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二零章 这话怎么接

字数:5635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自从袁常献上传国玉玺之后,刘协果断的对于迁都幽州不再抱有强烈的反对意见。经过一番商议之后,决定于三日后正式执行迁都计划。刘协不反对,那些以为误会袁常的百官们自然更是不会反对,于是,迁都便这么决定下来了。

    三日后,刘协和百官只带了少数的人员,便在袁常和曹操的护卫下从洛阳城出发。而剩下的妃嫔、宫女、百官亲眷、护卫、奴仆等则在袁常留下的一万士兵的护卫下,随后缓缓前往幽州。而此行前往幽州的粮食,也有曹操全力支持,一路上自然不会少了吃喝,倒也比之前被李傕、郭汜追杀时的条件好了一大截,仿佛就跟出门旅游一般。

    袁常和曹操二人并驾齐驱,二人俱是身形精神挺拔,气势十足。

    袁常目光望着前往,淡声说道:“兖州牧,待陛下到达幽州之后,新法改革便会随之传告天下,还望兖州牧能够积极响应,为新法改革摇旗呐喊。”

    “幽州牧放心,既然你我已经联合,吾自是不会让幽州牧失望。”

    虽然不清楚袁常的新法改革是怎么样的情况,但是,曹操却知道必然是有利于天下的改革。至少,曹操还是愿意为这个天下和百姓做些事的。

    “如此,便多谢兖州牧了。”

    袁常随意的感谢了一番,懒散的表情让人颇有些无语。曹操无奈的翻了翻白眼,不认识袁常之前,只听逆天者的称呼,说不定会以为是个积极向上,充满斗志,时刻保持干劲的人。不过,袁常这样的一副架势,曹操却是觉得自己胜利的机会更多了几分。

    说起来,袁常和曹操二人相差了二十多岁,很难有什么共同话题。虽然说二人暂时的联合,但是,最终还是对手。若是袁绍的话,曹操还能说说过去的故事,跟袁常,似乎还真没有什么话题。

    看了看袁常跟随的郭嘉和赵云几人,曹操没话找话道:“幽州牧,你左后这位想来便是你麾下军师颍川郭奉孝?”

    “嗯,没错!”

    袁常自是没有否认,说起来,郭嘉算是他从曹操那里挖的墙角。原本当初郭嘉已经有意前往曹操那里,不过被他中途截胡了,当然,袁常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毕竟郭嘉只是有意向,还没正式投入到曹操麾下。即便是到了他麾下,袁常截胡也觉得不是多大的事。算起来,曹操、刘备和孙权三人麾下的人都有被袁常截胡。徐庶本应该算是刘备的人,太史慈算是孙权的人,如今却都到了他的麾下。

    不过,严格来说,郭嘉三人的命运都不是很好,袁常改变他们的命运似乎对他们而言反而算是好事。

    就说郭嘉,因为身子不好的原因,跟随曹操征讨乌丸之时去世,算得上英年早逝,作为曹操的左膀右臂,没能享受到丝毫功臣的待遇;而徐庶,跟随刘备只是发挥了丁点的作用,而后便因为母亲被曹操抓去的原因,从此转到曹操麾下,自此默默无闻,浪费了大好才能;至于太史慈,他是跟孙策打出来的交情,是孙策的心腹之一。后来孙权上位,太史慈算起来是被边缘化了。或许孙权也知道,太史慈是孙策的心腹,不敢重用他,所以,后期的太史慈也没有什么出众的事迹。

    而如今,因为袁常的原因,郭嘉三人的命运改变,不说别的,至少,会比他们原先的境况好多了。

    确认过郭嘉之后,曹操将郭嘉的模样牢记了一番,随后又看向丰神俊朗的赵云,说道:“这位想来便是幽州牧麾下大将常山赵子龙?果然有龙马之姿,令人心向往之,吾之麾下与赵子龙相比,幽州牧以为如何?”

