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5章 星辰永灿,不灭诗篇(免费)

字数:23821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四章合一,一万两千多字。

    楚风感觉霉运缠身,原本如同个隐形人,低调的在战场中收尸,可现在却如同耀眼的灯塔,成功吸引了成群成片的敌人杀来。

    没什么可犹豫的,他果断地将老头子投掷出去,抛到一个暂时安全的地带,然后独自开始突围。

    这只是一段小插曲,真正的大决战还是在始祖战场中,它的成败关乎着最终的结局。

    “荒,叶,你们很自负,认为纵死也能带走我们?可笑!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番,何为无敌!祭掉了大道,将万道踩在脚下,不等于回归原始,没有了奥妙无穷的进攻手段,来,斩你们!”

    有始祖大喝,这一次他们并未融合归一,而是彼此发光,交织出刺目的光彩。

    同时,他们身后的高原也剧震,弥漫出不祥的大雾,覆盖他们,并与他们身后的古棺共振。

    轰隆!

    始祖彼此间交织光束,融合连接在一起,虽然十人分开在不同方位,但动作一致,化作一个整体,像是一个人在出手,举手投足更加的契合。

    十大始祖彼此共振,十人仿佛构建成一面镜子,而他们就是镜子上最为灿烂的十枚符文。

    这时,十大始祖各自举起了手中的兵器,全是同样一口漆黑的长刀,瘆人无比,齐刷刷向着荒与叶劈去。

    十人背靠高原凝聚成镜,伟力不可想象,刀光爆发而出,如同超越祭道的光焰从一枚古镜中爆发出来,古今世界不连续了,彻底崩断了!

    哧!

    刺目的光芒将古今未来切割成一段又一段,自古史的源头,从当世的立身根基处,要将荒叶彻底斩灭!

    荒天帝低吼,自身伟力暴涨,此时他单是凭借无敌的肉身就激荡出汪洋般的血气,如同惊涛拍天,卷动古今未来!

    他的血气实在太雄浑了,在他的背后,有很多道身影显照,都是他自己,凝聚成一个更加磅礴无边的荒天帝,矗立人间,俯瞰诸世界,无量大宇宙,到处皆是他的血气之身。

    几乎是同时,叶天帝的一样的血气暴涌,铺天盖地,贯通时光上下游,他的背后出现一个巨大的太极阴阳图,遮拢了大千世界。

    叶天帝黑发飘舞,眸如冷电,其血殷红,向着前方的诡异始祖洗荡过去,伟力恐怖无边。

    两位天帝并肩而立,血霞照人间,单以雄浑的血气就将断裂的古今时空填满了,无处不在,自古史到现世,鲜红灿烂一片,镇压十大始祖。

    同时,他们的雷霆拳印,他们的剑光,他们的万物母气,全都向前轰杀了过去。

    世外之地沸腾,出现撼动古史根源的力量,出现了影响现世能够存在与稳定的可怕光芒,一切都要毁灭了,万物都将回归原点。

    砰的一声,十大始祖间相连与交融的光束断裂了,手中的长刀更是崩碎,他们满身是血,越发的像厉鬼了,而他们以身凝聚出的几乎超越祭道领域的古镜光焰更是在崩灭。

    直至这一刻,即将摧毁大千世界、无量宇宙的能量波动才消散,终止了下来。

    荒与叶也不好受,满身都是裂痕,自身接近炸开。

    他们破开始祖的手段后,并不停身,极速向前杀去,轰的一声,雷池与万物母气鼎共振。

    当场,有半数始祖消失,没入雷池与万物母气鼎中,被暂时封在里面出不来。

    荒与叶集中全力向前轰去,要先镇杀前方的数位始祖。

    可怕的符文,无尽的雷霆,璀璨到在未来天地中都可见到的刺目剑光,还有照亮古史的拳光,无穷无尽,倾泻着,将前方的始祖淹没。

    而且,两大天帝盯准了目标,各自分别主攻一人,想集中全力从根源上抹杀对手,尝试让高原都无法复活他们。

    因为,在百般尝试中,他们依据经验,认为当攻击力不断爆发,达到不可思议的极致境地后,或许可以真正除掉始祖。

    砰!

    最终,在荒的剑光前,一位始祖化成血雾,直接身死,荒承受着其他始祖攻击,以剑光笼罩那方区域,还在不断倾泻杀伐之力,要打破高原的神话,彻底磨灭他!

    无穷伟力沸腾,将那里打的万物归为原初,开天辟地后,大繁盛,接着又走向大毁灭,一刹那,便仿佛经历了数不清的纪元。

    噗!

    另一边,叶天帝也催动极致伟力,镇杀了一位始祖,双手划过莫名的轨迹,将那里覆盖,不断轰杀,要打破永恒,让始祖永寂!

    可惜,最终他们还是功亏一篑,两大始祖被杀后,终究是又在高原复苏了,迈步走了出来。

    他们脸色难看,若非高原,他们真的从源头彻底死去了!

    须知,连路尽级生灵都难灭,更遑论是始祖?!

    到了这个层次,几乎不可杀死,可是方才,他们的确被击毙了!

