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 追击者

字数:6843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若不是因为魂灯束缚住叶空的灵魂,别说那名小BOSS了,就算是整个沉棺古境,叶空也完全不放在眼里。

    不过眼下的情况……

    “希望地戮那边不要出什么意外才好。”叶空无奈的低声轻喃。

    此时的他,自然不会知道,地戮与鬼戕在玄州云雾山庄联手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西陆。

    不仅是玄州黄家震动,甚至就连池州沐王府也同样大为震动。

    有传闻,池州沐王府甚至已经调动了人手开始往玄州这边赶来,试图狙杀鬼戕。

    整个西陆,几乎是伴随着地戮与鬼戕现世的这一消息,而彻底陷入错愕与震荡之中。

    或许那些年轻一辈的人,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两个名字所代表的含义是什么。

    毕竟,地戮已经避世超过四千年。

    而鬼戕的最近一次消息,也是千年以前的事了——以九州盛典的标准而言,那也已经召开十届了。

    可是对于老一辈的修道界强者,乃至曾经有幸目睹过千年前鬼戕与人屠祸害池州的那一场战斗的修士而言,却绝不会忘记这两个名字所带来的那种恐惧感。

    尤其是,那些知晓地戮这个名字真正含义的那些老一辈强者,更是惊愕万分。

    当世七王之一,武王.尹灵竹的三徒。

    五千年前以一己之力,横压五大剑修圣地所谓的天才妖孽数个时代,直到中州惊天之战后,被武王强行拘拿镇压,整个修道界才从此失去了他的消息。

    一千年前,人屠与鬼戕联手,西陆池州几乎被打烂。

    一千年后,地戮与鬼戕联手,那么西陆玄州又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

    只要一想到其中的可能性,整个修道界的人就没有谁能够平静下来。

    不过这些,叶空此时还并不知晓。

    因此他自然不会知道,正是玄州黄家的出手,才使得地戮无法在约定的时间内赶往苏府帮他解决关于魂灯的事。

    众人略微休息了片刻之后,便又急忙继续上路。

    因为被对手撵赶的缘故,叶空不得不带着苏琳和苏娜娜、何振兴三人绕一圈赶往秘境的出口。

    在秘境之中,他们根本就无法与外界联系。

    只有出了秘境之后,那些与家族、宗门的秘密联系手段,才能够用得上。毕竟只要是完整的秘境,其法则规矩都是完善的,这就已经相当于是另一个世界了。而两个不同的世界,自然会有许多差异性,所以很多联络手段,甚至是一些特殊的记录手段等等,都会无法生效,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时候,秘境伤亡率极高,可那些大宗门大世家也依旧无法追查到凶手的原因。

    换句话说,如果在这个世界里,苏琳、苏娜娜、何振兴等人都死了的话,那么苏、何两家甚至都无法查出他们是死在哪里,又是因为什么事而死的。

    一路上小心翼翼,尽可能不留痕迹的潜逃着,除了必要的休息之外,叶空等人从不在任何一个地方停留超过半小时。甚至哪怕就算是迫不得已的休息,也都是选择一些气味纷杂和浓郁的地方。

    尽管这些地方的味道不怎么好,但是对于沉棺古境的遗民而言,却是能够有效的避免他们通过气味来追踪。反正事后他们只需要利用净衣符和净身符,就可以很好的清理干净自身。

    如此一追一逃的相持了两个多月后,叶空等人终于成功的在绕了整个沉棺古境大半圈后,潜逃到了距离出口只剩两、三天行程的地方。

    “只要翻过前面那座山,就可以看到我们之前进入时的那条河流了,顺着河流往北再走一、两天,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总算可以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了。”听到叶空的话,何振兴不由得振奋起来,“等我离开这里之后,我一定要潜心修炼,到时候再回来报仇!”

    “你这想法很好,但是很可惜,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实现的。”苏娜娜在一旁说道,虽然听似在泼冷水,但是看她的神色倒也显得有些放松,“这里面的时间流速是外界的十倍,而且灵气还如此浓郁,几乎是无穷无尽。不说别的,这几个月的逃跑中,你应该见到这片大山中,有不止一处的灵气泉了吧。”

    听到苏娜娜的话,何振兴也不由得有些沮丧:“我也不知道,这不是说说嘛。”

    灵气,本是无形无质之物。

    但是如果灵气过于浓郁的话,那么就会形成灵雾,从无形无质变成无形有质。

    这样的灵雾,实际上已经具备了洗涤人体杂质的效果,对于凡人而言,经常吸收这样的雾气,是能够起到延年益寿的效果。而修士们,更是更容易将这样的灵气转化为真气真元,在修炼速度上也是大有裨益。

    而当灵气所形成的雾气更进一步时,就会变成以液体的形式存在的灵气液。

    如此一来,就是有形有质之物。

    如果某处的灵气液太过密集浓郁的话,那么这些灵气液就会汇聚成充满灵气的水源。之后经过长时间对地下水的渗透,甚至就会形成灵气泉眼。

    神州上,每一处灵气泉几乎都被各大世家、宗门牢牢把持着。

    如果凭空出现哪一处是无主之地的灵气泉,那几乎就有可能引发这些顶尖势力的战争。

    但在沉棺古境里,叶空等人却是发现了不止一处的灵气泉。

    甚至不说这些灵气泉眼,光是整个沉棺古境里弥漫着的灵雾,再加上十倍的时间流速,何振兴离开这里之后,只要超过一年的时间,当他下次再进入时,他的修为早就被沉棺古境里的遗民远远的摔在后面了。