    袁常瞟了曹操一眼,懒洋洋道:“子龙战兖州牧麾下全部大将,想来没有多大问题。”

    “…”

    曹操一脸无语的表情,这样的话让他怎么接?不过,他也明白袁常的意思,赵云至少是达到第六感的猛将,他麾下的将领全部上不是对手,似乎也没有疑问。唯一一个王寻,还算是袁常指派给他来保护他的,想想这些,曹操就觉得自己的麾下有些寒酸,不知何时能够得到这样强悍的猛将给自己效力。

    袁常的话曹操理解,但是,曹操麾下的那些将领无法理解。毕竟顺天盟和逆天者的事曹操无法向大家说明,因此,听了袁常这样的话,如许褚、夏侯惇等将领,俱是战意昂昂然的看向赵云,大有挑战的架势。不过,曹操哪里会让麾下去找虐,道了一声,便带着麾下回到己方士兵队伍中。

    为避免麾下将领们不知赵云实力被虐,接下来曹操也都减少跟袁常碰面的次数,如此一来,倒是相安无事。

    洛阳到官渡,一百多公里的路程,在没有车马仪仗、老弱妇孺跟随的情况下,十天的时间便到达。而后,曹操将麾下队伍遣回兖州,自己带着戏志才、许褚以及一些护卫,跟随袁常他们从官渡渡过黄河,前去冀州与袁绍会面。

    而到了这个时候,刘协决定迁都幽州的消息,也通过驿站传告天下。

    司隶一带距离洛阳最近,是最早得到刘协迁都幽州的消息。已经退守长安的李傕和郭汜二人得知消息,先是惊愕了片刻,而后便大喜。如今天子迁都幽州,那岂不是无暇顾及他们二人,如此一来,司隶一带不就成了他们二人的天下?原本,按照历史的进程,曹操在迁都许昌之后,便以天子的名义下令关西诸将讨伐李傕和郭汜二人,最后,郭汜被部将所杀,李傕被关西诸将剿灭。如今,袁常和曹操因为顺天盟的事情,没有功夫去处理他们二人,自然让他们二人大喜过望。

    然而,袁常和曹操的威胁远离,李傕和郭汜二人便有了各自的想法。

    原本,是为了重新将天子掌控在手中,为了对付董承等人才暂时联合起来的同盟。如今,威胁没有了,天子迁都幽州,这司隶一带就他们二人的兵马最多,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下。不过,两个人共同掌控一地,显然不如一个人掌控。因此,李傕和郭汜二人同时都有了想法,想着将对方除去。

    某一日,李傕和郭汜二人各自寻了一个理由派遣手下去对方府中问罪。然后,两人便都明白对方意图,于是,领着麾下兵马在长安城外摆开阵势,再次相互厮杀起来。索性长安城附近一带的百姓被劫掠的劫掠,被杀的被杀,也有早就跑到其他地方的。因此,李傕和郭汜二人的厮杀,也没能影响到百姓的生活。二人实力相当,麾下兵马也都是西凉兵出身,彼此都了解,故而,短时间内怕是分不出胜负。

    荆州与豫州交汇处轩辕山下,张济带着兵马便驻扎在此处。

    彼时与李傕和郭汜二人脱离之后,张济便带着兵马来到此处。因为此前得罪于刘协,张济也不敢大张旗鼓的到处跳,以免引得刘协的注意。按照张济的想法,李傕和郭汜二人得罪刘协的更多,刘协若是要罪责于人,首先肯定是找李傕和郭汜二人的麻烦,他自然不会太早被盯上。因此,张济带着士兵驻扎在此处,缺少粮食的时候就让人去荆州或者豫州境内的郡县购买粮草,还能时不时的到轩辕山上打打猎,日子过的倒也畅快不已。而后,他就得到了刘协迁都幽州的消息。

    因此,张济就更高兴了。

    刘协迁都幽州,显然无暇顾及他们了。虽然不知道刘协为何要迁都幽州,但是,张济知道肯定是袁常或者曹操的主意,知道袁常和曹操出现之后,刘协就别想得到自由了,当然,若是被李傕和郭汜他们给劫掠了,也是一样的。所以,得知刘协离开洛阳之后,张济顿时就内心膨胀了。

    “来人,传令将士们聚集!”

