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7章 最后一次,让你服气!

字数:6498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欧阳星海父子竟然主动出现了!

    这本身就是一件超出预料的事情!

    毕竟,按照常理来说,似乎他们应该一直躲在这医院的病房里,永远不和苏家两兄弟打照面才是!

    可是,他们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走出了医院!

    这是要直面苏家兄弟了吗?

    嗯,虽然看起来有些憔悴,虽然欧阳星海的脸还有点红肿,但是,这父子两个并没有失掉精气神。

    也许,他们二人这几天来都没怎么睡着,实在是因为内心深处的愧疚太大了,可是,现在,为了活下去,他们必须直面这种愧疚的情绪,并且将之从自己的内心深处彻底清除出去。

    “有点意思。”苏锐眯着眼睛说道:“看来,这父子两个比我们想象中要主动很多。”

    的确,能把自己爷爷所居住的地方直接炸毁,这样的人,又怎么能以常理来揣度呢?这父子俩接下来会在这棋盘上走出怎样的一步,真的没有谁可以预料。

    其实,在欧阳健别墅的爆炸事件之中,有个细节是细思极恐的。

    当时,在那别墅里,有十七八个欧阳家族的人,爆炸之前,陈桀骜完全可以制造出一点别的动静,让这房子里的人在短时间内转移,使得他们可以免于惨死在爆炸之中,可是,陈桀骜当时并没有这么做,欧阳星海也没有授意他采取这样的方式,导致最后直接炸死了十七个人!

    那么,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为了掩人耳目,为了最后结果更逼真,欧阳星海不惜多牺牲掉几个家人!

    这样的心思,已经不止能称得上是狠辣了,简直是变态了吧!

    一想到这一点,从苏锐眼睛里面射出来的精芒便变得愈发冷冽了起来。

    然而,双方的目光在空中交汇,并没有碰撞出任何的火花来。

    因为,欧阳家父子,压根就没有接招。

    他们的眸光有些灰败,有些暗淡,没有半点犀利的感觉,和苏锐眼里的刺目精光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

    至于苏无限,虽然他也是站在劳斯莱斯的旁边,迎着欧阳父子,可是,他眼睛里面的光芒却很平静,并没有任何咄咄逼人的意思。

    苏无限这样做,似乎是把控场权完全地交给了苏锐,也似乎是在考量着接下来该如何接招。

    “你们总算出来了。”苏锐走上前去,“外面发生的事情,你们都看到了吧?”

    欧阳星海看着苏锐,眸光之中黯淡之色半点不减:“没看到,但听说了。”

    “不想发表什么评价吗?”苏锐问道。

    “没什么好评价的,这都是他们的选择而已。”欧阳星海说道。

    苏锐却摇了摇头:“其实这是你的失策,你明白吗?”

    “我不明白。”欧阳星海搀扶着欧阳中石,说道:“这件事情可和我并没有任何的关系。”

    “你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罢了。”苏锐说道:“我说你失策,是因为,如果你不让这些南方世家子弟拦着我,我说不定现在都已经到机场了。”

    本来,苏锐确实是在离开医院的时候,遇到了所谓的南方世家联盟,不过,这和欧阳星海的失策并没有任何关联,毕竟,苏锐就算是到了机场,也是可以杀回来的。

    “你现在也仍旧可以去机场,也仍旧可以离开这座城市。”欧阳星海说道。

    “不好意思,我本来并没有多么怀疑你,只是有一点点怀疑而已。”苏锐的食指和拇指捏在了一起,比划了一个“一点点”的手势,随后他说道:“但是,当南方世家联盟闹了这么一场之后,我就彻底地想通了。”

    “你想通了什么,没必要告诉我的。”欧阳星海说道,“我父亲还很虚弱,我要扶他去休息了。”

    说着,欧阳星海搀扶着欧阳中石,准备绕开苏锐。

    苏无限还静静地斜靠在劳斯莱斯的车身之上,一句话都没有说,仍旧在观察着现场的情况。

    或者说,他还在看着对方究竟能做出怎样的表演。

    “关于爆炸案,你们不想再多说一点什么吗?”苏锐眯着眼睛说道。

    “我父亲已经很悲伤了,我也一样。”欧阳星海看着苏锐,说道,“我知道你想表达的是什么,如果你认为这件事情是我做的,那么,就请拿出证据来吧。”

    苏锐早就料到欧阳星海会这么讲,他笑了笑,说道:“我听说欧阳兰也晕过去了,是你干的吧?”

    “不是我干的,是你干的。”欧阳星海面无表情地说道:“是你打伤了她。”

    “呵呵,很好。”苏锐说道,“你的答复可真是让我很满意呢。”

    “既然你满意了,那么,我们能走了吗?”欧阳星海说道。

    “不能走。”苏锐说道,“这次爆炸案疑点重重,我需要请你们去国安配合调查。”

    “你难道没看到,我父亲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了吗?”欧阳星海又说道。

    很显然,他也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顺利离开。

    从炸毁山中别墅开始,欧阳星海所走的每一步,都是在悬崖边缘踱步,每一步都是在向死而生!

