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6章 青丘之泽

字数:3771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一旁三女目瞪口呆,万万没料到会有这样的变故,这头恐怖的怪兽竟然被祖安用混天绫给折腾得这么惨。

    不过几人都是高手,没有半分犹豫,趁这九婴虚弱的时候,纷纷发动了攻击。

    那九婴显然是又惊又怒,九个头冲几人愤怒地咆哮,不过整体显然要比之前萎靡得多。

    刚刚它都打不赢几人,如今更不是对手了,很快便节节败退,一颗颗头颅爆裂开来。

    断颈处洒着鲜血,再也没有重新长出来。

    看到它摇摇欲坠的模样,祖安直接一个瞬移来到它身侧,手持匕里有毒,准备给予它致命一击。

    不过他正要刺出那一剑之时,脑海中的《录图书》忽然浮现出一个警示画面。

    有了上次被妖皇偷袭一事,这次他不敢有半分犹豫,急忙中途变招,施展瞬移到了旁边一丈之外。

    几乎是瞬间,九婴小腹部忽然伸出一个丑陋的头,比另外九个蛇头要小很多,但是狰狞丑陋那几个蛇头加起来也比不过。

    这突然伸出来这一下可谓是快如闪电,阴毒无比,几乎是百发百中。

    那九婴万万没料到祖安竟然仿佛未卜先知一般提前躲了开去!

    燕雪痕和云间月暗暗擦了一把冷汗,没想到这九婴如此阴险狡猾,刚刚竟然还玩起来示敌以弱的戏码,引诱她们攻过去。

    哪怕是以她们的修为,在这一招偷袭之下,可能也会吃大亏,甚至导致形势逆转。

    果不其然,这时那九婴见阴谋失败,九颗蛇头再次长了出来,配合着小腹处那狰狞的头,正冲着几人示威,似乎想让他们知难而退。

    “看来小腹那个头才是它真正的大脑。”玉烟萝快速说道,同为蛇族,在这方面有一种天然的敏感。

    几人恍然,难怪刚刚这九个头都击碎过至少一遍,但始终无法对其造成致命伤。

    原来真正的头藏在小腹之中。

    这个秘密之前恐怕无人得知,知道的时候已经被其偷袭所害,也亏得祖安反应得快,这才让这九婴暴露了。有了目标,几人接下来纷纷向小腹那头攻了过去。

    那九婴动用九颗蛇头拼命护着小腹的位置,可惜它面对的这几人何等厉害,这么多次配合下来越来越娴熟,很快祖安找到一个机会,凭借火尖枪长柄的优势,一枪入魂!

    那颗丑陋的头被钉死在了它自己的小腹上,随着这颗头被戳爆,原本还群魔乱舞的九颗头瞬间垂了下来,那庞大的身躯也轰地摔倒在了地上。

    “这怪物应该死了吧?”玉烟萝有些担忧,毕竟这怪物之前也故意阴了他们一次。

    “已经死了,它身上已经没有半点生命气息。”云间月笃定道,以她的眼力,自然不会看错。

    几人这才松了一口气,正要说什么,忽然注意到九阴的尸体开始蠕动起来。

    云间月吓了一跳,自己刚说这家伙死了就被打脸?

    堂堂魔教教主的脸往哪里搁啊。

    几人急忙躲到一旁,免得这家伙有什么异变或反扑。

    不过九婴并没有复活,而是浑身开始消融,巨大的身躯渐渐缩小,最后化作了一团拳头大小的肉,缓缓地蠕动着,似乎有生命一般。

    燕雪痕说到:“九婴能短时间内断肢重生,说不定就是这肉的功劳。”

    祖安过去拿起那肉,说它有生命力吧,却是个死物;说它是死物,却似乎又有生命力。

    “既然如此,那就一人来一口,就算不能变得长生,至少也多几分愈合能力,你们喜欢清蒸还是红烧?又或者直接烧烤?”

    玉烟萝露出一脸嫌弃之色:“咦~这么恶心的东西,我才不吃。”

    燕雪痕也冷冷说道:“我也不要。”

    “我可不想也变成九婴那样的怪物,”云间月眉头紧锁,“小安子,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要是吃了魔化了,别怪我们不理你了。”

    祖安讪讪一笑:“放心吧,我恢复能力本来就强,又不需要吃这个。”

    不过终究没舍得扔,总觉得这东西说不定将来是一味珍贵的药材,又或者是哪个女武神突破需要,于是将其收入了琉璃宝珠之中。随着九婴被诛,眼前波涛汹涌的凶水都平静了很多。

    一行人渡过凶水,玉烟萝好奇地问道:“接下来该对付什么?”

    祖安神情有些古怪:“大风!”

    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学《凤凰涅槃经》最开始学会的能力就是“大风”,靠着这瞬移的技能,不知道多少次保命,所以在凤凰涅槃经所有的技能中,对大风的感情是最深的。

    结果这次的目标竟然就是要对付大风!

    虽然不知道即将面对的大风和凤凰涅槃经里的大风有什么关系,但是心里总觉得压着一块石头。

    这时云间月望向燕雪痕:“冰石女,你还记得刚刚那个舜是如何描述大风的么?”

    燕雪痕显然习惯了她的称呼,反驳都懒得反驳一下,直接答道:“状如犬而人面,见人则笑,其行如风。其现为大风灾之兆,羿诛大风于青丘之泽。”

    祖安心中一动,这时才意识到了问题,怎么对大风的外貌描写,和自己所熟知的那个大风似乎不太一样呢?

    不过云间月的关注点则在另外的的事情上面:“咦,青丘之泽,会不会和涂山雨那娘们有什么关系?”

    祖安心中一荡,情不自禁想到了那一夜涂山雨的妩媚,对了,当时还用混天绫将她绑起来了……

    他的目光情不自禁落在了燕雪痕的腰带上。

    燕雪痕心中一跳,这家伙越来越放肆了,要是真被其他人瞧出什么了,我们还见不见人了?

    玉烟萝并不知道两人此刻有如此多心里活动,一边沉思一边说道:“青丘,难不成这里和涂山妹妹的青丘国有什么联系么,难道是上古时期的狐族之国?”

    这个疑惑很快得到了解答,因为随着一行人继续往前,渐渐在野外见到了各种各样的狐狸,那些狐狸完全不怕人,甚至会停下来打量他们,和当初他们进入涂山雨的青丘国时十分相似。

    望着那些停在路边打量自己的狐狸,云间月忽然疑惑道:“状如犬而人面,见人则笑,则形容的不就是狐狸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