    张济果断的下令将士集合,随后声情并茂的说道:“诸位弟兄们,如今天子迁都幽州,已经无暇顾及我们了,接下来是时候大展拳脚了。如今豫州乃是无主之地,只要我们攻下豫州,以后吃香的,喝辣的,荣华富贵,谁都有份。但是,如果谁想浑水摸鱼,不要说吃香的喝辣的的,到时候就休怪本将军不客气了!”

    “拿下豫州!”

    “吃香的喝辣的!”

    “我等誓死追随将军!”

    相比于李傕和郭汜二人,张济对待麾下将士还不错,因此,不像李傕和郭汜二人,要么麾下将士反叛,要么自己都被麾下给斩杀。故而,听到张济要攻打豫州,这些士兵们都是战意汹涌,恨不得现在就在豫州的领土上。

    “此去东南方向四十里外乃是荆州的襄城,既然要攻打豫州,少不得要粮草,襄城作为荆州与豫州的交汇城池,城内粮草无数,我等暂且先拿下襄城权当是从荆州借的,他日拿下豫州之后,再归还荆州也不迟。”

    襄城是豫州和荆州的桥头堡城池,要进入豫州,就不得不拿下襄城。所以,张济自然不会客气。

    四十里的距离,张济大军朝发夕至,休整一夜之后,张济便下令大军攻城。

    襄城作为荆州和豫州的前沿,自然是城墙高大坚固,若是城内守军上万,以张济如今三万余的兵马,自然无法拿下;然而,因为豫州无主,荆州刘表没有在襄城驻扎过多的人马,也就二千余兵力,若是张济全力攻打,半日的功夫或许便能拿下。而距离襄城最近的南阳郡,骑兵增援襄城,也要将近一天的时间,所以,攻打襄城的时间绰绰有余。

    张济领兵素来果勇,这也是他麾下士兵卖命的原因。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乐极生悲的原因,张济指挥大军攻打襄城,结果,距离城池太近,城上一支流矢飞来,正中张济心头,只来得及把士兵交给侄儿张绣,张济就此一命呜呼了。张济一死,麾下士兵顿时士气大跌,襄城二千士兵也硬是挡住了张济大军攻城的态势。而后,斥候又报说南阳郡的兵马已经在增援路上,不得已之下,临时接管大权的张绣便率兵退走。

    没几日,张济领兵攻打襄城,身中流矢而亡的消息便传到了襄阳城中。

    刘表聚集麾下亲信,蒯越、蒯良、蔡瑁等人自是在列,刘表问道:“诸位,张济与李傕、郭汜等贼子此前威逼天子,如今,天子迁都幽州,张济想来是要拿下豫州,故而才会侵犯襄城。如今张济身中流矢而亡,其侄张绣领兵屯于轩辕山下,其心不死,诸位以为当如何?”

    蒯越、蒯良等人算得上是一流的谋士,镇守一州之地尚可,进取八荒怕是没这能力。否则,以刘表麾下的将士而言,在早期是天下间最大的势力了,没有之一。在袁绍没有占据三州之地前,无人可与刘表相比。要知道,荆州在天下各地乱贼汹涌而起之时,可谓是巍然不动,没有受到丝毫影响。而且,在后来董卓作乱之时,司隶、豫州等地的百姓多有逃亡荆州。天下十三州,荆州一地的人口怕是就占了天下的六分之一。以如此资本,刘表在此乱世,可以说是有着最好的基础。毕竟古代的战争,在没有热武器的情况下,靠的就是人口。若是有顶级谋士出谋划策,刘表坐拥天下也不是没有可能。然而,一直到荆州被曹操拿下之时,刘表始终也只是占据着荆州这一亩三分地,在有人劝说的时候,出兵撩一撩曹操,或者袁术,其他就没什么作为了。

    当然,也是因为荆州过于安定,其麾下的谋士、武将也安享太平,不愿陷入战争的泥流,过错自然不能全算到刘表一人头上。

    刘表询问,作为谋士之一的蒯良,上前说道:“主公,张济犯境,于情于理,主公当出兵惩之,如此方能彰显主公之威。然则,以如今的情形,属下以为主公不可与其发生冲突,或可招揽为上上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