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9章 叶天帝无双!

字数:12025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黑暗大陆震动,那个疯子何许人也,竟然让道祖一句话都不说,转身就……疾驰而去,来了个飞天大遁,再也没有回头。

    这时,苍青心中打鼓,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心中惶恐,很是不安,这是什么情况?

    他在犹豫,要不要也跟着跑路。

    ……

    路过黑色巨城时,九道一看着天空中滴血的血日,又看了一眼大地尽头那里的一株恐怖之物,道:“应该成熟了,反正也得罪黑暗大陆了,就再去采摘些果子吧,债多了不愁,再添点新债也无妨。”

    嗖的一声,身为道祖何其可怕,瞬间挪移,来到黑暗大陆一块幽暗之地,这里生长着一株参天的古树,赤红晶莹,无论是叶片还是树干与根须等都宛若血玉雕刻而成。

    “这是什么果实,在黑暗之地生长出来的能吃吗?”楚风问道。

    “大涅槃果,以古凤的真血浇灌,培养无数岁月,这才诞生出数十枚果实,那头古凤是纯血的,这个果实虽然扎根此地,但污染的不严重,可以炼化掉那丝丝缕缕的诡异物质。”

    “不过,对你用处不大,你自身每一次进化,其实都堪比大涅槃,很纯粹,肉身与魂光无暇,连原本该腐烂的大宇境都没能难住你,所以,你就看着吧,不用服食。”

    楚风张嘴,早知如此就不问了,上去就采摘吃掉比什么不好?

    这一次,他们没有节外生枝,采尽即将成熟的果实,刹那就消失了。

    轰!

    临离开前,九道一生猛地探手,一把向着黑色巨城中抓去,生生从里面薅出槐王,而后一把……捏爆了,彻底击毙。

    仙王血雨四溅,景象无比骇人。

    “天啊!”

    许多人惊呼,震撼莫名,毛骨悚然。

    一位仙王就这么死去了?被人活活在手心中攥碎了!

    无尽遥远之地,黑暗大陆深处,霸血族苍青面色煞白,他吓的浑身都是白毛汗,若非怕被黑袍道祖责怪,他躲在外面没敢回归自己的城池,那他也将被人一把捏死了!

    其实,最为怨愤的还是槐王,他临死前都愤懑无比,极尽的不甘,感觉自己太冤了。

    除他之外,城中的黑甲军也都倒飞向天空,而后在长空下炸碎,一个都没有剩下!

    然后,那只大手缓缓的退走了,只留下声音回荡:“你们进诸天,那么我们也礼尚往来!”

    很快,他们回归了阳间,进入夏州中央天宫中。

    周曦立刻赶到,看到楚风平安无恙后长出一口气。

    楚风安慰,告诉她此行一切顺利,没什么可担心的。

    接连数日,楚风、九道一、古青等人都在等待,看黑暗大陆、诡异厄土是否有什么反应,是否有人来袭。

    可是,很多天过去,风平浪静,一切如故。

    而且,他们得到反馈,黑暗宇宙中许多强大的生灵有异动,似乎在迁移,而后竟开始蛰伏,很明显真的有诸天这边所不了了解的事情正在发生。

    “有变故啊,厄土源头说不定被人打破了,有人杀进去了?所以,大祭一直没有开始,路尽级生物始终不曾出现?!”

    这是九道一的判断,他认为距离真实情况不远了。

    楚风回来后足足守了大半个月,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也算是己方阵营的“高端战力”了。

    诸天一切都很平静,没有任何异常发生。

    反倒是黑暗大陆,以及些诡异宇宙,开始出现一些乱子,但却不是向外扩张,并没有要对外开战的迹象。

    “这样也好,我回异域去了,巩固道行。”楚风离去,他太需要时间了。

    在异域中,他有充沛的时间思考自己的法,研究自己未来的路,这个世界对他来说是最好的闭关之所。

    楚风安静的坐在古树下,吐纳呼吸,巩固道果,同时也在翻阅各种经文,思考一切与进化有关的设想。

    在这个世界,又是千年匆匆流转,楚风道行提升了一些,但是,想打破那层窗户纸似乎极其艰难!

