用,这些特地挑选出来的西境士兵们在掩护下突击到石像傀儡的底盘下,这是一个死角,石像傀儡上的北境军士兵们根本看不到这里,自然也无法用箭矢攻击到他们。这些西境士兵摸过去后,迅速一根根地将这些拒马枪塞到这些石像傀儡的底盘里。

    只听见“咔吱”、“咔吱”几声让人牙酸的刺耳响声后,这些宛若巨人般的石像傀儡竟是缓缓停了下来,再也无法前进了!虽说北境军士兵们依旧能接着石像傀儡上的口子向外射箭,但离得远了就根本没有作用。更何况西境军将士们本来眼睁睁看着这些庞然大物向己方军阵慢慢碾压而来,心里自然是有着一分压抑畏惧之心的,眼见着这些石像傀儡被己方用计策逼停,这分压抑畏惧之心顿时烟消云散,士气大振!

    战场上本就讲得是一个“此消彼长”之势,西境军士气大振,北境军士气自然又开始低落,整个战局又慢慢向西境一方倾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