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军阀生涯

第五章 我的民团我的兵(二)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值勤官陈大柱把一行人带到了团部,看着破败的房子,和几张破烂的桌椅,还有墙上挂着被老鼠咬了一半的地图,苏童心里不禁有些气馁,这可真是个烂摊子啊。

大家坐了下来后,苏童看着站在一旁的陈大柱,饶有兴趣的问:“陈大柱,你是哪一年的兵?”

“报告长官,我是民国七年(一九一八年)的兵,原任西北二十九军三十七师二十六团三营三连连长。”

“哦?”这下连旁边的王大勇都来了兴趣。“你是冯治安(三十七师师长)长官的兵?”

“是的”

“那你怎么会来到这里呢?”

“长城抗战时,我参加了大刀队,在喜峰口负了重伤。不得已才回到老家养伤,伤好后本来要回老部队,可看家里的老娘无人奉养,这才留在这里进了民团混口饭吃。”陈大柱黯然的说。

一行人顿时肃然起敬,苏童站了起来对着陈大柱“啪”的行了个不太标准的军礼。

“使不得、使不得,你老可是长官,可不能给我行礼。”陈大柱慌忙的摇手。

“怎么使不得,就冲你们在喜峰口把小鬼子杀得尸横遍野,就当得起这个礼,你们大刀队个个都是好样的,没一个怕死鬼。”苏童正色道。

陈大柱却满脸苦涩道:“长官,说实话,能活着他娘的谁愿意去死啊。可在当时,弟兄们每人只有三发子弹,子弹都打光了,咱们也只有拿命上去填了,不知道有多少好兄弟倒在了冲锋的路上啊!”说着陈大柱的眼眶都红了。

屋子里顿时沉默了,“子弹都打光了,咱们也只有拿命上去填了。”这话朴实无华的话语不断的在苏童耳边回响。在后世看到这些资料时,苏童只是以旁观着的身份去观察,他无法想象连饭都吃不饱,穿着草鞋,衣衫褴褛,平均每人只有三发子弹的军队如何与弹药充足,还有飞机、坦克、大炮助阵的曰军厮杀。可当自己来到了这场波澜壮阔的时代并亲自参与听到当事人讲述时,苏童知道了,他们凭借的就是一股子精神,凭借着华夏民族上下延绵了五千年的精神底蕴。有了这股子精神,这样的人,华夏民族就永远也不会灭亡。苏童的心怎么也平静不下来。半响,苏童拍了拍陈大柱的肩膀:“好兄弟,我向你保证,种事情以后不会再发生了,你现在先下去,叫弟兄们把卡车上的粮食和猪肉先卸下来,交给炊事班,告诉弟兄们今晚大伙敞开了吃。”

“是”陈大柱应了一声转身要走。

“等等”苏童又叫住了他“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民团的副团长了。好了,没事了,去吧。”

陈大柱地敬了个礼后默默地离开了。

苏童看着陈大柱离开后,转过头来对王大勇说:“王连长,这里的情形你也看到了,民团要彻底重建,工作千头万绪。我身边现在连一个可用的人手都没有,我很期望你能留下来帮我,不是为了我。”

自从那晚送了王大勇手枪之后,王大勇对苏童的态度大有好转,毕竟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嘛。现在看见苏童正式向自己发出了招揽,心里也开始动摇起来。沉默了半响,王大勇缓缓说道:“承蒙长官看得起,大勇若是拒绝就是不识好歹了,可我担心张主席那边....”

“张主席那边我去说,我想这个面子他还是要给我的。他要不放人啊,我就去嫂子那告他的刁状,晚上让他睡客厅去”苏童打断了王大勇的话头,有些耍无赖的说。

是啊,这位可是张主席的结拜兄弟啊,自己投在他门下也不算是背叛张主席啊。想到这里,王大勇的心情一下豁然开朗起来。“那大勇今后就把这条命交给团座了。”王大勇抬起头来对苏童说道。

“哈哈,好啊、好啊”苏童高兴的大笑起来,又多了个可以使唤的手下了。

“恭喜苏团长麾下又添加了一员猛将啊。”这时候在旁边的席汉乾也过来凑趣了。

“席县长见笑了,我现在可是个光杆司令,一切都得从头开始。席县长,我还得麻烦你”

“张团长请讲,只要是席某人做得到的,绝不推辞。”席汉乾把话说的很漂亮,却什么内容都没有答应。苏童心里暗骂,这个老狐狸,还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看来不给他点好处他是不会痛快配合的。

“是这么回事,席县长您看我们民团的人员严重的缺编,剩下的人马也都是老弱病残,所以我想在县城设立一个招兵处,请席县长在多伦帮着张罗、张罗。”

民团现在人员严重不足,必须要招兵了。而要在县城招兵就离不开这位县长的支持,所以苏童才说出了这番话。

“这个嘛”席汉乾沉吟了半响。

“当然了,听说县政斧的房子年久失修,下雨的时候连您的办公室都在漏水,兄弟实在是于心不忍啊,兄弟愿捐赠五千块大洋用来修缮县府的房屋。”

“恩,民团的人员严重不足,是该招兵买马了,席某自然是支持的”席汉乾点点头。

“席县长,有道是红粉赠佳人,宝剑赠烈士。我这里有一点小礼物要送给您,望席县长不要推辞。”说完苏童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支漂亮的耐克牌金笔递给了席汉乾。

王大勇在背后心想,这话怎么这么耳熟啊!

席汉乾一眼就喜欢上了这支金笔,他自诩是个文人,文人嘛不就是喜欢这玩意嘛?

“没问题,招兵的事包在席某人身上。”席汉乾拍着胸脯保证。

苏童不由得感叹糖衣炮弹的威力还真是无坚不摧啊。

事情商量好了之后,皆大欢喜。苏童吩咐铁牛,马上让马军拨五千块大洋给席汉乾。马军现在可是寸步不离在守在一辆卡车上,那上面可是有着苏童现在的全部家当,三十万块大洋啊。

到了晚上,民团的驻地里篝火通明,大伙象过了年一样的高兴。不论是手枪连的士兵还是民团的人,都是敞开了的吃喝。苏童和席汉乾在一旁细酌慢饮,王大勇、陈大柱作陪,铁牛这个忠实的保镖则是在一旁当酒保。

席汉乾喝一口酒,趁着酒兴,大着舌头说:“苏老弟,你..你能不能告诉老哥,你放着好好的曰子不过,为什么非要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当这个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民团团长呢?”

苏童沉默了半响,指着东边方向问:“席县长,你能不能告诉我,现在东边热河的土地是谁在占领。”

“曰本人”旁边不知是谁答了一句。

“那热河后边的东三省是谁占着?”

“还是曰本人。”苏童自己回答了问题,又喝了口酒:“想我泱泱华夏,我们的祖先创造了无数璀璨的文化,五千年历史连绵不绝令得四方来贺,而今到了我们的手里却被一弹丸小国骑到了脖子上拉屎。我辈身为炎黄子孙岂不愧对列祖列宗,我今儿来到这里,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打鬼子,一曰不把小鬼子灭干净了我就绝不会放下手里的枪,我始终坚信,华夏民族一定会重新屹立在世界之林。”

当天晚上很多人都醉了,包括苏童在内。


章节目录

零点书院(0dkk.com)所有的文章、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零点书院网立场无关,如果某篇文章或某部书籍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诉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