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番外 改变

字数:11101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千禧就这么看着翟北。

    她有时候甚至对翟北是心如死灰。

    就是,翟北不管做什么她都会抗拒,都会讽刺,甚至都会不屑一顾。

    离婚?!

    多简单的两个字。

    是。

    她也吵着说要离婚。

    但是冷静下来也会知道,离婚对他们而言并没什么用。

    离婚了,当初她要结婚是为了什么?

    她不过是为了给乐乐一个完整的家而已。

    她表情显得很冷漠,有时候远距离到,翟北根本不知道千禧到底在想什么,她到底要的是什么。

    两个人的沉默。

    沉默了很久。

    千禧说,“翟北,是不是耐心用够了?”

    翟北蹙眉。

    他不知道千禧要说什么。

    而他好像怎么表达自己,也说不进千禧的心坎里。

    千禧对他的埋怨和恨,真的太明显不过。

    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回应她,才会让她不那么反感。

    “是不是在我身上的耐心用够了,所以可以离婚了。”千禧重复着,一字一句问他。

    翟北依然只是看着何千禧。

    他想他可能说什么都没用。

    鼓起勇气,将自己内心的情绪全部表达出来,他还是打不开何千禧的心结。他默默地呼吸了一口气,平和的说道,“千禧,你到底想我怎么样?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糟蹋了你的生活你的一切,你想我怎么样?”

    何千禧蹙眉。

    翟北没有发脾气,就是平铺直述的在问她,他该怎么做?

    “要不我去自首行吗?”翟北说,“我强奸了你,我去自首,让法律来给我应有的惩罚,这样行吗?”

    “你是在威胁我吗?”

    “我只是在让你找到平衡点!”翟北口气稍微重了些,因为真的忍得有些难受,何千禧有时候的故意冷暴力,会真的让人抓狂,“一直以来的相处不都是觉得我做了过分的事情而没有得到相应的报应吗?如果我得到了报应你是不是就不会那么厌烦我了?”

    何千禧咬着唇瓣。

    对,她心有不甘。

    因为翟北,她的人生存在很多遗憾。

    而她把这些怨恨全部都附加在翟北身上,她看着他,面对他,都是那晚上她心不甘情不愿的经历,而她没有发泄出来就在内心变成了雪球,越积越厚。

    “想我怎么弥补你?”翟北说,“千禧,我认真的,没有威胁没有任何情绪故意,单纯的仅仅只是希望你可以好好的报复我,至少让你不那么恨我。”

    “我不知道。”何千禧直白,“因为不知道怎么报复你,所以才会对你排斥抗拒,我有时候想要认命,但看着你这么理直气壮的出现在我面前,我不甘心。”

    “所以,你报复我。”翟北一把抓起千禧的手。

    千禧手腕一紧。

    “打我也可以。”翟北看着何千禧,“我希望你发泄出来,然后告诉我,我应该去哪里,我是不是从此以后就不要出现在你面前,你的人生就当没有一个我的存在?!”

    “我很想你消失,但是乐乐怎么办?!”何千禧甩开翟北的手,有些隐忍的情绪在那一刻也缓慢在爆发,她眼眶红透,“我想和你离婚,无数次想要和你离婚想要让你消失在我的面前,但是乐乐呢?我当初结婚就是为了给乐乐一个完整的家庭,离婚了,我所做的一切,我的隐忍我的委屈全部都功亏一篑,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最后一句话,千禧几乎是吼出来的。

    林妈正哄了乐乐睡觉出来,一出来就看到先生和太太在吵架,想了想又退回了乐乐的房间,还是给他们一些单独空间吧。

    总觉得他们之间少了很多沟通和交流。

    翟北看着千禧崩溃的样子。

    他其实很后悔。

    从没有那么后悔的强奸了千禧这件事情。

    他后悔到有时候甚至很想杀了自己。

    如果能够预料到千禧这么痛苦,在给他一次机会在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做,他宁愿子宫也不会去碰千禧一点点,他发誓。

    但是现在怎么办?

    一切都是他引起的,他做了,做了千禧讨厌的事情,他让千禧对他产生仇恨,他现在只想弥补,只想用余生来弥补,可是好难,真的好难。

    “千禧。”翟北叫着她。

    千禧红润的眼眶,此刻已经流下了泪水。

    就是不受控制的不停地往下,没完没了,也哭不完自己的难受。

    “给我一次机会,试着喜欢我可以吗?”翟北问。

    既然,没办法离婚,不忍心离婚。

    既然,什么都已经发生,只能这么将将就就。

    既然……一切都成了定居。

    放下曾经的怨恨,重新来一次行吗?

