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0章 因为你没得选!

字数:4532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姜还是老的辣。

    这是苏锐此刻最直观的感觉。

    只不过,有些“老姜”,也着实有点太不要脸了。

    如果白天柱所言属实的话,那么,欧阳家族这一大家子,也太可怕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算不算得上是父子相残?

    欧阳中石的证据,的确是从欧阳健手上拿到的。

    或者说,那是他的父亲,主动给他的。

    如果那些证据不是真的,这说明什么?

    说明,欧阳健要利用欧阳中石的手,去弄死白天柱!

    毕竟是杀妻之仇,任何一个正常男人都不可能忍得了的!

    苏锐想想都感觉到了不寒而栗!

    这帮世家里的老家伙,到底有没有骨肉亲情可言?连自己的儿子都能坑到这个份儿上!

    不过,坑人者,人恒坑之,欧阳健最后被自己的孙子给直接炸死,也算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了。

    和欧阳家族相比,苏家可真的是温馨太多了!

    这些家族里的明枪暗箭,真的不是常人所能想象的!

    欧阳中石死死地盯着白天柱:“你有什么证据这样讲?”

    他当然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况的发生,当然不愿意发现自己这二十多年都恨错了人!

    如果白天柱所说的是真的,那么,欧阳中石过去的这二十多年,无疑活成了一个笑话!

    他在仇恨驱动之下的所有努力,至少有一半都将付诸东流!

    苏无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此景,没有说话,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

    苏炽烟摇了摇头,这时候的她开始有些庆幸了。

    庆幸收养自己的是苏家,而不是欧阳家或是白家。

    否则的话,若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一个心思纯净的人,也会变得心狠手辣,腹黑无比!

    “因为,这是你父亲前一段时间亲口告诉我的。”白天柱继续语不惊人死不休!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的父亲……他怎么可能对你说这些?”

    哪怕以欧阳中石的智商,都有点理解不了这其中的逻辑关系了!

    按理说,以欧阳健的立场,不把白天柱当成死敌就不错了,既然让儿子去对付对方,为何又要把这些事情全部告诉白天柱?

    这于理不通啊!

    “很简单,欧阳健已经开始怀疑你了,因为邪影事件。”白天柱呵呵笑着,他的笑容之中满是嘲讽之意:“你能想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是真的不太明白。”欧阳中石的面色铁青。

    “邪影是欧阳健的人,却并不是他派出去刺杀许燕清的,当时,你们家老爷子被请到国安喝茶,他就已经想明白一切了。”白天柱说道,“只是,碍于家族颜面,他没有把这些事情对外说。”

    欧阳中石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一股很危险的光芒从其中释放而出:“既然他没有对外说,为什么又偏偏告诉了你?”

    “因为你要嫁祸于他啊。”白天柱说道:“欧阳健把这件事情告诉我,同样也是想要在未来某一天,借我之手来限制你而已,毕竟,他很擅长让别人来承担责任和……转嫁仇恨。”

    不寒而栗。

    欧阳健从来就没有真正信任过自己的儿子。

    这种不信任,在邪影事件之后到达了巅峰!

    欧阳健知道究竟是谁借邪影之手来往自己的身上泼脏水,只是碍于家丑不可外扬,所以欧阳健一直都没往外说!

    他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才被弄的一肚子气,一病不起,再也没去过欧阳中石的山中别墅!

    不过,欧阳中石万万没想到,自己的老爸竟然会专门去对白天柱把以前的事情全部说出来!

    他安得到底是什么心!

    “所以,你没烧死我,你的父亲绝对是有提醒之功的。”白天柱又阴测测地笑了起来,“而欧阳健最终落到这样的结局,也算的上是他咎由自取了。”

    这笑容让人觉得很是瘆得慌,苏锐想着这其中的逻辑关系,再看看白天柱的笑容,后背不禁冒出了一大片鸡皮疙瘩!

    这些家伙,都是什么玩意儿!

    就不能安安生生地活着吗?都特么的是吃饱了撑的!

    “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欧阳星海满脸涨红地低吼道:“爷爷绝对不是这样的人!”

    他现在还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

    白天柱看着欧阳星海,嘲讽地说道:“嗯,你爷爷估计临死前也不认为,他的孙子是这样的人。”

    欧阳中石万万没想到,最后把自己推下深渊的,竟然是他的父亲!

    欧阳中石一直在算计着自己的老爹,可是,他的老爹何尝不是在算计着他!这一算计起来,就是好几十年!

    一股深沉的无力感不禁从他的心底泛起来!

    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欧阳中石的身体此刻在微微发颤,就连手指都在颤抖着。

    被人出卖的滋味儿的确不好受,更何况,这个人,是自己的父亲!

    “是不是在思考着对策?”白天柱呵呵笑了笑:“然而,我保证,你今天已经想不出金蝉脱壳的办法了。”

    看着白天柱,欧阳中石说道:“我还是那句话,你们没有确凿的证据。”

    “人证物证俱在,你还要抵抗到什么时候呢?”白天柱轻轻一叹,说道,“你的所有反抗,都是无意义的,中石。”

    这一声“中石”,竟是换了个语气,颇有一股语重心长的感觉。

    “真的无意义吗?”欧阳中石看了看白天柱:“那就把证据列出来吧,若是列不出来,那么你们便回去吧,这里是华夏,是讲法律的社会,不是你们胡来的地方。”

    他在不断地强调着这一点,似乎这已经成了他唯一的依靠了。

    “国安的特工已经来了,重案组的特警也都全部到场,你插翅难逃了。”白天柱说道,“看看四周吧,那么多枪口指着你。”

    “这只是你以为的。”欧阳中石伸出手,指了指站在人群后面的苏无限,说道“你们看,他一直就没让国安上来,因为,他从来都不靠国安,这就是苏无限比你们所有人都强的地方了。”

    听了这话,苏无限忽然笑了起来:“我更喜欢江湖事江湖了,但是,我也很想看一看,你到底还有什么底牌是没有亮出来的。”

    “你不妨猜一猜吧。”欧阳中石说道。

    他既然能这么问出来,那就说明,欧阳中石是真的有后手的!

    “我猜不到。”苏无限说道。

    “送我和星海离开这个国家,从此,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欧阳中石说道。

    “一笔勾销?”白天柱嘲讽地说道:“你说一笔勾销就一笔勾销了?失败者也拥有谈判的资格吗?”

    然而,白天柱赫然看到,在欧阳中石那满是疲惫与憔悴的脸上,露出了比他还浓郁的嘲讽之色:“你肯定会答应的,因为……姓白的,你没得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