    不过,当这两人从高原中走出后,无论是荒与叶,还是其他始祖都看出了异常,两人略微虚弱了一些。

    荒与叶也是满身裂痕,受创颇重。

    “今天注定有始祖殒落!”荒开口。

    “你们可否推演出,有几位始祖会死去?”叶目光慑人,逼视所有始祖。

    几位始祖脸色很冷漠,其中一人开口道:“你们依旧注定无功,杀不死我们,纵然我等此役过后元气大伤,回归高原修养一段岁月就是了。”

    另一位始祖更是冷漠地注视荒与叶,道:“荒,我知道,只要你的雷池不毁,你还心存着复活那个名为柳神的女子的念头,今天,磨灭你后,我们会彻底毁掉雷池,让你虽死也遗憾!还有叶,你当年除却将叶倾仙在鼎中显照复活,还为她准备了另外一条路,可对?关与你与荒身边的亲故,我们都推演尽了,昔日叶倾仙为你与荒构建桥梁,你们两人全力保她,在曾历史长河中留下她的一滴血,最终将那滴血投于某位后人的血脉中,希冀有朝一日让她觉醒,但注定要失望,我们的目光已经跨过时空,看到未来的画面,她就在远方的战场中,今天会被击杀!”

    大战再次爆发,两位天帝没什么可说的,这种话语扰乱不了他们的心绪。

    不过关键时刻,雷池与万物母气鼎中传来恐怖的大吼声,剧烈震动,简直要毁灭两件兵器了。

    最终,一切寂静,被封在里面的始祖宁可自杀了一次,也不想在里面再消耗时光对抗下去,他们直接死寂了,随后被莫测的高原复活,哪怕隔着雷池与鼎,高原也能做到这一步!

    这些始祖很果断,对敌人凶戾,对自己也足够的狠,竟不惜如此损身,只为提前出来杀荒与叶,不愿再耽搁下去,怕出意外。

    荒与叶处境更加堪忧,最为惨烈的大战到了白热化。

    远方,人们心中发堵,现在都无法面对那个方位了,哪怕隔着无尽时空,那里远在世外,也无人能感知了,只有光还有血在冲起,显照在各方大宇宙的天穹上,殷红一片,触目惊心,那是两位天帝的血吗?

    许多人忍不住想落泪,那可是无敌的荒天帝与叶天帝,他们今天的处境竟这样的艰难,自身要殒落了,可是想要带走一位敌人都很难做到。

    荒天帝,叶天帝,许多人在心中呼唤,很难接受这样的结果,提及那两人,就是无敌的代称,今天怎能如此凄凉的落幕?连璀璨光彩都要被诡异大雾覆盖,绽放不出属于他们应有的灿烂,让人伤感,让人心痛,众人心中无比的酸楚与难受。

    可是,他们又能如何?根本帮不上忙,甚至都走不到那方战场中。

    道祖战场,天角蚁怒吼,他们这一族肉身极致强大,没有几族可以比肩,可是现在他的身体却是寸寸化成血雾,血肉之躯逐步瓦解,即将彻底爆散掉了。

    有诡异道祖挟自厄土中带来的路尽级兵器兵器而至,那是一把铜锈斑斑的古锏,被猛烈轮动下来,压的天角蚁的肉身寸寸炸开,以体魄震世的他,挡不住仙帝兵,身体一截一截的碎掉,马上要死去,彻底从人间消散。

    “荒就在那里,你呼唤啊,让他助你!”挟帝兵而来的道祖声音冷厉,想逼天角蚁扰动荒的心绪。

    天角蚁任自身血肉磨灭,死死地闭紧嘴巴,一语不发,任自身寸寸炸开成血雾,始终一句话也不说,不开口。

    他怎么能让自己的兄弟痛心,他宁死也不想干扰现在的荒。

    他只是在内心中自语:“荒,我的兄弟,我自年幼时就跟着你一路走来,太漫长的岁月过去,我很疲累,真的跟不上你的脚步了,我的好兄弟,我希望你活着,一定要保住自身啊,我不想你战死,我……去了,再见!”

    噗的一声,天角蚁的血肉瓦解,魂光熄灭,全部化为飞灰。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未传递出点滴神念,只是最后看了一眼荒战斗的方位,他不想干扰到自己最亲近的兄弟。

    “天角蚁……你这个倔强的孩子!”孟祖师见到了这一幕,心痛无比,虽然拼命赶去,但也已经晚了,伸开双手只接到最后飘落下来的一点灰烬。

    他惊怒且悲,看到了天角蚁最后死都不肯吭声的那一幕,心如刀绞,忍不住老泪都滚落下来。

    “天角蚁叔叔!”荒之子悲吼,虽然自己身体越发的模糊,但还是不顾一切的杀来,恨不得立刻诛杀那位诡异族群的道祖。

    “天角蚁!”许多人悲呼,压抑着声音,没有大吼,可是却越发的让人为那死去的身影感觉心痛。

    荒,怎能无觉?他回首,然后更是从那光阴碎片中发现天角蚁死去前在心中的低语,他的眼中有无尽的痛,手中的剑光暴涨,极致璀璨的光照亮了所有纪元,劈断一切有形之物,他带着雷池向前杀去。

    荒大步前行,轰的一声,世外之地炸开了,血雨纷飞!

