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五十一·终末合战(三十六)

字数:4736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五百五十一?终末合战(三十六)

    “我终于是明白了。”音蝶对周雁博说道,“刚才雨儿上场的时候我无意之中瞥见那个叫孟孙毅的家伙好像在窃笑,那个时候我还不理解为什么他会有这种表情,但是现在我是明白过来了,恐怕那个孟孙毅就是希望有人不断上场,不管是谁。”

    “因为过目不忘吗……”

    “如果这个孟孙业火真的有过目不忘的本事的话,那么谁上场都是一样的,自己的技法招式只要在对方的面前使用一遍,恐怕就会被窃取过去,然后反过来用在自己的身上,刚才雨儿的八方青羽就是这个样子,孟孙业火学的真是有模有样。”

    “但是任何技法只看一遍就能够记住,我还是不相信,这简直是在喘传奇里面才能够看到的现象。”

    场上苏雨儿很是轻松地就躲过了八方青羽,毕竟是自己熟悉不过的技法,该怎么躲闪自己是十分清楚的。

    可是自己能够躲闪开来暗器,相对于孟孙业火来说苏雨儿实在是拿他没有办法,一是因为雨儿的技法主要都是暗器,短刀不过是一个辅助,对于会分光捉影的孟孙业火来说暗器根本无用,二是受环境的限制,苏雨儿也没有办法完全发挥暗器的作用,更何况对方还会周气护身。

    “那么我也上场,雨儿不适合对付这样的家伙。”音蝶握住白昙看准了时机也冲了上去,和苏雨儿一齐对付孟孙业火,反正今晚必须要解决这件事情。

    随着音蝶上场,韩永苒发觉自己周围已经没有监视的人了,加上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了孟孙业火那里,所以如果想要逃跑,这是最好的时机,不仅是逃跑,就是刺杀周雁博也不是什么难事。

    “要不要逃离……”韩永苒有些迟疑,仔细想了一会之后便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就算能够逃离这里,也逃不出落英的眼线,白白是干耗力气,韩永苒相信现在周雁博周围已经被落英舍的人暗中观察着。

    场上音蝶上去之后,虽然和苏雨儿一度压制住了孟孙业火,但是短时间内却没有办法将其拿下,因为周气护身的缘故,只要孟孙业火发觉有绝对危险之后,就会启用周气护身,而两个人根本破不开这个技法。

    拉开距离后的孟孙业火突然又将苗刀收回了刀鞘。

    “是驱虎!”苏雨儿立刻判断了出来。

    “我来!”音蝶停在了苏雨儿的面前,正好孟孙业火用出来了驱虎,强烈的气向着两个人的位置猛烈扩散,但音蝶双手上下比划交叉,用自己的气形成了太极的图案,挡住了孟孙业火的驱虎。

    “阴阳之理,散。”音蝶双手左右散开,就破解掉了驱虎,同时苏雨儿即刻冲了上去,拿出来铁尺压制住对方的苗刀,不让对方的刀乱动,同时间音蝶从斜下方上挑白昙,让苗刀从孟孙业火的手中脱离。

    “机会!?”两个人看见孟孙业火此时已经没有了武器,立刻左右夹击,想要一举击溃对方。可是孟孙盈先是右手揽住最前面的音蝶的手臂,轻轻转身向后一拉,就与音蝶错身开来,然后另一只手顺势向前一推,击中苏雨儿的腹部,自己是安然无恙地站在了原地。

    “太极!?”两个人也没有受多大的伤,但是对方使用太极却是在他们预料之外。

    “大概是之前看着别人学会的吧……”在一旁的周雁博猜想着,因为至始自终音蝶都没有展示过太极,不过这也让周雁博产生了一个疑问,那就是这个叫做孟孙业火的,究竟会多少技法。

    而且在周雁博看来,孟孙业火算是一个天才了,因为技法并不是学习的越多越好,学了越多,那么在使用的时候所需要思考的就越多,哪一个技法更好用,这一个技法会不会产生作用,这些都是需要思考的,然而在与别人对战之中,尤其是那种可能定生死的对战,过多无用的思考只会让自己分心甚至是失败,所以就算是身兼许多技法的人,一定会有经常运用的几种,其余的要么不用,要么偶尔使用,周雁博就是这样。

    也正是因为这些,让周雁博对孟孙业火产生了好奇。

    看着间落英舍的传令来到了周雁博的身旁,小声汇报道:“主将,发现一谷城的孟孙军有动向,似乎是预备着向这里来。”

    “这里?”

