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0章 五十名额

字数:3330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三天的时间,从数千人中脱颖而出二百三十人,这是多么优秀的人,但是实际上,更大的挑战在他们后面。

    “二百三十人,都齐了,下面就要开始真正角逐了。”席暮徵缓缓开口。

    “院长,什么叫做真正角逐,我们不明白。”其中一个学生问道。

    席暮徵淡淡道:“我知道,你们心中虽然在参加这一次的比赛,但是对于那边那五十个人非常的不满,以为你们认为他们中修为有些不如你们,他们就是去了一趟光明森林,但是却获得了一个免费名额,所以他们很生气。”

    “院长,我们五十个人现在是有队名的,我们暂时取名为为了角逐而诞生,这名字不错吗。”陈正勇笑嘻嘻的举手喊道。

    “什么破名字?谁取的。”诸颜奕低声问一旁的欧阳天云。

    欧阳天云耸耸肩:“他们几个无聊的人取的,说这次我们既然是为了栖霞去角逐,呢就要取个队名,就叫为了角逐而诞生。”欧阳天云笑嘻嘻的及时道。

    诸颜奕嫌弃的撇撇嘴:“这名字真拙,既然是为了栖霞去角逐,那么这队名留应该是为了栖霞去角逐,立意清晰分明,多好啊。”

    诸颜奕随口说的,欧阳天云举手了:“院长,我们队名又改了,我们队长说,那个为了角逐而诞生的名字立意不清晰,所以改成为了栖霞而角逐。”

    席暮徵被他们这群人气乐了:“不准打断我说话,要不你们自己来。”

    诸颜奕则道:“我什么时候成队长了。”

    “你一直就是我们的队长。”司空旭燃一旁笑嘻嘻的开口。

    诸颜奕耸耸肩,随后看着席暮徵一眼:“院长,你赶紧说啊,早点进入正题。”

    席暮徵再度气乐了:“懒得理你们。”

    随后对着那二百三十人道:“我知道你们不服气,也知道其他人也不服气,你们认为我们给的五十个名额是不对的。

    你们认为,他们的五十个名额应该是你们的,因为你们功劳比他们大,是他们抢了你们的名额。

    但是你们忘记了,曾经的栖霞名额我们学院一般就只给出百个左右,其实他们五十个名额不占这个份额的,但是你们不信,我知道外面流言蜚语特别的多,我也是故意不镇压,因为没必要,不如靠实力说话,我们修真界,一向就是强者为尊。”

    说到这里,席暮徵语气一遍:“强者为尊,这一点你们早就知道,因为你们早就自认为是强者,所以看不起其他人。

    这一次,就让你们给我一个证明,所以,我宣布二百三十个名额全部取消,只有他们五十人的五十个名额才有效。

    你们想要名额,就要去挑战他们。

    他们五十人,每人每天最多接受三次挑战,只要有一次失败,他们的名额就是属于你们这里赢了的人,但是,一旦你们输了,他们五十个人一点都没有动过的话,从比赛结束的第二天开始,全部给我去闭门思过十年,这是对你们惩罚,如果到时候你们想不通,可以离开圣人学院。”

    席暮徵原本没想过要惩罚这一项,但是最后还是决定要有惩罚这一项,因为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只有给予惩罚后,他们才会明白,他们的错。

    再说了,一旦他们失败,他们必然会被打击,要想从打击中出来是需要时间的,因此,想来想去,决定设下十年惩罚的时间,通过十年闭门思过,总会醒悟的,如果这样都不能清醒的话,席暮徵觉得这些学生就没有必要在留在学校了。

    除了诸颜奕这边五十个人,其他的人都愣住了,三天啊,这三天的场面是多么的激烈了,他们用尽了自己所有的能力,为的就是抢夺这二百三十个名额中的一个,可是最后,席暮徵告诉他们,二百三十个名额没有了,要想进栖霞秘境,可以,去打败诸颜奕那五十个人中的一个。

    他们看着诸颜奕他们五十人,诸颜奕他们五十人非常兴奋的挥挥手,这样子,一点都不想要面对残酷比赛的样子。

    “要不我先抛砖引玉吧。”诸颜奕笑嘻嘻的上了台:

    “今天我可以接受三场比赛,武术,医术,炼丹,用药等等,随便你们挑选,当然也新玩意也是可以拿出来的,不过每一个上来的人只允许选择一种。

    而我今天只接受三人挑战我,我这人很好说话的,若是输了,我的名额就是你们了,所以各位师兄师姐你们可要加油啊,你们看看,我都比你们小。”

    说到这里,诸颜奕停顿了一下:“我这才二十三岁啊,我这么小,所以你们记得手下留情,当然了,我因为小,所以就不手下留情了。”

    这话说的,一旁其他四十九个人都捂上眼睛,不想看诸颜奕了,这脸皮也太厚了,听听说的什么,别人要因为她年纪小手下留情,她因为年纪小就不需要手下留情,问题是别人就算不手下留情也未必是她对手,若是手下留情只怕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了。

    诸颜奕直接无视那四十九人的动作,一脸纯真的笑容,清澈的眼睛眨啊眨的,一看好像一个才出道的小姑娘。

    席暮徵见状低声对沐榕隐道:“我觉得只有眼睛瞎了的人才会认为她无害。”

    沐榕隐听了这话咳嗽两声:“院长,真有眼睛瞎的。”

    可不是,此刻已经有一个学生上台了,这是个男学生:“这位师妹好,我叫越荣,是武术班的学生,我就想跟比斗一下。”

    “好啊好啊。”诸颜奕点点头,随后认真道:“那就比斗吧,我最擅长的是用药,不知道师兄最擅长的是用什么武器。”

    “用药是武器吗?”越荣诧异的看着诸颜奕。

    诸颜奕一本正经点头:“当然是武器了,面对敌人的时候,就要用自己最擅长的东西对阵啊。”

    越荣听着觉得有什么不对,又想不出到底有什么不对,只要点点头道:“那么我就得罪了。”说完手一捏,只见他的武器竟然是双手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