    仙帝战场中,女帝、洛、黑暗仙帝、无始全都竭尽所能,近乎发狂,与剩下的九帝惨烈血战。

    他们杀到癫狂!

    可是,神秘高原却不断将战死的仙帝复活。

    路尽级的诡异生灵也疯狂了,发现几人很难击杀后,竟不计代价,玉石俱焚,与四大仙帝血拼。

    最终,原本就脸色苍白、本源不稳、险些死在上苍一战的洛,被人多次重创,本源渐渐瓦解了,被不断与反复的磨灭,即将帝殒!

    女帝杀到怒意沸腾,多次斩杀仙帝,但依旧不能改变洛的结局,神秘高原可以不断复活诡异仙帝,他们首先锁定了洛,执意以本源拼本源将她葬灭。

    “杀!”

    各处战场都惨烈无比,血雨纷飞,已经杀到了最后的时刻。

    厄土中的生物,底蕴太深厚了,漫长岁月以来也不知道破灭了多少大世界,每个纪元都会举行大祭,自古至今,惨烈的“帝落”不知发生多少次,自然也收获了不止一柄仙帝级兵器。

    现在,战场中有残破的帝兵,也有诡异族群自己的完整帝兵,数件齐出,在镇杀诸世的道祖,无比的惨烈。

    “叶子,再见了,我们来生再聚!”庞博炸开,有绝代道祖盯上了他,将他打爆。

    他虽然进入道祖领域,但是与这种无限接近仙帝的顶尖生物相比,还是差远了。

    同一大境界,实力过于悬殊的话,自然可以被绝顶强者彻底击杀与磨灭。

    在血与骨散落间,庞博的模糊身影显照,他想努力重聚身体,可是对方却不给他机会了,一只通红的血手猛力压落,将他强势的磨灭下去,暗淡下去。

    最后的刹那,庞博艰难的回头,努力看向叶凡战斗的地方,那是他最亲近的兄弟。

    因为意外,他们被九龙拉棺带走,一同走进星空,一同修行,为了跟上好兄弟叶子的脚步,他不惜啃不死天皇的棺材板吃,在以后的岁月中,他亦坚毅而执着,有叶的指点,更有他自己付出的无比想象的代价,才走到今天。

    “叶子,再见!”

    噗的一声,庞博最后虚淡的魂影也炸开了,漫天光雨消散,什么都没有剩下。

    纵然是在生死战斗中,叶天帝的身体也颤动了一下,眼中有伤感,映出庞博的身影,那是同他生死与共的兄弟,来自故乡唯一还活着的挚友,年轻时就与他同行,可是现在却也……死去了,永远的消失!

    “庞博叔叔!”叶依水大吼,他知道,这位叔叔与父亲的友情何等的可贵,一路共岁月,竟在今天血溅长空,再也见不到,怎能不心伤?

    叶依水怒发冲冠,带着悲与伤,誓要杀死那位道祖,为庞博复仇!

    “杀啊!”

    战场沸腾了,各地都在血拼。

    “砰!”

    那个怪异的老头子——衰神,在面对帝兵横扫时,没有避开,发出最后的叹息声。

    “我本就死去了,坟头草都一丈高了,有人怀旧,让天帝将我显照出来,为天庭看守大门,今世我该离去了,各位,再见!”

    怪异的老头子崩碎,彻底永寂。

    这一刻,无数人都杀红了眼睛,死无所惧,没有人惜身。

    楚风眼睛发酸,在这种惨烈的气氛中,他忍受不住,忘记了其他,拎着石琴还有时光炉不断的轰杀,自己虽然不够强,但纵死也要倾尽所有力量。

    很短的时间,他看到了太多的人死去,有天庭的老兵,有昔日熟悉的故人。

    他眼圈发红,对花粉路的女子开口:“你跟在我身边,到底看中了什么?都拿去,只要能杀敌!是种子吗,是石罐,还是其他,亦或是我的血与魂,只要有用,你都送入战场中,给需要的人,给荒,给叶,给女帝,我实力不够,如果那些能对他们有用,让我献祭也无妨!”

    “都不是,你什么也改变不了。”花粉路的女子幽幽叹道。

    ……

    荒之子,虽然身体暗淡,但是却在这片战场神勇无敌,不顾自己越来越模糊下去的有问题的身体,与那手持残破帝兵的道祖激战,要为天角蚁复仇。

    噗的一声,刀光万重,他以无匹的手段刀斩对手,彻底湮灭敌人。

    另一边,重瞳石毅持特殊的青铜棺,力敌另外杀来的手持帝兵的绝顶准仙帝,激烈大战。

    轰的一声,最终,他持铜棺生生将对手打成了血泥,魂光炸开,直接磨灭!

