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仙尊降临!史上最悲剧

字数:21311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

    域外妖魔特地将他和茗言学姐关押在一起,自然不可能单纯是因为疼爱他章怀秉,想给他塞什么福利。

    这其中,定是有什么特殊的布置,和暗中的伎俩。

    对了,它们定是想要利用茗言学姐,来试探自己提供的情报是否可靠。

    说不定,这看似无人的单独牢房里,就布置了什么窃听用的阵法或者道具。

    如果他因为怕学姐生气,心急慌乱之下说出了真正的计划。那么在暗中探听的域外妖魔,就能立即知晓他之前是在说谎,那他先前的那一顿苦算是白吃了。

    防人之心不可无啊~域外妖魔果然狡诈。

    一念及此,章怀秉当即戏精附体,满脸凄苦,仿佛受了莫大的委屈:“茗言学姐,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难道你要我眼睁睁地看着你,被域外妖魔凌迟处死吗?”

    随后就是一连串的诉苦,其中还夹杂着对茗言学姐的爱慕言辞。那言辞之恳切,态度之真诚,简直说得连他自己都快要相信了。

    【吴茗言】被忽悠得一愣一愣的,原本还相信了七八分,如今却一下子到了八九分。

    “唉~怀秉师弟,你真是糊涂啊~”吴茗言装出一副被感动的样子,又是装模作样的埋怨了一句,“你为了我,作出如此背叛人族的事情,这叫我如何自处?”

    “一人做事一人当,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不干学姐的事情。学姐千万不要因此自责。”章怀秉拍着胸脯,义薄云天地说道。

    而就在这边章怀秉和【吴茗言】互飙演技的同时,阴姹魔神的那道投影,也已经与本尊取得了联系,由本尊直接用投影的方式驾临了红石魔王堡,并立刻针对性地调查起了人类东线防区的军力部署。

    果不其然,在过去的这一段时间里,东线防区的指挥官赵廷坚,已经借着练兵的幌子,悄悄调集了大规模的军力,矛头直指兵力空虚的红石魔王堡几个魔王堡。

    如果不是她及时得到了消息,怕是一直到赵廷坚正式发起攻击,兵力空虚,侦查力量严重不足的三座魔王堡都未必发现得了他的动作。

    时至此时。

    阴姹魔神终于彻底相信了章怀秉的供词。

    它在心中大骂绥云公主是个心机表的同时,也急忙调兵遣将,将原本准备当做后手,用来伏杀绥云公主的魔族大军重新调回红石等三座魔王堡,回去救援。

    很快,贪食魔王堡附近,也就剩下了、贪食、黑翼、巨力这三大魔王堡的完整兵力。

    有这份兵力在,倒也不怕绥云公主调转枪头回来强攻。

    这三座魔王堡地理位置绝佳,刚好呈一个犄角状,相互配合下如果一心想要防守的话,几乎可以守到天荒地老。

    只是到时候,周围的领主和那些领主麾下的魔将可能要损失不少。但这又如何?只要魔王堡不丢,损失一些领主和魔将而已,谁在乎?

    就在域外妖魔这边暗潮涌动的同时,王璃慈也已经悄悄摸到了贪食魔王堡的核心之处。

    贪食魔王堡。

    地下深处。

    这里有一座防守森严的宝库,宝库门口赫然站立着两尊威风凛凛的黑曜魔傀,散发着森然气息。

    这种黑曜魔魁有些类似于人族的炼器傀儡,但使用的是魔族独有的魔纹技术,只需要用魔晶石驱动就能发挥出很强的战斗力。

    这两尊黑曜魔傀气息强悍,实力几乎等同于魔族领主,能和人族神通境修士媲美。

    当然,这种黑曜魔傀的价格也十分高昂,即便是魔王都很难弄上手。

    而贪食魔王居然弄了两尊黑曜魔傀来看守宝库,可见它对这宝库是何等重视。

    宝库下方。

    一只大肥鼠正艰难地啃噬着极度坚硬的魔岗岩,一口,一口,又一口。

    这种魔岗岩是一种专门用来建造堡垒核心的基石,硬度高得可怕,就连神通境也得费很大劲才能轰得开。也因为这样,魔岗岩开采困难,价格也极其高昂。

    可这宝库底下,却是垫了一层十多丈厚的魔岗岩。

    大肥鼠啃得连牙都快崩掉了,也才勉强啃穿了魔岗岩。可让它绝望的是,宝库外居然还有一层丈余厚的魔钢层!

