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0152

字数:4228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第152章

    战局激烈如火。

    林虞在中军营帐也待不下去,他出了营帐,上了中军瞭望建造的小楼。

    当看到钦州军呼啸着冲上了城门,城门也被巨木撞击的摇摇欲坠,林虞松了一口气,沣河郡比想象中要来得好对付,这夏经伦真非统兵大将之才。

    诚然他不会冒进,但这不是他稳重,而是胆小,并抓不到战机。

    这样的人做守军大将,这反而成为钦州军的跳板了。

    只见沣河郡守军因为钦州军如摧古拉朽一般撞出城门一个大洞,沣河郡的士卒们纷纷脱下一只鞋求降,守军士气完全涣散,原本可以用身体暂时堵住城门,再以战车等物资将城门缺口补足,钦州军又得大费功夫敲击城门。

    然而现在的沣河郡士卒却是急着保命,脱了一只鞋子的沣河郡守军远远比不上双鞋和无鞋的灵便,林虞看了一会儿,对于一直跟着他的姚峰说道:“立即禀报姚将军,现在推进中军,便能一举破城。”

    姚峰点点头,连忙派人去传给姚银书。

    姚静亲自上阵,这中军的指挥权就被她交给了姚银书。

    姚银书有机变将才,何时该守何时该攻,他能够及时反映。

    姚峰刚嘱咐人手带话,军中就传来号角声,他说道:“小姚将军准备攻城了。”

    林虞点了点头,主公用人确实有独到之处。

    中军冲锋……数万大军直扑消失大半战力的沣河郡郡城,刹那间,扑通巨响,城门完全被巨木和钦州军士族桶开,钦州军疯狂地冲击进去,所过之处,沣河郡守军无不能阻止。

    ***

    日暮,沣河郡城周围到处都是血色,但是喊杀声在日中的时候就完全消失了。

    “敌军死四千,伤六千,俘虏两万一千三百七十六人。”军中书记张怡带来了各种统计数据,姚静看了好一会儿,然后说道:“老规矩,挑出符合入军条件士卒打散各军,将官压在囚牢,你不必管了。”

    “是,主公。”张怡将士卒统计数据重新拿回到手里后,却没走人,姚静抬起头,问道:“还有何事?”

    张怡拱了拱手,说道:“沣河边上粮草……主公欲如何处置?”

    姚静问道:“你有何办法?”

    沣河边上的粮草就是夏经伦筹集百姓余粮弄出来的,之后的日子,都是每日分放给百姓一些吃食。现在姚静入主沣河郡,就不能再如此作为,因为这举措久了定然不得人心,而且还会很麻烦。

    然而夏经伦搜出各家粮食有多有少,若是平均按照人头发放,恐怕又会闹出乱子!姚静一时没有想出好办法,就先向夏经伦学着,每日分放给百姓吃食。

    张怡连忙说道:“鼓励垦荒,以荒地换取粮食。”

    见姚静没有立即反对,他继续说道:“荒地为己有,若每年荒地产出达到一定数目,可免田税和徭役……”大齐的税赋主要是田税和口赋,另外徭役也是百姓避之不及的事情。

    田税,顾名思义就是田地粮食税,口赋就是人头税,而徭役就是官府可以抽取男丁做劳役或者入军上战场……前面两种对于老百姓而言忍忍也未必不能好好过下去,可徭役……却是人见人怕。

    钦州如今还是有徭役,但是却和大齐的徭役有着根本的区别,钦州徭役是大家抢着做,只要不是罪犯,服劳役的有着丰厚的报仇,还能减少当年一家子的田税,而军役他们想上都没用,盖因为在钦州入军对于百姓而言,成了光宗耀祖的事情!

    这里是大齐,在这乱世,若是可以免除徭役,别说粮食分配不均,就是粮食不给了,别饿死他们,他们都会拼了命地去开垦荒地。

    姚静打下了辽州和幽州沣河郡,但是要将其改造成钦州一样的世外桃源,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在没有改造时,多是按照原来的旧制,以免出现乱子。

    姚静本来就没想在这沣河郡抽取徭役,至于荒地税赋,姚静也不在意,荒地一年的产出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还不如留给百姓好好打理,让荒地变成沃田。

    “你下去拟个章程,本侯再做决定。”这是个好法子。

    张怡一听,就知道姚静对这个办法是有支持的意思,心中按捺住急切,如果此事成了,他留在沣河郡主政一方也是可能的。

    要说张怡不想跟在姚静身边,那是不可能的,可是他凑不上去,天天在军务书记上打转,实在是没有多大的立功潜力,眼见着主公地盘越来越大,他当然想要一番作为,这一次他终于抓住了机会。

    ***

    沣河郡被钦州军一天就攻下来的事情很快就传到各处,最先接到消息的,当然是幽州州城。

    秦仲文大惊失色,他不觉得夏经伦能够抵抗住钦州兵马,但是绝对没有想过沣河郡竟然会在第一天就被攻下来。

    他立即就将报信的士兵喊道面前,第一问,就是夏经伦是不是弃城,第二问就是夏经伦是不是投降,第三问是夏经伦是不是被背叛了……他不敢想是钦州军在一日就强攻下来了有三万兵马的沣河郡。

    然而真相就是他不敢想的事实。

    得到确切的答案,秦仲文大恨地重锤了下桌子。

    “速去打听,将过程一一禀报上来,从今天起,钦州军未动前,云良郡每日一报,钦州军出兵,云良郡每两时辰一报,务必将钦州军的动向告知本将。”云良郡就是沣河郡后面的郡,而云良郡和州城相邻。

    一日就被钦州军打下了沣河郡,对于幽州是有着巨大的打击,此外,原本钦州军就有着充足的兵力,这打下了沣河郡,可想而知,不知道又会多上多少兵力!

    “是,将军!”

    秦仲文望着地图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姚静果然难对付,杜熔死在她手里,想来也不是杜熔大意。

    还好还好,他只是需要拖住姚静,而不是陷入杜熔回不得的两难局面。

    ***

    入住沣河郡后,姚静并没有立即挥兵西去攻打云良郡,而是整合军队,又在支持着张怡在沣河郡进行改制,军队弹压,轻而易举地就让郡城中士族认命,而百姓们得了开荒得粮免役的事都欢欣鼓舞起来,整个沣河郡立刻就起来开荒热潮。

    政务是繁琐和长期的过程,姚静一开始过问着,甚至亲自动手,到后来张怡慢慢理顺,姚静重新将重心放到军务上。

    这时候姚静不动兵不是不急,而是她也需要休整,因为她又多了一万兵马。其次,姚静也在派人去劝降,有一日破沣河在前,后面的郡城也需要一个好好的考虑。

    沣河郡一日就被破了,他们有幸守住一日城,但没有一个人敢保证可以将城完全守住。

    而且听说,投降的军队姚静真的不杀,反而好好安排了,顽抗到底的,姚静却是屠夫全部杀了。

    从辽州到幽州,死在姚静杀令下的现在想想数字,也是让人胆寒的数字。

    在这样军心浮动的情况下,秦仲文安排的更是妥帖,郡城周围县镇纷纷投降他控制不了,但是郡城都是他的心腹,又或者陛下的心腹,虽人心惶惶,可还是没有一城投降。

    姚静休整四日之后,终于出兵了云良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