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简直就是一个奇迹啊!

字数:6353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当林子洲率领两名记者来到夹皮沟之后,分红大会也终于正式开始。

    林子洲现在已经是报社的副主编,行政上也升为副社长,而且内部传闻,将来还有更进一步的机会。

    他自己心里也有一杆秤,知道自己的发迹史,就是和眼前这个小山村,密切联系在一起的。

    从夹皮沟的系列报道开始起家,林子洲已经在这里打上自己的烙印。

    “青山,这次又要放一颗大卫星?”林子洲知道,刘青山既然叫他亲自来,肯定是有大事。

    “姨夫,主要是考虑您在报社天天爬格子,比较辛苦,来俺们这放松放松。”刘青山乐呵呵地招呼着。

    林子洲笑着用手点指:“你呀,跟我还打埋伏。”

    旁边青年报的郭记者,也连忙上来打起招呼。

    晚饭就在刘青山家里吃的,杨红缨也没走呢,正好跟小姨夫亲近亲近。

    吃饭的时候,林子洲对她说道:“听说上面要评选一个全国十大青年企业家,红缨你准备一下。”

    刘青山一听不乐意了:“姨夫,我呢?”

    “没你啥事,要是评选世界十大青年企业家,选你正好。”林子洲也开着玩笑。

    “这不是实在亲戚,到底差着一层啊。”

    刘青山不满地嘟囔一声,惹得众人大笑。

    讲真,他要是参加评选的话,那就有点欺负人了,还是排除在外比较好。

    酒桌上其乐融融,冬日餐桌,当然少不了炖菜。

    铁锅炖大鹅,还有热乎乎酸菜汤,里面掰点灶坑里烤红辣椒,喝上一碗,腾腾冒汗,打肚子里往外热乎。

    吃饱喝足,再喝一杯药茶,大伙就三五成群的,往队部的会议室里溜达。

    等刘青山他们进屋的时候,屋里基本已经满了,队长叔正在那吆五喝六地撵人呢:“各家就留一个人,掌柜的留下就行了!”

    有一位妇女吆喝一声:“俺们这不是怕自家掌柜的藏私房钱嘛。”

    还有一个女声响起:“俺就是家里掌柜的!”

    张老蔫儿一听终于忍不住:“你个败家娘们,咱们这个家,到底谁说了算?”

    “是我,咋啦?”老蔫儿媳妇双手叉腰。

    “俺就是问问,问问还不行啊。”

    张老蔫儿一边往外走,嘴里一边嘟囔着。

    会议室里的气氛很欢乐。

    记者郭小路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场合,感觉特别新奇。

    他看到老五也挤在人群里,就忍不住问道:“山杏同学,你怎么不出去?”

    “俺们山杏也是合作社的股东。”旁边有人笑着回道。

    等队长叔清完人,屋子里总算是不那么拥挤。

    而老支书那边,则请刘青山和林子洲前台就坐,郭小路也跟着沾光,在前面捞了个座位。

    几位作家,也在现场,主要是莫作家要求的,就当是体验生活了。

    他比较熟悉老家那边的农村,对东北这边农村的生活,了解不多。

    “开会啦,咱们夹皮沟一年一度的分红大会马上就开始啦。”

    老支书用烟袋敲敲桌子,屋子里立刻肃静下来。

    老支书就继续说道:“今天老林也来了,是咱们夹皮沟的老朋友,还有小郭记者,大家都欢迎。”

    人们都开始拍巴掌,还响起张杆子的声音:“一会儿俺第一个领钱儿,好好给俺拍张照片,俺肯定美个滋儿的。”

    “杆子,一会你别哭就行。”车老板子笑嘻嘻地接了一句。

    老支书简短的开场白之后,就询问刘青山和林子洲,要不要说两句。

    看到这两个人都摆手,就叫张队长继续主持会议。

    张队长今天也捯饬得格外精神,而且讲话水平也有所提高,都知道联系国内外大事了。

    还像模像样地拿出来一份报纸:“这上面说了,领导在南方视察,特别强调,社会主义的本质,就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灭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

    下边有人不乐意:“队长,白天老支书都领着大伙学习啦。”

    “这么重要的指示,要反复学习嘛。”张队长最后总结:“反正不管怎么说,咱们夹皮沟,一直都是这么干的,走的就是共同富裕的路子。”

    这一点,大伙都承认,虽然分红有所差别,但是差别也不算大,就连张杆子都没意见。

    不患寡而患不均,历来都是最尖锐的社会矛盾。

    所以在几十年后,共同富裕这个主题,又再一次被提出来。

    但是在夹皮沟,基本不存在这个问题。

    接下来就是老板叔公布收支情况,前面几类,和去年都差不多。

    大伙心里也都有数了:看来五十万是肯定跑不掉的。

    老板叔突然提高嗓门:“前几年,咱们合作社,承包县里的大修厂,并且进行转型,从国外引进生产线,还请来外国的专家,终于鼓捣出来AX-100型摩托车。”

    “去年的销售情况很好,开始为咱们合作社创收,实现利润两千二百多万!”

