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迷踪心法

字数:4841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渡了鬼道雷劫,陆青墨无论死没死,显然是无法回归正道了。大道三千,鬼道并不一定是下乘,也不一定就十恶不赦了。姐妹二人并不执着于匡扶正义,也不会去赶着抹杀一个鬼修,即便他有可能入魔。

    故而瑞桐瑞雪便向季闻歌辞别,回到云水村。

    到了家门口,便见两宠带着苏子归扑了上来。

    “阿姐!你们回来啦。”小鬼头眨巴眨巴眼睛,欢快的心情溢于言表。

    瑞桐笑了笑,轻轻捏了捏小弟的脸。

    “桐桐,桐桐,那只香喷喷的肉带回来了吗?”凤歌却状似流口水般道。

    “肉?”瑞桐疑虑了一下,便想了起来。

    “凤歌是说季道友啊,唔,弱肉强食,你若想吃他提升功力,就好好努力吧!!n_n”

    万物皆生于自然,没道理人就凌驾于众生之上,人要吃肉,其他生灵也要吃,拳头是硬道理,谁牛谁任性。

    凤歌嘟了嘟嘴,暗自决定用非常手段行非常之事。

    ————分割线————

    时近正午,太阳升得愈来愈高,晒得沙漠四处冒烟。在这片漫漫黄沙之中,却有一繁华之地——弋州乃是连接南北两线和东西古道的要隘。更是中原与西域交接的扼喉之地。

    沙漠干旱,雨水稀少,鲜有植株。然,这弋州城附近却是繁衍着一片胡杨、红柳,在沙漠瀚海中阻挡着狂风沙砾。

    远方,一阵驼铃轻荡,厚大的脚掌印在苍凉的黄沙上。

    “阿姐,咱们不如也换这骆驼坐坐?”

    却是一白衣少年骑着一骥白马,扭头对着身侧骑着红马的素衣少女道。

    “岚朝处处都游遍了,还看什么都新奇呢?”少女笑着调侃。

    少年听罢,笑着继续说:“没见过的,自然新奇,大姐你说是吧?”

    另一侧的白衣少女,点了点头,却又轻蹙着眉道:“弋州城到了,我们莫要大意。”

    素衣少女随着她的视线,看到那一队陀商缓缓驶入城门,周侧却有不少悬剑携刀的护卫。

    这素衣少女正是苏瑞桐,时光在弹指间散沫,越是珍贵的日子,越是在不知不觉间流逝,瑞桐容颜未改,眉宇间却多了些许成熟。

    秀才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姐妹二人便带着在家苦练几载,武功稍有成效的苏子归游历山川,行侠仗义。

    在江湖的腥风血雨下,小鬼头已经长成了一位十六岁的偏偏少年郎。凡界匆匆十年,师门已在催促,这次的西域之行后,姐妹二人是不得不回归修真界了。

    弋州的繁荣绝然不类安逸雍容的上京和恢弘壮丽的长安,处处浸透着一股无法诉说的喧嚣和野性,更何况,江湖风声涌动,说是一本百年前销声匿迹的武功秘籍在西域重见天日。

    故而,豪侠大盗皆汇集于此,少不了一番明争暗斗,这个一朝发达天下闻的诱惑之地,如今也是令人一命呜呼的死亡陷阱。

    瑞桐等人进了城,随意环视了一下城周围的商铺以及道旁鳞次栉比的客栈。却见原本在身后慢吞吞晃悠的凤歌,鸿影兴冲冲一溜小跑,朝着一间装潢最华丽、格调最高的酒楼冲去。瑞桐三人笑了笑,便跟了过去。这两只灵宠定是迫不及待的要享受美食了。

    凡界灵气稀无,众人也不轻易使用灵力,过得的确是风尘仆仆的日子,一路行来,自然疲累。吃罢饭,洗浴过,便歇下了。

    众人醒来,已是傍晚,昏暗的街道上,突然出现一抹明亮的光,却是这家酒楼门口掌了灯,外面寒风阵阵,里面温暖如春。

    几人坐在一楼大堂,只见一身着红纱的西域胡女纵身踏在中央的酒坛上,应和着身边简洁明快的鼓声翩翩起舞,刚开始的时候还能看到她张弛有度、妩媚动人的舞姿,但是随着乐声愈演愈烈,仿佛江河一泻千里,胡女的身子越转越快、越转越急,到最后只能看到一片红色的影像在酒坛上急转。

    各种各样的人在这时刻进出酒楼,大堂左右各有两桌在一掷千金的豪赌,又有舞女陪酒畅饮,乐声喊声,一片嘈杂,夜里做生意,还这么热闹,像赌场又像青楼的,这地方不一般那,莫非是——

    “好一个销金窟,好一个琉璃楼啊!”

