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第一四七章 针锋

字数:8831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乌啼月落,偌大的宅子静悄悄的,灌木里时不时传来呼噜呼噜的声音。

    是只黑猫。

    河鼓卫坐在房梁上,对着一弯银钩嗑瓜子, 抖腕甩出颗小石子, 正砸中猫尾巴。

    “才扫干净, 可别叫畜生踩脏了。”

    黑猫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顿时弓起背,碧绿的眼睛凶狠地瞪视着屋檐,尖尖的耳朵却忽地竖起, 耷拉下尾巴溜回草丛中。

    寸高的野草沙沙作响。

    河鼓卫把剩余的瓜子一股脑塞进兜里,掏出个小酒囊, 慢条斯理地倚着鸱吻,准备看戏。

    墙头突现银光, 五个黑衣人猱身而上,竟连面巾都未蒙,拔出短剑与闪出的梁国暗卫缠斗在一起, 场面甚是激烈。

    “啧,咱们可能看到了假暗卫。”房梁上多出一人, “这年头, 自家兄弟都靠不住了,连个侍卫队都内讧。”

    梁国侍卫以三敌五,却不落下风,两方的招数都大差不差,明显是一家所授。那五人不愿久耗,默契地洒出药粉,萧萧月色瞬时晦暗了几分。防守的侍卫矮身后退,不料此时槐树后又蹿出两名不速之客,锋利的匕首直刺三人后心。

    “铮!”

    房梁上的河鼓卫抛出银镖,将刀刃震得偏移半寸,似笑非笑地道:“阁下不如带上我们,七人打三人,多没意思。”

    那闯进王府的数人却充耳不闻,卯足了劲要置三个倒霉的同僚于死地,压根不理会作壁上观的齐国人。

    发话的河鼓卫有点不满,不情不愿地跳下房帮忙,惹得看戏的另一人奇道:“你喝假酒了?多管闲事。”

    “你也别闲着,若是这三个被弄死了,苏大人要怎么和太皇太后说!”

    “假酒害人……”他嘟囔一句,足下一蹬,也加入群架。

    王府一共三个院子,早就人去屋空,只有一个看门的年迈茶房还住在里面,耳背眼花,交战的声音再大都吵不醒他。二进院子是主屋,原先住着靖北王和王妃,东西厢房空空荡荡,其中一间便是他们院判大人年幼时住过的,陈设如一,太皇太后派人清理府邸时,丝毫没有动房里的布置。

    齐国的聘礼定于中秋前送到明都,郡主名义上从玉霄山被接到王府待嫁,于是北上进京十分有必要掩人耳目。双亲逝世多年,一人独居不免冷清,然而整条街都冷清惯了,只要出嫁时热闹就说得过去。齐国君上摆着名正言顺的公主不要,反而以大礼求了位身份尴尬的郡主,无异于给了宇文氏一耳光。论起皇室血统,两位殿下谁也不缺,只不过现在一手遮天炙手可热的,是左相一族。

    他们连太皇太后拨给小孙女的暗卫都容不下。

    订盟是昭告整个中原的大事,从繁京至明都的一段路走得异常顺利,没有遇上任何危险,只因诸邑郡归国,宇文氏求之不得。进去容易,出来就难上千倍,河鼓卫们都分外明白这个道理,来明都的第一晚,对方就给了个下马威。

    不针对齐国人,只针对护着郡主的自己人。

    “夭寿哦,这梁国宗室居然这么作孽,好歹是一个祖宗啊。”

    “还是咱们这边三代单传比较英明。”

    “嘁,你猜陛下要不要单传……”

    季维阴沉着一张脸飘过来,“都不想干了?活该割了舌头!”

