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4章 依依不舍1

字数:6665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十二峰前落照微,高唐宫暗坐迷归

    朝云暮雨长相接,犹自君王恨见稀。

    月姊曾逢下彩蟾,倾城消息隔重帘。

    已闻佩响知腰细,更辨弦声觉指纤。

    暮雨自归山悄悄,秋河不动夜厌厌。

    王昌且在墙东住,未必金堂得免嫌。

    这是由一位诗家名作改编的,画中山雨霏霏,峰回路转。

    黄依依站在这幅水墨画前,流连再三。

    她身穿淡黄色长衫,脸上颇有沧桑之色,显是经历一番悲痛。

    暗恋古风傲古许久,最后却是爱不得。

    她用秘术,封闭了她的记忆,断了她的修为,此刻的她论年纪约莫二十七、八,依旧是韶华如花,正应沉醉于情爱,,可是容色间却隐隐有哀凄之意,似乎惆怅人,眉间方寸,无计回避。

    除了庭玫,她谁也不认得。

    柳依依徘徊在画前,犹豫不定。

    “姑娘如果喜欢,可以打个优惠给你。”说话的是一个三十岁上下,身量硕长的男子;俊逸潇洒的脸庞,漾着迷人的

    容。

    依依浅浅一笑,“我是喜欢,但是没有说打算买。”

    说着,转

    便要离去。

    “既然喜欢却不能拥有,”那个男子一个箭步挡在依依

    前,“岂不遗憾?”

    “人世间遗憾的事多着呢,一副画算得了什么?”

    男子说话,似乎若有所指,看着黄依依的眼神,也是非常的凌厉。

    黄依依盯着眼前的男子:“我们认识?”

    “这无关紧要。”

    “我懂得你的悲伤?”他关切地凝视着依依。

    “画里有什么,我哪有悲伤,我不懂

    你在说什么!”依依微愠地瞪他一眼,强自道:“我不懂。”

    只是泪水却不听使唤地淹没她那双明亮美丽的双眼:“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莫名的感觉到到悲伤。”

    黄依依瞪着这个男子:“你想干什么?是不是你用法术了?”

    男子礼貌性地掏出手绢,温柔地给依依。

    黄依依固执地视若无睹,亦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

    但是她还是有悲,还是有无限的遗憾,否则不会在望画兴叹。

    但这又如何?繁忙疲意的男女,谁不是或多或心

    些悲苦和无奈?

    “你的心事全写在脸上,用心的人都读得出来。”

    这是从何说起?依依心想哪里来的唐突男子,敢大言不惭地

    在此剖析她的心境?

    “你到底是谁?凭什么在这里胡说八道?”要不是和

    庭玫相约的时间尚早,依依真想立刻拂袖而去。

    “我姓古,古风傲,很高兴认识你。”他牵起嘴角,故意忽略

    她的谴责。“你怎么称呼?”

    为了帮助黄依依,敖风古改头换面,连修为都已经隐藏,故意当做一个普通男子。

    “呼!”依依不屑地冷冷说道:“你是这的伙计吧,你掌柜请你来,总不会要你

    没事随便找人搭讪吧?”

    古风傲古心中一笑,她以为他是伙计。

    “搭讪是有的,可是并不随便。”他一副自若的神态。“要

    不是陪你在这儿耗了三个小时,实在有点腿疼脚麻,我也来

    会表现得这么差劲。”

    “你是说三个小时?”依依不禁脸红耳赤,她居然

    让人打量了一整个下午而浑然不觉?

    “既然....然你不是

    伙计,为什么卖画给我?”

    那人低头瞧瞧自身、调皮地皱眉耸肩,“为什么我一定

    是这儿的伙计,而不是掌柜或画家什么的?”

