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曾经被称之为怂货的正义

字数:6282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市游泳池的深水池旁,穿着泳裤的大男孩溺水被救起后,一个浑身湿透的女孩跪坐在他的身侧焦急的呼喊着。“付正义、付正义!醒醒啊,醒醒啊……”

    “哎呦喂,胡亚彤啊,别喊啦,这怂货就是在装死骗你呢,这么大的块头怂的没救了……”

    “汤建文你给我滚!他要是出了事你跑不掉的……”

    “跑?我干嘛要跑?他又没淹死!早知道这怂货会在你面前装死,我都不喊我哥下去捞他的,你瞅瞅这怂货的样儿,醒了还在这儿继续装死呢……”

    “滚滚滚!你就知道欺负老实人,一会我就去你家告诉你爸!你这是谋杀、谋杀!”

    “呦!还真哭上了呀?胡亚彤我可告诉你啊,我刚才可只是不小心撞了他一下而已,你要是敢胡说我连你一起丢下去……”

    站在汤建文身后的汤建武见游泳池的工作人员向这边张望,将弟弟汤建文拉起来便冲着胡亚彤低喝道。“我可警告你,别以为你是女的我就不敢收拾,要是你敢乱说话,我会去你学校的……”

    “你、你、你们兄弟俩就知道欺负人……”

    浑身湿透的女孩又气又急的哭了起来,可溺水后而被捞上来的付正义,此时却是越加的糊涂了。

    哭泣的女孩听声音是胡亚彤,也是他从小玩到大的唯一异性死党,虽说现在是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搓衣板身材,但上了大学之后二次发育的这女孩却成为了女神级的大美女!

    只不过在付正义前世的记忆中,她99年大学毕业后就独自去了外地上班,距离过年还剩四天的夜里她在单位独自加班,结果因为心脏病发倒在了办公桌上,等到了第二天早上被发现时身体都凉透了。

    还有两年自己就到了不惑之年,而胡亚彤走了该十四、五多年了,因此听几个人的声音都熟悉的付正义,也就认为自己是在做梦,虽然近些年随着孩子的诞生他已经不太能够在梦中见到胡亚彤了,可这个女孩在他的心里占据了很重要的位置,如果非要说其重要性的话,应该是仅次那于嫁给他的李雪瑶。

    汤氏兄弟大摇大摆的走了,可是躺着的付正义还是没有睁开眼,心里害怕加委屈,让胡亚彤边哭边继续奋力的在男孩肚子上压动着。“付正义!付正义!醒醒啊,醒醒啊,你别吓唬我啊,你可不能死啊……”

    眼前的那张脸,真的是胡亚彤。

    瞅着哭的眼睛都肿了的胡亚彤,睁开双眼的付正义徒然坐了起来,就跟以往他梦到胡亚彤时会做的那样,张开双臂就将女孩抱在了怀里。

    无关爱情,只是友谊。

    而且是烙印在付正义内心深处的遗憾,让他在梦中会将这个跟自己从小一起长大、最终却是在隆冬腊月的夜里倒在办公桌上、无助而绝望逝去的女孩拥在了怀里,他仅仅是希望能够用自己去温暖一下她。

    “哎呦呦,这都什么世道啊,才多大点的孩子都敢搂搂抱抱的……”

    “是呀是呀,太没公德心了,这里还有那么多小孩子呢……”

    “嘿!嘿!嘿!说你们俩呢!这里是公共场所!撒手撒手!真是世风日下呦……”

    嘟、嘟嘟、嘟嘟嘟!

    泳池的救生员吹响了哨子,被抱住后整个身体都僵住了的胡亚彤,听到这哨音才醒悟了过来,又羞又气竭力的挣扎着才从付正义的怀里挣脱出来,本能的挥手便想要扇上他一记耳光!

    可对方的神情虽然恍惚,但眼瞳中所表露出来的意味却令她心跳加速,因此胡亚彤的手掌虽是高高的扬起,可就是舍不得抽下去。

    他、他这是怎么了?