    这可是专门用来制造魔族武器甲胄的魔钢,足足丈余厚!

    “吱吱喳~~”

    大肥鼠绝望地瘫软在地,宛如一只失去了灵魂的玩偶老鼠一般。

    挖不动~实在挖不动了~

    “正所谓‘行百里者半九十’。”王璃慈帮它按摩着腮帮子,替它鼓劲,“越到最后关头,咱们越不能放弃。”

    这才没过多久,王璃慈的魔族语就进步神速,已经可以和魔界遁地鼠正常沟通了,可见环境和欲望对人潜力的激发是多么厉害。

    高大上的话大肥鼠可听不懂,它只知道自己累惨了。

    它有气无力地狠狠白了眼王璃慈,“吱喳”了两声,表示你行你上,老子实在挖不动了。

    你知不知道,这种魔钢层有多可怕?

    这么厚的魔钢层,便是魔王大佬硬打,短时间内也是砸不开。

    “也行。”王璃慈点头表示理解,“那么说来,你已经没用了。你就放心的去吧,我会好好珍惜你的。”

    “吱吱喳?”大肥鼠顿觉不妙。

    说话间,王璃慈已经开始上下打量起了它的身体,嘴里喃喃自语:“肚腩这一块可以炖着吃,肥瘦相间又有韧性。脊椎这一条梅花肉可以爆炒,滑嫩鲜香。后腿肉拿来剁肉包馄饨,前腿可切块串烤,这脑子嘛,用来烫个麻辣火锅最好不过。”

    说着说着,王璃慈口水都快流了出来。

    她目光在大肥鼠浑身上下扫过,每落到一处,都让大肥鼠那处地方的肉一颤。

    它当下就一骨碌爬了起来,捶了捶胸口拍了拍腮帮子,表示自己还能干。

    “咔吱咔吱!”

    不用王璃慈催促,大肥鼠便又干得热火朝天起来,一口一口地将魔钢层撕扯吞噬,时不时的还嗷嗷叫两声,以表示自己干劲十足。

    “生命呐,果然需要在压力下才能绽放。”王璃慈满意地点点头,随即便掏出魔兽腿美滋滋地啃了起来,顺便当监工敦促大肥鼠劳作。

    时间一点点过去。

    随着一人一鼠的不懈努力,丈许厚的魔钢层终于被大肥鼠一点点挖穿了,一个仅能容许一人通过的小小通道出现在了厚厚的魔钢层之中。

    它当下便带着王璃慈,鬼鬼祟祟的溜进了贪食魔王的宝库之中。

    刚一进去。

    一人一鼠就被震惊了。

    这宝库中,各种珍藏异宝数不胜数,普通的魔晶已经达到了堆积如山的地步,而除此之外,更是有很多巨大的寒晶箱,里面贮存着一些高端的珍品食材。

    盯着那成箱成箱的魔晶,大肥鼠两眼放光,就连口水都不争气的流淌了下来。

    光是这些,先前所有的辛苦就都值了。

    “出息点。我既然答应分你一成,就绝对少不了你一毫。”王璃慈拍了一下大肥鼠脑袋,偷偷擦了擦自己的口水,义正词严道,“这些宝物都有阵法禁制锁着,一旦触动,必然会引发警报。现在还不能动。”

    说话间,她已经掏出了个小本本开始记录,准备到时候把这里的好东西分门别类一把清空。

    随后,王璃慈又凭着敏锐的直觉,发现了宝库旁还有一个魔晶库。

    不过那里存放的魔晶都是特别炼制的【不稳定魔晶】。这种魔晶通常都是加工成球状,用来放在魔晶炮中发射出去,攻城略地战争之用。

    王璃慈曾经亲眼见过这种不稳定魔晶的爆炸威力,那是相当的不俗。

    她也是进入到了那个魔晶库中,才发现那里面储存着大批量的【不稳定魔晶】。

    她看的是头皮发麻。

    这贪食魔王是疯了吗?

    这么多不稳定魔晶,它难不成是准备强攻人族基地吗?

