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0149

字数:4286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第149章

    明日必须破城!

    姚静清楚林虞此话的意思,攻打幽州的时间和战线不宜拖长,虽然现在是和刘赦默认合作分割桓青桓览父子的地盘,可是刘赦是真正的枭雄,他离钦州太近,姚静也需要随时准备应付他的实力。

    若是第一日就破了沣河郡,那么对于幽州士气是有着绝对的打击。

    幽州被桓览所掌控,但是能说绝对吗?那定然是不能的,因为桓览才掌控不久,之所以这么快为桓览掌控,除了原来的州牧何挺被他秘密杀了,更重要的,在何挺之前的幽州牧是桓氏宗亲。

    这位桓州牧在幽州这地界无功无过,经营多年怎么也会有诸多心向着他的心腹,何挺成为了幽州牧,不服气的可多了。何挺毕竟不像是上官木一样,亲自带着边关的将士一起杀胡人,何挺在朝位列大将军,他的年纪也大了,哪里还能亲自带军?

    在原来只是幽州军的情况下,新来的将军亲自带兵和不带兵有着很大的区别,因为这关系着军心所向。军心少,这才让何挺一死,他的幽州就很快就被桓览的人接受了。

    虽然幽州被桓览的人接受,但是人心易变,这幽州换了三次主人,一旦打击了幽州军的士气,总会有些人生出别的考虑。

    更何况,幽州的此次为了抵御姚静的军队,基本上就舍了诸多县镇,这又能给姚静很大的操控空间。

    姚静和别的军队有一个很大的优点,那就是军纪严明,至少到现在,明面上的姚静军队对百姓丝毫无犯,有时候,姚静后面的辎重兵在闲的时候,还会帮助一些百姓做些收割的事情。

    守在幽州各郡的军队,总会有极大一部分的家人在诸多县镇。

    “沣河郡封闭城门了,不许百姓丝毫进出。”姚静说道。

    林虞笑了:“这说明他们怕极了主公。”

    一般而来,非战时,城门虽然不大开,却也开了口子让百姓进出。

    “之前还得到消息,沣河郡上备用了不少火箭。”姚静低声道。

    火箭无疑是对付姚静的火药最好的方式。

    姚静的火药失去一大半的效果,对于一日就攻下沣河郡就没有多少信心了。

    林虞投靠姚静后,对于姚静的火药自然也清楚了。

    姚静以前用在南渊关上,这消息已经传了出去,现在姚静将配方看得紧,但是各诸侯已经有偷偷配置的场地,姚静的秘报上送来的消息里,姚静的军工营出现各种各样的探子,还有姚静的军匠也多被其他诸侯的暗探接触,还好,姚静提高他们的地位和待遇也收到了很大的作用,这些军匠们基本上都对姚静感恩戴德,这天下间,没有哪个诸侯像姚静一样将匠人不但不列入下九流,反而加以奖赏,地位上也得到天与地的改变,他们这样的匠人只要立下大功,姚静都会给他们设下官职,并赐予土地可以祖辈耕种。下九流户籍的,在大齐的律法中,是永远不能有自己的土地。

    姚静改变这一切,他们岂会背叛?

    更何况,进入姚静核心的军匠更是精挑细选,外围有那么几个受不住诱惑被买通,但是核心的军匠一个都没有出现问题。

    不过,随着丹士被诸侯笼络,只怕这火药离现世也不远了。

    “准备了火箭也未尝不是好事。”林虞目光显得有些深沉。

    姚静微微点头,然后叹了一口气,说道:“是啊。”

    准备了火箭,那么沣河郡的粮草就说不定了。

    林虞笑道:“主公似乎知道臣想到的好事。”

    姚静看向他,虽然不想烧了前些日子沣河郡强行征走百姓的口粮作为粮草,但局势如此,有些事情还必须做的。

    “说吧,你有何妙计烧了沣河郡的粮草?”

    林虞一听,知道已经被姚静看破了,好在,她还不知道如何去烧,否则他有点觉得自己好像派不上用场了。

    “主公在这里吹风时久,不如和臣入营帐一叙?”他劝道。

    姚静瞧见林虞单薄的身子,微微点了点头。

    ***

    姚静的将营添了火,林虞进来后,终于感觉好了很多。

    “以后孝和在军营里就不要身着甲胄了。”这么弱的身体,而且甲胄又重,在冬日里也不大保暖,林虞如何吃得消。

    姚静军营里有一套规矩,特别是打仗的时候,无论为何职,都必须衣着甲胄。

    现在看了林虞,姚静真的需要弄个特例。

    “没事,臣还没有虚弱到穿不得甲胄的程度。”虽然林虞因此吃了苦头,却也不是不能忍受,身着甲胄,其本质也是为了他们好。

    出征的时候,随时就会面临各种各样的突起战事,这甲胄可是能够救人性命的。

    姚静见状,便没有再说了,和林虞这些日子相处得越多,姚静也就越了解林虞,他在很多地方看起来很浪荡不羁,也不喜世间礼法,但是却知大局懂分寸,人也特别固执,现在林虞这么说了,姚静就没必要和他争执了,否则得不到好结果,日后在想两全之法。

    “主公,请看。”

    林虞从逃出一丝帛。

    姚静接过来,然后摊在桌子上。

    丝帛上画着的是沣河郡内的情形,其中城门、军营和疑似粮仓所在做了重点标记。

    这些东西,姚静行军也有半月了,早就拿到了手,虽然不全,却比这丝帛上要全得多,然而,这丝帛有一处和姚静所得到的图并不一样。

    姚静目光微凝,说道:“这是何处?”

    这地方是在沣河上。

    林虞说道:“主公,郡城四城都有火油,各处都有易燃之物,原本四城粮仓为了避免意外,定然留不下多少粮草。”

    “所以,你觉得夏经伦会将粮草放置沣河上?”

    林虞平静的说道:“夏经伦强行征粮,统一分放给将士和百姓,在沣河郡早就引得不少怨声,粮草不在军队周围如果敢放?”夏经伦原本所在的沣河郡不过八千兵马,秦仲文给了他两万多兵马,粮草却不足,因为秦仲文所在的幽州也不宽裕,之前就曾言,北地大旱,以前常常为幽州征集粮草的冀州和钦州,不但出现了旱情,这两州钦州姚静给得少,而冀州,几乎就已经禁止粮草从幽州集运,后来匈奴再来劫掠一番,幽州又损失不少,这加起来,让幽州的粮草储存根本就不多。

    同时,秦仲文既然决定放弃沣河郡,拿着幽州当拖延和消弱姚静的棋子,自是偷偷将幽州原本粮草输送回了中州。

    夏经伦粮草不济的情况下,当然不能让即将备战的士卒饿肚子,只能向郡城和诸县征集。

    士族们支援一些,但要更多,那是没有。

    夏经伦就只有向百姓伸手,当然,他到底良心未泯,虽然将粮草征集了,却是真的日日发放给了百姓,不过还是避免不了百姓们的埋怨。

    只是夏经伦三万大军在城里,城中百姓们也闹不出事。

    原来的粮仓容易出现火灾,夏经伦只能转移,距离重兵最近,并适合派军驻守的,无疑就是沣河边的码头,那里还有两千水军,也是幽辽、冀三州唯一的水军。这个地方,粮草真的不小心出现火灾,因为靠近沣河,也能迅速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