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洞天纪】——变体10

字数:5059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你们都喊我豹子头,这不公平。”

    许云松探身问孟赢溪,“诶,地上这滚来滚去的家伙,外号叫什么?”

    “狼狗。”

    “哦,很好,都是野兽便好。鱿”

    许云松一个反转探身又问地上的人,“喂,我说狼狗,随便滚几下照应照应身份就得了,别太过分……我问你,这小妖精的外号叫什么?”

    “小,小黄蜂……噗噗……”

    他回头看了看还在拭笑泪的人,“嗬……小黄蜂,难怪这么厉害,敢情啥野兽都不放在眼里,逮谁蛰谁。”

    孟赢溪硬憋笑虫道:“诶,豹子头,说正经的,你找到17个人这就够了!相信我,不用找了,一个也没漏!没人逃到阿富汗。你们真的可以邀功了,没白话。”

    “啊,真的?”张良一骨碌爬起来,很不相信地眨巴着问:“你怎么知道没人逃走?”

    她道:“因为我亲自数过了呀!这批武装特偌锐斯特聚外面开会,让我凑巧数了个仔细,若不然我怎会说他们人多火力猛,弄得我狼狈不堪,最后还因为搬救兵迷了路。”

    许云松也问:“我说小黄蜂,你怎么会有手雷的?”

    “呵呵……手雷嘛!我是没有,不过死人身上有,我每灭掉一个人就多出一只狙击枪和一只手枪,另外还加上三颗手雷。”

    她渡走道:“我总算是深刻体会到我们敬爱的伟大领袖*是如何把星星之火的人民军队一步一步变得燎原强大了。很简单,没有枪没有炮,敌人来给我们造,缴获就行!哈哈哈……”

    小黄蜂的话听着也有些道理,许云松和张良微微点头认可。

    张良虽然尚且有些怀疑“李佩瑶”说的这番话,但她是女神,并且给重案一组挣足了面子,于是也就没有再过多询问细节。

    既然肯定了是一网打尽,许云松当即就拿出卫星电话,开机,汇报战况……

    许云松:“卜师长,我是云豹侦察连的许云松,地处阿尔他逊的一个特偌锐斯特基地被我们和重案一组联合着一锅端了!”

    卜传武:“真的!哈哈哈……天大的好消息呀,祝贺你们……那这具体的战况如何?”

    许云松:“报告师长,当场击毙顽命反抗的16人,活捉一人,我们还缴获了大量的武器弹药,另外还有无线电联络电台。”

    卜传武:“我的天呐!这么丰盛……你们是首建奇功呐!”

    来自云南的反恐部队率先打破僵局,卜师长是激动得睬着卫兵的脚跳起来。

    卜传武:“诶,你们的伤亡如何?”

    许云松:“报告师长,未损一兵一卒,我们是零伤亡。”

    卜传武:“哇哈哈……厉害呀!”

    一听说是零伤亡,卜师长激动万分,当即把卫兵的帽子摘下来,扔在了军营的房顶上。

    真是有趣,在胜利临时冲昏头脑的时刻他竟然还知道自己的帽子不能扔房顶。

    初战告捷,这是个好兆头!但是因为这批特偌锐斯特在被击毙捕获前发出过电子信号,为了防止其它地方的特偌锐斯特转移,许云松和张良商量着趁胜追击,迅速赶往下一个可疑地点——库斯拉甫乡。

    请示上级后,许云松留下了10名武警看守现场,等待地方武警总队派人来接管这一区域,其他人则上车立即出发。

    许云松用力握着张良的手,“我们夜间行动没有夜视仪可能会有困难,但是要等这玩意送到,时间上肯定是来不及。狼狗,今晚就要辛苦一下你们重案组,到时候你们多加小心。”

    “照例没问题。”张良点点头,用力回捏了一下。

    因为汽车的油料消耗比较大,指挥车带领车队先到最近的部队中转站去补充给养,车子原路返回。

    知道这来自重案组的“李佩瑶”不但发现了特偌锐斯特的老窝,还一人就干掉数人后,排长兼司机的木康生煞是兴奋,不住地夸赞这个超级漂亮的云南老乡。

    首建奇功,孟赢溪自己也很高兴,于是妖雾再度云起……

    妖雾弥漫至第一层——“木排长,还是你绝顶聪明,我用得就是你说的土匪抢媳妇的那招。”