    叶沂水也为庞博复仇了,可是,他们的处境却极为不妙。

    荒之子、叶依水、石毅等人,并未能缴获对方的帝兵,那是被诡异族早已祭炼无尽岁月的兵器,瞬间就遁走了,又落入敌人的手中。

    一时间,喊杀震天,厄土中群敌源源不绝,所有诡异生灵全面出动了,向这里杀来,敌人实在太多了。

    诸天一方的进化者很强,可是,最后也筋疲力竭了,尤其是在帝兵的镇压下,生出阵阵无力感。

    “杀!”

    女帝风华绝代,平日超然出尘,可以说很冷,极少开口,但在今天却口中喊杀,满身白衣尽染敌血,她见到厄土中的帝兵出世,数次都想反手给道祖战场一巴掌。

    但是,对面的仙帝直接开口,她若动,他们绝对玉石俱焚,打灭诸天。

    “帝兵虽祭出,但我等仙帝毕竟未下场!”

    并且,诡异族群的路尽级生灵也杀到疯狂了,不断玉石俱焚,将无始盯上了,接连数次,三人合围他,一同炸开本源,想要送他永寂。

    到了现在,女帝也深感无力回天,哪怕她再强,面对杀死后还能复活的敌人,也感觉无奈,此局无解。

    “我纵然是死,也会带上一位对手!”无始开口,要让一位仙帝永寂,真正死去。

    “想不到我终究还是要殒落啊。”黑暗仙帝轻叹,早已收起游戏红尘的姿态,现在心头沉重。

    他用尽了力气,只想真正杀死一位仙帝,不让他再复活。

    道祖战场,杀的万物崩坏,所有人都满身是血,在绝望中怒吼,进行着最为惨烈的血拼,誓要流干最后一滴血。

    “孟祖师!”

    有人悲呼,孟祖师死去,被帝兵镇杀。

    九道一悲痛欲绝,带着一些老兄弟奋力出手,却只有光雨自他们的指尖划过,老人最后冲他们点了点头,什么都没有留下。

    “孟祖师!”荒之子低吼,手持长刀,所向披靡,纵横这天地间,杀到东来杀到西,不断有敌人伏尸在他的脚下。

    他也不知道杀了多少对手,彻底斩灭他们的魂光。

    像他这样曾经几乎算是跃进仙帝领域的天纵人杰,现在哪怕身体有大问题,也依旧如猛虎杀入狼群中。

    但是,随着血染全身,他的身体越发的虚淡了,半边身子渐渐消失,他要化道长空下!

    他终究是未曾彻底完好的活过来,血肉之躯不曾凝实呢!

    “帝子!”许多人大叫。

    荒之子,吸引了太多的对手,无数人杀向他,尤其是对方也有特殊层次的高手,与仙帝很接近,毕竟积累无数岁月,底蕴深不可测,不见得比他弱多少,数人开始全力向他出手。

    帝子,身体虚淡了,即将彻底消散不见!

    “谁想杀我侄儿,都先过我这一关!”重瞳石毅长啸。

    在最为激烈的大战中,重瞳石毅双目怒睁,开天辟地,将周围的敌人不断葬送在可怕的光束中。

    然而,对手实在太多了,与他一样无限接近仙帝领域的生灵,持帝兵联手镇杀而来!

    他早先杀了很多对手,现在真的太疲累了,再次杀死两位强敌后,他怒睁的重瞳破碎了,鲜红的血自眼窝流淌下去,化成两行血迹,触目惊心。

    他一个踉跄,倒退了出去,然后再也站不稳,手中铜棺都被人打飞了出去,他实在是力竭了,尤其是现在,重瞳都毁掉了。

    “大伯!”

    荒之子低吼,扶住石毅,而后叔侄二人一起逆冲向天,迎上了所有的对手。

    在灿烂的光雨中,两人再次杀爆三人,而后自身也崩散了,化成漫天的光!

    “哥哥,大伯!”荒最小的孩子大叫,杀入敌群,很快就被淹没了。

    “帝子!”无数人大吼,纷纷向这边杀来,可是根本来不及了,没有能力杀到近前,每一个人的身边都有多位对手。

    “师弟!”有人眼中带着血泪,那是赤龙与穆青,都是荒的弟子,任刀剑贯穿身体,杀到了那片战场,他们满身都是大道伤,用力抓向那片天空,却什么也触碰不到。

    敌人太多,荒之子神勇,总是在为各路人马解围,赤龙与穆青都跟不上他的速度。

    九道一带着老兄弟,还有八百老兵中残活下来的人,不断冲杀,怒吼着,目眦欲裂,血泪长流,可是冲不到近前,到了最后,连这些老兵都倒下去了,一个个血溅战场,人间再无身影。

    “我恨啊,恨啊!”腐尸嘶吼着,他满身都是裂痕,摇摇晃晃在敌人中杀来杀去,看着荒的亲子死去,又看到九道一倒下,他恨自己太弱了,为什么冲不进仙帝领域中,想杀死所有对手为他们复仇都做不到。

    轰!

    强大的波动不断爆发,叶依水身体数次爆碎,又重组,他摇摇晃晃,快支撑不住了,他杀了数之不尽的敌手,但是自身本源却也要枯竭了。

    即便叶天帝的几位弟子都在身边,与他联袂进攻,可是却也渐渐挡不住漫天的敌人,圣体杨熙早已战殒,小松半边身子化成光雨,还在厮杀,光头男子花花身体一次又一次炸开,却又不断冲向对手,即将消逝!

