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5章 依依不舍2

字数:5689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一段信息传人到洪亮亮的识海,原来敖风古要当他的儿子,而他则化身一个有名的画家,并且育有一子。

    并且,敖风古改名为古风傲。

    “那我干嘛还叫洪亮亮,私生子吗?”洪亮亮拍拍脑袋。

    不过,敖风古对黄依依的感觉,却是转化为他暗恋她。

    洪亮亮摇摇头,真是闲的不行。

    “嗯,正所谓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古风傲似乎对父亲十分了解,只需开个

    头,他便能接着说:“爸!”他忽然正色道:“我是认真的。”

    “这还用你说吗?”洪亮亮老气横秋的说:“一百多万银币的

    画让你闹着玩的啊?”他沉吟了一下,“这事得琢磨琢磨,我感觉你的情商太低,是我早就收满后宫了。

    “我这是宁缺勿滥。

    “你这是食古不化。”

    “我是执着无悔。’

    “你是枉自少年。

    “我但求一生一世。”

    “好!”洪亮亮嘉许的说:“你能够暗恋她这么长时间而不悔,虽然难得,只怕你这一生一世的心愿能够完成。”

    洪亮亮嘿嘿一笑:“到时候,我看你和凰冰羽怎么交代。”

    “你等着瞧好了。”古风傲的神态和他的话一样

    笃定,

    玫瑰圃里鲜花满地,

    香气袭人,粉红色的玫瑰,衬得屋内温柔不已,依依环顾四周,尽是喁喁低语的年轻情人

    相对于她窗独坐,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哎,庭玫怎么和我约在这个花园呢?她故意的吧!”

    “抱歉!我来晚了。”庭玫像一阵风似地卷了进来,她拉着依依的手,道:“怎么这么冷。”

    “刚刚进来的时候着凉了。”

    “要多穿一点,毕竟你现在只是普通……”

    “啥普通?”

    庭玫微微一笑:“你只是普通的女孩子,哪有不怕冷的。”

    “谢谢你,庭玫,我不知道我们以前怎么认识的,但是看到你就觉得值得我信任。”

    月只一轮,是孤月。

    楼虽巍峨,是孤楼。

    明月璀灿,但却惨白。

    高楼华美,但极幽寒。

    和庭玫分别,依依独坐小阁,时候已近

    午夜,依依来到酒楼,这酒楼都是夜不归的人儿。

    “世上,有这么多伤心的人吗?”

    满室烟雾聚,缓慢的扩散开来,震天作响的鼓乐声,一派歌舞升平的模样。

    没有了尸鬼族,没有了恶势力,这个世界似乎平和得有些单调。

    鼓乐声音很难打,即使面对面坐着谈话,也得大声叫喊,于是大伙便都呆坐

    着,眼光茫茫张望,各作各的美梦,各饮各的哀愁。

    依依原应当不胜酒力,才几口黄汤下肚,便已醉醺醮

    然。

    她原是来买醉的,却愈喝愈清醒。可悲的是她欲立无泪,欲诉无人。

    甚至,她都不知道她要倾诉什么。

    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是忘记的。

    有什么东西,不想记得。

    “美人,一个人啊?”从邻桌突然闪过一个人来,瘦弱的身子,二十来岁,穿着黑色长袍胸前悬着一个银制

    的骷髅头,约莫八公分长。

    “喝一杯怎样?”他从邻桌拿过来一杯天酿香醉,这酒价值不菲,一杯需要几千银币,可见这个男子出手阔绰。,

    他将酒倒了一半在依依的杯子里,“来!干杯!”

    依依无措地望着他。

    “喝啊!给点面子嘛!”那人催促着。

    “我,我不太会……”

    “啧啧啧!不简单,来到这儿了,还想装淑女?”

    “我,我...”这场面,依依倒是始料未及。

    “不喝酒也可以,那陪我。”那人伸手往依依肩头一抓。

    依依正自惊慌不已,忽然一双手掌提起那人的背心,将

    他抛出数丈。

    “谁告诉你到这儿喝酒的就不是淑女?”

    鼓声听,骤来的静寂益显这股声量的沉

    稳雄厚。

    依依发现身旁立着一位中年男子,壮硕的体格,散发着

    属于成熟男人的独特气息。

    那人眼见男子的身量比他足足高出一个头,原想爆发的怒气,只得按捺下来。

    “谢谢你。”依依强作镇静地向他颔首致谢。

    “不足挂齿。”他沉吟了一下,又说:“夜深了。’

    他示意她离去。

    她懂得,

    月已偏西,依依心中琢磨着,和管家说晚归的原因,庭枚不放心她。

    虽然,凰族覆灭后,世界还算稳定,但是一个女孩子走夜路是很危险的。”

    是他,那个中年男子。

    “.....不常这样。”雪柔羞報地说。

    “我知道!”

    “看得出来。”“哦?!”

    “家住哪里?”那人问。

    “大坑。

    “送你一程吧!”“不用了,我可以自己走回去。”

    那人不再强求,只定定的看着依依。

    她方寸间颤然中有着惊奇

    一如着魔般,她乖巧地跟着他,坐上他的马车。

    “叫什么名字?”他问。

    “黄依依。”

    “你做什么的?”

    “没有。我不知道自己干什么的。”

    他脸上有种怪异的表情,

    依依用余光偷偷打量他。

    在他英姿勃勃的眉字间,一迳给人十分沧桑的感觉。特别当他不说话时,更似看尽一切。

    他的穿着相当简便,却都出自名家;握着缰绳的双手,洁净修长得不像一个中年男子该有的。

    “前面路口就是。”

    “好,后会有期。这是我的身份令牌。”中年男子给了黄依依一块银色的令牌。

    入手沉重。

    依依想起中年男子说的,她做什么。

    “是啊,我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人人都有工作,这样才有生计之本。

    可是,她黄依依,却是需要庭玫来支持她。

    “不行,我得找个活儿。”

    可是她能干什么呢?

    黄依依对着镜子,看着自己姣好又憔悴的脸庞。

    第二天,她将这事和庭玫说了。

    “没问题,找个活儿,包在我的身上。”

    庭玫知道,黄依依太过空乏了。

    失去了记忆,她有时候就像是一个小孩子。

    她暗中命人保护黄依依就是,活儿则找个轻松的。

    “你等我几天,我会帮你找的。”

    “谢谢你。”

    黄依依躺在床上,今日遇见的男子,似乎特别的不一样,她不知道为什么,又想起了那个叫古风傲的人。

    两个人,似乎有点像,又有很大的不同。

    古风傲,更加的不羁,而这中年男子,却是成熟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