    这一批不稳定魔晶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要是炸了起来,这宝库多半得灰飞烟灭,连带着她王璃慈的宝贝们也会被炸得连灰都不剩。

    她仔细检查了一下这魔晶库,却并没有发现防盗禁制。

    不过这也不奇怪。【不稳定魔晶】之所以叫不稳定魔晶,就是因为它的状态极其不稳定,稍微大一点的能量波动刺激,就有可能将其引爆。

    也是因此,不稳定魔晶一般都需要单独隔离放置,不能跟其他能量武器放在一起。

    防盗禁制本身能量波动就不小,贪食魔王估计也是害怕防盗禁制的能量波动,有可能会引爆不稳定魔晶,所以不敢布置。

    基于此,王璃慈决定将这不稳定魔晶库房收拾一下,以免意外损坏了自己的宝贝。

    然后,她就将自己的储物戒中,装了个满满当当。

    非但如此,她还命令大肥鼠,在它两颊的空间囊里也装满不稳定魔晶。

    这可把大肥鼠吓得不轻,可慑于王璃慈的淫威,它又不得不听从命令。

    很快,它的两颊就变得鼓鼓囊囊,装满了不稳定魔晶。它战战兢兢地跟着王璃慈,将这些不稳定魔晶运到“安全处”藏了起来。

    例如贪食魔王堡的军营下面。

    够安全了吧?

    一人一鼠来来回回运了好多趟,才终于将数量骇人的不稳定魔晶收拾得差不多了。整个库房里,只剩下了外面一层薄薄的魔晶层没有拿,至少可在短时间内掩人耳目。

    清扫了“危险品”之后,王璃慈又在宝库里溜达了一圈,很快又找到了一间隐藏得极好的库中密室。

    跟之前那魔晶库相比,这密室被包裹的严严实实,周围又有禁制,实在有些难以下手。

    好在大肥鼠感应了一下密室墙壁的厚度,发现不厚,便用天赋扭曲了空间,带着王璃慈直接空间穿梭进了密室。

    这可是它看家的本事。如果不是靠着血脉里的这点空间天赋,单凭挖洞的本事,它可成不了“四大害”之一。

    “大肥鼠,你这手段可越来越高明了。”王璃慈忍不住夸赞道,“看样子,你还真是一只有用的老鼠。”

    “吱吱喳~”

    大肥鼠黑黢黢的眼珠子里闪烁着精光,得意得胡子都要翘起来了。

    看在王璃慈这么给它面子的份上,它也投桃报李地夸了一下王璃慈。

    像你这般奇葩的伙伴,本鼠爷也是第一次碰到。明明是个域外人族,这寻宝探路的本事居然比它还强得多,藏得再严实的宝物,都逃不过她的灵觉。

    如此强强合作,这天底下还有什么宝贝不能收入囊中?

    一人一鼠臭不要脸的商业互夸了好几句,这才检查起了这间密室。

    这密室里一片乌漆抹黑,连一星半点的光亮都没有。但王璃慈和魔界遁地鼠一个紫府境中期,一个八阶魔兽,有没有光线对她们已经几乎多少影响了,神念一扫,便自然而然“看”清楚了密室内的情况。

    只见那密室中央有一个凹坑,凹坑里堆着一些异味扑鼻的腐殖土,而在那腐蚀土中央,竟然生长着一株魔气萦绕的黑色肉芝。

    那肉芝表面有着细细的褶皱,竟是如同活物一般微微蠕动着,乍一看去,更是好似有五色光晕在其上缓缓流转,极为诡异。

    “吱吱喳!”

    一见到这株泛着五彩斑斓黑的肉芝,大肥鼠顿时兴奋无比,猛地一个前扑,就想冲过去将那肉芝吞下肚去。

    岂料,大肥鼠才刚刚扑出一半,就被王璃慈一把揪住了尾巴,给硬生生地拖了回来。

    “和你说了多少回,所有共同探寻的宝物,我九成你一成!”王璃慈一脸严肃地教训它,“怎么着,你还想独吞?”

    “吱吱~~喳喳!”