    觉得自己心瞬间就要跳出嗓子眼的胡亚彤愣住了,可转念一想她却是瞪起了双眼,怒火也骤然间在胸中升了起来,令她怒吼了起来。“啊!付正义!刚才你真的是在装死啊!你竟然敢骗我!你、你、你……”

    不等胡亚彤的话说完,穿着泳池工作服的老头远远的就嚷嚷了起来。“这里是公众场所!你说你一女孩子怎么就穿着衣服跑到男泳池这边来了,赶紧走、赶紧走!别等着保卫科干事过来逮你们啊,有伤风化……”

    双臂被胡亚彤挣脱开来的付正义,听到男泳池、保卫科、有伤风化这些的时候,彻底愣住了。

    他转过脸去,看到的是穿着泳池工作服的那老大爷,泳池对面穿着老式泳衣、带着小孩子的老大娘们,以及坐在不远处池子边上的那一溜五个神情古怪的半大小子。

    那老大爷的这一嗓子,逗引的那群半大小子们也开始了起哄。

    噢噢噢!

    不要脸……

    噢噢噢!

    不要脸……

    本来就已经满脸通红的胡亚彤,因为老大爷的那一嗓子也惊觉到自己浑身湿透,本是宽松的连衣裙正紧贴在身上,里面黑色的内衣轮廓都显露了出来,池子边那群半大小子们的起哄,更是令她手足无措,双手捂在胸前急的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了。

    看着那群正在起哄的半大小子的付正义,却是觉得自己的脑袋里嗡的一下就炸了。

    不对!

    这不对!

    这不是在做梦!

    以前的梦里不会出现这些的!

    94年自己被汤建文推进泳池的溺水,虽然当时的场景应该跟眼前的一样,可是在自己的梦里却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这么多人!

    站起来的付正义,双手按在了胡亚彤的肩膀上。“今天是几号?”

    “二十七啊……”

    “几月?”

    “七月啊……”

    “哪一年的七月二十七?”

    “1994年的啊……”

    被脸色徒然变得铁青的付正义捏住了肩膀,不知道对方抽什么风的胡亚彤回答到了最后,被吓的差点又要哭了。

    面对着她的付正义脸色却是越来越古怪,等她回答完之后竟是傻笑了起来!

    穿着工作服的老大爷,也被付正义的笑声吓了一跳,泳池里闹事的可多,而且那浑身湿透的女孩也不像是不正经的女孩子,心里一软压低了声音赶紧提醒。“你们发什么疯呢!还不赶紧走!小姑娘都湿透了,小心让那边的小子们看光喽……”

    明白到自己是回到了94年的付正义,此刻心里却是乐开了花,转过脸说了声谢谢大爷,便护着惊慌失措的胡亚彤准备离开。

    但那些坐在不远处的五个半大小子们却是越加的起劲了,一个个嬉皮笑脸的将口哨吹得飞起,不干不净的荤话也都冒了出来。

    将胡亚彤护着送到了女更衣室的门口,让她在体育馆停车场等自己的付正义,在换了衣服后就折返了回去,那群半大小子见他怒气冲冲的跑了过来,一个个也就嬉笑着站了起来。

    没有理会那老大爷使的眼色,走过去的付正义瞅了瞅这些半大小子们开口问道。“刚才谁起哄的?口哨是哪个吹得?”

    “呦?怎么着啊,我口哨也吹了,骂也骂了,你想怎么滴……”

    打头的那小子说着越加的得意了,他转过脸想要跟同伴们炫耀下自己的胆气,可微笑着的付正义却是一脚就踹在他的肚子上,一脚将他蹬飞跌进了泳池。

    毫无征兆便动了手的付正义,抡起巴掌就抽在一小子的脸上,将那小子抽的身体转了个半个圈,跌跌撞撞的失了平衡也一头栽进了泳池!