    老板叔觉得,此处应该有掌声,所以停顿了一下。

    结果呢,大伙都被这个消息给震住了,还没消化过来呢,谁也没鼓掌。

    “老板子,你念错了吧?”大张罗的大嗓门猛然响起。

    两千多万的利润,夹皮沟其他产业加在一起,大概也就这个数吧。

    “当然没错,就是一万台摩托车的事儿。”

    老板叔神采飞扬,其实在刚刚听到这个数字的时候,他也被狠狠雷了一下。

    大伙都不吭声了,心里都开始盘算。

    终于,张杆子打破沉默:“那不是说,咱们今年的分红,各家都得超一百万?”

    车老板子点点头:“对喽,不过跟你没啥关系,你那份,肯定得捐了。”

    张杆子使劲一拍大腿:“不算不算,你那是诳俺,你事先都知道了,还引俺上套!”

    “谁叫你自个愿意的。”车老板子这回算是逮住理了。

    张杆子也真急了:“队长刚才都说了,要取消贫富差距,实现共同富裕,俺要是拿不到钱,就上老板子你家里先分一半去!”

    众人大乐:杆子有进步。

    老支书摆摆手:“行了,逗你玩呢,别耽误正事。”

    张杆子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珠,这才把心放回肚子里。

    而车老板子,则公布收入:“张杆子,今年的分红款是九十九万零八千……”

    “俺这不是没到一百万嘛,老板子你就坑俺吧。”张杆子这心啊,上下直忽悠。

    现在的张杆子,荣誉感超强,嘴里一个劲跟车老板子对付:

    “要不合作社先借俺家两千块,怎么也得凑个整儿啊。”

    张杆子也想明白了,他在村里的分红算少的,也就是说,今年夹皮沟就升级成百万元村,那他不是就变成拖后腿的了吗?

    这时候,屋门一开,只见他媳妇翠花进来,从兜里掏出来一沓子百元大钞,放在桌上:

    “俺家不能拖合作社后腿,补上两千块,正好凑成一百万。”

    “媳妇儿,你这从自个家拿的钱,不算数。”张杆子蔫了吧唧地说着。

    翠花笑着安慰他:“这是俺额外赚的。”

    张杆子眨巴眨巴眼睛:“不对呀,咱们合作社,哪有啥额外的工钱,翠花,你得跟俺说明白,這錢到底是誰给的,就算俺戴绿帽子,心里也得有个数啊?”

    没等说完呢,腰眼儿就被他媳妇给使劲拧了几下:“我叫你瞎说八道,这是去年在别的村指导培育人参,人家给的劳务费,回来交给村里,队长说叫自个家留着的!”

    张杆子嘴里也嘿嘿乐:“俺媳妇最有本事啦!”

    他这回又扬眉吐气:“老板子,重新给俺家写账,收入正好一百万,不能因为俺,影响咱们合作社当百万元村呐。”

    百万元村!

    大伙这才恍然大悟,会议室里面,立刻开了锅。

    本来以为,还要大干十年八年的,能达到这个目标,结果万万想不到,不知不觉,就成百万元村啦!

    林子洲的脸上,也同样抑制不住兴奋。

    劉青山请他来,林子洲心里已经有所猜测,但是真听到这个数字之后,那感觉又大不相同。

    八年前,他亲眼见证了第一个万元村的诞生,恍如昨日。

    短短的八个年头啊,就从万元村,跨入到百万元村,作为见证者,林子洲都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

    还有郭小路记者,更是直接傻眼:百万元村,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啊!

    莫作家也恍然大悟:难怪人家这个文学奖,奖金这么高呢。

    不行,看来真得发愤图强,不然的话,一个耍笔杆子的,都被握锄杆子的给比下去了。

    莫作家没有瞧不起农民的意思,他也是农村出来的。

    只不过是在分红大会上,受到强烈的刺激而已。

    刘青山脸上的笑容,也同样变得无比灿烂:他为乡亲们制定的目标,都一个个实现了。

    而原本的终点,就会变成现在的起点,继续向新的目标努力。

    最后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汇聚到刘青山身上。

    因为当初正是刘青山主张承包大修厂,然后又出谋划策,开始生产摩托车的,短短两三年的时间,竟然发展成夹皮沟的支柱产业。

    夹皮沟有这样的领路人,还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