    *

    服过药的身子又开始不对盘,凉气从足尖爬上。她把铜汤婆往内侧移了移,脚心被烫了一下,瞬间清醒了。

    床头依然铺着清澈的月光,可能没多久就要天亮了。敞开的竹帘外飘来打斗声,苏回暖听了一会儿,裹着被子睡眼惺忪地坐起来。

    “辛癸。”她唤了声。

    年轻的女侍卫鬼魅般出现在帐子外,像是知道她要问什么:“大人安心,外头来了几个宵小,统领已经带人过去。”

    “嗯……”苏回暖揉着眼睛,半张脸埋在被窝里,“……没事吧?”

    “那三人只受了点轻伤,无性命之忧。”

    苏回暖得了回话,栽下去继续睡了。

    第二日秋高气爽,阳光大好,府中的花草也显得明媚葱茏。桐月端早饭来花园时道府外来了一批佣人,说要给郡主安置家当。

    徐步阳喝了一大碗羊奶,打了个嗝:“谁叫他们来的,河鼓卫又包打扫又包做饭,还给我师妹省银子呢。”

    昨天傍晚抵达住处的时候只有个留守的老大爷,以及三个不好相与的侍卫,并没看见任何仆从,这一批大概就是之前打扫屋子的那些人,不知为何现在才过来。

    那厢季维正和负伤的梁国人交涉。

    “陛下与太皇太后体恤贵客,便叫这二十名侍从在殿下入住后露面,逐一给齐人过目,亦方便汝等检查各个屋子。”

    季维听着这居高临下的语气和重重的“齐人”两字,差点破功发飙,但想到自家君上的叮嘱,硬生生把气给吞了下去,和颜悦色地说:

    “辛苦几位领他们进前院,快些养伤去吧。大家都是做护卫的,自己带着伤还怎么侍奉主子?”

    梁国人的手按在刀鞘上,眼神森冷。

    季维立刻招手叫来几个下属:“要切磋是吧,十二,十九,这三个人嫌弃咱们辛癸姑娘做的饭,陪他们练练,注意点分寸。”

    两个河鼓卫在一旁骂了许久上峰太怂,终于摩拳擦掌等到这一刻,激动万分:

    “来来来,哥几个去后院,万一大人追究起来,统领还能帮咱们担着。”

    统领已经要烦炸了。

    二十个侍女小厮在院里一字排开,训练有素地站有站相,河鼓卫分头带他们进厢房搜身。屋子已经细细翻过一遍,没有异样,以后的日子除了注意院判大人的一举一动,还得盯着这些人,谁知道里面会不会有混进来的太后人马。

    徐步阳搭着季维的肩:“就这么点人,肯定不够啊,怎么说也是以国礼出嫁宗室女,宫里过两天肯定还要送人过来。隔壁的住户都空着,正好给他们占了盯梢。”

    季维头痛欲裂,“徐医师,你回了明都是不是感觉特别兴奋啊?”

    徐步阳遂兴奋地拎着药箱跑出府给人算命去了。

    苏回暖没有面见府中新来的仆从,从花园回到房里乖乖待着,百无聊赖地琢磨药方。太皇太后和盛云沂一定交涉了几回,可两方都没透露给她多少,甚是让她不满。她现在只有等着上面的人往下传话,什么时候进宫,接下来要做什么,全都是别人定。

    帘子叮当一晃,辛癸在屏风后禀道:“大人,宫中来了位内监,说要见您。”

    内监?从正门进,该不是太后或公主派来的。

    苏回暖换了件衣裳,桐月心灵手巧地给她挽起明都女子风行的发髻,确认整饬妥当,才一层层地着人通报进来。

    场面累赘,但她回了这个地方,不得不借势装出点架子。

    苏回暖端坐正堂,面前搁着全套乌金茶具,袅袅地冒着热气。佳茗尚温,门槛踏进一个身形佝偻的老太监,眉毛花白,颤巍巍地从新铺的地毯上走近。

    众人都退了下去,只留桐月在椅后垂首侍立。

    内监年纪大了,躬身一拜,骨头都嘎吱响,落在茶具上的目光却无比犀利。金色的忍冬花环绕着子夜般的黑釉,是南齐皇族特有的典雅华贵。

    苏回暖有些心虚,想是盛云沂特意跟河鼓卫打了招呼,连显摆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老臣是明心宫的宫人,太皇太后昨日得知郡主已回京,特命臣来此协助打理府中事宜,直到郡主出阁。”

    苏回暖颔首,温和道:“有劳。都知怎么称呼?”

