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五十·终末合战(三十五)

字数:5426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五百五十?终末合战(三十五)

    在两柄刀相撞的时刻,孟孙毅已经慢慢后退了好几步,因为他不是这场杀戮的主角,所以用不着自己出手,只要和自己一起来的这个男孩子出手就可。

    “这个家伙也是孟孙家的人吗?”孟孙盈说了一句,但是身为微王的他,对这个人根本没有一点的印象,但是刚才他使用的阻断之法,明明就是孟孙家的招式,孟孙盈很明白自己的家族是一个老古董的家族,技法招式什么的是不可能外传的。

    “你这个小子,报上名来!”孟孙盈依旧是用他那种高傲的语气说道。

    “业火……”

    孟孙盈挑开对方的苗刀:“让开,不然就算你是小孩子,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孟孙业火并没有听进孟孙盈的话,而是握着苗刀接着挥向孟孙盈,看见对方并没有退让的意思,孟孙盈也不多废话,握紧了自己的雁翎刀挥向对方。

    “业火……如果说是业火的话,那么也只有那个了吧……”周雁博听见了两个人的说话,小声说道。

    “佛教术语中能够将人身上一切罪恶烧尽的不灭的火焰,就是所谓的业火。”音蝶说道。

    “没有人会给自己的孩子起这种名字,估计这应该不是那个白衣男孩的本名才是,亦或者只是一个称谓什么的。”周雁博摸着下巴说道。

    “先不管这是不是称谓,我怎么觉得这个叫孟孙业火的人十分奇怪。”音蝶说出来自己的疑问。

    “有什么奇怪的?”

    “表情,没有一丝波动的表情,这也太奇怪了,看这个人的年龄也不过是十六七岁的样子怎么表情显得这么老来?更像是历经天下沧桑的七八十岁的表情一般,再说了七八十岁的人的表情也没有他那样干涩。”

    周雁博也看不透孟孙业火的表情,而且还感觉到他的眼神里面什么都缺少,什么都看不见,更让周雁博在意的,就是这个人的衣着,明明正是大好年纪的时候,偏偏穿的是全白的衣服,而且头发也不仔细整理,就这样任其披散着,这一点实在是奇怪,虽然周雁博自己也爱白色的衣物,但是也不会是全白的,一定要有其他的颜色作为点缀。

    “如此这般不注重自己的形象,这也是奇怪。”周雁博说道。

    在场的人都觉得孟孙业火的奇怪,反正不会正常到哪去,但是现在也说不上来,只能看着孟孙盈和他之间的打斗,看看能不能找出来什么奇特的地方。

    孟孙盈转身反手一刀,将孟孙业火打退,这已经是第三次了,从两个人交手开始,孟孙业火就一直处于被动的防守局面,虽然能够勉强防守住孟孙盈的进攻,但是却没有反击的机会,如果说这个孟孙业火是来对付孟孙盈以及周雁博的王牌的话,怎么会这么不济?

    退开的孟孙业火站稳之后再一次挥刀冲向孟孙盈,这一次孟孙盈也没有手下留情,快速冲上去,先是一脚踢开冲向自己的刀,然后紧接着朝孟孙业火的胸口又是一脚,然后再给了对方脸上一拳头,又将对方给打了出去。

    “孟孙毅,就凭一个小不点还想要拦住本王,你觉得可能吗?”

    “没什么不可能的。”这种情况之下,孟孙毅依旧没有一丝紧张的表情。

    “本王看你是受那个混蛋端王蛊惑久了,别说是非了,连最基本的情况都认知不清了。”

    “无礼,现在你应该叫当主才是。”

    “你觉得本王会叫吗?”

    “所以我才会出现在这里,惩治你这种叛徒。”孟孙毅的话刚说完,孟孙业火站了起来,捡起自己的苗刀再一次走向孟孙盈。

    “苦头还没有吃够?”孟孙盈看着孟孙业火说道。

    “……打不过……”

    “嗯?”

    “真是奇怪,这个人说话简直能够和岚一拼了。”周雁博说道,“从刚才到现在,他只说过了两句话,如果说第一句话是自报家门的话,刚才这一句‘打不过’是什么意思?”周雁博挠挠脑袋说道。

    “看他的举动不像是想要认输的样子呢。”苏雨儿说着,“毕竟又拿起来了自己的武器。”

    孟孙业火再一次冲向了孟孙盈,被孟孙业火弄得有些心烦意乱的孟孙盈打算直接了当地解决这个人,用雁翎刀想要杀掉孟孙业火,他先是打断了孟孙业火的招式,然后看准了直接挥向对方的咽喉,可是孟孙业火却从他的刀下躲闪掉了。

