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3章 开花结果

字数:6731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吞下混沌武果,凝聚神格,凰主便已成神,九州世界唯一的神。神的意志,无人能抗。然而,过了许久,敖风古依然一动不动。

    不管是神意还是神威,都无法将他撼动。人们看着这一切,生出一种荒谬感。凰主平静空洞的眼中,有无数光华流转,有繁星闪烁。无数星辰流转、碰撞爆炸,生出大量光与热。凰主的眼中有怒火在燃烧。“神不应该有情绪。”敖风古抬起头,看向凰主,突然说道。

    所有人都是一愣。凰主微怔,眼中的星辰停止流转,光华消失,火焰熄灭,双眼复又回归平静。她看着敖风古,声音没有丝毫起伏,漠然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敖风古能抵抗神意神威,为什么敖风古会说出“神不应该有情绪”这样的话。

    敖风古看着凰主,回答道:“你只是个半神。”此言一出,凰主眼中再次惊起无数波澜。但很快,凰主眼中恢复平静,“你是否知道你在说什么?”敖风古微微摇头,没有回答,上前一步,凌空而行,他的脚下没有任何东西,身体也没有散发出任何能量波动,就这样走

    上天,来到凰主身前。敖风古登天。

    混沌树成,吸收九州世界全部灵力,结出武果,在那之后,世间再无武者。敖风古一个凡人,如何能够登天而行?所有人震撼的看着这一幕。凰主眼中露出迷惘神色。她不知道原因,于是心中生出一抹惧意。这惧意,只在她面对归莱大帝时出现过。但敖风古并非归莱大帝,虽然继承了大帝的衣钵,却没有继承大帝的能力。那么这抹惧意因何而生,从何而来?

    凰主看着敖风古,无数念头在心中闪过,无数想法出现又消失。片刻之后,凰主看向敖风古,问道:“那东西到底是什么?!”她语调向上,声音有些尖锐,在众人眼中,便是失态。人们听不懂她的话,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敖风古知道。当初在荡神谷,大帝击败凰主,顺手将一个东西留在凰主体内。更久之前,在远赴千里救父之时,归莱大帝为敖风古和凰冰羽举办了一场简单婚礼,在两人成婚当晚,大帝将敖风古体内的菩提古木取走,让阿蛮带回到武帝山种下,又将自己的武树移植到敖风古的武田中。那一次,归莱大帝还做了一件事。他将敖风古枯萎的武树凝聚成了一颗种子。在荡神谷一战中,他将那颗种子留在了凰主体内。大帝离开之后,凰主在昆仑养伤的同时,也在想方设法将体内异物取出,却未成功。

    从始至终,她甚至不知道那东西为何物。那是一颗种子。一颗由敖风古武树凝聚而成的种子。直到今天,凰主吞噬混沌武果,凝聚神格成神的同时,那颗种子,也吸收了混沌武果的一半力量,悄然生根发芽、抽枝生叶、开花结果。敖风古的体内,也同样凝聚出神格。

    混沌武果只能让一人成神,此时却变成两份,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说,两枚神格都是残次品。神格残缺,神位也必然残缺,所以凰主才会被情绪左右,敖风古才会说出那两句话。“神不应该有情绪。”“你只是个半神。”感受到敖风古气息的变化,凰主想通了其中缘由,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于是眼中无数星辰碰撞,生出无数光和热,像是两轮燃烧的太阳。这便是怒火。感受到凰主的意志,遥远的东海深处,在鲛人也不敢去往的地方,生出一场巨型风暴。南方森林以南的广袤沙漠,狂风卷起满天沙尘。

    极北冰原,地面裂开,喷涌出无数地火岩浆,将万年寒冰融化。青鹤国上空,没有一片云,却有暴雨降下。整个九州世界,突生变故。只有武帝山的废墟处一成不变。因为凰主在这里,更因为敖风古在这里。敖风古没有看盛怒的凰主,而是看向地面那三人,心生悲苦。他心意所至,于是在凌波樱身上割肉的那些刀子破碎,于是碾压蛮青的数百倍重力消失,于是束缚住阴沉子的那道力量崩散。

    同为半神,他自然能做到这一切。他看向那些还在狂热状态中面容扭曲的凰族,心生厌恶,说道:“你们真丑陋。”于是那些重生的凰族再次死去,那些痊愈的凰族再次受伤。

    感受到敖风古的那道意志,剩余的凰族们很是愤怒,生出仇恨的情绪,却敢怒不敢言。无数年来,凰族生活在昆仑神树上,习惯了养尊处优的生活,面对真正的强敌,早已失去了抗争的毅力和勇气。

    敖风古看着那些凰族,自言自语道:“这便是老师说的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吗?”他的视线从那些凰族身上移开,看向远处呈现出一个弧度的地平线,说道:“这个世界果然是圆的。”凰主没有听他说话,也不想听他说话,现在的她,只想把他杀了,夺回属于自己的那一半神格。无边无际的光华从天而降,如同无数下垂的纱幔,又像是光的瀑布。光华越来越盛,天地也越来越热,直接从春天进入盛夏,温度还在升高,天地如同蒸笼。