    狗皇曾告诉他,真正的红尘仙都需要熬很多万年,纵然短期内走捷径成就的仙,那多半也是……水仙。

    “将大宇与究极同时推向极点,最终归一,我就是红尘仙!”

    楚风起身,他知道,妖妖也一定在踏这条路,不过她已经偏离了花粉进化路,在采数家之长。

    这一日,有人闯入异域,竟然是一位腐烂的大宇级生物亲自赶到送信,并且很是惊慌,告诉楚风出大事儿了。

    黑暗大地,有惊人的血光冲霄,撕裂了多方大宇宙!

    惊世骇俗不足以形容,因为,许多古老的进化者都从来没有见到过这种景象,诡异之地出变故了吗?

    楚风出关,作为“高端战力”,一个曾经火化过道祖的人,他有资格得到通知,并要去防守。

    阳间,夏州,中央天宫,隐然间成为了诸天的中心,各路仙王、各族的族主、各道统的太上教主等全都来了,密切关注世外,通过宝镜监视黑暗之地的部分异常现象。

    实在太惊人了,有冲霄的血光撕裂诸世外的时空,让部分黑暗宇宙都在龟裂,都在崩塌,是那血光生生割裂的。

    然而,那血光绝非在那些黑暗大陆爆发,它另有源头,疑似在厄土深处绽放!

    所谓厄土,乃是诡异族群的大本营,可是无数个时代以来,没有人能够找到真正的源头。

    现在所说的厄土深处,也不过是一个被证实的次要重地,应该还不是其至高祖地!

    但是,这也足以说明了厄土深处的可怕,外人很难找到那里,而且必然有路尽级生物坐镇!

    现在,通过血光,通过那血凰涅槃般的无量赤霞,淹没多方宇宙的红色光芒,人们意识到,厄土深处多么浩瀚,也大致定位出它在哪里!

    太遥远了,竟隔着大千世界,诸多宇宙,纵然是仙王也走不到那里,道祖也要犯怵。

    尽管,那还不是不祥的至高祖地,但今日有人似乎在那里“作乱”,也足以震惊天上地下。

    狗皇神色凝重,它一直在盯着,如同石化了一般,始终一动不动。

    突然,它身体抖动,声音都很不自然,不知道是惊惧,还是激动,带着颤音:“那可能是一个人自然散发的……血气!”

    什么?!

    人们简直不敢相信,纵然是隔着大千世界,也能模糊看到部分可怕景象,那些……竟都是一个人的血气造成的?

    实在匪夷所思,让各路仙王都震撼莫名,忍不住想发抖。

    一个人的血气,到底强大了什么程度,才能造成如此景象,溢出的丝丝缕缕的血色雾丝就割裂了一些黑暗宇宙,而且要知道,那里绝非中心漩涡战场呢!

    即便隔着无数大宇宙,那如赤霞般的血气依旧能浩荡过来,波及大千世界,让各方天地震动,可以观看到赤光冲天。

    “是的,那是一个人的血气自然外溢!”腐尸也颤抖了,激动到难以自抑,如微醺般,身体在摇晃。

    “太惊人了,居然强大到这种程度!”九道一也开口,身为道祖,他此刻都觉得自身太渺小,根本无法与之相比。

    有人在厄土深处,搅动起滔天的风浪,实在是撼动了古今未来,这绝对是要载入史册中的超级大事件。

    轰!

    厄土周围,有黑暗宇宙四分五裂,径直瓦解了。

    喀嚓!

    血气滔滔,超越星河,震动了不祥的世界,纵然那里广袤无垠,远超诸天,可是依旧又赤霞滚滚,震荡外围的黑暗宇宙。

    轰隆!

