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血战

字数:3670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灰蒙的天空中不时有雷电劈下,刺眼的闪光映照着血腥的战场,震耳的雷声混合着疯狂的喊杀声、惨烈的呻吟声如同最疯狂的交响乐,将血腥的战争推向了最高潮。犹如拙劣的抽象画作般,浓厚的血色和残破的尸体将大地渲染得狰狞而又恐怖。

    这是人间,却属于地狱,这里是神也不忍照看的地方,因为这是战场,遍布死亡的所在,用尽全力杀死对方,再被杀死,生命被毫不犹豫地践踏的地方。

    艾尔喘着粗气,汗水不停地从额头流下模糊了双眼,他也只是粗鲁地用袖子擦了一下,平时轻薄而舒适的圣袍沉浸着汗水包裹着身体,如同夏天穿着大衣般让人难受,艾尔自嘲一笑:“要是父亲在这,肯定会斥责我这种亵渎圣袍的行为吧”。耳边传来战场上的厮杀声,提醒他刚才走神了,竟然在战场上走神,艾尔知道这是自己精神损耗过度的结果,自己已经无法集中注意力,恐怕无法再释放多少神术了。

    前方的剑盾兵们再一次打退了敌方的进攻,身经百战的士兵们熟练地使用盾牌相互掩护,瞅准敌人的空隙直接攻击要害,往往迅猛的一剑就可以使身前的敌人倒下再也起不来。在剑盾兵身后的枪兵们机械地重复着前刺、收枪的动作,很多士兵的脸上甚至连狰狞或者愤怒的表情都没有了,剩下的只是呆板和麻木。战斗从清晨持续到了下午,前方的剑盾兵已经轮换了四次,而枪兵们一直坚持着战斗,很多士兵累得枪都举不起来,绝大部分人手臂都已经抽筋,但没有人放弃战斗,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无路可退,要么死在这里,要么活下去继续战斗,去抓住那微弱至极的胜利曙光。

    绵延几千米的队列如同礁石般挺立在军前,死死阻挡着敌人的进攻。如果从天空向下俯瞰,可以看到泾渭分明的两种颜色的碰撞,黑色的潮水直直地拍打到白色的礁石上,过了一会就变成了几百股浪花,然后又变成了水花,最后黑色褪去,只留下伫立着的白色和渴望更多鲜血的红色。

    艾尔举起长筒镜瞭望着远方,当他看到黑潮再度涌现时,禁不住叹了口气,知道让部队喘口气终究是个奢望而已。前方的敌军始终笼罩在一片黑雾之中,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连军鼓声和军令声都没有。

    “萨贝尔,这是第几波了?”艾尔向身旁的副官问道。

    “从清晨开始已经是第十四波了,大人”萨贝尔回答道,脸上一如既往的波澜不惊,只是紧握着长枪,突着青筋的手显示着内心的不平静。“真是可怕的敌人,没有丝毫迷惘和畏惧,只有向前,不怕疼痛、死亡和疲劳,直到全员战死,期间连一点声音都没有,没有喊叫声,没有呻吟声,甚至连辱骂的声音都没有。即使战斗了那么多次,还是让人觉得厌恶至极啊”,说着又握了握手中的长枪,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握着这杆枪继续战斗。

    “这样的军队要么全部都是圣徒,要么就是失去人性的傀儡,显然黑魔法师那帮家伙也没把他们当人看”,艾尔并没有放下长筒镜,他甚至能看到敌人麻木、连一点表情都没有的脸,显然,他们即使活着也和死了没什么区别。

    当敌人冲进五百米时,长弓队已经开始了对前方的抛射,本来体力充足的长弓手可以抛射八百多米,只是体力早已耗尽的长弓手们再也无法保持自己的最大射程了,很多长弓手因为拉弦过多,用熟牛皮缝制的指套都已经被割破,很多长弓手不得不用鲜血淋漓的手指去拉弓射箭。

    当敌人冲进三百米范围内时,前方指挥官猛地怒哄道:“发射”,早已准备好的剑盾兵们拿着手弩进行射击,他们毫不慌张地装填弩矢,经过三轮射击后,迅速丢下手中的弓弩,拔剑举盾,摆好阵型迎接冲击。经过连续的冲击,由剑盾兵和枪兵组成的防御阵型已经稀疏了很多,有几个剑盾兵因为实在太累,举盾慢了半拍,就被刺中要害倒下。