    大肥鼠这才清醒过来,立刻惨兮兮地解释起来。

    在它连比划带吱吱的解释中,王璃慈倒也明白了过来。

    这玩意儿乃是域外魔界极其罕见的天材地宝之一,哪怕是直接生吞,对魔界的魔兽或是魔族都非常有好处。

    这一株肉芝,能被贪食魔王郑重其事地藏在此处,显然不是什么凡品。

    “这东西现在还不能动!”王璃慈抿了抿嘴唇,努力克制着要将它立刻吞下去的欲望,“这东西附近,多半有贪食魔王布置的警报禁制,现在动它可能会引来守卫。咱们先等等,等时机到了再拿。”

    大肥鼠能在魔界逍遥这么多年,脑子也是非常机灵的,当下便也冷静了下来,和王璃慈一起回到了地洞,并将痕迹都遮掩得干干净净。

    打架它是不太行,但做贼嘛,它就是这么专业。

    ……

    差不多同一时间。

    距离贪食魔王堡仅有数百里的位置。

    一处黑色岩石嶙峋,早已经废弃的矿区中,一大群人已经悄无声息的潜入了进来,并隐藏进了矿区之中。

    这片矿区已经被废弃许久,因为不再有魔晶矿产出,便是连最下等的魔族都不稀罕来这里。

    而因为多年的开矿挖掘,矿区内矿坑密布,环境十分复杂,再加上出产能量矿脉的岩层本身对能量感应就有一定的干扰效果,人类藏身其中,便是用神念也很难发现。

    这地方是王定风发现的,他有一个秘密据点便位于这片矿区之中。这一次,也是为了配合王璃慈他们四个的援救计划,才启用了这片矿区。

    这次救援之后,王定风的这处秘密据点自然也不会再被启用了。

    这群人中,为首的是一位人族青年。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炫酷战甲,身材挺拔,器宇轩昂,显得十分有气势。他,正是绥云长公主麾下的得力干将,府主的最有力竞争者,吴英昊。

    这一次的救援接应队伍,正是由吴英昊组织并率领。

    在极短的时间内,他将仙三号基地内能调动的精英,已经全部集中了起来,连大元帅的亲卫营都被他死缠烂打弄来了一大半。

    因此,这支救援队伍虽然仅有不足四百号人,可最差的都是紫府境修士,神通境修士的数量更是达到了三十七位之多,除此之外,更是出动了三位重量级的凌虚境大佬。

    也就是这么一批人,才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悄无声息地穿过妖魔防线,潜入敌人地盘深处。

    “威龙老祖爷爷、永宁王殿下、云鹤真君。”吴英昊毕恭毕敬地对三位凌虚大佬行礼道,“此次,让三位老祖受委屈了。”

    “有何委屈的?”老者外表的威龙老祖淡然道,“我们几个既然在域外战场轮值,自然要听从指挥调令。英昊小子,你这一次好好干,给咱们寒月吴氏涨涨脸。”

    这位威龙老祖不是旁人,正是寒月吴氏的第二老祖。

    作为同族长辈,他自然是要力挺自家优秀小辈的。

    永宁王则是一个器宇轩昂的中年人,他是寒月仙朝的异姓封王。

    而云鹤真君则是出身仙宫的真君。他是一位看起来已经有些年纪,但气质儒雅,风度翩翩的中年人,是那种让人一见之下,便很容易心生好感的气质。

    他们也纷纷表示,既然是绥云公主之令,自然别无二话。

    在这域外战场之上,每一位凌虚境强者的存在都非常重要,不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亦或者波及范围极广的大战役,绝不会轻易动用。

    没办法,人族培养一个凌虚境强者太不容易了,自然须得慎之又慎。一旦因为决策失误,导致凌虚境修士陨落战场,那对于仙朝而言绝对是一个巨大损失,连绥云公主都少不了被问大责。

    可见,绥云公主这一次是何等冒险。

    不过,这也正是她的厉害之处,一旦下定决心,就会全力以赴押上。

    气质儒雅的云鹤真君说道:“英昊小子,咱们如此深入域外魔族辖地,时间久了怕是容易夜长梦多。你准备何时展开行动?”

    “等消息。”吴英昊回答。

    “等何消息?”

    “我现在也不知道。但是消息来了,就知道了。这是绥云公主殿下吩咐的,各位老祖就别问了。”吴英昊神色镇定,眼神中却透出了一抹无奈。

    其实他是打心眼里不支持这个计划的,可绥云公主的决定已下,他自然只能全力配合。

    希望,一切都顺利。

    ……

    时间匆匆而过。

    不知不觉,五六日的时间就过去了。

    没有了严刑拷打,演技也日益纯熟,章怀秉倒是慢慢适应了“监狱”生活,和茗言学姐一起快快乐乐的生活在小单间里,反而有些乐不思蜀了。

    为了避免被暗中观察的眼线发现破绽,意识到他压根就没有暗恋学姐,他现在已经习惯了时刻保持戏精附体状态,动不动就对学姐来番关怀呵护,深情表白之类。

    头两天,吴茗言还能装模作样地与他虚与委蛇一番,可没过两天,就被他舔得有些不耐烦了。五六天一过,她更是觉得恶心万分,赶忙暗中吩咐了魔将,把两人都扔回了集体牢房内,这才算是消停下来。

    回了集体牢房后,“吴茗言”倒是不用再被恶心了,但也是颇为头疼。

    绥云公主不来救人,那她又如何能顺水推舟地混进人族地盘,然后迎回魔主?