    “嗯,虽然没有出城,但是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好像是在等什么信号一样。”

    “明白了。”周雁博点点头,如果是等什么信号的话,那么一定就是孟孙业火这里了,如果孟孙业火在这里将孟孙盈和周雁博解决掉了的话,的确是一鼓作气解决周雁博军团的好时机。

    “仙主,要不要我上?”萧源走上来说道,“如果这时候一谷城的那些家伙冲上来可就不好了。”显然刚才落英的汇报他是听见了。

    “用不着。”周雁博摇摇头。

    就在两个人说话的时候音蝶与苏雨儿前后夹击,但是依旧是奈何不了孟孙业火,从刚才开始对方也不知道用了多少的技法了,而且到了现在,音蝶和苏雨儿都感觉有些疲惫感了,但是孟孙业火却是依旧脸不红气不喘的。

    “这真是一个十七八岁的人吗?”苏雨儿不禁自问了一句。

    “孟孙毅,这个家伙究竟是什么来头!”孟孙盈走上前一步质问道,苏雨儿和音蝶的能力可是能位列落英主力的,她们两个人的能力孟孙盈也是清楚的,现在却在这个人的面前不占优势。

    “我的弟弟,这可是孟孙家的人,你怎么糊涂了?”

    “你在胡说,孟孙家的人我都清楚,十七八岁的孟孙家人之中,并没有这个人!”

    “那是自然,因为你面前的这个人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

    “若是撒谎也要切合实际可行,这人明明是十七八岁的模样,怎么可能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再说如果他真的是三十多岁的人,那么按照年龄来说应该是我的兄长,这样子的兄长我怎么可能没有见过?”

    “听说过孟孙杰这个人吗?”

    “不是早已经夭折的五哥吗?听说是因为生了一种怪病无法医治死亡的。”孟孙盈说道,“难不成你想要说眼前的这个人是孟孙杰,你怎么可能?”

    “千真万确,反正你已经看见了,告诉你也无妨。”孟孙毅开始解释道,“你刚才说的没错,孟孙杰的确是患了一种怪病,但是却不是致死的怪病,虽然不会死,但却也有着很强的不良影响,那就是对眼睛的影响。”

    “眼睛?”

    “人之所以能够感受到一切,眼睛发挥着不可缺少的作用,我们大部分的认知都是通过眼睛来形成的,弟弟这一点你一定会同意,但是孟孙杰的眼睛却不同,因为怪病的缘故,他的眼睛受到了严重的破坏,在我们眼睛里面繁杂艳丽的场景,在他的眼睛里不过是简单粗糙的轮廓和无尽的黑白色。”

    “怎么可能!”

    “这是事实,不过这也有好处,因为是看到的是再简单不过的轮廓和颜色,所以任何的技法招式在他的眼睛里面就像最基础的速算一样,看一眼就能够明白,再加上他与生俱来的天赋,就有了现在的孟孙业火。”

    “一边是将技法招式描述变得简单,一边利用自己的天赋瞬间理解记住这些简单的招式,才会有所谓的‘过目不忘’吧,可是只要心里面有一丝的分神和杂念,不就是没有用了。”周雁博突然开口说道。

    “所以才要谎报死亡啊。”

    孟孙盈和周雁博不明白,杂念和死亡有什么关系。

    “为了保证孟孙杰没有一丝的杂念,将其谎报死亡之后,更名为孟孙业火囚禁在孟孙家隐秘的石屋之中,平常除了伙食睡觉以外,就是练习技法与天赋,才有了现在的孟孙业火。”

    “原来如此,在那种封闭的环境之中,这个人的脑袋里面全部的认知只有武学技法,本来一个人随着环境的长大会去学习许多的东西,比如说琴棋书画什么的,但是就算是天才也不可能将世间所有的东西都精熟下来,因为脑子是装不下的,如果将所有没有必要的全部清空,只去学一样东西的话,潜力可真的是无穷的……所以这个人连基本的梳理头发和衣服选择都不会,而且就算是说话,也只是几个最简单的句子,是吧?”

    “周雁博不愧是一点就通的人。”

    “你们疯了吧!”周雁博还没有说话,孟孙盈已经怒了,“这可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不是道具!”

    “你冲我叫什么,又不是我做的。”

    “你竟然还能够如此淡然地说这句话。”孟孙盈又一次抽出来自己的雁翎刀,“很好,孟孙家真是又一次刷新了本王的观念,孟孙毅,你最好小心一点,别死在我的刀下面。”

    “你试试看,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说着孟孙毅也抽出来了自己的苗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