    剩下的三个可急眼了,抡起拳头便扑了过来。

    要是依付正义当年的性子,这样的情况下一定会是本能蹲下来双手抱头、将腿根夹紧,可自己重生前可是因为那‘怂货’的绰号而锻炼过的,虽说现在他的身体还拉伸不开,可以他身高和力气,对付这帮连不良少年都算不上的半大小子,那还不是手拿把攥的!

    两个掉进泳池的半大小子破口大骂,而从旁边弓着身冲上来的那半大小子,被付正义一个膝顶撞在了下颌咬了自己的舌头,痛的嗷嗷叫着被付正义一把推下了泳池。

    从右边冲上来的那半大小子倒是一拳捣在了他的腰上,可有着身高优势的付正义却回手一肘撞在了他的鼻梁上,于是这小子的眼泪跟鼻血可就同时下来了,跟着便他一脚踹在屁股上,摔进了泳池。

    剩下最后那个子矮、身体还单薄的半大小子,可是傻了眼,见付正义冲着他一跺脚,吓的一个哆嗦便主动跳进了泳池。

    解决掉这几个仗着人多就敢口花花的半大小子,依然还不太解气的付正义便守在了泳池边,跟对方打嘴炮他是不擅长的,但对方哪个想上岸他过去就狠跺那扒在泳池边上的手指,一脚下去立刻就能听到惨叫,如此一来这五个半大小子哪个都上不来了,气的只能是在泳池里破口大骂。

    将这群半大小子的长相都记下来的付正义,听到泳池的警哨声响起、见游泳池的保卫科干事拎着棍子从浅水区那边过来了,这才转身撒丫子就跑,从泳池东北角的矮墙上翻了出去,冲进停车场将胡亚彤接上便往她家的方向骑。

    七月下旬的邗州城,热浪逼人,知了玩命的在叫。

    越骑越快的付正义,心中百感交集。

    1994年7月27号,曾经在这一天在泳池里溺了水的付正义,将会在两天后因家里发生的一件事,而被彻底改变了未来的命运。

    他的父母遭遇了诈骗,是三天前动身前往的云省,两天后他父亲银行卡里的钱可就会被那诈骗公司给骗走,并且最麻烦的就是那些钱还不只是他家里的,还包括从大舅和大伯家借的。

    付正义的父母都是老实人,一辈子辛辛苦苦攒下来的那么点家产就因为这么一次上当受骗而化为了乌有,后来为了还债不得不卖了房、盘出了小吃店,父亲付泰文是一蹶不振,本就病退的母亲郑裕芬更是一病不起,虽说到他临近不惑之年时双亲都在,可是为了还债身为家里独子的付正义,一直都背负着那沉重的债务,直到后来遇见了李雪瑶,结了婚、有了孩子,生活才总算是开始了正常。

    坐在后座的胡亚彤,见沉默的付正义发疯般向着自己家的方向骑,以为他被刚才那群半大小子气坏了,于是便宽慰道。“正义啊,那群混小子胡说的话,你可别往心里去……”

    “我把他们都踹下水了,下次看到了再挨个的收拾……”

    知道付正义那弱懦性子的胡亚彤,撇了撇嘴。“你就吹吧,我记得他们好像是石塔那边的,都是些在外面混的……”

    正想着该如何阻止家庭灾难降临的付正义,转过脸瞅了胡亚彤一眼。“吹?没吹啊,我真的将他们都踹下去了,要不是保卫科的干事过来了,我还不打算跑呢……”

    更是不信了的胡亚彤连连摇头,可也不想戳穿付正义的牛皮让他脸上下不来台,见前面就到家了便说道。“付正义啊,你爸妈都出去了,这几天你就在家好好休息下吧,我也到家了,你就别进去了……”

    胡亚彤住的小区是有门卫的,虽说付正义进去也不是不可以,但每次都还要进行登记,因此到了那小区岗亭前他就停了下来,让胡亚彤下来后便冲着她摆了摆手,调转方向就往家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