    难不成,要她自己亲自上阵,来组织一场越狱行动吗?这也太不合理了。在这种事情上过于出风头,肯定会被人族重点关注,一着不慎说不定还会被怀疑盯住。

    不到万不得已,她是绝对不愿意这么干的。

    就在吴茗言头疼不已时。

    王璃慈、王璎璇和蓝宛儿三人已经趁着这几天的功夫,悄悄在暗中做好了一系列的布置,王璎璇也将计划反复推敲了好几遍。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王璃慈便和大老鼠再次回到了贪食魔王的宝库中。

    有了之前的探查,如今的她对这地方已经相当熟悉,刚从地下冒头,就干脆利落地直奔宝库大门,从里面将宝库大门的结构破坏掉了。

    如此一来,外面就算想破门而入都不容易。

    很自然而然,这种行动自然引起了警戒禁制的反应,一道道尖锐的警报声瞬间响彻了整个贪食魔王堡。

    “什么人?!”几乎是瞬息间,贪食魔王暴怒的大吼声便同时响彻了整个魔王堡,“竟敢擅闯本王的宝库,找死!!”

    咆哮声响起的同时,宝库外的空间便泛起了一道涟漪,体型肥硕,挺着个大肚腩的贪食魔王从里面快步冲了出来。

    很显然,贪食魔王这是直接撕开空间,驾临到了宝库外面。

    它想从外面打开宝库,却发现宝库门已经被破坏,并从内部堵上了。偏偏它当初为了以防万一,在宝库大门上布置了特殊的空间禁制类魔纹阵法,以至于现在,它想要直接撕开空间冲进去居然都做不到。

    贪食魔王气得用巨大肥硕爪子,一把拍在了宝库大门上。“轰隆”一声巨响,厚实无比的宝库门竟然被拍出了一个凹坑。

    这种宝库,本就会防止外面的人强拆,哪怕强如贪食魔王,想要强行轰开也得费点功夫。

    而在此同时,贪食魔王的亲卫队也是急匆匆赶至。

    其中为首的乃是几头领主级的魔族,卫队中大部分都是魔将级别的精锐。仅百人的亲卫队,总体实力却非常强横。

    “轰!都给本王一起轰。”

    贪食魔王气得两眼通红,咆哮声不断,巨爪也是对着宝库门一顿猛拍。

    亲卫队见状,自然不敢怠慢,也跟着一起狂轰乱炸。

    轰隆隆的能量轰鸣声不断炸响。而在这期间,尖锐的警报声还在接连不断地响起。很显然,宝库里面的“小偷”还在不断地偷取物品,这才频频触动警报。

    一时间,整座魔王堡都沸腾了起来,连几座魔王军军营都被惊动了,将领们纷纷派人过来探查情况。

    “哈哈哈~”这时候,宝库中蓦地传出了一阵嚣张的女声,“我的!这宝库都是我的!这肉芝也是我的!好吃,这肉芝可真香。”

    这女声的主人自然是王璃慈。

    她的魔族语说得还不太不利索,但是表达的意思却很清晰。

    “那是本王的幽冥魔芝!你敢动它,让我抓住你,本王一定会将你扒皮抽筋,拆骨剔髓,让你不得好死!”贪食魔王差点被气疯了。

    这可是它珍藏的顶尖天材地宝,可在恰当的时机助它从初阶突破到中阶,甚至还能略微提高它的血脉。

    自己将来能不能在阴姹魔神麾下更进一步,可全靠它了。

    急火攻心之下,贪食魔王已经彻底陷入了狂暴之中。

    高强度的狂轰乱炸足足维持了一刻钟,宝库正门终于轰然倒塌。

    无比愤怒的贪食魔王当即便率领亲卫冲入了宝库中,然而,迎接它们的是当头一击。

    只见贪食魔王珍藏了不知多少年的宝库,已经被舔了个干干净净,连稍微值点钱的渣渣都没剩下,可贼人却是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本王的幽冥魔芝!”