    <

    p>旁人听得来劲,竖起了耳朵。

    妖雾弥漫至第二层——“你说得没错,这些特偌锐斯特真是好久没见过女人了,我刚来到洞口,我都还没发现他们呢!他们倒先发现了我,于是他们就像一群饿狼似的全部向我冲过来。”

    旁人愣眼。

    妖雾弥漫至第三层——“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自己眼花,后来紧张地再揉眼一数,我的天!有17人呐!我吓都吓傻了,连自己有枪都忘记了。”

    旁人震惊。

    妖雾弥漫至第四层——“还好,关键时刻我想起你教我的绝招——甩头发!于是我就赶紧搔首弄姿地甩头发,不时还电出两个勾魂眼,嘿!真灵、真管用……他们一个个扔枪的扔枪,扔手雷的扔手雷。”

    周围小笑。

    妖雾弥漫至第五层——“怪了,扔枪我倒是想得通,老长的东西,碍手碍脚嘛。可他们为什么要扔手雷呢?是不是嫌重,而且嘀嘟砸屁股,怕跑不快呀?结果色眯眯的特偌锐斯特自己把自己给炸死了!”

    “哈哈哈……”一车人大笑。

    忽然间密封的车体内乌烟瘴气,不知是谁笑得屁响,“开窗开窗,快开窗……”

    依然延续来时的情况,路两边渐渐热闹起来,大家又看到这个与阿富汉汗山水相连接的边远喀什地区……

    窗户外,一个又一个的维吾尔族居住的村庄铺排在公路两侧,蒙着脸的妇女、蓄着大胡须的男人,“哒哒”地赶着他们的毛驴车在路边驶过。

    车子不时遇路卡减速,身着迷彩服的检查人员整齐地站成一排,有次序地对每部通过的车辆进行检查,手持微型冲锋枪的本地武警总队的警察依然是将枪口斜着冲向天空。

    唯一不同的,车队得到了大家的敬礼加大拇指祝贺,没想到,这次胜利的消息在内部传得飞快。

    补充了水和油料后,猛士车队直扑库斯拉甫乡。

    天渐渐黑了,火龙一般的车队盘旋绕走在寒冷的大山里。

    库斯拉甫乡是一个只有两千多人的乡,除了一些牧民和一个煤矿上的矿工之外,人烟稀少,与外界的联络也极其不便。

    乡里只有一条东通喀群、莎车的路,这条路延伸出去就是通往塔什库尔干县城。

    库斯拉甫乡其实被包围了,因为周边的叶城、英吉莎、泽普、莎车、阿克陶等县城都被驻地的武警和公安干警严密盘查封锁,真有点百团大战的味道。

    没办法,边疆老百姓的安危也是国之重任。

    现在的时刻,边疆地区的各大城市是一片灯火辉煌,人们在此安居乐业,享受着安定带来的幸福生活。

    只是……他们在享受歌舞升平的时候,根本想不到,此时此刻,武警战士和公安干警正在边远的山区夜不能寐地进行血肉撕杀。

    这批从境外潜入的武装特偌锐斯特很是狡猾,他们白天是农民、是工人、甚至是医生,夜晚则集中起来参加军事训练。

    他们把*的游击战术活学活用,把自己隐藏伪装得很好,以至于,有时候连邻居都不知道自己身边就有特偌锐斯特。

    因为战况紧急,许云松和张良商量好今天不睡觉,进行连夜作战,要打特偌锐斯特一个措手不及。

    接近晚上11点的时候,车队停在了距离库斯拉甫乡六公里远的地方,然后步行前进。

    战士们关闭通信沿着河谷徒步,大家走野牦牛睬出来的小道上山,路途甚是艰难,其困难程度远超阿尔他逊的那条山路。

    行进了将近二十分钟后……

    “火光!”

    见到不远处的山上出现闪闪的火光,队伍停止了前进。

    “重案一组,给我上……”张良率众前去探查。

    过了一阵,张良率众憨笑着回来,原来那里是一个很小的村子,火光是维吾尔族老乡燃起的一堆篝火。

    许云松老远就问:“狼狗,什么情况?”

    ---题外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