    他会好好表现的,一定会好好表现的。

    何千禧捂着自己的脸。

    她不想在翟北面前哭得这么狼狈。

    不想让翟北看到她的脆弱,因为她讨厌他,她面对翟北的时候,只想疏远而冷漠。

    她蹲在墙角,将自己的脸埋在了膝盖上,双手一直捂着脸颊,眼泪就从手指缝中滑落。

    翟北真的没有看到千禧这么哭过。

    是因为他说让她试着喜欢他所以才会这般委屈吗?

    是觉得他已经自私到无可救药吗?

    分明做了那么可恶的事情还恬不知耻的让她来喜欢他!

    他站在千禧的面前,不敢上前去靠近她。

    她那么较弱,分明不矮的身材,缩在角落却显得那般娇小无助。

    他想要给的无数安慰,这一刻也只能僵硬的站在那里,一动都不动。

    心里却一直在希望,希望千禧可以点头。

    可以给他一次机会。

    时间流逝。

    千禧哭得眼泪都干了。

    她用手使劲的擦拭着眼眶。

    抬头那一刻,眼眶显得又肿又红。

    眼眸却异常的明亮。

    看着翟北那一刻,翟北都被她清澈的眼眸刺激到不敢直视。

    就觉得,自己好像玷污了世界上最纯洁的灵魂,那么可耻。

    翟北想,这辈子大概都没办法洗干净自己的罪孽了,估计再也洗不干净了。

    他嘴角淡笑。

    千禧要的,可能就是他的远离,亦或者在千禧觉得他有必要充当父亲角色的时候出现一下,其余时间,还是自生自灭的好。

    他说,“千禧,我先走了。”

    不敢去看乐乐,怕看了会舍不得离开,又会固执的罪恶的想要去强迫性的留下来,留在她们身边,倒不如,忍耐着,就这么走了吧。

    “翟北。”何千禧突然叫着他。

    翟北回头。

    不抱任何希望。

    或许千禧就会说,“永不再见。”

    想到那四个字,内心还是有些难受。

    他尽量保持平静。

    听着千禧说,“好,我们重新开始。”

    翟北看着何千禧。

    他真的以为自己听错了,或者出现的幻觉。

    何千禧说,“我真的很讨厌你,但我没办法像你的那样举报你控告你,威胁你,打你,甚至离婚,这么久以来,因为对你的怨恨导致我心里严重扭曲,我也想试着改变。不是为你!”

    不是为了你。

    就算不是,也已经够了。

    翟北那么大一个人,从小经过那么高强度训练的男人,这一刻居然有一种眼泪盈眶的感觉。

    他喉咙波动,显然情绪有些激动。

    他很多话想要告诉千禧,比如他会好好表现,他会努力让她对他产生好感,他会做一个好丈夫好爸爸,太多的话到嘴边却就是说不下去。

    他怕千禧嫌他吵闹。

    何千禧没有翟北那么多的情绪。

    她只是想,释放自己。

    她内心背负着太多对翟北的厌恨导致她现在如此痛苦的一切,她理智的告诉自己,不应该再这样了,不应该再如此!

    何千禧从地上站起来,她说,“进来吧。”

    翟北受宠若惊。

    千禧已经从翟北面前经过,直接回到了房间。

    翟北让自己冷静了好久,才走进了千禧的隔壁房间。

    他将简单的行李放下之后,躺在床上就真的忍不住的咧嘴在笑。

    千禧居然同意和他重新开始了。

    千禧,同意了。

    他本来就没有抱任何希望,本来就是以绝望的口吻说的,居然居然就同意了。

    他那一刻觉得他就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难以掩饰的兴奋和激动。

    在床上翻滚着。

    就是,在翻滚。

    然后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翟北身体还以非常非常滑稽的举动在滚动。

    那一刻全世界似乎都安静了。

    翟北猛然从床上爬起来,看着千禧站在门口。

    千禧没什么表情。

    翟北有些尴尬的脸红。

    千禧说,“乐乐醒了。”

    翟北点头,“好,我马上出来。”

    何千禧离开了翟北的房间,顺便帮他把房门关了过来。

    那一刻,嘴角突然浮现了一个细微的笑容。

    她一直以为,翟北就应该是那种沉熟稳重不苟言笑的男人。

    刚刚那一刻她看到在床上翻滚的翟北时,确实震惊了。

    翟北刚刚是在床上跳舞吗?

    千禧笑。

    笑着去了乐乐那边。

    翟北一会儿也从房间中出来,恢复了平时沉稳的模样。

    乐乐看到翟北先是愣怔了一秒,随即叫了一声,“粑粑。”

    柔柔软软糯糯的声音那一刻真的苏化了翟北。

    翟北过去一把抱起乐乐。

    然后举高抛向上空,惹得乐乐“咯咯”大笑。

    千禧在旁边看得胆战心惊,总怕翟北一个失手将乐乐摔了下来,尽管这样的几率为零。

    翟北逗了一会儿乐乐,将乐乐抱在怀抱里,对着乐乐的小脸蛋问道,“想爸爸了没有?”