    “姓宋,郡主大约记不得了。”老人抬起长眉,微笑的眼中泪光闪烁。

    苏回暖怔了片刻,从椅上快步走下来,“宋都知?在园子里念书的时候,是阿公接送我上下学的罢?”

    一时间她不知如何开口,让桐月扶着老人入座,半晌才低低道:“婆婆的身子……还好么。”

    老太监用衣袖拭去泪花,“过去的事小郡主竟还念着,不怪殿下每日都惦记您。入夏以来殿下的病好转了些,但天气一凉,晚上又咳嗽,总睡不安。”

    苏回暖忍住心中难过,“婆婆什么时候可以抽空见我?”

    宋都知道:“八月十五中秋宫宴,郡主也是要出席的,到时殿下会让郡主留宿明心宫。老臣不知殿下有何打算,不过既让郡主去,那就不会让您为难。宫中还有些麻烦需要殿下亲自解决,郡主再耐心等待半个月。”

    约莫要和她细谈寻木华和菩提雪的事,她来明都主要就是为了这两样药材,时间不能拖得太久,明日就是初一了,等上十五天,往后再作打算。她总觉得没有那么简单,太后和安阳不甘心,手伸到独居的太皇太后身边也不一定。

    苏回暖应了,又道:“我初回明都,宫里宫外的事情一概不熟,在中秋之前不便出府,若有客人上门拜访,还要劳烦阿公应付。”

    老人原先在成祖御前做过内侍省的右班都知,虽时过境迁,现已居闲,在宫里仍存有三分威望。当时祖母将她看得很严,只放心让梁、宋两位都知陪她用膳,时至今日还是同样的班子。这么多年能信任的下人只有寥寥几个而已,她不知道祖母把宋都知拨给她,自己又有谁照料。

    “梁都知可还在明心宫?”

    “他长臣几岁,早些年就去了。殿下现今只在寝宫歇息,并不出院门,暖阁里都由从沈家带来的嬷嬷服侍。”

    苏回暖抿唇道:“我早该去探望婆婆的,十几年间回过明都两次,都没有好好陪她。”

    “郡主无需自责,殿下看到您平安长大,比什么都高兴。”宋都知感慨地叹了口气,“郡主颇有殿下年轻时的气度,进屋那会儿,老臣还以为看见了当年的皇后殿下。”他满怀深意地又瞅了眼桌上的茶盏。

    是不是年事已高的长辈都喜欢这么说?她记的清楚,陆家军里那位钱伯还很激动地说她像外祖母呢。

    “一见到郡主话就多,唉……真是老了。殿下还吩咐,如这屋子实在住不下去,会有人来请郡主移驾别处,只不过在进宫前得委屈郡主数日。”他想了想,委婉道:“郡主回京是为出阁,不便见外人,但……”

    苏回暖心里明了几分,笑道:“没关系,祖母的安排一向可靠。顶多不过是让我像当初一样寄住在父亲的至交家里。”

    宋都知望着她明丽的笑容,放下茶杯点头,“那么老臣就先去拜见王爷了。”

    苏回暖的眼神在他杯中微不可见地多停了一瞬。

    只听他慢慢地道:“这是南方的茶吧,老臣不太喝得惯,郡主心意如此,臣真真死罪。”

    苏回暖忙道无事。

    待老太监走后,她面无表情地唤来辛癸,刚要清嗓子说上几句,一帮河鼓卫就浩浩荡荡冲进主屋,齐刷刷跪了一地。

    “大人恕罪,某等真的没想到老人家喝不惯繁京的贡茶……”

    “大人明察,某等真的不是不愿意出门跑腿买东西……”

    “大人开恩,某等真的没有对那三个侍卫做什么过分的事,大家都是同僚……”

    “大人不要生气,某等下次一定让太皇太后派来的梁人招待梁人贵客……”

    “大人不要生陛下的气,是陛下让某等不要丢他的脸……”

    苏回暖气得手抖,摔了帘子进去,远远骂道:“上梁不正下梁歪!”

