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九章开战(六)

字数:3200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圣哉,圣哉,荣光于吾心,荣耀加于身。”,吟唱着音调熟悉却又内容谋生的圣歌,盔甲上烙印着圣十字的战士们站出队列,准备抗击北境军骑兵的攻势。

    他们手持长矛,身披重甲,他们的队列中并没有骑兵,而是纯粹准备以自己的肉身来迎接狂奔的马匹所带来的巨大冲击。

    艾尔可没有铁石心肠到让这些战士们白白去送死,特别上一世身为神官的他更是知道,圣教的军队所擅长的不是进攻,而正是防守!

    守卫正义,剪除邪恶。守卫在前,剪除在后,上一世的那支反抗军正是因为以圣教军队为班底,因此才能有足够的韧性与顽强,在敌我力量极为悬殊的情况下于黑魔法师们抗争到最后。

    “我听从内心的声音说,我的民哪,你们要从那城出来,免得与他一同有罪,受他所受的灾殃。”,随着整齐而又响亮的吟唱,这些战士们的铠甲上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就好似是真金浇铸成的一般,远远望去高贵而又坚不可摧。

    “不是我又听见从天上有声音说,而是我听从内心的声音说,这就是盖文之前所说的,他们现在信仰的是内心的主吗?”,熟悉圣诫的艾尔立马就注意到了,这些圣教军所念经文与以前的不同之处。

    “圣哉!圣哉!你要谨守你的心,胜过谨守一切,因为生命的泉源由此而出。”

    这些勇敢的战士们抬起盾牌,紧握长枪,牢牢地阻拦住北境军骑兵冲击的道路。他们的脸色沉静而又肃穆,没有畏惧,也没有狂信徒的狂热,而是有着一种殉教者般在最后慷慨赴死时的坦然与生命将要熄灭时特有的忧郁。

    他们并不因为无知而愚蠢,也如同一般人一样珍惜自己的生命,这是一种在深思熟虑的情况下下定决心,为了心中所坚守的信仰而牺牲自己的伟大情操。

    正因为如此,才会有种强悍而又独特的力量。

    不过是人眨几下眼的功夫,无畏的战士与无畏的信仰者们狠狠地撞到了一起,长矛与坚盾碰撞,迸溅出刺眼的火光与刺耳的尖鸣。

    木制的枪杆马上就折断了,骑士们继续抽出备用的长矛,继续向前狠狠刺去。在巨大的作用力下,战马直接痛苦地嘶鸣倒下,四蹄折断的它们再也无法立起,只能任凭自己厚重的身体重重砸倒在泥地上,平日里精心清洗梳理的毛发沾满了灰黑色的污泥。

    被掀下马的骑士们顾不得被摔断的肋骨和钻心的疼痛,更顾不得平日里精心照料,视为战友的战马,而是抽出随身携带的短刀继续作战。

    然后或是被砍,或是被刺,与平日里形影不离的战马一道,倒在污秽的泥地里。

    一个很不美丽的结局,但对于骑士们而言却是最荣耀的归宿。没有人退缩,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最后一战。

    骑士们用尽力气咆哮着,怒吼着,想要在这战场上闪耀生命中最后,最灿烂的辉煌,想要用自己最后的热血与激情,为身后的战友们铺垫胜利的道路。

    相比于北境军骑士们的激情与怒吼,圣教军的战士们却显得安静得多。他们不会大喊大叫,更不会高喊胜利的口号。他们紧紧闭着嘴唇,眉眼间的坚毅与倔强,却绝不逊色于北境军的其实们。

    对于这些为信仰而战的战士们而言,立于此地而战的理由早在心里诉说了千万遍,又何必在这里用嘴巴宣泄出来?

    “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他们于这屠戮的战场上,所献出的血肉与生命,所换来的门究竟是宽的还是窄的呢?然而这些战士们在战斗时,恐怕不会想这么许多吧?

    他们为之而战,为之牺牲,为之不怨,为之无悔,这就足够了。

    两方都有着牺牲一切,让人为之震撼的强悍力量,然而正因为如此,北境军的骑士与西境军的信仰者们互相纠缠,互相焦灼着,这死斗竟然就僵持住了,一时半会还分不出谁胜谁负。

    “无论是哪方,都足以让人脱帽致敬。”,艾尔在心里默默赞叹了一声,“不过这支圣教军因为信仰的改变,果然是比以前弱了许多,有许多的神术都无法释放。不然如果加持上凭精神充沛、敏捷思维等等的神术,就绝不是这区区一支骑兵队所能抵挡的。”

    他略显焦急地看向北境军的方向,“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在等什么呢,莱因哈特?你也应该能感到,胜利渐渐离你远去了吧?”

    艾尔看着眼前圣教军战士们的牺牲,心里并不好受。他身后就是整个西境军的大部队,还有一支能征善战的骑兵队,只要他一个命令,立马就能派出早已跃跃欲试的后备军结束眼前的苦战。

    然而他却不能这么做,因为他知道莱因哈特大帝还有一样秘密武器,当莱因哈特大帝将这样杀手锏使出之前,他不能派出大规模的部队参与作战。

    “快点用处来吧,再不使用可就来不及了,等两军混战到一起,你就没有使出来的机会了。”

    仿佛是听到了艾尔的催促似的,已经预感到不妙的莱因哈特大帝终于下定了决心。

    “再不使用就来不及了,虽然后遗症会很麻烦,甚至可能会导致失去军心,但现在也顾不得这么多了,要是这一仗输了,可就什么都完了。”

    这样想着,莱因哈特大帝朝着安插在身旁的一个亲信,打了一个隐蔽的手势。

    “只能使用那种炼金瘟疫了,至于还在前方战斗的那些骑兵,就只能全部放弃了。”

    “不过事后要这么解释呢?本来城中就有针对我的不利谣言,抛弃战友更是军中大忌,甚至有可能造成军队的哗变啊。”,莱因哈特大帝已经开始头痛事后怎么解释了,不过在他心里,只要使出这一招,那么这一战应该就能拿下了。

    这种毒药的可怕之处,他在光耀城早已见识过了。哪怕是自诩为铁石心肠的他,也被光耀城那惨绝人寰的惨像所震惊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