    更有黑暗天地直接炸开,刹那崩灭了。

    “我……”

    纵然是古青,都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整个人如同泥塑木雕般,僵在了当场。

    那是怎样的力量?他与之相比,实在是卑微到不足以并论,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差的太远了。

    “拳光,我看到了盖世无敌的拳光!”狗皇激动到一声大叫,引发现场各路仙王的诧异与震惊。

    隐约间可见,在那最为恐怖的厄土中,除却自然放的血气影响周围的黑暗宇宙外,还不时又更为璀璨与惊世的光束冲起,浩荡不祥之地,横扫亿万载长存的浓郁浊气!

    轰!

    终于,各路仙王,以及各族的老族长也都看到了,的确有更为刺目的光撕裂了黑暗,更是将一些黑暗宇宙冲击的直接爆碎了!

    “战场外都能如此?!”

    拳光带动无量伟力,纵然是激荡出的稍许余威都能如此,根本无法想象中心地那拳光到底多么的恐怖惊人,实在无法揣度。

    这一刻,人们自己在心中勾勒出一个模糊的形象。

    有一个男子,拥有盖世伟力,血气滔滔,淹没周围大千宇宙,他黑发披散,眸绽冷电,顶天立地,正在挥动无敌拳印,镇压诡异厄土!

    他的拳光,无量无匹,盖世无敌,席卷时光长河上下游,镇压古今未来!

    事实上,下一刻,人们当真就见到了这样一尊模糊的身影,共鸣于诸世,在时光长河中矗立,压制诡异厄土!

    “是他吗?”狗皇激动到声音嘶哑,浑身毛发竖立着,整具身体都在发抖,情绪起伏到了最剧烈出程度。

    腐尸同样如此,他在颤栗,忍不住想要大吼出来。

    九道一也神色异样,因为,他也已经猜测到那是谁!

    “两位师叔,那是我师傅吗?!”这时,久未露面的一个光头男子跑来了,曾在魂河大战时与与腐尸、狗皇共同出现,现在,他嘴唇都在哆嗦,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这一刻,所有人都震惊了!

    因为,不少仙王都猜测出了那个在厄土中挥动拳印的男子的身份。

    “杀!”

    甚至,在这一刻人们心中听到了这样一声轻叱,撼动诸天世界,让黑暗之地大面积的爆碎。

    一个人立身在厄土中,大开大合,拳印无敌,打破了那里路尽级生物的封锁,只身向前杀去。

    叶天帝!

    有人忍不住跟着低呼了起来,虽然很多年过去了,普通人早已不知道历史长河中的那些璀璨人物。

    但是,在场多为仙王,甚至有从那个时代活下来的老怪物,这一刻有人忍不住热泪盈眶,有老仙王哭了。

    虽然,在那个年代他们与叶天帝没有交集,与狗皇都不认识,只是偏远宇宙中的一个少年,但是,在那个时代,没有人不知道天帝之名。

    那个纪元远去了,那个时代所有人都几乎埋葬在历史中,只剩下有数的几个人,成为那个时代的符号与标记。

    当今天,当再次看到那无敌的拳光,英姿依旧的盖世男子时,昔日的少年,今天的一位老仙王忍不住泪如雨下。

    类似的人还有几个,都是活的极尽古老的生灵。

    “师傅,那真的是我师傅啊!”光头男子也随之长嚎,早已是满脸泪水,他再次看到了那个熟悉而又无敌的身影。

    叶天帝,在纪元更迭中,于末法时代崛起的无敌强者,留下了太多的传奇,更有无尽的璀璨,照亮整部古史。

    他是可与那位交相辉映的人物,是真正无敌的天帝。

    在无数个时代,他都是后进者至高的目标,是进化路上的巍峨大岳,是不可超越的高峰。

    “老叶,真的是你啊,你回来了,怎么不来见我,你再不出现,我都要重伤老死了!”狗皇哭了。

    腐尸亦大吼:“叶子,黑啊,你什么状况,为什么一直没有回来?!”

