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9章 把儿子当成刀!

字数:4198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白天柱的神情,让欧阳中石的心顿时跌落谷底。

    他表面上还是很镇定,可是,心里面已然掀起了惊涛骇浪!

    的确,他在白家的内部有“钉子”,而且这钉子还不止一个,当初,白家大院在重修的时候,欧阳中石就已经搞到了设计图。

    可是,设计师没想到的是,对于白天柱这种人来说,狡兔三窟实在是太正常了。

    欧阳中石也没想到,哪怕他把那个白家大院的微型模型建得再精巧,也是完全没用的,因为,他压根就没想到,这大院的下面,竟然有一个构造相当复杂的地下室!

    哪怕布满燃油管道又怎样,就算是消防车进不去又如何!

    白天柱压根就是安然无恙的!

    早在刚刚起火的时候,他就已经进入了地下室!

    而这地下室的建筑强度极高,甚至有自己独立的水循环和空气循环系统!

    这个地下室建设的标准,可不是为了应付普通的火灾,而是能抗衡战争和八级以上的地震!

    所以,欧阳中石就算是把白家的地上部分烧个精光又怎样!白天柱躲在地下室里,仍旧安然无恙!

    其实,整个白家里,知道这个地下室的人可不多,但是,白家三叔白克清是一定知道的!

    欧阳中石虽然人在南方,但是,白家的火灾现场对于他来说可是犹如亲眼目睹一样,因为,他安插在白家的内线,已经把当时发生的所有情况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

    只是,欧阳中石没想到的是,眼见不一定为实,那熊熊大火,反而形成了巨大的陷阱!

    当时,白列明和白有维等人和白克清起了冲突,直接被当场逐出了白家。

    那时候,白克清说自己要去医院陪父亲的遗体说说话,便独自离开了。

    据说,白天柱虽然是先被浓烟呛死的,可后来他的尸体也被烧的惨不忍睹,面目全非,把火葬场的工作量都给顺带着减轻了不少。

    偌大的白家,并没有几人真正的和白天柱的遗体进行告别。

    除了白克清!

    也就是说,在当时,只有白克清知道,自己的父亲没有死!

    可是,他还是去了医院告别,还是成立了调查组,还是一脸沉痛和凝重的出现在葬礼之上!

    陈桀骜也去了葬礼,不过他是陪着欧阳星海去敬献花圈的。

    那个葬礼上的电话,正是陈桀骜打给苏锐的。

    那并不是要暴露自己,而纯粹是为了迷惑住苏锐。

    白天柱一生行事小心谨慎,这压根就是一盘棋!

    而在没有得到自己父亲通知的情况下,白克清就已经顺势把这场戏给演下去了!

    根本不存在死而复生!因为白老爷子压根就没死!

    欧阳中石和欧阳星海都会演戏,并且双方配合的很默契,但是,他们万万没想到,早在个把月之前,白家父子就已经联手演了一场更加逼真的大戏!骗过了所有人的眼睛!

    个个都是人精,根本不需要“搭戏”的另外一方把具体计划提前告诉自己,直接就能演的天衣无缝,极为完美!

    甚至,就连苏锐都被骗过去了,他都没想到,白天柱竟然还能活着!

    哪怕颇受白克清信任的蒋晓溪,也同样不知道这件事情,如果她知道的话,必然第一时间给苏锐通风报信了!

    事实上,是在到了南阳之后,蒋晓溪才得知了这个消息!

    苏炽烟同样如此!

    当然,现在看来,苏无限应该也是后来知道的,但是他刚才并没有把这个消息直接告诉苏锐。

    也许,苏无限之所以没说,也是由于——他到现在,可能都没有彻底扳倒欧阳中石的把握。

    对方沉寂二三十年,在这么漫长的岁月里,足以做出太多的准备工作了!

    谁也不知道,欧阳中石到底还有着怎样的后手!

    “可是……在你的葬礼上,大家是在和谁告别?最后下葬的又是谁的骨灰?”欧阳星海问道,他此刻还坐在台阶上,浑身都已经被汗水给湿透了。

    “谁说那火化的遗体一定是我了?谁说那骨灰也是我的了?”白天柱呵呵冷笑,“为了陪你们演这一出戏,这一段时间,我只能让自己处于黑暗中,可把我憋坏了,呵呵。”

    欧阳中石低声说道:“白克清……”

    是他大意了。

    “你也别怪克清摆了你一道。”白天柱看穿了欧阳中石的意思,随后说道:“你都已经要把他爹给烧死了,还不能让他对你来一出将计就计?”

    “我并没有说这件事情是我做的,从头到尾都未曾说过。”欧阳中石淡淡地说道,“虽然我很想杀了你。”

    “可是,你在白家里的钉子,已经被我们给挖出来了。”白天柱说道:“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想要抵赖?”

    随后,国安的特工们直接上前:“跟我们走一趟吧,配合调查。”

    苏锐也站在一旁,浑身的力量在迅速流转,似乎已经准备出手了。

    欧阳中石淡淡地说道:“别逼我。”

    这简单的三个字,却充满了一股浓浓的威胁味道!

    “我是不想逼你,但是事实已经在这里摆着了。”白天柱呵呵一笑,在他看来,欧阳中石已经插翅难飞,因此,整个人的状态显得极为放松,随后,这老爷子又说道:“对了,你口口声声要杀了我,其实,你爱人的死,和我并没有半点关系。”

    “和你没有关系?这怎么可能?”欧阳星海从地上爬起来,吼道,“我妈就是你害死的!”

    苏锐看着此景,眯了眯眼睛,并没有讲话。

    而白天柱则是冷冷说道:“那只不过是一次术后感染,居然被栽赃到了我的头上,真是可笑之极。”

    “我有证据证明是你做的。”欧阳中石淡淡地说道。

    “你的证据是哪里来的?”白天柱嘲讽地回应道:“你还记得那所谓的证据来源吗?”

    “是我调查出来的。”欧阳中石说道。

    不过,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神情稍稍地波动了一下。

    “不,你的记忆出现了偏差,那些证据,正是你的父亲、欧阳健给你的。”白天柱真的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欧阳中石的眉头狠狠地皱了起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这么一说,无疑表明,那些证据就是从欧阳健的手中所获得的!

    “如果欧阳健九泉下有知的话,他应该感觉到愧疚。”白天柱冷笑着说道,“凭空捏造出生死之仇,把自己的儿子当成一把刀,这是一个正常人能干得出来的事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