    凰主的怒火在燃烧。九州世界也跟着要燃烧起来。无数河流枯竭,露出满是淤泥和石沙的河床,鱼虾翻着肚子在泥浆中翻跳,很快,泥浆也干枯,鱼虾死去,被烘烤至熟,隐隐发出烤肉的香味。大山中的草木枯死变干,燃烧起来,无数飞禽走兽被活活烧死。三大国城镇,许多人被直接热死,一名妇人将水桶丢到井中,用绳子拉上来,水桶中却没有一滴水,妇人颓然坐在炽热的石板上,很快死去。

    这突如其来的高温侵袭,让人间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蒸笼。无数生灵死去。凰族们自然也受不了这种程度的高温,许多凰族倒在地上,苦苦哀求。

    凰主不为所动,天上光华更盛。敖风古看着凰主说道:“老师曾言,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当初我不明白,现在看到你,便想明白了。”

    凰主不言,绝情更无情。敖风古声音平静说道:“我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神念生,神威起。以他为中心,无数寒意骤生,向着整个九州世界笼罩而去。寒意和炽热光华纠缠厮杀,一阴一阳,生出无数震天雷霆,波澜壮阔。敖风古和凰主,都拥有半个混沌武果的力量,都拥有半个神格,力量都是一样,自然分不出胜负。凰主看着敖风古,眼中满是怒火,“盗窃之徒,如何能胜我?”敖风古眼神漠然,很是平淡。下方,许多凰族,心生怒意。

    洪亮亮指着凰主,大骂道:“狗日的鸟人,你要把老子烤熟吗?”旁边的武院师生,脾气暴躁的,也跟着喝骂起来。长街废墟中,猪肉铺子的老板一刀剁在案板上,指着凰主,满是汗水的脸上肥肉乱颤,“还真不让人活了?!”武帝城,倾倒的大帝雕像下,一名乞丐躺在地上,看着那满天绚烂光华,虚弱说道:“我还不想死啊。”

    南方森林里,精灵王带着一众族人,逃出了燃烧的家园,看向天空,声音阴狠道:“你不让我们活,我们如何敬你!”北方荒原中,半兽人勇士们敲响了战鼓,祭司们在勇士们脸上涂满了油彩,一声呼和,无数半兽人勇士向天空投去长矛。青鸟国王都,庭舞将军拉着年轻的国主站起身,年轻国主见到一名老臣昏死过去,连忙小跑过去,将他扶起来。庭舞将军看着天空,没有说话,耳中却听到了许多朝臣的咒骂声。无数的声音响起。那是万物生灵的意志。敖风古感受到了这些意志,它们虽然微小,但汇集起来,便滴水成河,汹涌澎湃。

    万物有灵。敖风古看着凰主,轻声说道:“你错了。”凰主也同样感受到了那股来自世间万物的意志,微讽问道:“这就是你的底气?”敖风古点点头。“未免也太天真了。”凰主说道。敖风古没有回答,只是双手前伸,手心向上,做了一个向上托举的动作。数万里之外的东海,海平面急剧上升,无数海水向着天空涌去。

    九州大地,枯木抽嫩枝,灰烬之中,无数种子发芽,草木疯长。没有人能够命令整个九州世界,哪怕已经成为半神的敖风古和凰主也不行。

    敖风古所做的,只不过是顺应万物生灵的意志行事。神有神的意志,万物有万物的意志,这些意志,都可以化作力量。九州世界的无数峡谷中,有地火岩浆涌出,向天空升去,如同一根根擎天之柱。敖风古一托手。天翻地覆。凰主感受到那股难以匹敌的力量,神情微惘,那些从天而降的光华缓缓消散,她的身体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虚化。凰主眼中露出惊恐之色,“为什么?你怎么做到的?”

    “你还是怕死。”敖风古说道。凰主沉默。沉默便是认可。凰主的确怕死,她活了无数年,活得越久越怕,现在虽是半神,仍然摆脱不了对死亡的畏惧。

    敖风古继续说道:“怕死便是想活着,那是对生的渴望,万物生灵,都想活着,在这一点上,你和他们没有任何区别。”敖风古看向凰主说道:“对生的渴望,便是信仰,这道力量,是信仰之力,如果世间真的需要神,万物的信仰之力,才应该是神力量的来源。”

    凰主恍然大悟,却又疑惑的看着敖风古。敖风古微微一笑:“是老师教的。”

    凰主看着远方,视线不知道落在了何处,轻声呢喃道:“这么多年,我还是不如大帝啊。”话音落下,她的身体也缓缓消失,化作无数光点飘飞消散。凰主所在的地方,出现半块菱形状的半透明晶体,晶体之中,有无数星辰运转。那是半个神格。敖风古伸出手,那半个神格没入手心。