    贪食魔王心惊肉跳地冲进了密库之中,然而迎接它的又是当头一棒。

    密库里的幽冥魔芝也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小半个密室的不稳定魔晶。

    “殿下,这,这……”亲卫统领指着魔晶石,吓得脸色都黑了,“不稳定魔晶石,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好,快撤!”

    贪食魔王脸色一变,连忙就想离开这里。为了避免激活不稳定魔晶,它甚至没敢直接撕裂空间。

    然而,它才刚动了一下,不稳定魔晶石堆之中,就亮起了一点红光。

    下一刻。

    “轰隆!”

    一道惊天爆鸣声轰然炸响。

    一瞬间,整个天地都好似失去了声音,就连时间流速都好似变得缓慢起来。

    成堆的不稳定魔晶产生了连锁反应,可怕的能量自魔晶中接连不断地爆发开来,化为恐怖的能量冲击波席卷而出。

    而密室狭小的空间,更是助长了这炸弹一般的威力。

    狂暴的爆发能量,将贪食魔王、三位领主级,以及近百名魔将级亲卫军都瞬间吞噬了进去。

    “嗷!”

    贪食魔王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嚎叫。

    来不及逃跑,它只能疯狂催动本源之力,体型不断变大,硬扛着密闭空间中的爆炸能量。

    过程看似很漫长,可实则仅仅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而已。

    很快,硝烟便散了开来,狂暴的能量波动也渐渐平息。

    而这时候,整座密室和宝库都已经被夷为平地,地上的魔钢层也被炸出了一个扁平的凹坑。

    如此爆炸威力,着实强横,就连贪食魔王都被炸得颇为狼狈并受了些伤。

    它尚且如此,手下亲卫就更别提了。

    那近百魔将已经化作了无数残肢断骸,而三位领主级亲卫统领虽然幸运地活了下来,却也已经濒临死亡,奄奄一息。

    威名赫赫的贪食魔王亲卫队,竟是在眨眼间就被悉数歼灭。

    如此惨状,让贪食魔王气得眼睛都红了,疯狂地嘶吼起来。

    可这事儿根本没完。

    它这边才刚吼了没两声,远处便轰隆轰隆,又是接连几道猛烈的爆炸声响起。

    “那是……”贪食魔王的嘶吼声戛然而止,眼眸中露出了无比惊恐之色,“本王的精锐兵营!该死的~!”

    “集结!没死的都给本王集结行动起来。”贪食魔王吼叫着,“封锁全堡!”

    贪食魔王堡中出现了这么大的变故,地牢之中自然也是将那一声声的轰鸣声听了个清清楚楚。

    甚至于,因为建在地底,受到震动波及的关系,整个地牢都微微地颤抖起来。

    地牢中的魔族守卫,人族俘虏皆是面面相觑,神色惊疑不定。

    外面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诸位不要慌。”

    就在这时,一道清脆的女声在地牢之中响起。

    众人循声望去,就见地牢的地面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地洞,两个少女从里面钻了出来。

    她们一个穿着紫色劲装,一个穿着蓝色劲装,皆是青春靓丽,气质出众。这两人,自然便是王璎璇和蓝宛儿了。

    见众人看过来,王璎璇提高了音量,朗声说道:“我们奉绥云公主命令,前来营救大家,所有人都不准说话,不准有疑问,一切听从我们安排。否则,当场杀无赦。”

    王璎璇自诩为女军神,自然懂得越是这种关头,越不能乱。

    这里被困的可有几百个人呢,怎么可能去一一满足他们的好奇心?唯有掌握住绝对的主控权,才不容易出问题。

    更何况,王璎璇完全有理由怀疑,这足足数百的俘虏中,可能会存在一些人族叛徒。一旦给他们机会煽动其他人,局面就会更乱。

    突如其来的救援,让现场一片鸦雀无声。

    诸多人族俘虏们呼吸急促,又是惊喜,又是不敢置信,更还有几分茫然和不知所措。

    唯有魔族的地牢守卫们一下子惊醒过来,当即便嗷嗷叫着向王璎璇两人冲了过去。

    其中为首的乃是一位领主级魔族。

    它实力差不多相当于人类神通境中期,战斗力非常这强横,以王璎璇等人实力和它打,基本上是有败无胜。

    然而,王璎璇显然早有准备。

    只见她不慌不忙,抬手就拿出了“仙尊令”,当场将其激活。

    下一刻。

    磅礴而浩瀚的仙灵之气便自天地间汹涌而来,转瞬间便在她面前凝聚出了一道人影。

    那人影白衣飘飘,仙韵盎然,赫然便是仙尊。

    而当这投影出现的一瞬间,霸道而恐怖的威压也在这一刻轰然爆发。

    那领主级魔族眼珠子一凸,被吓得差点大脑宕机。

    仙,仙尊投影?!