    *

    申正一过,百官陆续从官署下值回家。

    贺兰津从翰林院出来,懒洋洋地步行至牛车,车里飘来阵若有若无的馥郁香气。

    同行的编修不由回过头,打趣着问了句:“三公子敢情是在车里藏了什么绝世美人,才这么早下值啊?”

    贺兰津眯起桃花眼,撩起半幅车帘,“是呀,明都城一等一的美人,贤弟不如陪我一同观赏?”

    编修自是连连摆手,调侃道:“您看上的人便是公主也瞧不得,我哪有这个胆子。”

    贺兰津叹道:“我说的不假,车里确实有个西域美人,身带异香,你们都不信呢。”

    编修只当他说笑,“若有美人,三公子能把她放在官署前?公子又不是相爷,早年还带着徐国夫人来吏部官署。”

    说罢赶紧捂上嘴,四周望望,见没人注意便放下心,“公子好好享受,明日再见。”

    贺兰津忽地叫住他:“你站住,前头是吏部的车,当心他们耳目灵光。”

    编修定睛一看,却是侍郎和尚书同乘,立时出了层薄汗:“多谢公子了,小弟还是等他们走了再出去吧。”

    贺兰津随手扯下束得过紧的发冠,倚在墙角道:“近来六部都忙,想是为郡主大婚准备。”

    “不然不然,”编修神神秘秘地道,“我家大哥在兵部,略略知晓些——这可与诸邑郡无关。”

    贺兰津斜睨他一眼,“你还是别说了,小心惹祸上身。”

    编修越发止不住,“瞧,那儿是兵部的车,大约是要往丞相府去。今年啊,国朝是要帮东.突厥打西突厥咯……哎,你这头发真好。”

    眼看就要碰到肩上的发丝,贺兰津闪身一让,抿唇笑道:“多谢,没想到贤弟还断袖呢。”

    编修涨红了脸,“没,没!从小就这毛病,看见人头发好,就忍不住摸。”他指了指自己头顶,“我都快秃了,这糟心的抄写职位哟。”

    “我倒是有个故人,和你一个毛病。”他不再理会尴尬的同僚,蹬着脚踏慢悠悠上了自家车。

    天色渐暗,四周的官员走了个干净。

    熏香充斥着狭小的车厢,浓烈到让人丝毫闻不见血腥气。

    车夫挥鞭赶牛,座位上散落的棕发蜷曲如水波,随着车轮的转动,微微一颤。

    那是个昏迷不醒的胡姬,臂上的鲜血染红了棉布条,失了血色的脸庞轮廓深邃,唇形饱满,挺俏的鼻尖冰凉冰凉。

    贺兰津给她喂了颗药,俯身在她耳畔轻轻道:“我带你去找大夫。”

    西域美人漂亮的眉蹙了一下,似是恢复了知觉,含混不清地吐出几个字。

    他熟练地从座位底下翻出棉花,给她止血,“帕塔木,我们去找你姐姐。”

    贺兰津拉长声线,眼梢挑着一丝风流,“——是你没见过的姐姐。”

    叫帕塔木的姑娘迷迷糊糊睁开眼,“天黑了么,阿津……才回来。”

    贺兰津熄灭琉璃灯罩里的蜡烛,黑暗里有琥珀色的光,印着他的脸,粼粼一闪。

    “嗯,天黑了,帕塔木要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