    想要报仇,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当然,苏娜娜说这话,其实还有另一个含义。

    那就是这个秘境,可不是他们何家所有,而是属于她们苏家的。

    “行了,别说这些了,我们赶紧趁现在还没被追上,离开这里吧。”叶空开口发话。

    何振兴对于叶空此刻所扮演的苏明月身份,那已经是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因此自然不会有什么反驳。而苏娜娜对此也不置可否,她更多的是站在苏家的利益来考虑问题,只要苏家的人没意见,她自然也不会有其他问题。

    几人略微收拾了一下,并且快速的清理了周围的痕迹后,便立即走人。

    这段时间以来,和那名紧追不舍的化胎境高手之间的争斗,也早就让他们养成了足够警惕的习惯,基本上是不会留下任何线索。但哪怕如此他们却依旧无法摆脱那名化胎境的高手,具体缘由除了叶空之外,其他人并不明白,因此也只能归咎到这是化胎境高手实力较强的缘故。

    只有叶空,从未放松过丝毫的警惕。

    因为作为的设计者之一,他实际上很清楚,这个沉棺古境里的遗民都拥有什么样的能力。

    更不用说,之前苏家三房和四房更是毁了对方一个村落,这牵扯到的血仇,绝不可能化解。

    沉棺古境是一个山林地貌非常多的秘境。

    这里除了拥有非常浓郁的灵气之外,土、木两种属性之力也非常的浓郁。

    出了山林之后,呈现在众人面前的,就是一条蜿蜒的河流。

    这条河流,就是整个沉棺古境所有遗民口中的母亲河。

    它从沉棺古境的出入口诞生,横穿了整个沉棺古境,并以此分出三十六条并不交错,却又围绕整个秘境的支流。

    恰好符合天罡之数。

    但若是从高空中俯瞰的话,并且将整个秘境内的山林地貌都移除的话,那么便可以发现,这些支流与那条主流,实际上是汇聚成了一个巨大的法阵。正是这个法阵,维持住了整个秘境不让它崩溃,从而让所有的遗民能够在这里生活。

    “水!”何振兴看到河流的时候,脸上也流露出些微的兴奋之色。

    哪怕有伤在身,他还是坚持着朝着河流走去。

    其他两人的脸色,也同样有些欣喜。

    “小心!”但就在何振兴靠近河流的时候,叶空却是突然一个箭步上前,伸手抓住他的衣领后,就直接将他丢向后方。

    前方的河流中,猛然发出一声惊天的爆破声。

    一道水柱,冲天而起。

    水柱中,一道人影破空而出。

    他杀机凛然,身上的气势更显得无比浑厚。

    没有人看到他究竟是如何出手的,可刚才何振兴站着的那块土地,就已经彻底变形。

    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巨手将那片区域抓空一样。

    若不是叶空先一步将何振兴丢走的话,没有人能够想象得出,此时他的下场会是如何。

    这名突袭者不是别人,正是之前紧追叶空等人的那名化胎境三层的修士。

    这是一名满脸络腮胡的汉子。

    他那极具侵略性的目光先是扫了一眼苏娜等三人,眼神极具轻蔑不屑之意,最后才将目光锁定在叶空身上。

    “你,很不错。”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听起来就像是沙铁在摩擦的声音一样,刺耳。

    “你们先走。”叶空一脸凝重的望着眼前这个追击上来的人。

    虽然早就知道对方有非常特殊的追击手段,只是叶空本以为他之前所做的那些起码可以争取到一天的时间差,让他们得以逃离这里。但是现在看起来,显然还是有些低估了对方的应变能力。

    “不,我……”

    “你留下来只会是累赘而已。”叶空听到何振兴的声音,就非常冷漠的直接打断了,“以你目前的实力,根本就起不到任何作用,所以还是别给我添麻烦了。”

    “我……”何振兴还想说什么,可是看着叶空头也不回的背影,他张嘴动了几下,却始终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妹妹……”苏琳也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

    “我有疯魔丹。”叶空开口说道,“我可以给你们拖延两天的时间。只要你们走得了,我自有其他办法。”

    “我明白了。”苏琳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点头。

    “姐……”

    “别给明月拖后腿!”看何振兴都开口喊姐,苏琳冷声喝道,“如果不是我们,她早就走了。这几个月以来,一直是我们在给她拖后腿,难道你还没看出来吗?”

    “我……明白了。”何振兴虽然心有不甘,但是看眼下的情况都如此了,他也只能认命的点了点头。

    “我姐就拜托你了,娜娜。”叶空背对着苏娜娜,开口说道。

    “我知道了。”作为四人中,伤势最轻、体能最好的一位,苏娜娜自然明白接下来她的责任是最重的。

    眼见三人就要逃离,那名络腮胡汉子冷哼一声,就要动手抓人。

    可是这一次,他才刚抬起手,他的面前就陡然传来一阵剧烈的威胁感。

    这使得他根本不敢动手抓人,只能一个顿足,强行在自己面前竖立出一道由大地隆起的石墙。

    下一刻,爆炸声轰然响起。

    “你现在的对手,是我呀。”叶空的声音,伴随着爆炸声响起。

    络腮胡汉子猛然转过头,盯着叶空的眼神,满是凶狠的冷意:“区区破境修为,以为有疯魔丹,就敢阻拦在我面前?既然你那么急着找死,那我就成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