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

字数:4019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第1章穿越

    天还未亮,姚静认命地从摇晃的木板床爬起来。

    现在的家里很穷,家里有两个孩子,可又只有两亩地,而且每个月还得上交大半给大母(奶奶)孝敬以供养小叔叔读书,于是家里每天有两顿粗杂粮温饱就是幸福的日子。

    从原身的记忆里看,收成不好的时候,家里只能吃一顿,甚至还是水煮青豆那种,有时交不上税,阿父还会挨打。

    这年头的贫穷乡土人家就关一个饱字足以奋斗大半生。

    姚静所在的姚家村家家户户和姚静家差不多,所以现在的平民几乎都是面黄菜色。

    姚静勤快,可是家里还有更勤快,她的大姐姚香已经开始做早食了。

    “阿姐!”

    姚香头也不回,说道:“绳子在边上,你自去吧,小心些。”

    姚静瞥了一眼门口的绳子和已经有多个缺口的柴刀,问道:“前些日子不是有新柴刀?”

    姚香回头看姚静,声音不见任何气怒,如常回答:“你病的日子里,大母带走了。”

    姚静撅起了嘴,嘀咕道:“那新柴刀花了八百文呢?我们家存了好久的,就这么被拿走了。”

    都说到这份上,姚香有什么不明白自个妹妹不满了。

    “阿父快起了,小心得骂……快去快回,我给你留食。”姚香岔开话,声音稍微上扬一些是在提醒姚静别乱说话。

    姚静咕哝一声,家里总是留不住东西。

    这一家子太包子了。

    拿着破柴刀和捆柴的绳子,姚静顺着记忆中的路线向山上行去。

    姚家分工明确,阿父姚二柱和阿母李春花负责家里的田地,另外有时间,姚二柱要进县城做活,李春花也要进城替村子卖鸡蛋之类的家畜赚差价。

    姚家长女姚香负责家里内外家务,还得做针线换些钱。

    姚静是老三,这砍柴火采野菜之类的事就交给了她。

    农家孩子,几乎都有一把子力气,村里大劳动力几乎都有事做,这砍柴捡柴的事还几乎都是弱小稚子和女流在做,毕竟这活简单。

    至于姚家老二姚燕,早在三年前就被大母卖了,据说现在在郡府大户人家做丫头。

    姚静自从知道这事,对那大母是丝毫没有好感。

    因为记忆中,姚家只是困难了些,忍忍或许能过去,根本不到绝境。

    更让她心塞的是,将姚燕卖了后大部分银钱都让她给了小叔入了学,然后姚燕被选进大户人家做丫头,大母还自诩得意她给燕丫头找了个好前程。这三年,眼睛又盯着姚静,总是说去大户人家做丫头怎么好吃好穿。

    原来的姚静还真被说动了,可是这三年家里过得去,姚母哪怕顶撞婆母也不同意就僵持了下来。

    现在姚静非原来的十岁丫头,可以说,大母的以前的努力是完全落空了。

    在姚静看来,穷困一点的农女比没有人身自由的丫头要强的多。

    上了山外围,姚静深深吸入一口气。

    古代的山就是格外青绿一些,瞧这连绵起伏的大山虽没什么特色形状,可黎明前的风景比之前世一些风景区还要漂亮。

    山外围早就被村子里清理个完全,几乎没有危险。

    姚静看着适合当柴火的枝条,让后一把把捆着。

    哪怕她是在在这个世界第一次做,她还是熟练得紧。

    因为她不管前世小时候的记忆,还是原身所带来的本能,都给了她足够经验。

    姚静穿来时病了五天,今天倒是要将三天的量补上,毕竟快冬天了,柴火只能越多越好。说不定,多出来的,还可以换几个钱。

    这时候,传来一声鸡叫。

    姚静眼睛立刻亮了。

    果然一回头,就看到后边一只野鸡跑了过去。

    掂量着柴刀,估摸着距离,很快姚静手上的柴刀迅速脱了手。

    “咕咕!”

    野鸡惨叫一声倒地。

    正中!

    心里欢呼一声,这身子虽然小了些,可似乎天生力气非同一般人,自从她穿越过来,这力气是一天比一天渐长,或许能期待一天,她也成长到那些传说中天生神力的举鼎打虎英雄?

    这念头一闪而过就不再细想,现在她只盯着这只鸡,馋虫发作,这几天野菜豆粮,吃得她都快吐了。

    收拾好野鸡,看看四周痕迹,这外围都有野鸡,想来其他野物也会有。

    姚静很快就没心思砍柴了,原本还以为这外围的野物都被村里清理干净了!现在看来,村里没猎户大大便宜了她。

    柴火放到一边,拿着绳子绑着已经只剩小半口气的野鸡,朝着野鸡过来的痕迹深入去。

    当然,姚静要深入进去也不会盲目,自己的小命她绝对比野食要重要得多。

    有过深山历练,姚静不说是个猎人,但是半个绝对有,这一寻动物脚印,走了五分钟左右,她就看到好些野鸡野兔之类的。

    姚静的绳子很快就绑了四只,正志得意满着,一头山猪嘶吼从灌木里地冲出来。

    姚静还没来得及叫倒霉,就迅速跑路。

    不过两条腿哪有四条腿快,姚静无奈只得爬上一棵大树。

    看着山猪在底下嘶吼,姚静爬上约莫三米左右的枝干,晃悠悠地看着它。

    想了一会儿,姚静突然一笑。

    随后将绳子绑着的野鸡野兔丢了下去,正好砸到不肯离开的山猪头上,随后姚静竖着刀刃,然后就从枝干跳下去。

    接着跳下去的冲力,瞅准了目标,刀刃就深深地扎进了山猪头。

    在扎进去瞬间,姚静就松了握刀的手,然后一个驴打滚到了空处。

    见野猪跑了几步就抽搐倒地,她才慢慢靠近。

    喘了口气,姚静一屁股坐地。

    组长总是说她胆大,她以前不觉得,可今天……她摸了摸已经脱臼的手臂,她刚才完全忘记自己是一个十岁的小女孩!

    回想刚才的惊险,如果她滚得再慢一点点,山猪临死一扑的力道,死的就是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