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云游(2)

字数:4356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天魁圣祖虽在“火”星,但这一刻的出手,却与火没有半点关系,而是一股肃杀萧瑟的气息扑面而来。

    在这股气息下,万物凋零,生机黯淡。

    一切尽化乌有,甚至连那些矿石都不例外,仿佛从这世间被生生抹去一般。

    宁夜则越发来了兴致,扬眉道:“天道抹杀?不,不对。这看起来到象是某种生死之道,泯灭一切生机……也不对……”

    宁夜越分析越来兴致,甚至还舔了一下嘴唇,仿佛这天魁圣祖不是在攻击他,而是在给他上菜一般。

    那一片湮灭之息在他身周轮转,荡漾,却无法对他造成任何效果,只是在宁夜眼前,展现出它原本神秘的面纱,便如一个**,再无半点神秘。

    天魁惊骇了。

    这是个什么样的圣人?

    为何竟完全无视了自己的出手?

    他越震惊,越恐慌,出手也更加的“大力”。

    萧瑟肃杀之息越发浓重,于是也便让宁夜看得越发清晰。

    宁夜低喃道:“竟还有一丝生命转化的道则在内,有趣,有趣……这是你从本界中所得之收获?原来不是毁灭,而是创生……一生一死,皆在天理自然。这便对了,所谓天道不仁,不是因为所谓的上天无好生之德,而是生死伦常,本就是天道应有之意。生者惧亡,便谓上天无好生之德,终不过就是想摆脱命运而做的无意义抗争罢了。”

    “尔到底是什么人!”天魁圣祖已咆哮起来。

    他现在好生矛盾。

    攻击对手,对手将自己的力量直接研究;不攻击……那不还是坦露自己,任对人玩弄?

    巨大的实力差距终于让天魁圣尊认清现实,一道虚影出现,凝聚成一位修士,却是个长发垂肩,不着片缕的存在。

    对于圣人而言,衣衫形貌皆是外物,唯有本质自在人心。

    这刻天魁现身,终于不再对宁夜出手,道:“你到底想怎样?”

    宁夜笑道:“这么说,却是认输了么?无妨,你愿不愿,我都是要看的。但你放心,我不会加害于你。”

    说着向下方沉去。

    天魁圣祖是出来了,宁夜却向地下去了,天魁气急,只能跟随在后。

    就见宁夜一路在地下穿梭,所有泥石尽为他让开通道。

    他速度也不快,到象是在漫游地宫,一路行走,还一路欣赏,仿佛那些山壁有什么风景一般,不时的发出啧啧声:“果然和此地有关吗?原来是一处蕴道之界……哎呀你不要这么紧张吗?这蕴道界我又不是没见过。当年我遇到的第一个圣人就试图创造逆五行蕴道之界。”

    “逆五行蕴道?这么作死?”天魁愣了一下。

    “对啊,就是作死。所以遭遇天谴,身负重创,跑到我们那个世界。堂堂圣人啊,被一群涅槃给杀了,轮回数千载都没能重生,最终落到我手上,成全了我。”宁夜随口道。

    天魁圣尊紧紧跟随在他身后:“那然后呢?”

    宁夜笑着回头:“你闭关多久了?”

    天魁算了算,回答:“两万三千年。”

    “老宅男啊。”宁夜叹息,继续向前走:“喏,别说我占你便宜。你把这地方让我好好欣赏一下,回头我也给你一些机缘,算做扯平。”

    “什么机缘?”天魁圣祖立刻问。

    宁夜回手一指,一点星光在天魁圣祖额头乍现:“这个如何?”

    就见天魁圣祖眼神猛然一亮,现出惊喜,抱拳道:“多谢道兄!”

    “现在没问题了?”宁夜一笑,说话间已来到地心处。

    天魁本体正于此处躺着,那天魁元神之念回归本体,双目微睁:“学无先后,达者为先。道兄手段强,出手慷慨,是天魁无礼,还请道兄见谅。至于此地之秘,我参悟两万三千年,亦未能全部明悟。若道兄有兴趣,亦可留于此处……”

    他话未说完,宁夜已摇头道:“两万三千年太久,我可没那么长时间。看看就够了。”

    说着手一挥,一片道韵显现而出,映衬的整个星界核心一片玄奥气息。

    就见无数光影在其间闪现,那些光影显化成人,竟然在此间交谈,坐卧行走,一若生人般,高声言笑。

    此般情景并不奇怪,若有大能在某地清修,其神威显化,往往就会造就福地,甚至神通遗留其上,形成影壁,若是圣人,更可留下道则遗蕴,从而创造出无数洞天福地。

    但眼前这些人影却非如此,很明显都只是凡人。

    这些凡人或许是生活在数千万年前,如今早已不复存在,但他们曾经的存在,却以某种特殊方式烙印在此方独特空间中。

    所以神奇的不是人,而是此地。

    这刻看到道蕴显化出的身影,天魁圣祖都惊叹道:“你竟然将他们全部显化出来了?”

    天魁圣尊在此地修行两万余年,对这一切自然早有所察。只是他虽然能感知到,但是这些存在只是映于心底,现于识海,却做不到如此公然显现。

    没想到宁夜只是一个念头,便将这一切完全显化而出,其道境之强,更是让天魁叹服不已,深知自己远不如宁夜,更不感有任何心思。

    宁夜淡然道:“凡人留念,历史千万载而不灭,此地确实有意思。若我没看错,应当是时光之道。”

    天魁圣尊便叹息道:“我也曾有过如此猜测,非是凡人留念,而是此地蕴含时光道则,使吾等可看破过去时空。但是……”

    “但是你借此地修行,感受到的却是生死转化,创生之力?”

    “是。”天魁也不讳言,毕竟之前宁夜就看出来了。

    宁夜摇头:“天下之道,皆归于一,本不分彼此。万道皆一道,即是天道。正因此,万道有相通,亦不为奇。时光之道,本就是万物生长之根基,代表的是众生演化之历程,凡人以此修行,便可推演出无数方向。创生亦不过是其中之一……”

    说着宁夜右手微扬,一朵小花莫名出现,盛开,并瞬间结成花树,又凋零消亡。

    以宁夜之手段,此变化自不为奇。

    问题是这实际不是宁夜所为,他所做的不过是将一粒花种取出,剩下的便是此地之自然发展。

    正如宁夜所言,在这奥妙时光之力的作用下,这花种已经历了一趟生死轮回的历程。

    天魁圣祖便是在这种情况下,领悟的创生之力。

    只是宁夜的心又何其之大。

    他笑道:“天时,天时,天与时不可分。甚好,甚好,云游不过千载,就能遇到如此重地,天佑我也!”

    说着顺手一收,那无尽道秘便如海潮向着他体内涌去。

    见此情形,天魁圣祖哪里还不明白,长叹道:“道兄确实天眷隆重,我当年遇此地,以为是苍天庇佑,却又两万年不得其门而入。如今我才知道,原来,不是上苍佑我,而是上苍用我,让我守护此地,等待道兄!”

    说着一躬到底。

    到底是圣人,已然明了自己存在于此地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