    “想。”乐乐点头,笑嘻嘻的小脸蛋,两瓣小牙齿异常可爱。

    翟北一直逗乐着乐乐。

    千禧坐在他们旁边。

    她想,至少,至少翟北可以给乐乐带来快乐,至少翟北在这个家里面,有着不可被取代的角色,她就算是为了乐乐,也应该试着接受翟北。

    翟北陪着乐乐玩了一下午,吃过晚饭陪着乐乐入睡后,翟北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躺在床上,分明和乐乐玩耍是有些累的,却还是有些失眠到无法入睡。

    准确说,是真的怕自己睡醒了,什么又回到了从前。

    千禧又变成了那个对他冷冷淡淡甚至是充满敌意的人了。

    他想了想,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接通,懒懒道,“这么晚了还没睡?”

    “你睡了?”翟北问。

    陆一城伸手将封子染抱进怀抱里,说,“准备睡了。有事儿?”

    “感情上的事儿。”

    “我猜想也是,你说吧。”

    “千禧说愿意和我重新开始,尝试着重新接受我。”翟北说,尽量不让自己表现得太兴奋。

    陆一城还是笑了一下,“藏不住你的喜悦啊。”

    翟北有些脸红。

    “你想问我什么?”

    “我以前一直觉得只要对女孩子好就行了,但是对千禧好像不管用,所以想问问你,怎么追女人!”

    “这个你倒真的是难倒我了。”

    “你和子染感情不是很好吗?”

    “关键是是她倒追的我啊!”陆一城笑。

    子染在旁边听着很不开心。

    嗯,不开心。

    陆一城将子染抱得更紧。

    “那我想给千禧留点好印象怎么做好呢?”

    “千禧喜欢什么你就迎合她。”

    “我真不知道千禧喜欢什么。”翟北很诚恳,他真的不知道千禧都喜欢什么,总以为她什么都喜欢,接触才知道并不是,她只是为了迎合而已,但现在翟北想要的不是迎合了,他很清楚,不真的让千禧打开心结,迎合最后的结果也是之前他们之间的矛盾重重。

    “千禧当了妈妈了,肯定会喜欢自己的宝贝。”

    “你的意思是我对乐乐再好一点?”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在对乐乐好的时候,也要对千禧好。直白一点就是,你们一家人要多点互动,不是说你单方面的对乐乐好就行了,否则千禧感觉不到你的融入,不会觉得你们是一个家庭,只是单方面觉得你可能还算一个好父亲。对了,千万不要对乐乐好到让千禧吃醋,我不是说千禧会吃乐乐的醋,而是千禧会觉得乐乐有了你之后没这么爱她了!在你和千禧关系不是特别好的时候,千禧会很计较这种事情,别问我为什么,女人母性使然!”

    翟北听得认真。

    那一刻就是佩服陆一城怎么什么都懂。

    甚至不得不承认,那么多人喜欢陆一城好像也真的不仅仅是长相问题!

    “拉拢了乐乐和千禧的距离,你还要单独给千禧做些事情。”陆一城继续道。

    “做什么?”

    “谈恋爱该做的事情,都得做。”

    “怎么做?”翟北一脸懵逼。

    “大北北,这个我要怎么教你。每个女孩子的追求方式都会不一样。有些人需要直截了当有些人需要循规蹈矩,这个就要自己用心去体会去感受了。我只能说千禧看上去应该是一个慢热的女孩子,所以急功近利肯定不行,至于具体要做什么,这得你自己去想。”

    “好吧。”翟北也知道,追女孩子这种事情,没有捷径。

    “不早了,早点睡吧,女人一般不喜欢熬夜的男人。”陆一城提醒,“除非……”

    “除非什么?”

    “干正事儿的时候。当然你现在也用不到。”陆一城邪恶一笑。

    而后挂断了电话。

    封子染看着一脸贼笑的陆一城,“没想到你还是情场高手啊陆一城。”

    “可惜英雄无用武之地。”

    “你是不是想多试验几个啊?”封子染问。

    陆一城将封子染压在身下,暧昧的在她耳边说道,“我有多懒你还不知道?”

    “所以你就是因为懒才会和我……”

    “不,我对你很勤快。”陆一城打断了封子染的话。

    封子染身体一紧。

    玛德陆一城,不带这样玩的。

    这边热火朝天。

    那边孤枕难眠。

    对于千禧,翟北到底应该怎么做才会……赢得芳心?!

    ------题外话------

    么么哒。

    爱你们哦!

    (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