    当然,稍有不留神,稍稍大意一些,就会掉进万丈深渊!

    “虚弱不是理由,国安同样也会给你们提供很好的医疗条件。”苏锐说道,“放心,有我在这里,不会有任何人敢往你们的身上泼脏水的。”

    停顿了一下,苏锐又说道:“当然,我们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嫌疑人,一定会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

    苏锐的这句话之中有着极为强悍的压迫力,似乎让周围的空气都为之而停滞了下来。

    “除非你们能够拿出确凿的证据,否则的话,我是一定不会跟你们离开的。”欧阳星海说道:“我也请你相信我,我能做到这一点……我保证。”

    说这话的时候,欧阳星海的眼睛里面也开始释放出了浓烈的精芒,那黯淡之色已经消失无踪了!

    他的目光,终于和苏锐的眼光彻底碰撞在一起,这一刻,已是火花四溅了!

    在这两个年轻人对视的时候,苏无限终于迈步,走到了欧阳中石的面前。

    他看着对方,说道:“岳欧阳是你的人,大火是你放的,你骗了我很多年。”

    这三句话初听起来语气很淡,并没有多少自嘲或是嘲讽别人的感觉,可实际上……真的是简单直接,杀气四溢!

    “不是我。”欧阳中石很直接的回应道。

    其实,当年,欧阳中石若是想杀掉还是一个孩子的苏锐,完全可以有很多种精准打击的方式,根本没必要放一场大火,烧死那么多孩子和老师。

    然而,他恰恰是这么做了。

    这是为了让那一场谋杀,看起来更像是意外!

    这和欧阳星海把欧阳健的别墅炸上天也是一样的!

    这爷俩,其实很多行动方式都很相似!

    他们都擅长韬光养晦,都更喜欢用简单直接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当然,他们也同样擅长把脏水泼到别人的身上!

    苏无限没必要向欧阳中石寻找答案。

    因为,所有的答案,都已经在心中了。

    “现在否认,似乎并没有任何意义了。”苏无限看着欧阳中石:“你烧了福利院,又烧了白家,苏家不会放过你,白家同样也不可能放过你的。”

    “我还是那句话,你们没有证据。”欧阳中石说道,“这是个讲证据的国家,如果简单的因为你的怀疑就给我定罪,那么,这个社会就要乱套了。”

    苏无限说道:“不,如果放任你继续搞下去,这个社会才是真正的乱套。”

    “我一直在山中隐居,我能搞什么?”欧阳中石说道,“至于岳欧阳,确实不是我的人。”

    “他名字里的‘欧阳’,正是欧阳家族的‘欧阳’。”苏无限说道:“这是秘密吗?”

    “即便不是秘密,那么,欧阳家族有那么多人,你何至于认为,岳欧阳是我的人呢?”欧阳中石说道,“我只是想要离开这里,去找个地方好好疗养,没有必要在这种事情上骗你们。”

    在说这话的时候,欧阳中石还努力地挺直身体,负手而立,就像他以往一样。

    好像是要通过这种动作来维持自己的骄傲。

    只不过,由于身体确实是比较虚弱,使得欧阳中石的后背并不能完全挺直,此时的他比之前也好像苍老了很多。

    本来他人就瘦削无比,此刻很多天没有吃饭,更是形销骨立,感觉已经步入了风烛残年一般。

    “你已经演了那么久,多演一次好像也没什么,不过……有件事情我必须要告诉你。”苏无限说道。

    “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没什么是不能说的了。”欧阳中石说道,“你说吧,我洗耳恭听。”

    不过,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似乎完全忘记了,他也对苏无限隐藏了很多很多。

    苏无限并没有立刻讲话,而是看向了远方。

    这个时候,一辆商务车从道路尽头缓缓地驶了过来。

    而一排喷涂着“国安”字样的轿车,也紧跟在后面。

    苏锐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在车子驶过来的时候,苏无限对欧阳中石说道:“我的时间紧张,更何况,这件事情已经拖了那么多年,所以,让我们快点解决吧。”

    虽然苏无限说这句话的时候,用了个语气词,可是,苏锐知道,这无疑代表了他最斩钉截铁的口气!

    欧阳中石笑了:“无限,如果你的解决方式,是让国安把我给强行带走,那么,这可就太让我失望了。”

    “不会的。”苏无限说道,“咱们两个斗了那么多年,这最后一次,我好歹也得让你心服口服才是。”

    说话间,商务车已经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苏炽烟率先从车上走了下来。

    紧接着,副驾的门也开了。

    这一次,走下来的是蒋晓溪!

    随后,这两个姑娘一左一右,把一个老人从车里搀扶了下来。

    这个老人站定之后,目光阴沉且复杂的看着欧阳中石父子。

    当看清这个老人模样的时候,欧阳中石的眼睛顿时瞪圆了!

    而欧阳星海则是难以置信地失声叫道:“不,这绝对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