    无论是他,还是狗皇,上一次都间接接触了叶天帝,得到其送回来的青铜帝棺,也看到了他显照的身影。

    但是,事后他们都意识到,叶天帝的真身多半有危险,不知道在何方呢,无法确定是否还能再现。

    今天,他们终于长出了一口气,那血气滔天的身影,依旧如故,无敌天上地下,都杀到厄土中去了,这是要只身扫灭不祥祖地吗?!

    显然,那个身影没有分心,强势无匹,一路横扫,打向了厄土深处,有路尽级的血液在他面前冲起,有对手倒飞了出去!

    旷世大战,绝代争雄,诸天间,所有人都震撼了,他们看不到真正的大对决,但九道一却能够通过浩瀚的拳光与能量波动,推测到一些模糊的画面,他模拟与展现出一些景象,顿时让所有人都呆住了。

    今生有幸,朦胧的看到了路尽级生灵大对决?!

    “叶黑,打死他,杀个诡异仙帝啊!”腐尸嘶吼。

    “师傅,你永远无敌!”光头男子笑着落泪。

    狗皇握紧了大爪子,它在低语,在喃喃,道:“我就知道,你早无敌了,很多个时代前,我于无知无觉间,从时光长河中得到你送我的礼物,我就明白了,你那时就有镇杀群敌的伟力了!”

    它曾向楚风保证,可庇护他的亲故,因为它有天帝的手段,虽有夸大之嫌,但却也并非都是虚言,很多个时代前,它曾接触到过叶天帝的馈赠。

    腐尸也低语:“主祭者曾说,你回不来了,将死在远方,有路尽级仙帝阻你之道,不让你有寸进!”

    “现在看来,你果然依旧如故,性格未变,黑了敌人。我猜测,那时你其实成道了,拖着那个路尽级的仙帝磨砺自身,在了解诡异生物的本质,我想这才是真相!”

    “纵然我猜错了,也没什么,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阻你大道的那个仙帝必然被你杀了,这样你才会回归!”

    说到最后,腐尸兴奋的大吼了起来。

    杀了一位仙帝啊,这是何等震惊古今的战绩?还是当年的那个人,对敌时心性略黑如故,战力依旧无敌!

    “嗷啊……”狗皇忍不住长嚎。

    在场的仙王也都振奋的大吼了起来。

    “一切都是徒劳的,最终的结局早已注定!”厄土深处传来平淡的声音。

    有人挡住了叶天帝,在与他激烈搏杀,但是最后那个敌手满身诡异血液,被打的半边身子破烂,横飞了出去,挡不住天帝的脚步。

    不过,那个恐怖的路尽级生灵,很快又杀了过来,道:“在这片净土中,我们是不灭的,无人可敌!”

    不可揣度的大战中再次爆发,有人挡住叶天帝的前路,与他血拼。

    诸天中的生灵,不可能观看到那个级数的战斗,根本承受不起。

    九道一根据能量残余波动推演,大致让人们明白发生了什么,仿佛看到了血战中的两大强者。

    轰!

    最终,大千世界颤栗,黑暗宇宙有部分直接解体了,而厄土深处也在龟裂,发生了恐怖的大破灭。

    噗!

    路尽级生物的血液四溅,叶天帝以拳头打崩一位诡异仙帝,将之轰的爆碎。

    “我为天帝,当镇压世间一切敌!”

    这声音响在厄土,震撼了诸多黑暗宇宙,也传到了诸天间。

    这一刻,无论是狗皇,还是腐尸,亦或是了解天帝过去的仙王们,都激动到浑身发抖,热泪盈眶。

    恍惚间,他们仿佛又回到昔日那个璀璨的大时代,当年叶天帝也曾说过这样的话,他平定了血与乱,灭了所有大敌。

    恍若一梦,时隔无数个时代,人们再次听到这样的话,似回归到那段岁月,他依旧如故。

    ……

    “都说了,在这片净土中,我族不灭,亘古长青,这是我们横扫诸世、灭尽敌族的底蕴所在,没有人可以活着走出去。”

    可怕的声音响起,路尽级敌人再现!