    这人类女子有毛病吧,哪有人一上来就召唤仙尊投影的?

    然而,还没等它从震撼中缓过神来,被召唤而来的仙尊投影便抬起了手,一道剑诀已然捏在指尖。

    刹那间。

    一道纯粹由剑意凝聚而成的纯白剑气,就这么兜头斩下。

    骇人的锋芒瞬间撕裂了空间,迸发出了令所有妖魔头皮发麻的可怕威势。

    “唰!”

    剑气纵横间,领主级以下,所有魔族都被斩杀当场,化为尸体轰然倒下。

    唯有那领主级魔族反应稍快一些,惊恐万分的向后逃跑,躲开了第一道剑芒。然而,仙尊的剑,岂是那么好躲的?

    还未跑出多远,另一道剑芒便已经追袭而上,将它削了脑袋。

    “仙尊威武!”

    王璎璇和蓝宛儿立刻鼓掌高呼,一脸崇拜。

    “王璎璇!”被突然召唤出来的仙尊却是没被她俩糊弄住,反而气得吹胡子瞪眼,“你怎么会有章怀秉的仙尊令?还有,是谁允许你们这群狗东西来域外战场的?”

    “绥云公主没和您提吗?”王璎璇眨了眨眼睛,看起来一脸无辜。

    “提什么提?”仙尊怒道,“她就传讯告诉我本尊,说有一次重大的行动,需要我本尊留意……等等,是本仙尊在质问你还是你质问我?”

    “仙尊大人,时间紧迫恐怕来不及和您解释了。”王璎璇急忙说道,“反正您召唤都被召唤出来了,就听我指挥办事吧。”

    “啥?”仙尊好悬没被她气得能量溃散。

    到底你是仙尊还是我是仙尊?

    他堂堂仙尊,在小辈面前居然被呼来喝去,成何体统?!他不要面子的吗?

    “章怀秉,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组织大家一起跑路?”王璎璇对着牢房怒道。

    “璎璇大姐,我被神魂锁锁着啊,连牢房都破不开!”章怀秉一脸委屈和无辜。

    “行了行了,别废话。”

    王璎璇和蓝宛儿立刻上前,开始速度飞快地破坏起了牢房门,将它们挨个破开。

    此时,蓝宛儿身边还跟着一尊傀儡,也在帮忙拆牢房。这尊傀儡竟然也有神通境级别,取代了她原本的紫府境傀儡。

    可见绥云蓝氏虽然只是个三品世家,底蕴却是不浅,也是将蓝宛儿视作了家族最顶尖的继承人,家族未来希望。

    “仙尊大人,别干站着看好戏呐?”王璎璇怒道,“快点过来一起帮忙。”

    “臭丫头~”

    仙尊被气得吹胡子瞪眼。

    他活了这一辈子,还是第一次被人召唤出来后就只杀了几个小怪,然后就被要求帮忙砍牢房的。他可是堂堂仙尊,就不能给他点有牌面的活吗?

    不过,仙尊气归气,却也没说什么。

    他也知道,现在可不是和王璎璇计较的时候。等回去之后,他再找那死丫头算账。

    只见他一掐剑诀,数十道剑芒便飚射而出,短短几个呼吸间便将所有牢房门全都破开了。

    被救出来的人族俘虏们都十分激动,纷纷凑过来见礼:“拜见仙尊,多谢仙尊相救。”

    “行了~接下来都给我保持安静,谁敢说话军法处置。”王璎璇怒道,“仙尊,帮章怀秉解一下神魂锁,其余人都随我下地道,立即逃出魔王堡。”

    “快快快,都跟着我下来。”

    蓝宛儿立刻开始带着傀儡指挥人群下地穴。

    仙尊一翻白眼,瞪了王璎璇一眼,还是老老实实地帮章怀秉解了神魂锁。

    他也明白,在这种情况下就只能有一个指挥,王璎璇这一点干得不错。

    “怀秉,这……你不是说,绥云公主已经放弃咱们了吗?”吴茗言一脸惊疑不定地凑到了章怀秉身边。

    这一系列的变故实在太快了,她根本还没搞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是骗魔族的。”章怀秉得意洋洋地解释,“茗言学姐,我的演技不错吧?”

