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0151

字数:4672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军后军得了传令兵的通报,原本就不错的士气变得更加高昂起来。

    第151章

    这时候,卫云五十回合又杀了敌军三将的时候,先锋飞翼骑的士气到达了顶峰。

    “威武!威武!”

    城楼上的夏经伦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一连失去他少有的几员大将,他又心痛又惊惧。

    再听到下面卫云再叫阵,夏经伦看了看身后,几乎都有些惧意,他也不想派大将下去了。

    这时间一久了了,飞翼骑中嗓门大的士卒就开始扯着嗓子叫喊起来,后面开始叫骂城中守将是缩头王八。两军交战中的骂战,再如何粗鲁气人都是合理的手段。

    一开始夏经伦等人还能似若未听,可随着话语越来越难听,身后的大将面色已经充斥起血气来。

    之所以产生骂战,那是因为战场大将很容易受到影响,久而久之,这就成了两军叫战时不可缺少的手段。

    “太守,就让末将去吧。”夏经伦身后有一个老将站出来。

    老将名吕,字冒通,弓马娴熟,年轻的时候在幽州是有名的校尉,如今在夏经伦麾下算第二大将,本来是可以第一的,只是他年纪大了,气力不济反而容易输。

    “不行。”夏经伦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吕冒通请求起来,说道:“我军士气大为低落,那敌将又连战半个时辰,气力已然消耗,末将前去定能斩敌将首级。”他武艺极好,经验更多,真要拼死相斗,夏太守已经死去的第一大将巴荆绝对先死!

    之所以排名在巴荆之后,只是他年近六十,气力太不济了。他只能算老将,猛将却不能再说出口。

    现在下面的敌将连战数场,气力定然也消耗了一大半,只怕气力还小于他,那么他想有把握战胜。

    夏经伦一听,连忙扶住请战行礼的吕冒通,说道:“冒通可真有把握?”

    吕冒通当然没有,但是他想要出战,出战了才有胜利的机会。

    “有。”

    夏经伦当即大喜,说道:“那一切有劳冒通了。”夏经伦也是知道再这么下去,他们沣河郡的士气会降到最低潮,这对他们守城是极为不利的。

    “末将领命。”吕冒通握紧了手中长刀。

    ***

    沣河郡小门再次走出一骑。

    卫云看见吕冒通,看来沣河郡实在无将了,竟然将这老将派了出来。

    姚静看见吕冒通,再抬头看上面的城头,似乎觉得这沣河郡也没有她想象中那么难攻了。

    卫云和姚静交过不少次手,最了解卫云如今武艺的,无疑非姚静莫属,卫云战了半个时辰,但是一停一歇,卫云并没有受大的影响。

    卫云和吕冒通的兵刃交在一起,卫云用力一推,吕冒通竟然一个回合都没撑住就让卫云压下马去。

    沣河郡上下哗然,姚静的军队更是大呼‘威武’士气如虹。

    卫云的长-枪直接刺向倒下马的吕冒通,本以为会像前面几个将军被他一□□死,可是这次长-枪停在吕冒通的面前不足一寸就停了下来,□□的锋锐之气刺得吕冒通脸疼。

    “久闻二十年前吕校尉以三千步兵力拼匈奴铁骑的事情,云甚是佩服!”声音很大,让战场上前面的士卒听了个清楚。飞翼骑平静以对,但是为吕冒通压阵的千余队伍确不免心生震荡。

    吕冒通瞪着卫云。

    卫云缓缓收回了他的□□。

    吕冒通爬起来,卫云动也没动,他重新爬上马,却没有回去,而是大喝一声又朝着卫云冲击而去。

    这一次,两人交战了三个回合,吕冒通再次被敲下了马,可是卫云还是没有杀吕冒通。

    吕冒通这时候反而抱着必死之心,再次上马,疯狂地扑向卫云。

    姚静让卫云放过一将来瓦解敌军守城的决心。

    这个吕冒通被卫云选中了,却是死倔。

    连续五回,吕冒通都被卫云打下了马,五回之后,吕冒通就已经爬不起来了。

    战场上有数万人,可此时却寂静到了无比。

    大家都看着吕冒通和卫云,吕冒通多次死拼,卫云因为之前一句佩服多次放过,每个人看到,心中的感触都不一样。

    姚静驱马到了先锋军前,立刻引得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过去,包括城楼上的夏经伦。姚静驱马越来越前,就快接近卫云的时候,夏经伦激动地说:“长弓箭手,快快……射!”

    这距离虽然还是远,但是有希望啊,姚静一死,他们沣河郡的危险可能就解决一大半了。

    为了解除危难,夏经伦也顾不得战场上的规矩了。

    城楼上的长弓箭手立刻就准备起来,然而姚静却没有继续向前,反而后退了,对卫云喊道:“将老将军带入军营医治。”

    卫云连忙听命,挑起吕冒通,然后飞马回到飞翼骑前,这一下就脱离了城楼射程距离。

    夏经伦脸色有些难看。

    姚静仰头,这时候沣河郡也没有将领会出战了。她慢慢抬起手来,很快,军中鼓声和哨声很有规律的响起来。

    夏经伦脸色大变,真正的考验来了。

    钦州军将要全力攻城。

    两击鼓后,钦州十万大军激吼,那冲破天际的气势和上扬的兵刃,只是听见了都觉得胆寒。

    这时候一群哨兵骑马上前,对着城楼大声呼喊:“此次钦州而来只为讨逆,何大将军忠于大齐,为抗匈奴呕心沥血,却为反王凡桓览所杀。”

    “奉幼天子之令,凡随大将军抗过匈奴的将士百姓们,只要尔等脱下一只鞋,不对我军将士出手,均可免杀!”

    连喊十数声,有卫云放过吕冒通在前,钦州军气势迫人在后,还真有士卒们信了。

    夏经伦气急,他哪里不明白这话简直是兵不血刃地瓦解他守军的军心。

    他的军队大部分都是幽州军,新兵们也是幽州百姓……士卒很大一部分什么都不懂,但是保命和忠君却是本能都拥有的,尤其敌军还以敬服口吻说出来,士卒们为了保命,只怕……

    钦州军的哨兵还只说了第一句,他向后扫下城内准备布防的士卒,他分明看见有些士卒用另外一只脚脱鞋……

    “杀!杀!射杀敌军荒谬之言……”又心狠道:“凡脱鞋者杀无赦!”

    他边说,城楼上密集箭雨向钦州还在不停大喊的哨兵射去,另外又有屠刀挥向自己一方脱鞋的人。

    夏经伦反应快,很快就镇压了下来。

    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姚静也没指望会产生内讧,若是这一开始就让沣河郡守军分崩,夏经伦也不会爬到太守的位置,并得重用独领三万大军。

    只是这被镇压下来就没用了吗?

    那是不可能的,战场上,因为有这翻可以活命的言论,沣河守军死战守城的心理那是完全破坏掉了,而且一面临死亡,总会有些许的守军会急不可耐地脱掉一只鞋子求活命,一旦一个人脱了了,就会有两个……造成的影响,将会是毫无士气,一摧就毁。

    这计谋也就只能针对军心不齐的军队,并且还有足够正义的幌子,才能将计谋发挥到最大的好处。

    第三鼓响起。

    先锋军在卫云的带领下急冲而去。

    姚静也亲自领着前军向城门冲杀。

    今日不破城,明日会更艰难,这沣河郡若是拖延了相当长的时间,对她日后的计划有着很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