    不仅如此,还多了一个生灵,从厄土深处走来,一起挡住了叶天帝。

    当隐约间感应到这一切后,诸天间所有人的心都沉了下去。

    接着,厄土深处竟又走来一人,共三位至高生物挡在前方,要共杀叶天帝!

    到了这个级数,哪里还有什么越级杀敌,很难以一敌寡,达到这个领域的生灵都是震古烁今的强者,都是某一纪元的天地间的主角,谁会比谁差多少?

    在这个领域中,纵然是无敌的叶天帝,杀一可行,以一敌二或许也有可能,可若是想只身独杀三大诡异仙帝,那实在太难了!

    此时,诸天中的进化者,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内心惶恐。

    这个时代,竟无人可与叶天帝去并肩作战,谁能去帮他分担压力?

    “你很强,可是,有意义吗?你寻到这里,终究是在劫难逃,一切都早已注定。”

    路尽级生灵开口,冷漠无比,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

    另一位诡异仙帝亦开口,道:“你或许会在这一战中展现出此生最强大的力量,如星火焚烧宇宙,照亮黑暗,但殒落终是不可避免,在那极尽灿烂升华中,归于永寂,似烟花在黑夜中刹那而逝。多少伟大的英杰,纵然在历史的长空下留下不可磨灭的足迹,曾经无尽绚烂,但最终也不过是昙花一现,很短暂,于最璀璨之巅凋零,谢落。万物兴衰,长青在我,尔等则终有落幕时,这就是你们的归宿。”

    在诡异仙帝说那些话时,叶天帝沉默无声,唯有迈步,只身向前杀去!

    突然,诡异厄土上空,天穹大崩灭,有一个白衣女子,踏天而来,真正的风华绝代,她降临而下,出尘而强势。

    在她的手中竟提着一颗头颅,这与她白衣无尘、不染人间烟火的气质形成了极为强烈的反差。

    “主祭者死去了?”厄土中,有诡异仙帝脸色变了,情绪上出现了波动。

    “砰!”

    女帝将手中的头颅抛了过去,化成光雨,蒸发成最为纯粹的路尽级能量霞光,让厄土轰鸣,大崩裂,而后头颅彻底消散干净。

    “女帝?!”阳间,狗皇睁大了眸子,尽管它看不到,只能通过九道一的朦胧感应,才能了解模糊的情况,但是依旧让他震撼了,而后咧嘴想要大笑。

    谁说无援,谁说此世无人可与叶天帝并肩作战?!

    女帝哪怕踏上了那条绝路,号称不可退走、不可回头的死桥,竟也逆转而归,那里挡不住她,留不下她,击杀上一次与她纠缠的主祭者,直接回归了!

    “这一纪元的主祭者被杀了?!”连厄土中都有生灵动容。

    同时,有诡异生灵不解,那座死桥通向的是何地?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必死的献祭之所,除却诡异族群自己阵营外,外人一旦涉足便难以踏归途。

    在上苍外,有祭海,那是仙帝献祭之所!

    女帝所踏死桥,通向的是祭海深处那唯一的宏大祭坛,但凡上了那座古老的血色祭坛,就等于成为祭品,无法活着回归了。

    然而,今日,她强势回来了,还提着主祭者的头颅,这是反将他给祭了?

    仙帝不死,路尽不灭,那也要看情况,有些地方是能让这个级数殒落的!

    “我族,祭祀岁月,祭祀一切之源头,祭祀万物初始之地,派遣他成为这一纪元的主祭者,他不该死去才对,为何如此?”诡异仙帝蹙眉。

    轰的一声,回应给他的是白衣女帝雪白的手掌,打破天地,轰裂厄土,击穿永恒,举世无匹,向着他镇杀而至。

    同时间,还有叶天帝的拳印,璀璨照万古,向前轰来!

    两帝并肩而行,杀向厄土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