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五十二·终末合战(三十七)

字数:5497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五百五十二?终末合战(三十七)

    孟孙盈直接绕过了苏雨儿三个人,冲上去直接对付孟孙毅去了,而苏雨儿和音蝶依旧在与孟孙业火相持,尽管刚才将孟孙盈和孟孙毅之间的谈话听了一清二楚,但是两个人却没有从里面听出来任何能够对付孟孙业火的消息。

    “要不要试一试假动作?”苏雨儿小声向音蝶询问,“如果对方只不过是能够看出来我们的动作而加以模仿的话,用假动作或者是错动作来诱导他?”

    “没有用的,对方有着天生的天赋,又加上接连不断地学习武学技法,哪一招是假动作,哪一招在放水,哪一招是真的这个家伙都能够一眼辨别出来,最后只会是我们干费力气。”

    “如果这么说的话,这个人岂不是无敌了?”

    “这天底下哪里有无敌的人,眼前的这个家伙一定会有破绽,只不过我们还没有找到而已。”

    “破绽?”

    “你看看小雁的表情,听了孟孙毅的解释之后并没有任何愁眉苦脸的地方,反而是一副成竹在胸的表情,他肯定是知道了应对孟孙业火的办法。”

    苏雨儿趁着空挡回头看了一眼周雁博,的确像是音蝶说的那样,一副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而且好像还在和周雁苏相互斗嘴,完全没有将这里的情况放在眼里。

    “要不要我先抽出来去问一问殿,究竟有什么办法?”

    “不用去白费这个力气,小雁是不会告诉我们的。”音蝶躲开了孟孙业火的攻击说道。

    “为什么?”

    “如果上前去问,那么小雁一定会回答让我们好好想一想之类的话,他肯定是从刚才孟孙毅的话语之中找到了突破口,他一向是给出一定的提示来,让后让别人自己去领悟,所以是不会告诉我们答案的。我敢说如果你去问了他了,他会说孟孙业火的缺点就在刚才孟孙毅的话中,他绝对会这样说的。”说话间两个人又和孟孙业火拉开来了距离。

    “可是都这个时候了!”

    “他管不会管是什么时候呢!”

    突然孟孙业火冲了上来,猛地朝音蝶两个人挥动衣袖,声音就像是在风中剧烈抖动的布一般,强大的气流冲向了两个人。

    “流云飞袖?”苏雨儿双手交叉放在自己面前,“为什么连这一招他都会?”

    “这个家伙究竟和那些人打过架啊……”音蝶眯着眼看着孟孙业火自言自语。

    “你那两个妹妹可是要顶不住了。”韩永苒走上前一步说道。

    “看来是呢,你怎么没有逃跑,现在可是逃跑的最好机会,没有人看着你,跑掉了一时半会儿也没有人会注意到。”周雁博对着韩永苒开玩笑说道。

    “你这个玩笑话开不得,别说逃跑了,恐怕我跑出去还没有多少步,就会被暗中观察着的落英抓住吧?更何况我还不会武学技法,想要抓住我简直是太容易一些了。”

    “你是怕因为逃跑会让自己在我们心中有一个更不好的印象,之后对你的情况会更加不利,所以权衡了一下就很干脆地放弃了。”

    “有这样的想法。”

    “不过你还是有机会的,只要那个孟孙业火能够赢过我,那么周雁博的军团就会溃散,到时候你就能够脱离我的控制了,你现在心里面一定是希望孟孙业火赢的,是不是?”

    “恰恰相反,我更希望你能赢?”

    “哦?这可是怪事……”

    “并不是怪事,说一句对于我不好听的话,那就是现在我的命和你的命是系在一起的,如果我死了,对于你来说并没有任何的损失,但是如果你死了,那么能够保证我安全的伞就没了,萧源、音蝶、还有孟孙盈,他们任何一个人都有借口来杀掉我,同样地,即使我侥幸逃脱被孟孙救过去,但是我呆在你身边这件事实我也是洗不清的了,即使返回韩家能够宽恕我,以后我的路只会变得难走吧,总之如果你死了,我的死期也就不远了。”

    “很精到的判断,几乎很准,但是你还有一点说错了。”

    “哪一点?”

    “就是你我的命系在一起这一点。我死了,对于你来说的确是一个最不好的结果但是同样,如果你死了,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莫大的打击,可不是一点事情也没有的。”

    “你难道……还……”

    “是什么样子理由你自己去想,提示我已经给的够多了。”周雁博轻轻挠了挠自己的脸,又看着音蝶和苏雨儿那里的战斗,似乎是很不理想,刚才孟孙业火竟然使用出来了阴阳之理,破掉了两个人的气的攻击。

    “这两个家伙,真是看不下去了,难道对方的缺点就这么难发现吗……”周雁博摇摇头。

    “东西准备好了,老哥。”周雁苏从马车里面出来说道。

    “那么,我准备上!”周雁博站起来说道。

    “我和你一起去!”周雁苏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武器说道。

    “什么?”