    敖风古看着身下的九州世界,轻声说道:“该结束了。”

    武院废墟中,一栋破败的小木屋里,传来一声婴儿啼哭,凰冰羽虚弱坐起身,咬断脐带,将婴儿抱在怀里,满脸宠溺,看了看婴儿大腿之间,苍白的脸上露出笑容,“儿子。”……

    十年之后。

    波及整个九州世界的人凰大战已经过去,如今的九州世界,天地间的灵气荡然无存,再没有人能够登上武道一途。武帝山的废墟之上,人们建立了新的武院,不过此时的武院,不再招收学生,而是成了一处观光圣地,每天都来自天南海北、各个种族的人前来参观膜拜。

    一名身形高挑的女子走在最前面,对着伸长脖子观望的旅客团喊道:“进了武院,大家不要随意走动,我会为大家一一介绍,之后有一个时辰的自由活动时间,=到时候大家可以随意参观,但不要进入后山,那里是禁地。”一名半兽人粗着嗓子问道:“凭啥不让进?”

    高挑女子有些不悦,正要解释,半兽人旁边一名精灵族没好气道,“后山是大帝和昊天神生活过的地方,只有教廷的几位大主教才有资格进入。”半兽人瞥了一眼这名精灵,微微皱眉,“教徒?”

    那名精灵嗯了一声,不再说话,半兽人也不再多言。没过多久,前面出现数十人,有人族,有凰族,有精灵,有半兽人,有鲛人,他们每走一步,就跪拜下去,整个身体匍匐在地,很是虔诚。那名精灵离开观光团队,加入虔诚祭拜的队伍中。后山是教廷的圣地。十年时间,新生的教廷势力,已经遍及整个九州世界,俨然成为一个庞然大物,各个种族的连年征战,在教廷的调节下,终于停止。

    后山还是那个后山,敖风古和凰主一战后,武院师生,在一片废墟中,将后山恢复了原貌。此时的武院后山,已经成了整个九州世界最神秘的地方。

    一袭大神官红袍的女子拿着扫帚,正在清扫打铁房,她手里拿着一块布,将桌椅板凳擦拭的一尘不染。叶休红,昔日凰族裁决宫主,此时已是教廷的三大红衣主教之一。

    看着她辛苦劳作的样子,旁边的教廷执事有些打抱不平,凭什么凌波樱、阴沉子两名大主教就能在外面呼风唤雨,而叶休红大主教只能在这里做这些清扫的卑贱活计?像是察觉到了这名执事的想法,身为教廷三大主教之一的叶休红说道:“世间权利和虚名于我如浮云,你不可再纠结此事。”

    执事虽然心有不甘,却仍然答应下来。叶休红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看到池塘边上扑蝴蝶的小男孩,神情一凛,正要喝问旁边那名教廷执事,然而就在下一刻,她看到一个男子,身体骤然一颤,毫不犹豫地跪拜下去。旁边的教廷执事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也跟着跪拜下去。

    那名男子没有理会两人,而是向前快走几步,牵住小男孩的手。父子两人走上山道,来到崖畔古松下。小男孩看着这栋小屋,脆生脆气问道:“爹,这就是老爷子的家啊?”

    “别叫老爷子,”男人揉了揉男孩的脑袋,“要叫祖师爷。”

    小男孩吐了吐舌头,很是调皮,挣脱男人的手,跑进屋子。

    已是九州世界所有人信奉之神的男人在古松下盘膝而坐,伸出手,给自己倒了碗茶。

    没过多久,小男孩跑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本书,“爹爹,这是什么啊?”

    “哪里找到的?”男人问道。小男孩道:“床底下。”

    “是老师的书吧。”男人说着,翻开书,看着里面那些歪歪扭扭的图案符号,摇了摇头,但下一刻,他的脑海中涌出无数奇怪的记忆,突然就明白了这些符号的含义。

    这些方块一样的符号,叫汉字。

    他翻看起来,神情越来越诡异。

    “我真倒霉,真的,别人穿越,要么变成将军皇帝,要么变成绝世天才,再怎么也是富二代官二代,而我,居然他娘的变成了一只猴子。”

    “有一只红屁股的母猴子对我抛媚眼了,我的神啊,她这是要干什么?!”

    “那些黑云是什么?核爆炸之后的尘埃?已经有半个月没看到太阳了,太冷了。”

    “好饿,树上有只鸡,不管了,今晚吃鸡。”

    “挨千刀的,那只鸡居然会飞!”

    “这到底是什么世界?太冷了,而且我好饿,有多少天没吃东西了?一个月?一年?我想回去,回到地球,回到有手机有电脑有空调的文明世界,再这样下去,我会疯掉的,佛祖、菩萨、上帝、耶稣基督,谁来救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