    轰!

    不止一件帝兵砸落,强大如叶依水,祭出特殊的青铜棺,可自身也被震的满身裂痕,身体要炸开了。

    他血肉衰竭,杀到本源干枯了。

    “杀!”

    但是,他不屈服,依旧冲了上去,以铜棺荡开帝兵,再次霸道的击杀了一位强敌。

    可是,他真的支撑不住了,坠落了下来,身体四分五裂。

    小松逆冲向天,背负着叶依水的残躯,血战诸敌,一步一咳血,仅有的半边身子也开始一寸寸的炸开。

    但他却一语不发,始终不曾放下叶依水,想要将他送走。

    就如同当年,叶天帝也有低谷时,曾经重伤垂死,小松背负着他,一路杀出去,一路逃,自身道源被击穿,道行毁去,化出松鼠本体。

    现在,他背着叶依水,保护自己老师的血脉,又像当年一样,竭尽所能,想要保住背上的人。

    “小松师兄,不要费力气了!”叶依水艰难的摇头,让小松将他放下,不要再走下去,他看到小松每一步落下,身体都在瓦解,渐渐消失,心如刀绞。

    “我只想你活下去,为老师留下一条血脉。”小松低语,嘴里满是血沫子,身体大部分都消失了。

    “师兄,我们不走了,就死在这里,陪着他们,陪着所有人!”叶依水想要为小松擦去血泪。

    可是,他伸手时没有碰到,小松竟蒸发成了血雨,只有一道光影显照,不舍的看向叶依水,又看向叶天帝战斗的方向。

    时光像是倒流,小松的过去映照出来,本是一只平凡的小松鼠,却被叶天帝带在身边,踏上修行路,后来更是成为他的弟子。

    最后,小松的光影回归到了他幼年的状态,成为一只懵懂的小松鼠。

    它大眼无暇,无比纯净,没心没肺的笑着,眼中倒映出叶天帝的身影,正是那一天叶天帝收留了失去父母的它,将它带上修行路。

    现在,一切落幕了,那只纯净而又傻兮兮单纯无比的小松鼠,砰的一声化成光雨,永远消散在人间!

    “小松师兄!”叶依水想要保住那炸开的光雨,最终却很无力,什么也摸不到,手停在空空荡荡的地方。

    “师弟!”一个满身都是金色光芒的身影带着无尽的悲意,吼动山河,浑身是血,从天空杀来。

    他是叶天帝的大弟子叶瞳,太阳之体,现在虽然本源都要瓦解了,但依旧在散发着无量的火光。

    他看着围拢上来的敌人,又看向小松化作光雨的地方,一声悲啸,冲向了敌群。

    这一天,太阳之体叶瞳爆发出无以伦比的光芒,玉石俱焚,身为太阳之体,他自身却在火光中化成灰烬,天地间有一轮最为刺目的太阳炸开!

    “师兄!”叶依水大叫,也跟着冲霄而起,最后杀死一位敌人,他也消散在天地间!

    “啊,嗷……”远方,狗皇长嚎,有悲有痛,更有无尽的杀气,它化成一头黑色的巨兽,狂突猛进,想要接近叶依水、小松等人殒落的地方,但终究是力不从心,身体不断的瓦解,最后摔倒在了血泊中。

    “本皇……不甘啊,意难平!”狗皇嘶吼,最后的虚影显化,爆碎在天地间!

    远处,蚕皇杀敌无数,冲霄而上,满是裂痕的身体发出刺目的光芒,有老皮裂开,从当中跃起一只金灿灿的蝴蝶,要逆天冲起,想极限一跃成帝!

    可是,所有帝兵都砸了过去,全都轰在那逆冲向天的蝴蝶身上,那朦胧的、神圣的、最终未完成一跃的不死蝶终究还是崩碎了,化成血,化成光,带走很多诡异生灵的性命,随风消散。

    几乎是同时,十冠王以血肉为土壤,孕育出一株世界树,在他的血肉间蓬勃生长,那是他的终极道果,凝结在世界树上,要超脱出去,帝光开始荡漾,他极限一跃……

    可惜了,所有帝兵再次横扫,让世界树崩碎,十冠王最后的道果化成璀璨洪流席卷向所有敌人,天地灿烂,将大批的敌人蒸发干净,十冠王也随之永寂。

    他与蚕皇一样,终究是太仓促了,有外力干扰,注定失败,殒灭。

    这片战场,能够厮杀的人不多了。

    轰!

    剧烈的化道波动传来,满身金色毛发的圣猿殒落,一根铁棒贯穿苍穹,昔日的圣皇子,今天永不屈服的圣皇,神魂熄灭,但依旧屹立不倒!

    直到一阵风吹过,那铁棍灰飞烟灭,那顶天立地的肉身焚烧成光!

    他上击九天,下击九幽,纵横天地间,最后身死道消,也散在了这无垠而又充满他传说的天地中。

    “为什么?”

    “我等何其灿烂,最后却这样落幕,不甘心啊,诡异不平,我心中有大愿不了,意难平!”

