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9章 不祥力量的源头(免费)

字数:4205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上苍之外无尽的血色汪洋,每一朵浪花溅起,都有成片的残破大世界碎裂,这是恐怖的祭海,号称仙帝献祭之地,血色浪涛滔天。

    上苍在它面前也犹若孤岛,浪涛拍击向长空,古今无数时空激荡,幻灭,这是过去被毁去的无穷宇宙,每一朵浪花都曾璀璨,是昔日生机勃勃的大千世界,化作历史的云烟,残缺了,破碎了,生机皆散,组成了血色的祭海。

    它浩瀚无边,仙帝投身当中都容易迷失,需要有明确的坐标,不然的话有可能会陷入在古今错乱的未名之地,死寂之所。

    血色汪洋深处有一座祭坛,恢宏高大,寂静无声,周围浪涛都静止了,平息了,无法触及它。

    诡异种族的强者,被诸世视为至高的生物,仅存的三位路尽级生灵,都神色郑重,带着敬畏之色,在祭坛前祷告,献祭!

    无数的血光,没入祭坛中。

    战死的敌人,至强的对手等,都是极好的祭品,以他们的残血,以他们的璀璨,在这座古老的祭坛上祭祀。

    若是有外人看到,一定会颤抖,恐惧,因为三位仙帝居然跪伏了下去,在祭坛前叩首。

    大祭!

    对于诡异种族来说,这是最为神圣的一种仪式,容不得有任何的差错。

    今世,荒、叶、女帝等人都战死了,世间无帝,道祖成灰,仙王皆逝,诸世所有强者都死了,残余伟力流淌,这是最好的祭品。

    活着的四位始祖很谨慎,蛰伏祖地中修养,恢复本源,但是大祭不容有失,他们命三位仙帝认真主持。

    历史长河中,也曾有人怀疑诡异力量的源头是什么,大祭的真相,以及不祥的本质,但从未有人能够探索到尽头。

    纵然是厄土中的路尽级生灵,也都只是奉命行事,不知道究竟为谁献祭。

    事实上,在很漫长的岁月中,仙帝甚至不知道这种仪式的终极意义,也只是近古才有些了然,似乎真的有那样一个生灵!

    在很久以前,有的仙帝甚至认为,这只是一种象征性的仪式,甚至祭祀的不是某个生灵。

    现在,这个纪元,始祖的只言片语泄露了部分真相,他们力量的源头,似乎直指某个曾经在世间留下过痕迹的存在!

    这让仙帝惊悚,让至高生物都发自内心的恐惧,大祭为谁?竟有一个相对应的生灵!

    不过,那个生物似乎不存在了,逝去了,在历史的长空下灰飞烟灭。

    而始祖想追求更强的力量,所以不断献祭,希望那个人留在无穷宇宙的点滴痕迹有所显照,甚至复苏一缕念,给予他们启发,助他们踏上更高层次的领域中。

    这让仙帝都感觉头皮发麻,这世上怎么可能有那种怪物?

    诡异力量的源头,不祥生物诞生的原点,都指向一个生灵?

    不过,消散的了终究不可再来,彻底磨灭的始终无法复苏,这多少让他们心安了一些。

    “这祭坛是哪里来的,为何我觉得,比祖地还要久远,比始祖存在的岁月还要古老,给我无尽的历史沧桑与厚重感?”

    大祭过后,三人不断倒退,直到很远,站在血色祭海上,一位仙帝才小小心翼翼地开口。

    另外两个路尽生灵摇头,没有开口,他们不想在这个地方驻足过久,三人迅速远去。

    直到极尽遥远后,他们仿佛听到一声微弱几乎不可闻的叹息,似真似幻,在血色祭海深处响起。

    三位至高生物猛然转身,盯着离开的那个方向,黑色祭坛上隐约间……有个模糊的身影在回首,是在遥望过去的路,还是在登高追忆什么?!

    霎时间,三位路尽级强者感觉头皮都要炸开了,真有……这样一个怪物?!

    不过,那模糊的身影刹那就解体了,所有痕迹尽消退,从世间破灭,无法存在下去,一切归于虚无。

    “你们……看到了吗?那是始祖所渴望复苏、显照一点痕迹的的生灵吗?他不是被臆想出来的,曾真实存在?!”

    “这样隆重的大祭,却也只让他模糊的显照了一瞬,始祖若是知晓,一定会发疯闯来,可终究错过了,他到底是谁,有着怎样的身份?”

    连三位仙帝都颤栗,强烈的不安,在他们看来,始祖已经是无穷宇宙之上的极尽,古今未来时空之最强,再无领域可攀升,可是现在,大祭无数个纪元后,祭坛上终于匆匆显照出一个模糊的身影,昭示出某种可怕的真相,令路尽级生物都有些害怕了。

    “死去终究是死去了,我们走吧!”一位仙帝开口,不想呆下去了。

    “三世铜棺的主人!”直到很久后,彻底离开仙帝献祭之地,三人中那个活的最为古老的路尽级生物才神色凝重地开口。

    只有他听闻过一鳞半爪,现在道出了那有限的秘辛。

    “什么?”

    “荒的铜棺,叶的铜椁,其实……都曾属于一个人。”

    “三层棺椁,三世铜棺,葬着一个人,埋在高原上,始祖研究了很多年,但是毫无所得,后来,任棺椁流落出去,想观其他人是否有所得,铜棺是否有异常,然而他们失望了。”

    “在那无比古老的年代,始祖曾推演出铜棺之名,为三世铜棺,也曾有过各种联想,但等了无穷岁月,一个又一个纪元,始终无所获,也就不在意了。”

    “现在看来,大祭的存在,就是那葬于铜棺中的人啊,他有三世吗,三世而终,亦或是三世身后可能再现,可怕的迷雾,我等看不清。”

    突然,始祖恐怖的气息浮现,祖地中,四个如同厉鬼般的古老怪物睁开眼睛,看向祭海深处的三位仙帝,有人开口了。

    “他……出现了?!”始祖居然在颤抖着。

    他们一切力量之源头,都源自那个生物。

    当年,他们驾驭棺椁闯入高原,取代了铜棺,埋在厄土中,才造就出无敌的始祖身,对那个莫名的存在怎能不忌惮,不敬畏?很想得到关于他的一切!

    可惜,当初,进入高原深处,他们虽然葬己身于土层下,但是立刻就沉眠了,甚至也只记住了这些,过往皆已成灰,事实上,他们真正的前世身直接就在当日死掉了,被诡异力量侵蚀,而后他们的肉身再通灵,才走出十大始祖。

    真相是,原本的他们都死去了,取而代之的是,新生的诡异真灵在伴着早已不祥的肉身。

    一切力量之源头,诡异诞生的原点,都出自那埋铜棺的土坑以及高原。

    “你们知道原初物质是什么吗?”始祖最终忍住了,没有冲出高原,身在厄土中继续疗伤,但是,隔着无数的宇宙时空,依旧将清晰的话语投送在三位仙帝的心头,令他们愈发的敬畏。

    “很可能就是三世铜棺主人的骨灰啊!”一位始祖低语道。

    风很大,撕裂了天穹,血色浪涛溅起,像是有亿万强者化出身影,但最终又炸碎了,成为浪花,一片又一片残破的大世界在不断生灭。

    祭海,不宁静,仙帝献祭之地阴森无比,慢慢模糊下去。

    最近不断的送人上路,杀到手麻,调整了两天,今天先写点传上来,晚间还会接着写,结束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