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0154

字数:3879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第154章

    过了这么多日,刘赦和姚静针对借道沧禾郡互相谈判了好些时日,最后刘赦愿意借道,但是他只愿让姚静的五千兵力进入沧禾郡。

    五千兵力对于沧禾郡来说是可控制的,然而若是五千兵力就算借道冀州沧禾郡进了州府,州府城的险要如何能攻取?刘赦又提出一起合兵攻打幽州,届时幽州一分为二,端得好打算。

    姚静同意五千兵马借道,却不同意借兵,幽辽两州,本就是两人合作默认的地方,姚静绝对不给刘赦机会插入进来。

    这样一来,要攻幽州州城,五千兵马并不足够,但林虞终究还是想出了妙计,现在算算,姚银书已经带着兵马出发快进入幽州州城下辖县镇了。

    姚银书带着的都是骑兵,骑兵就有一个巨大的优势,就是来如风去如风。

    姚静同意也将在幽州埋下的密探和拉拢的各阶层势力全部活动起来,务必让幽州的执掌人秦仲文身在云良郡不能动弹而一点点分裂幽州州城的守卫力量。

    秦仲文若是在足以弹压住幽州州府局势,但是他现在不在,可不就是姚静最好动手时机?

    “这几天慢慢攻击,务必让秦仲文感受到压力从州城抽取兵力。”姚静冷声说道。

    “是!”

    传令下去,顿时准备着攻城。

    战鼓声响,士卒们齐声呼喊,有地动效果,城墙上的诸将再看城下密密麻麻的军队,都不由地心寒起来。

    因为目的并不是攻下城池,这初次攻城攻击不大,不过一个时辰,姚静就退了兵。

    虽然攻击不大,但凶悍的钦州兵冲击上来,还是让城墙上的守军守得辛苦,因为他们有着巨大的心里压力,那密密麻麻的十来万军队……可不只是摆在那里看到。

    见着钦州军退了,他们还有种不真实感。

    赢了?

    敌军退了?

    一直提着心的秦仲文也松了一口气。

    今日钦州军的战力亲眼所见,他感觉到深深的忧虑。这只是第一日,钦州军明显不过是试探攻击,等到真正攻城,这点兵力能阻多少,必须抽调兵马过来了。

    ***

    姚银书终于抵达幽州边境,冀州这边有险地,但因为刘赦借道,姚银书通过险地有了充足的保障。

    幽州边境是大山,山下有几个村子,常常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西边是大山,翻越过去得一天,东边却是冀州险地,更有万余驻军把手。

    这导致村子约莫半年才会组织一些青壮翻越大山去幽州县城换些物资,虽然与世隔绝,但村子里的生活也比较困苦。

    姚银书五千骑兵突然出现在这里,立刻让村子里惶恐不安。

    为了不暴露消息,姚银书将这些村子里的人灭口是最简洁的方法,姚银书还是将这些村子里的人集中起来,挑了十六个准备建功立业的青壮走了,但是却留下足够这写村子这一年不会再有饿死的口粮。

    翻越大山是需要勇气的,也需要足够时间,姚银书带走的是村里经常结伴翻越大山的人或青壮,这样人在手里,也不怕被通风报信。

    大山很危险,对于骑兵来说也颇为不方便,但是骑兵训练多时,平日也曾有过翻山训练,这大山虽然危险宽广一些,却也没有损伤几个全部抵达了大山的另外一头。

    大山另外一头不过三十里,又是一个村庄。

    姚银书从刚参军进来的青壮口中早就得到了这个消息。

    姚银书还是在山中就地休整起来,派出斥候做寻常游侠打扮进前去探路。

    骑兵来得快去的也快,但是想要瞒过诸县到达州城周围,也非是简单的事情。

    姚银书能做的,除了积极派出斥候寻找小路,然后黑夜包着马蹄连夜赶路而已,而且还是分批赶路,一遇见人都必须杀无赦。

    这般骑兵本只需要三个时辰就可到州城,姚银书还是花了两天一夜才绕到了州城东城外十五里的小树林里。

    东城是钦州军攻破云良郡也无论如何都到不了的地方,所以,这里的防卫很是松散。毕竟钦州军连云良郡都没打下来。

    正是夜晚。

    姚银书就地休整,一边开始联系着州城想钦州暗自投靠的小士族。

    深夜。

    小树林没有任何火光,士卒们都就地休憩起来,守夜巡查的骑兵也没有任何点火的意思。

    姚银书一直没睡,他在等消息。

    等城中投靠钦州的士族,也在等在城中的密探。

    投靠钦州的士族是方家、陆家,两者都是小士族,都互有联姻,然而去年因为陆氏女美貌,州城大士族刘家嫡系想要纳为美妾,可陆氏女和方家定了亲,这事就闹出了两条人命,方家子和陆氏女一起殉情了。陆氏和方氏不但不敢怪罪刘家,反而还将陆氏女和方家子除了族。

    若是没有姚静的强势攻打,陆家和方家一辈子也就忍了,可是姚静攻打幽州,又对幽州反抗者持杀无赦之举,两家再闻钦州异事,便知,小士族在钦州更能取昌盛之机,两家便大胆得竟然向姚静提了投靠书。

    姚静以暗探多番打探,确定了他们的投靠,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姚静将其告诉姚银书,让他进一步征询。

    陆家家主连夜赶了出来,第二日,竟然偷偷将陆方两家嫡系送到了姚银书手里,州城密探也没有看到丝毫异样,姚银书终于说出了他的计划。

    天亮。

    外出县镇查看田地的方家家主方长东竟然一头栽进了巨坑,据说当场气绝。

    方家不得不办起了丧事,过了一日吹吹打打抬了一大口棺材准备进入州城抬回方府停灵拜孝,这样的事,守城的士兵根本没有任何怀疑就打开了大门,小士族也是士族,大丧事他们守城的也得给些面子不是?

    然而,就在大门打开,棺材慢慢推进城门的时候,冲天的一巨响响彻了小半城。

    城门碎了,城墙竟然也都塌陷起来。一棺材的炸呀爆炸,至少也能将城门炸毁的。

    守城的校尉都懵了,这是怎么回事?

    刚刚推棺材进来一些未死的方家仆役大声喊叫:“天罚了天罚了。”

    更让守城士兵们的惊骇,因为刚才可是将城墙炸塌了,巨大的黑烟碎石,还有死了不少兄弟的尸体都成了血水,他们完全不知所措。似乎天罚了,这个理由说得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