    剩下还活着的人,全都发出了绝望的大吼,真的是意难平!

    这种绝望的嘶吼声,卷过苍天,闯进时光河流中,越过大千宇宙,在无数的天地中震荡着。

    四野,一道又一道模糊的身影浮现,那是古代战死的英杰,可只是残灵显照,又能如何?改变不了什么,他们也都在不甘!

    界海,堤坝上,一行淡淡的脚印浮现,缓缓地自古代走来,出现在这片战场,直至一道朦胧的身影浮现,白衣白袍,他很俊朗而儒雅,轻轻一叹。

    “我不过是一位准仙帝,来此无力改变什么,只是尽一份力。”

    一个消逝的人,由于死去太漫长岁月了,连天帝显照他都很难,不过是给了他复苏的希望。

    今天,他朦胧的身影自那古代界海堤坝上走来。

    他在灿烂中完成了一桩心愿,穿过古史,走到后世,如他所愿,看到过繁华,见证过璀璨,尽管最终又如他那个时代般落幕,但他还是看到了希望,感受到后代更强!

    他带着敌血,在今朝的灿烂光芒中彻底散去了身影,永寂。

    很多人都战死了,从此人间不见。

    他们如星辰,如诗篇,虽然死去,血染长空,但依旧将在人间璀璨。

    “当!”

    大钟响起,无始准备化道,无论如何也要带走一位敌人,让对手彻底死去,不能复活。

    女帝杀到披头撒发,近乎入魔,与她平日清冷出尘的样子都不像了,她不计后果,消耗本源,轰的一声杀死了一位对手,竟令之……永寂,未能复苏回来。

    但是,她自身也暗淡了不少,今日不惜代价,舍弃一切,立誓杀敌无归!

    战场上响起凄凉的声音:“千秋后,谁能执笔,书写英灵功绩,怕是那万古后,秋风扫千丘,只剩下一片废墟,圣贤世间无痕无迹,无从忆起……”

    大战连天,殷红的血流淌,充满了惨烈与绝望还有悲凉的气息。

    战死的人心中有悲,更有不甘,可是随着逝去一切也都结束了。

    而活着的人更为痛苦,每一位死去的英灵都落入他们的心间,他们体会到了那无边的痛。

    没有人比荒还有叶更为痛苦,那些故人,那些挚友,在他们年少时就陪伴着他们,可是眼下却都相继死去了,还有他们的弟子,他们的子嗣,流着血,慷慨悲壮的战死,化成光,化成霞,崩散在天地间,怎能不让他们心中悲恸?对于他们来说,整个时代都葬下去了,埋下了他们的过往,还有那渐渐褪色的灿烂!

    纵然到了荒与叶这个层次,也有无尽的悲凉感,他们选择的不是无情的大道,以及冷酷的进化路,更未投身不祥与诡异中,他们将大道都焚掉了,更是抗拒诡异,从来选择的都是有血有肉的人。

    每一位故人死去,都如同斩落在他们心中的一刀,目送挚友、亲子一个个血肉崩解,烟消云散,这是何等的恸?纵然百战不死,他们沧桑与疲倦的心也都千疮百孔了,痛彻骨髓。

    可是,他们却只能压抑着,沉默着,竭尽所能与始祖厮杀!

    他们连大吼,长啸,都不能!

    荒与叶需要保持心中的冷静,在这里杀敌,他们在很多年前就已无泪,心中有恸也哭不出,有的只是那一腔热血始终长在,战意不熄,心有大愿,希望有朝一日踏平厄土,扫尽不祥!

    “荒,叶,你们是否后悔踏上这样一条路?”有始祖冷冷的问道。

    荒天帝与叶天帝不屑回应!

    “荒,叶,你们不久前说,一切结束了,不再试探,不再给后人探索经验,那不过是诓骗我等,为的是想逼出我们最后的手段,你们依旧在忍着心中的大悲大恸,在为后来者探索我等的弱点!”一位始祖喝道,洞悉了荒与叶的目的。

    “如有后来者,见证我闻我见,我们最后的经验挂在宇宙万物上,镌刻在山河星辰间,缭绕在无尽废墟上,到处都有篇章,长存不灭,如你所见。”

    荒与叶开口,声音激荡,出现在诸世间。

    始祖淡漠无比,不为所动,冷酷的开口,道:“唯有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强的,留给别人的从来没有修到巅峰的,你我都有各自的路与手段,皆不同,今日所见,所谓经验,也不过是泡影,梦幻空花,一切都将落幕!”

    荒天帝与叶天帝不再开口,周身晶莹璀璨了起来,血气雄浑无匹,暴涌而起,压盖混沌古地。

    他们的头上,雷光轰鸣,万物母气沸腾,两人向前走去,像是带着一个葬下去的大世,一同前行。

    在他们的身后,无数的人,那些曾经存在的,有熟悉的,也有陌生的,有在古代战死的人杰,也有刚才化成血与光的故人,成群成片的浮现,那消失的时代,葬下去的纪元,全部呈现了出来,与他们同行!

    若是他们能够胜,就能为后人开辟出新的天地与生路。

    轰!

