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八章开战(五)

字数:2893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这怎么可能?”,北境军的所有法师们都为之骇然,他们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形:竟然会感应不到元素的存在。以前哪怕因为各种原因导致元素稀少,总能感应到一两分,就像是一张白纸,浸染到的颜色再怎么稀薄,总会染上点点的色彩。

    可现在在他们的脑海里,那张白纸却依旧纤尘不染,真的是一点元素都感应不到。

    “成了。”,艾尔心下舒了口气,能够将北境军的法师“杀手锏”克制住,他就知道这场仗有了七八分的把握了。

    西境军布置的法阵,说来其实简单得很,并不是什么复杂的强大法阵,在战场上也没有条件布置太过复杂的法阵,其实说白了就是一个聚集元素并“引爆”的法阵,是在聚灵阵的基础上做了一定的改良。

    然而能取得如此强大的效果,主要还是归功于布置法阵的材料实在是太多太强力,甚至可以用奢侈来形容。一开始美狄亚见到那如小山般堆积起来的魔法材料时,连步子都迈不开了,恨不得钻进那堆材料里不出来。而对于艾尔提出的将这些材料全部作为原材料,布置法阵的想法,更是坚决不同意。

    “你知道这些魔法材料能做多少次实验,能研究出多少成果吗?里面有些材料甚至我都没有见过,想要搜集这么多材料更是不知道要花几年的功夫。用这么多材料来布置这么简单的法阵,纯粹是暴殄天物,你这是犯罪!”

    然而艾尔却坚持道:“如果不适用这么多材料,想要取得相同的效果就意味着要使用更为复杂、激发更为困难的法阵。在战场上意味情况实在太多,越是简单、容易的法阵才越有效,复杂与困难意味着意外,意味着可能的失败。”

    最后艾尔还是说服了美狄亚,“这是最后的战役,赢了得到这个王国,输了失去一切。”

    “在这场赢家通吃的赌局中,哪怕是万分之一造成失败的可能性,都是要尽力避免的,哪怕付出再多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想到这里,艾尔在心里默默念道:“真是要感谢你啊,奎因。如果这仗我们胜了,你就是我们的幕后英雄了。”,正是奎因从格里弗斯大帝的私藏中偷出了这么多的魔法材料,艾尔才有做出这种计划的胆量和魄力。试想一下要是这些材料落到了莱因哈特大帝的手里,现在西境军与北境军的状况,就要完全颠倒过来了。

    艾尔此时是舒了口气,然而莱因哈特大帝的心却提了起来,“该死,意外状况越来越多,这样下去怕是要不妙啊。”

    已经嗅到战败的不祥气息的他,马上做出了决断:“应该是刚才西境军中突然元素暴乱搞得鬼,可能是他们布置了什么法阵。”

    “无论如何要打断这法阵,发挥出我方法师多的优势。”,这样想着他发出了命令:“骑兵,出击!集中突破敌军的前卫阵列,造成混乱。”

    这是一个违背军事常理的命令,一般而言除非是有着绝对突破力和破坏力的大量重骑兵,骑兵的出动主要是为了冲击敌军的两翼。因为一般两翼是一个完整阵型的薄弱之处,骑兵冲破、撕裂地方阵型,肯定是从两翼突破较为容易。

    而中军以及前卫是阵型重点布置之处,突破起来较为困难,而且会对骑兵部队造成极大的损失,一味地强行突击,甚至可能会全军覆没。不过此时莱因哈特大帝已经顾不上这些骑兵的死好了,在他心里这些骑兵就是弃子,用来兑换西境军那个讨厌的法阵,为手下的那些“超人”释放魔法创造空间。

    伴随着马儿的嘶鸣声,早已整装待发的两列骑兵从北境军两翼冲出,他们在前进过程中熟练地稍微改变了一下方向。两列骑兵在战场中逐渐靠近,最终合成了一队,直直地就像西境军中间部位冲去。就像是两条小溪经过蜿蜒,最终合流成了一条小河,向着同一方向奔流。

    仅仅是这么一个看似简单的合并,就能看出这些北境军骑士们熟练的驭马技术和彼此间的默契程度。在不减速的高速情况下,若是彼此间不默契不熟练,或是胯下的战马稍微跑错位置,两队骑兵很可能就会撞在一起,更不会像现在这般整齐地排成一个队列。

    身经百战的骑士们身体对着战马的跑动而上下起伏着,他们将长矛紧紧夹在胳膊间,没有丝毫畏惧地朝着西境军前卫那密密麻麻而又明晃晃的长枪阵冲去。

    经验丰富的他们当然明白数分钟,自己将会迎来的命运。不是重骑兵的他们在冲击这样的长枪阵时,几乎不会有活下来的侥幸。当他们将自己的长矛刺进西境军士兵的身体时,自己也不可避免地会被西境军士兵的长枪所刺穿,那薄薄的铠甲根本抵御不住战马冲刺所带来动能。

    然而他们依旧用马刺刺激着战马,向着西境军的前卫冲刺,就好似飞蛾扑火般奋不顾身,要用自己的满腔热血,点亮胜利的曙光。

    天堂在左,战士向右,他们害怕死亡,却不畏惧死亡,因为荣耀于心,责任在肩。

    虽然前卫已经做好了准备,不过艾尔却并不准备冒险,若是真被北境军的骑兵冲进来扰乱这才进行的法术,那麻烦可就大了。要知道哪怕美狄亚、列维等等这些法师再怎么强大,在全力激发法阵时也是无暇他顾的,此时的他们若是暴露在北境军骑兵的长矛下,那就是待宰的鱼肉,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甚至连逃跑都做不到。

    一般若是不想让已方的阵型受到骑兵的冲击,唯一的办法就是己方的骑兵也发动突袭。这样一来两队骑兵对冲,狠狠地撞在一起,自然就无法再发动冲刺了。

    不过这种骑兵对冲极为的残酷,若是两方势力相等,很可能一个对冲就会让三分之一左右的骑士落马,比一般的鏖战还要血腥残酷。

    艾尔准备再上一层保险,“听我号令,圣教军,迎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