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四十九·终末合战(三十四)

字数:4704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五百四十九?终末合战(三十四)

    三天之后,前沿的萧源发过来消息,周雁博的军团已经抵达了千叶山都的范围之内,而且可以和北面的司徒以德率领的军团接触了,南面的叶千禧的军团动作倒是有些慢,不过也不能怪叶千禧,毕竟他的军团行动时间是最晚的,而且线路也是最长的,能够有现在这样的进展已经是十分好的了。

    “根据孟孙盈的情报,现在我们的军团和千叶山城之间,只隔着两座城镇了,攻下来之后,千叶山便没有了防守。”音蝶说道。

    “两座城啊……”

    “分别是一谷城和苍山小镇。”音蝶接着说,“现在军团开始慢慢逼近一谷城了,而且孟孙似乎有些缓过劲来了,抵抗也变得强了起来了,估计是再这样下去作为本城的千叶山要不保了,才会拼尽全力这样子去防守吧。”

    “或者我中火枪的消息终于传达到了孟孙那里。”周雁博又说出来了另一种猜测。

    “这个可能也不是没有……”

    “总之……为我换衣服吧,我们也要往前走了,不能老是呆在安南了。”

    “小雁你就不怕小苏?”

    “她对我最严重的惩罚,也不过是放着我的伤不管不问而已,要么就是调配出来苦的不能再苦的药逼我吃下去,燕儿对我报复或者是撒气的方法也只有这样了。”周雁博说的满不在乎。

    在周雁博的要求之下,留守在安南的周雁博一行人开始向着千叶山的方向前进,但是有一点让大家感到奇怪的是,周雁博竟然将韩永苒也带着前往千叶山,而且还特意嘱咐了音蝶给他稍微化妆一下,好让孟孙家的人不会轻易认出韩永苒来。

    “你这是要做什么,如果是想要拿攻陷千叶山来恶心我的话,那么我可以告诉你这是没戏的,我才不会受这样子的下三滥招数影响。”

    “下三滥的招数?你是在和我开玩笑的吗?谁会用下三滥的招数?”

    “你!”

    “……我实在是无法反驳……”周雁博只要想着以前自己做过的事情,许多的在外人看起来还真的是下三滥的招数,因为不是正面的相抗衡,而是用心理战术和间接的方法获得的胜利。

    “但是有一点你绝对是弄错了。”周雁博又接着说道,“我可不是为了‘恶心’你所以才将带出来的,我只是觉得将你放在安南有些不放心而已。”

    “怕我逃走?”

    “有这样的一面,也有另一面。”周雁博说道。

    “真是有趣。”韩永苒笑了,而且是在笑周雁博,“你如果将我关在牢房里面,那么我只可能乖乖地坐在牢房里面什么也做不了,但是你现在竟然将我带在身旁,那么我可能就有上百种能够逃跑的方法,甚至是能够杀掉你的方法,你不觉得你将一个时时刻刻都散发着危险的因素放在了身旁吗?”

    “是不是危险因素不是你说了算的,而是我说了算。”周雁博对着韩永苒打了一个响指,“想要逃掉,想要杀掉我,你都没有这个能力,你以为这些天我让雨儿监视着你是为了什么?”

    韩永苒没有回答周雁博,因为刚才他说的话简直是无法反驳。

    “再说了将你放在我看不见的位置上,你才是更容易逃跑的吧?我可不会相信江鸿远调教出来的徒弟连这一点本事都没有,如果是我囚禁了江鸿远,或者是江鸿远囚禁了我的话,就算拿着一百个人来监视着都恐怕不够用的呢。”

    “你这是在夸赞江先生还是在赞扬自己?”

    “两者都有,江鸿远也一定会这么说的。”说完周雁博慢慢登上了自己的马车,然后开始向着一谷城的方向前进。

    作为千叶山西侧的一谷城,是一座中规中矩的城,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但是进攻这里唯一一个难处,就是一谷城只有两个城门——东城门与西城门,南北方向根本没有城门,因为南北方向是乱石地,既没有可以通向其他地方的官道,也没有可以用作躬耕的良田,完完全全的不毛之地,而且这片地方实在是不适合走路,更不适合进攻了,加之以一谷城的东城门连接着苍山小镇,周家的军队不可能涉入,所以想要进攻一谷城,只能靠西城门,反观于孟孙家,防守倒是十分便利。

    “殿你要怎么打?”苏雨儿问道,“用什么样子的计策?”