    “总要有一个人看着老哥才行,如果你不同意的话,那么我就阻止你。”正说着间,周雁苏的手上已经握着银针了。

    “行……但是做法你可是要听我的。”

    “如果老哥你不是用玩命的办法的话。”

    孟孙业火再一次冲上前,想要对苏雨儿和音蝶下手,本来两个人也已经做好了应付的准备了,突然周雁博出现在了苏雨儿的面前,一柄折扇挡下来了孟孙业火的苗刀,同时间周雁苏也停在了周雁博的身边,手拿着铁尺做好准备。

    “殿!?”

    “两个小笨蛋。”周雁博亲切地说道,“你们可要看好,如何对付这种脑子里面只想着武学技法的人。”

    “小雁你要亲自上,你的伤还没有好呢。”

    “不碍事的,你们在一旁一边休息一边看着吧。”周雁博说完然后对着孟孙业火,“从现在开始我来当你的对手,你最好小心一点,我可不敢保证自己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另一面孟孙毅架住了孟孙盈的攻击,看到周雁博和周雁苏上场之后,又不经意间露出来了笑容。

    “你在笑什么?”

    “我这不是笑,而是兴奋,你难道没有看见周雁博和他的妹妹上场了吗?”

    “本王不是傻子,当然看得见,所以说你这个混蛋究竟在笑什么?”

    “你刚才都听我说了,难道还不知道孟孙业火是不能与其对打的吗?接下来无论他会吸收掉周雁博的技法,然后反过来用在周雁博的身上,而且他身上好像还有伤吧?他简直就是送上来了肥肉。”

    “肥肉?本王可以明确告诉你,送上来的可不是什么肥肉,而是一个什么都会抢走的强盗,本王先为孟孙业火感到无奈,他见谁不好,偏偏遇见周雁博了。”

    “你什么意思?”

    “本王说的已经很明白了。”

    ……

    “不要攻击,先用心武技与之周旋。”周雁博下达了第一个命令。

    “防守反击?”

    “没错。”

    说着间孟孙业火冲了上来,目标是周雁博,因为是第一次和周雁博对仗,所以第一招很拘谨,一看便就是试探性的招式,既然是试探性招式,周雁博连心武技都不用,就用猫足技轻轻松松躲过。

    孟孙业火一连不间断向着周雁博进攻了好几次,但是全都被周雁博轻轻松松躲过,两个人的距离甚至变得越来越大。

    “抓不住……”孟孙业火开口说了一句。

    “是的,你想要怎么样呢?”周雁博用戏言反问对方。

    孟孙业火没有回答,而是双腿微微下弯。

    “那个姿势……”音蝶和苏雨儿看了之后怎么也不会相信。

    下一秒,孟孙业火竟然出现在了周雁博的面前,苗刀也出现在了他肩膀的上面,不断向着脖子靠近。

    “瞬身捉影?怎么轻功也能被他学去了?”苏雨儿说道,这个轻功她是再熟悉不过了。

    “垂枝步加上瞬身捉影……”音蝶发现想要伤到孟孙业火也是不一件容易事情了。

    即使是瞬身捉影,但是也奈何不了周雁博,利用心武技,周雁博顺利地错开了对方的攻击,,然后借势反击,用太极推掌击中了孟孙业火的腹部。

    “中了!”苏雨儿说道。

    “中是中了,但是这样的把戏也只能用一次,接下来的防守反击,对方一定有所警觉。”

    接下来孟孙业火用各种方式攻击周雁博和周雁苏,但是两个人只是用轻功和心武技不停地周旋,而且心武技的作用是防守反击,只要周雁博和周雁苏不进攻对方,就算对方学会了心武技也是无用。

    “燕儿。”周雁博绝对已经将孟孙业火的体力消耗的差不多了,于是知会一声,周雁苏立刻将一个竹筒丢给了周雁博,此时孟孙业火正好再一次攻向周雁博,这一次周雁博没有防守反击,而是侧身错过的时候将竹筒放在对方的刀路上,孟孙业火破开竹筒又接着向前冲,而后脸就被竹筒里面的粉末给包围了。

    “比起武学技法来,可能你更胜一筹,但是如果比起用脑袋的话,简直就是一张白纸。”周雁博拍拍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