    刚刚的他说陪自己在此消磨了许多时光。现在又见他

    那无邪率真的模样,依依除去些许戒心,她嫣然一笑。为他

    的逗趣,也为了道歉。

    “我认得一这里的主人,而画家多半已六十多岁了,想

    必你是别的什么的。”她故意揶榆他。

    “好个伶牙俐齿的女子。”

    依依待要再辩,却一眼渐渐落下的夕阳。她和

    庭玫约好六点半在留晚酒店。

    “我该走了。”她转身走向门口。

    古风傲马上追了出来。

    “等等!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已经知道你叫古风傲了,这还不够?”

    “那这画呢?”

    “你还想卖画我?”

    “不。我想送给你。”他专注地望着依依。

    “你我素昧平生,这画可是如今大名鼎鼎的洪亮亮所画,而且昂贵的山水画,依依心中盘算,起码要几万银币。

    “太贵重了,我承受不起。”

    “所谓名画赠佳人,再贵也值得。

    她朱唇微启,欲语还休。看着眼前的男子,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的湖水有些起波澜。

    不复记忆的往事,总挑最不恰当的时刻浮现脑海,曾经似乎有人,用着同样专注的眼神和话语跟她讲述。

    如何觉晓浩瀚人世,情懂浪漫的少女,

    竟有悔的情爱

    然天无情,也不怪世态多变,只是偶尔想起。

    不测。不是

    得太苦。一阵凄惧,颇感到诧并,碧纱灯笼照助,

    古风傲见依依不语。

    但见一双秀眉紧锁。眼里透着雾气。

    “你……”他轻触她的香肩“还好吧?”

    依依回过眼神来,面腆的低头。“谢谢你。”

    孟冬时节,山上的风刮得好不设凉,尤其今夜细市

    飞,寒冬中更见萧瑟。

    依依不自觉地拉紧衣领。

    一件纯毛外衣知时的罩在她的肩上。

    “山上温差大,容易着凉。”他温柔地说。

    。她想拒绝他的好意,伸手欲取下外套,

    “不用,我大男人,不怕冷。”

    “留下它,”他伸手按在她提在肩上的和,“就算是陌生

    人,也可以略表关怀吧?”

    “真的不需要。”她仍是觉得不妥。

    “我就住在不远处的银河小庄,多半时间你可以在这里

    找到我。”

    能住在银河小庄的,果然是出身世家,气宇风范

    究竟不同;可惜想必又是另一个纨绔子弟,与之前骚扰她没有

    两样。

    依依还是将衣服返还给他。“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此

    时狂风乍起,将她的衣衫吹得噼噼啪作响。她挺直背脊、穿

    入雨中,夜幕重重+、雾气又浓。

    她已杳无踪迹。

    古风傲上在廊檐下,怅然若失的目送她离去。

    “太逊了吧?”突然有人从他背后冒了出来,正是人称

    “艺术界的泰斗”洪亮亮。

    “一百多万银币的画让你泡她,真是有损我洪亮亮累世的威名。”

    “洪亮亮!你就别烦我了!”两人兄弟

    一般,没有一点拘谨和鸿沟。

    “你伤害的人可是太多了,庭玫那边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冰羽如今倒是一切安好,她劝我帮助黄依依重拾记忆,这样她没有修为,总归不是那么稳妥。”

    “这世上,还有什么是你敖风古做不到的吗?”

    “我想他放下心结。”

    “直接霸王硬上弓就是。”

    “我想封锁我的记忆和修为,和她重新相逢。”

    洪亮亮白了一眼。

    “咦?!你拿着雨伞千什么?”敖风古疑惑地看着洪亮亮。

    洪亮亮一蒙,这封锁得可真快。

    “爸?”敖风古道。

    洪亮亮气得不行:“我有这么老?”

    将手中的雨伞立在门旁。

    “给你啊!你这楞小

    子,她不肯理你,既然你当我是你父亲,死缠烂打加赖

    皮方可无主不利。”他踽踽走向屋内,嘴上兀

    自咕哝着:“孺子不可教也想当年我.可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洪亮亮心道:“这两人,我倒是希望能成,男人嘛三妻四妾的,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