    “骗……”

    吴茗言脸色微不可查地变了一下,刚想再问时,王璎璇一板砖砸到了吴茗言脚下,冷冷地说道:“没有下一次了。”

    “都闭嘴。”仙尊也是低声道,“章怀秉,吴茗言,你们帮着一起组织俘虏撤退。”

    这一次的行动,王璎璇早有预谋,所有细节都是仔细规划过的,被俘虏的这几百人也都是人族精英,在他们的积极配合下,一行人很顺利地就顺着地穴一路辗转,跑到了魔王堡外的一处偏僻之地。

    与此同时,王璃慈和大老鼠也已经在此等候了。

    不过,这几百个俘虏毕竟经历过一番严刑拷打,身上几乎个个带伤,有不少伤势还不轻,哪怕王璎璇和蓝宛儿已经在路上给他们分发过了疗伤丹药,短时间内依旧很难真正恢复战斗力。

    再加上他们身上还都戴着枷锁,实力受限,无法动用玄气,移动速度自然也快不到哪里去。

    他们这边才刚从地下出来,勉强集结清点完人数,另一边,气急败坏的贪食魔王也已经带着一票魔族残兵冲出了魔王堡。

    它愤怒的咆哮声,隔了一两千里都能听得清清楚楚:“该死的老鼠们,还我宝物,还我幽冥魔芝!”

    “这家伙来得还挺快啊~”王璎璇眼见得人群隐约有些骚动,立刻朗声说道,“大家莫慌,跟着王璃慈,对,就是那个带着只大老鼠的,看起来憨憨的女孩子,跟着她先撤退~~我早有底牌对付追兵。”

    说话間,王璃慈、蓝宛兒以及章懷秉三人,已经开始组织人继续撤退,只是因为俘虏都被限制住了修为,仅能凭着肉身强度逃跑,整体速度很缓慢。

    而魔族追兵却来势汹汹,除了贪食魔王外,还有千把号人马,其中不乏领主、魔将、头目等精英。

    它们行军速度极快,不断向王璎璇这边逼来。

    “璎璇,你有什么底牌可以用出来了。”仙尊见状也是有些头大。

    倘若本尊在此,收拾这支魔族残军自然不在话下,可他如今仅仅是具能量投影,对付一个贪食魔王没问题,可对付一个贪食魔王加上千把号魔族精锐可就力有不怠了。

    “仙尊大人,您就是我的底牌啊。”王璎璇眨着水汪汪的眼睛,仰头看着仙姿飘飘,還没明白情况的仙尊投影,“您上吧,为我们垫后。”

    “……”仙尊脸庞一阵抽搐。

    吾乃仙尊,你竟然让我去送死?

    “仙尊大人,您莫要这种表情。”王璎璇却是一脸的理所当然,“反正您召唤都被召唤出来了,这能量也无法再回收了,就当废……咳咳~我是说您不去垫后谁去垫后啊?要不,您跟着逃跑,我去垫后?”

    “免了吧,你可是咱们人族未来的希望之星,让你去送死,我怕是要被骂成条狗。”仙尊内心一阵悲凉感袭来,“唉~本尊的投影战死也不是第一次,但是今天绝对是战死得最憋屈的一次。”

    “仙尊大人,注意点安全,别耍帅耍脾气,能拖多久就拖多久。还有,这一缕分魂记得逃走!”王璎璇关切的叮嘱着,“我先撤了,再见。”

    “你这臭丫头,简直比姜玉灵那丫头还讨人嫌。”

    仙尊投影嘀嘀咕咕的,说话间,却已经化作一道惊鸿腾空而起,转身便朝着贪食魔王等人冲了过去。

    人还在半路,道道剑芒便已经萦绕在了他的身周,可怕的威压层层叠叠绽放,几乎充斥了整片天空。

    “贪食小鬼,给本尊滚回去!”

    仙尊威严的声音如炸雷般轰鸣,响彻了整个天空。

    话音落下的同时,霸道无比的剑芒便从天而降,向魔军激荡扫去,浩浩荡荡,威势万千。

    然而,他那悬空而立,白衣飘飘的身姿,却莫名透出了一股“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