    始祖也爆发了,顿时搅乱诸世,让荒与叶身后无数人暗淡下去,那一个又一个纪元化成流血的世界,到处都是废墟,到处都是尸骨……

    “一切都早已葬下去了,今天也要为你们两人送葬!”始祖大吼。

    铮铮铮!

    剑光冲霄,独断万古!

    轰隆隆!

    大鼎轰鸣,显照诸世!

    荒天帝与叶天帝一起向前走,无量伟力爆发而出,杀敌!

    剑鼎齐鸣,为众生开道!

    无数的英灵浮现,无穷的灵粒子飞舞,像是无边的烛火照亮黑暗,伴着两位天帝同行。

    “杀!”始祖咆哮,他们感受到了压抑与恐惧。

    “他化自在,他化万古!”荒天帝大吼,披散着黑发,眸绽冷电,一时间,古今未来全部断裂,到处都是他的身影。

    在祭道领域,焚烧大道后只剩下它,这是荒天帝的最强绝学,真正无敌古今未来之根本!

    在每一片历史的长空下,在每一个时代,在每一个纪元的天地中,现在都浮现出荒天帝的身影,在现世,在未来,同样有他璀璨的身影,到处都是!

    他化自在,可化万物,可化敌人,可化自己,可化万古……攻击力盖世无匹,无尽时空,荒天帝无处不在,全力进攻!

    轰!

    最前方的始祖,直接就被荒天帝的剑光斩爆了,被他的拳光打灭了!

    纵然是靠后的始祖,身体也在瓦解,也在炸开,他化自在,万古无敌,举世无双!

    首当其冲的始祖被斩爆后,想借高原之力,可是他却惊恐的发现,自身再现了出来,但却是与祖地隔绝了,被荒天帝不断的斩爆!

    他化自在,他化万古,斩尽一切对手,震古烁今无人可敌。

    砰!

    那位始祖发出绝望的怒吼声,竭尽所能化出模糊的身影,但还是被荒古天帝的他化自在打灭了,连高原都不能将他复活。

    就在那一瞬间,纵然有其他始祖相助,渡给他无边伟力,可他依旧一次又一次被斩爆,被轰碎,他化自在举世无匹!

    噗!

    最后的光炸开,这位始祖灰飞烟灭,漫天尘烬扬起,连他的那口棺都爆开了,与他彻底消失。

    其他始祖倒退,向后回首,可是高原一片死寂,真的未能将那人复活出来。

    “这……”有始祖恐惧了,震撼了,这是怎样无敌的手段,让神秘高原都失去了应有的作用。

    始祖心中颤栗,荒的这种手段如果在单对单的大决战中无人可敌,能杀死任何对手!

    不祥气机紊乱,始祖死亡,显照诸世中。

    “荒天帝!”

    远方战场中,还活着的人大吼,热泪盈眶,终是看到了他们心中荒天帝的绝世光彩,纵然不死的始祖都被他击杀,连高原都无能为力。

    万古唯一,俯视所有对手,古今未来无敌的荒天帝!

    这一刻,始祖心头悸动,颤抖着,他们竟可以被杀死,怎能无惧?

    “嗯?!”

    蓦然间,他们惊悚的发现,还少了一人,他们瞳孔收缩,有位始祖竟在叶天帝的万物母气鼎中!

    何时被收进去的?

    此刻,叶天帝化成了阴阳太极图,接着他的身躯又化成了一片充满自然纹理的叶子,在鼎中碾磨而过。

    鼎中的始祖不断的张嘴,像是在呼喊着什么,可是,到头来他却一次又一次的湮灭,连魂光都在粉碎,不断熄灭。

    “杀!”

    后方的始祖大吼,绝不能容忍下去了,始祖何需惧?必须中断这一切,全力以赴,尽快杀死这两人。

    噗!

    就在这时,可怕的声响传来,那万物母气鼎中的始祖发出最后一朵火光,如同烛火油尽灯枯,最终一闪,彻底消散,连那口棺也炸开,归于虚无。

    “什么?!”又一位始祖死去了,连高原都无能为力。

    这一景象,映照在诸世中。

    “始祖又被击杀了一人!”

    “叶天帝!”

    活着的人满脸泪水,终于等到了这一刻,激动无比,仿佛又回到当年那段峥嵘岁月中!

    一叶遮天,横推古今未来,盖世无敌的叶天帝!

    “吼!”

    始祖嘶吼,又惊又惧又怒,他们是不灭的,背靠高原,昔日也曾遇上极尽可怕的对手,但依旧杀不死始祖,对手皆被他们所灭。

    但今天神话被打灭了,高原都无法阻止那两人,有两祖竟被镇杀。

    不过荒天帝与叶天帝也付出了代价,自身模糊了,身体虚淡。

    若无高原,杀死一位始祖,他们自然可以做到。

    可是,竭尽所能对抗高原,杀死始祖后不让其复苏,彻底磨灭,那需要更为可怕的力量,消耗的本源简直不可想象。

    他化自在,他化万古!

    荒天帝又一次出手了,到处都是他的身影,可化一切,举世无匹的攻击力让始祖都胆寒,都无奈。

    噗!