    “垂枝步?”孟孙盈很清楚这是孟孙家所用的轻功,能够借力躲开刚强的攻击。

    接下来孟孙盈对着孟孙业火不断地攻击,但是却没有一招打中对方的,因为对方躲闪的太快,落点还不定。

    “你这是在逃命!”说着孟孙盈转动雁翎刀冲了上去,而孟孙业火落地之后以相同的招式冲向孟孙盈,武器相撞发出来一阵刺耳的声音。

    “这感觉像是在和镜子里面的自己打架一样……”苏雨儿说道,孟孙盈和孟孙业火所用的技法招式一模一样,两个人的动作、速度、幅度也都相同,就好像自己和自己打架一般。

    但是周雁博更关心的,是孟孙业火的动作,相比较一开始,周雁博发觉他的动作更加快了,一开始还跟不上孟孙盈的节奏呢。

    突然孟孙盈变换了动作,这是始料不及的事情,雁翎刀毫不犹豫地劈向了孟孙业火的肩膀,可是雁翎刀劈向了肩膀之后,并没有让孟孙业火受伤,雁翎刀反而被震了开来,孟孙盈也因此被迫后退。

    而孟孙业火却是抓住了这个机会反手一刀,伤到了孟孙盈的右胳膊。

    “这是!?”孟孙盈捂着伤口说着。

    “周气护身?”周雁博也看出来了,“怎么会?”

    周气护身并不是孟孙家的技法,会这一招的人也不多,而且没有常年气的累积也练不成这个技法,就算周雁博十六七岁时候,即使是得到了周气护身的心法,也不可能学会。

    孟孙业火又一次冲向了孟孙盈。

    “雨儿,去将孟孙盈换下来,你去对付孟孙业火。”周雁博立刻吩咐道,孟孙盈是他的军团的副将,不能有事情。

    苏雨儿点点头,抽出来雪切冲过去,一瞬间挡在了孟孙盈的面前,架住孟孙业火的苗刀,而在苏雨儿冲上去的时候,音蝶不经意地瞥向了孟孙毅的方向,虽然只是一瞬间,音蝶还是发现对方嘴角有些上扬。

    “他……在笑?”音蝶心里有些疑惑。

    苏雨儿一上场就对孟孙业火发动了猛烈的攻势,和孟孙盈用的雁翎刀不一样,只要自己冲进了对方近身,那么优势就会倒向苏雨儿这一边。

    形势又回到了之前那样,成了苏雨儿占了上风,为了能够拉开与苏雨儿的距离,孟孙业火利用周气护身迫使苏雨儿后退,握住苗刀想要再一次使用技法的时候,苏雨儿又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是轻功瞬身捉影的效果。

    孟孙业火看见这个情况后立刻后退,然后将苗刀收回刀鞘,然后将整个刀横在自己的面前。

    “要做什么?”苏雨儿不懂对方为什么这么做,如果是想要利用拔刀的刀斩的话,那么握姿是有问题的。

    “那个姿势……”周雁博倒是好像有几分印象,但是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怎么可能!?”孟孙盈立刻对着苏雨儿大喊,“你快躲开!”

    苏雨儿一惊,立刻用轻功推开,同时间孟孙业火快速拔出苗刀左右来回一挥,霎时猛烈的气流扑向苏雨儿,若不是自己退开的早,恐怕已经中招了。

    “记起来了!”面对猛烈的气流,周雁博是想到了,“姜岳之的驱虎,怪不得这么熟悉。”

    “这个混蛋怎么会用姜老的技法?”孟孙盈更是不解,姜岳之的技法可都是自己创造的,而且没有传授给谁。

    “这是什么?”苏雨儿站定后说道。

    “喂,孟孙毅,这个家伙究竟是谁!?”孟孙盈走上前一步说道,“为什么这个家伙会姜老的驱虎?”

    “我说弟弟,你不是一向挺聪明的吗?为什么不自己试着猜一猜?”孟孙毅看来并不想要告诉他。

    “你这个混蛋。”

    听着两个人说的话,周雁博似乎是猜到了一种可能,然后向一旁的音蝶小声说道:“猫儿,你觉得……过目不忘这本事可能吗?”

    “我知道小雁你想要说什么,历史上的确不乏有这样子的人,但是至少在我认识的人里面没有能够做到过目不忘的,而且即使是有,后天不加强学习的话也不行。再说了,刚才的周气护身也好,那个驱虎也罢,这可不是过目不忘就能够学会的技法。”

    “所以我才觉得不相信。”

    苏雨儿依旧在和孟孙业火纠缠着,苏雨儿看准了一个时机之后,左右手准备好了暗器,然后摆出来了八方的位置:八方青羽。

    孟孙业火没有跑,竟然原地站着等着青羽飞过来,然后左右手灵活地动起来,将所有飞过来的青羽全部用手截住。

    “分光捉影……”音蝶也开始怀疑起来,垂枝步、周气护身、驱虎、风光捉影,这些技法各自属于不同的派别,各自毫不相干,但是却集中体现在了一个人的身上,实在是不应该。

    但是下一秒让在场的人更加惊讶,孟孙业火看着手中截住的青羽,然后转动身子摆出姿势,竟然和刚才苏雨儿使用八方青羽的姿势一模一样,将青羽摆在八方之后掷了出去。

    “这是八方青羽?”音蝶说道,“这怎么可能,难道真的有过目不忘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