    “别无他法,只有强攻!”周雁博挥动自己的手指说道,“好在我的军团所有人全部都齐全了,而且对方虽然有着地利,但是兵力不足,强攻足够了。”

    “那么……出阵顺序?”音蝶问道。

    “先让神火营的火炮打头阵,虽然是强攻,但是也要做到是有意义的强攻才行,先用火炮破坏掉城墙,然后派遣骑兵快速冲进城内,最后军团的人都跟上,一鼓作气攻下来就行了。”

    “这样啊……那么我跟大家去说一声。”

    “等一等。”周雁博叫住了刚要动身的音蝶,然后拿出来纸笔写下来两张纸叠好之后递给音蝶:“交给萧源和孟孙盈,这是具体的办法,让他们去实行。”

    音蝶接过了周雁博手中的纸之后向孟孙盈和萧源传达周雁博的命令去了,这时候在一旁的韩永苒开始小声嘟囔起来:“竟然是用强攻的方法……真是令人有些失望……”

    声音虽然很小,但还是被周雁博给听见了,于是他转过头看着韩永苒:“怎么了,难道我的方法有不好的地方?或者是你有更好的方法?能不能说出来,给我们听一听?也好让我借鉴一下?”

    “没有。”韩永苒一怔,立刻拒绝了周雁博。

    周雁博也没有逼他,返回马车休息去了。韩永苒说没有那是在骗周雁博的,作为一个善用计谋的谋士,又受过江鸿远的指导,即使身处这样子的情况,韩永苒也会不可避免地将自己放在周雁博的位置上,考虑着该怎么进攻一谷城的,刚才他已经想到了一个办法:既然一谷城只有东西两个门,那么南北方向守备多少也都很薄弱,只要趁着夜色将军团大部分压制在西城门上,做出来十足的佯攻姿态,然后让神火营利用火器从南北两面攻击城墙,能够在最短时间内破开城墙,再借着枪骑兵冲进城内,不仅能够对一谷城造成混乱,还可以一夜之间占领一谷城,这是韩永苒想到的策略。

    韩永苒想着如果按照周雁博的方法,今天可能无法攻进一谷城,毕竟是硬碰硬的。

    韩永苒想的还真的成真了,军团真的没有在今天攻进一谷城,根据前沿的来报军团的损失还不小。

    “这个周雁博,难道因为受伤的缘故,脑子都不灵光了?”韩永苒不禁有些疑惑,甚至感觉这个是不是真的周雁博,如果是周雁博,绝对不会做白白丢失宝贵的兵力的事情。

    但是看着周雁博一脸成竹在胸的表情,又不像是在胡来,韩永苒感觉如果周雁博不是假的,那么就是有诈。

    此时周雁博正听着孟孙盈和萧源的汇报,在韩永苒耳中听着全都是不怎么好的情况,但是周雁博依旧是保持笑容,听完之后还说了一句:“也对,要是一天下来能够完成的话,那么才是真的奇怪了。”

    韩永苒由反看孟孙盈和萧源,这样子的情况他们脸上并没有任何焦虑和慌张,也是神定气闲的样子,似乎对这一切也是看透了的样子。

    “为什么这群人就这么能坐得住?”韩永苒也不止一次上过战场,就算是有计谋在前,做副将的总是会有一种计谋能不能成功的焦躁感,但是在周雁博的本阵里面却感受不到。

    正当韩永苒思考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吵闹声,听着好像是有陌生人闯进本阵了,似乎是拦不住。不一会有两个人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是你?”孟孙盈站起来开口说道。

    “好久不见啊,不对,应该是难得相见啊,弟弟。”来的人名字叫做孟孙毅,是孟孙盈的兄长,另一个人……孟孙盈似乎也没有见过,这个人估摸是十六七岁的样子,穿着一身白的汉服,头发就那么散着也不梳理,两眼无神,手上还拿着一柄苗刀。上面好像刚刚沾着血。

    “孟孙毅……这个小孩是谁?”孟孙盈问道。

    “啊?你不应该先向我这个做哥哥的跪下来道歉吗?身为孟孙家的嫡系,竟然帮着外人反过来咬孟孙家,孟孙盈你好厉害啊。”

    “本王什么时候会跪下道歉了?”

    “也对,你这种乖张的性格,怎么可能会低下你的头?”孟孙毅说道,“不过孟孙盈,我现在要以叛国投敌罪将你就地抹杀!”

    “你试试看!”孟孙盈也抽出来自己的苗刀,先发制人冲向了孟孙毅。可是,却被那个白衣男孩给挡住了,而且……用的招式和他是一模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