    血光绽放,一位始祖湮灭了又重聚,直至最后虚淡,透明,又一位始祖将被格杀了,要被荒天帝击毙了,要不了多久。

    此外,还有一位始祖,此时被扯进叶天帝的万物母气鼎中,情况绝对要不妙。

    “杀!”

    始祖怎么可能不对抗,杀到癫狂,全部发疯,如果不阻止这两人,他们都会出事儿,没有好下场。

    轰隆!

    荒,将雷池祭出,砸出去了,它极速放大,矗立天地间,他化万物,阻挡他们。

    噗!

    片刻间,在他化自在下,那位虚淡下去的始祖终究是遭劫了,随其古棺一同崩灭,瓦解,灰飞烟灭。

    而荒的身体也越发的模糊了……

    在那万物母气鼎中也传来惨叫声,那位始祖声音渐弱,不可能救出来了。

    “杀!”

    最终的大决战,极尽的惨烈,无比的可怕。

    这一天,荒天帝他化自在,他化万古,却化不尽大世悲凉,无数人杰殒落,化不尽的殇。

    这一日,一叶遮天,却遮不住那万古的凄凉,遮不住也拦阻不了无数故人逝去的身影。

    轰!

    雷池炸开,万物母气鼎碎裂,荒剑也折断了!

    当日,天帝血冲霄,照亮了人间世外,璀璨光阴,万古时空。

    在凄艳的血光中,两位天帝的灿烂的身影渐渐模糊下去!

    剑折断了,鼎碎掉了,还有殷红的血,满地的破败,荒天帝与叶天帝殒灭,入目是无尽的伤与悲怆。

    他们杀死了五位始祖,连高原祖地都无法复活那几人!

    “不!”

    活着的人大叫,悲痛欲绝,怎能接受?不愿相信两位天帝离开,终究是生于战死于战,在有史以来最为可怕的大决战中,他们于极尽绚烂中归去!

    “荒天帝!”

    “叶天帝!”

    活着的人悲恸的大喊,嘶吼着,许多人流血流泪,忍不住心中无尽的悲与伤。

    恍惚间,人们在那将要消散的光雨中,再次朦胧的看到两位天帝。

    破碎的鼎,折断的剑,还有触目惊心的血焚烧,消散,光雨点点。

    时光仿佛在倒流,那是两位天帝昔日的身影。

    一个少年走出大荒,他一路悲欢离合,有人生低落黑暗时,也有高歌灿烂之际,但始终有冲霄的豪情。

    “男儿走四方,何处不为家,死在哪里,葬在哪里,天下青山一样!”

    仿佛间,人们又一次听到了年少时代的荒天帝的话语,再次从那个时代传来,闻之让人感佩,也不禁令人潸然泪下。

    直到后来,他百战不死,尝尽绚烂,品尽黑暗,面对敌人时有豪情更有自信,平静道来:“谁在称无敌,哪个敢言不败?!”他这一生,单对单杀到所有敌人胆寒,从未败过!

    在光雨中,叶天帝昔日的身影也在显照,年轻时,未曾踏上修行路前,他原本只想过安静平和的生活,却意外被带上星空古路,开启了他不愿拥有的灿烂,为此他曾耗尽所有力气横渡星空,只为回故土再次见父母,可等来的却是双亲不再,人生凄凉大憾。

    自此后,他才坚定意志,远离故乡,放下昔日所有,回归到北斗葬帝星,开始面对禁区,无惧那些可怕的大敌,气吞山河,曾自语:“我心有大愿,扫平黑暗,愿世间再无血与乱!”

    在那片宇宙星空中,他做到了,后来又进入更为可怕的诸世间,面对厄土,对抗不祥的源头。

    一路辉煌过,也一路伴着数不尽的遗憾,他体味人生百态,品尽万古的沧桑。

    曾有一段岁月,大地上流血漂橹,战火连天,叶天帝身边没有几人了,追随他的天庭部众都凋零了,不断遭遇群敌,连并肩而行的女帝、无始都失散的失散,殒落的殒落,只剩下他也力竭,本源近乎破碎,老去了,白霜染双鬓。

    纵如此,他也气吞万古,此生无悔,依旧要在极尽绚烂中升华去杀敌。

    最终,他做到了,血气复苏,强势鼎盛的归来,他低吼着,再次与高原尽头的始祖决战。

    “我为天帝,当镇杀世间一切敌!”叶天帝年轻时代的话语似穿透历史的长空,跨过无尽的岁月,在天地中回荡。

    此时,许多人哭泣,落泪,那两人终究是化成了光,化成了霞,多么想那两道伟岸的身影留下,剑鼎齐鸣,照耀万古。

    可是,剑断了,鼎碎了,天帝血已经焚干,在那渐渐暗淡下去的光雨中,荒天帝与叶天帝最后的身影远去,消失了,从此人间再也不见!

    世上谁人能不死?纵使是盖世的英雄也有凋零的一天。

    但有些逝去的人,万世后依旧如光如霞照人间,屹立在天上就是煌煌永灿的星辰,殒落人间便是那气壮山河的不灭诗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