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贤良
慈祥明理的公婆,贤德淑良又恭顺的小妾,心底良善的妯娌,性子温和的儒将丈夫,这么好的一家人,偏她是第三者插足、恶妇一枚;呃,和离虽然路漫漫,为了幸福光明的未来她也要奋斗不是?在和离之前,是做恶妇继续“欺负”人家良善,还是去小柴院做凄凉怨妇?这还真是一个问题。PS:女主是正妻,为什么这么纠结呢?请看正文,嘿嘿(零点书院祝您阅读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