    一道懒洋洋的声音传来,一身绿影闪过,落座于瑞雪身侧,却是苏一扬!

    瑞桐见怪不怪,这家伙时不时消失,又总能跟上来,哪天真不见了才是奇迹。

    不过,这琉璃楼,倒是真得注意。几人在江湖混了这么久,自然晓得琉璃楼的厉害。

    琉璃楼,黑道六门之首,专做些刺杀以及贩卖消息的行当。黑道六门,三门都被瑞桐他们一锅端了,路上又总是被行刺,估计这琉璃楼是把他们列到暗杀名单上了吧,如今进了人家的销金窟,这可真是自投罗网。

    瑞桐又随意瞟了眼周围的酒客,这一看,可不得了。天下三庄八派四大帮,黑道三门十三会皆有名人出现。英雄枭雄都汇聚了,看来,这琉璃楼的确有武功秘籍的消息啊。

    “咚”的一声,铿锵的鼓声终止,胡女恰好停了舞步。

    “啪啪啪…”苏一扬带头鼓掌,又朗声笑赞:“姑娘好舞姿!”

    周围也是一片叫好声。

    魔界第一舞者,还能看上凡界的舞步?这只孔雀出什么风头呢?

    瑞桐纳闷,同时,微微谨慎起来,虽说可以动用灵力保命,可若是成了武林公敌,那就麻烦大了,他们可以回修真界,子归又不行,难不成掩了弟弟的容貌,躲一辈子?

    “名扬公子谬赞。”胡女低眉,欠身一笑:“诸位侠士莅临我琉璃楼,想必是为了知晓《迷踪心法》的下落吧。”

    此话一出,四周便是一片寂静,夹杂着一触即发的燥热与阴冷,不一会儿,有些人便窃窃私语起来。

    胡女淡淡地扫了一眼,又慢慢地走了几步,接着笑道:“这《迷踪心法》,我们的确知道在何处。”

    大堂里的人顿时紧张激动起来,偏偏这胡女又停了话。

    “叱,珍娘,有话快说,可别吞吞吐吐,莫不是耍我们玩呢?”年帮帮主,抖着两撇胡子,阴阳怪气的说道。

    “竟是珍娘,琉璃楼二把手。”

    “怪道今日的舞娘不一般,原来是珍娘亲自出马。”

    “珍娘果真要告诉我们……”

    “谁晓得,说不准拿我们当枪使呢!”

    …………

    谈论的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乱。

    珍娘抬了抬手,用了内功,大声说道:“诸位莫急,这秘籍谁见谁得,而我们琉璃楼恰巧看到,这心法就在——”

    众人屏息静听!

    “就在名扬公子他们手上!”

    名扬公子!五年前,声名鹊起的人物,不知师承门派,随同的两个女人,三个孩子,武功高强,鬼神莫测,在江湖上做了不少除魔卫道之事。

    心法真的在他们手上?江湖纷争,利益为先,此刻不论白道黑道,皆持着兵器紧紧盯着瑞桐他们。

    还真成了武林公敌了!瑞桐默默汗颜。

    “真是可笑!”只听门外传来一道温和有力不容置喙的声音。

    苏一扬一怔,这话本来他是要说的,是谁替他说出来了?

    众人转头,只见酒楼走进一位身姿修长的青衣男子,身后竟跟着两排官兵!

    官兵!!朝堂与江湖向来井水不犯河水,朝廷这是要染指江湖?

    青衣男子状似闲庭漫步,笑着看了看大堂中央的红纱胡女。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诸位莫不是要偏听一家之言,白白让人捡了便宜不成?”

    瑞桐看着场中说话的男子,一时间有些感慨,竟是季闻歌!他这等温雅的人物,还可以说起这般字字珠玑的话?

    一别十年,这货也不见老,岚朝皇帝难道不眼红,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