    艾尔知道他们可能撑不过这波攻击了,咬了咬牙,放下长筒镜,左手在胸前做了个祷告的手势,右手吃力地举起了手中的圣杖指着防御队列,圣辉大教堂六座银十字熔炼成的银杖上镶嵌着四颗细小的元石,闪烁着微光,“神说,为我战者,当有百臂百足之力,当战了再战,胜了又胜”话音刚落,一阵银白色的圣光笼罩千米的队列,前方的战士们感觉到已经疲惫至极的身躯再次充满了力量,已经抽筋的胳膊还能拿起枪剑,半跪的大腿还能大步向前,欢呼着奋力向前搏杀,被银光笼罩着的白色队列看起来如同圣典中记载的圣剑泰达尔一般向前扫去,将一切黑暗斩杀殆尽,留下胜利的荣光。

    艾尔松了一口气,看来这波挡住没问题了,突然眼前发黑,差点从马上摔下了,幸亏旁边的萨贝尔一把把他捞了上来,“大人,你精神损耗太大了,要不要让牧师、法师们出手。”艾尔摇摇头,“黑魔法师们还没出手,不能大意,更何况兽人,暗精灵和矮人都没上呢,我不能派预备队顶上去,现在只能坚持。”

    突然对面的黑色迷雾中发生了点变化,身高三到四米的兽人们走出了队列。如果说之前的人类军队是故意将盾牌或战服染成黑色。这群身着黑铁炼制的铠甲的家伙就像黑云般压在阵前,粗犷的铠甲里面甚至还有没有磨平的棱角和尖刺,至于内衬什么的更不可能有,想来皮糙肉厚的兽人也根本不在乎。粗制的铠甲仅能保护头部心脏等关键部位,同人类不同,兽人没有什么致命部位,即使头部或者心脏等部位被刺中,兽人体内残存的野性任然可以使兽人发狂地战斗好一会。举着狼牙棒之类的重型武器,乌泱泱一大群兽人开始了冲锋。兽人有返兽的特征,有的有极长的獠牙,有的手部直接变成了兽爪,有的长着各种尾巴,但不要小看这些兽人,尽管不能像人类一样通过记忆咒语来施法,但有些具有施法魔兽特性的兽人可以凭借本能施法。与一般战斗时都要通过怒吼或者咆哮来宣泄的普通兽人不同,这群兽人同之前的人类军队一样,除了跑动时发出的脚步声,他们在冲锋时竟然也是一点声音都不发出,毫无疑问这群兽人也成为了傀儡。

    在兽人出阵时艾尔就做好了准备,“重装步兵准备”艾尔皱着眉头道,萨贝尔咆哮着将命令传达全军。位于中军的重装步兵们来到阵前,他们一手提着一米高的塔盾,一只手拿着精钢炼制的长枪,面对两倍身高于人类的兽人,刀剑之类的武器毫无意义,只有用枪直接刺中兽人的要害,再用塔盾拖延一段时间,才能耗尽这些怪物的生命。这些练成了元素入体的强者可以使用普通步兵三到五倍重的装备。某种意义上,兽人的冲锋和重装骑兵的冲锋没有区别,当一个身高四米的兽人冲刺过来,将狼牙棒下挥时,即使是元素入体的强者都会被砸得吐口血,更不用说普通士兵了。所有重装步兵都是元素入体的强兵,他们肩负着阻挡兽人冲锋的重任,如果任由兽人冲入,可能整个军阵都要被撕开。

    在兽人奔跑的过程中,很多兽人已经开始施法了,脸盆大小的火球、晶莹的冰刺、庞大到甚至能在空中显露行迹的风刃,密密麻麻的石块,各种各样,颜色各异的自然魔法像绚烂的烟花般向长枪兵队列砸去。没有统一号令,也没有元素互补,完全凭本能释放的魔法有些甚至在空中相互碰撞发生了湮灭,然而强大的能量卷起着地上的沙土,远远望去就像突然刮起了沙尘暴一样朝前行进,想要将面前的一切都毁灭殆尽。

    “元素共鸣!”不等长官的号令,很多经验丰富的士兵就开始调动体内的元素,尽管做不到元素外放的程度,但数千人的大部队同时调动体内的元素,导致这一区域内的元素含量急速上升,所有自然魔法进入这一区域都削减了大部分威力,在精制的铠甲上留下了各式的痕迹,有些魔法即使突破了盔甲的阻碍造成了伤势,也并不致命。但是幸运女神并不会眷顾所有人,相反厄运女神却总是注视着你,一些不幸的士兵直接被坚硬的魔法岩石砸中头部,强大的动能连坚固的头盔都抵挡不住,侥幸没有被砸破脑袋的家伙很多也因为脑震荡无法再坚持战斗。魔法风暴扑过,密集的队列却坚如磐石,即使死亡就发生在身边,握紧盾枪的双手坚定而没有丝毫动摇。

    傀儡因为丧失了人性而无视死亡,战士们却总有理由舍生忘死地去战斗。因为绝望?无畏?荣耀?守卫?胜利?因为他们是男人,总要把整个世界扛在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