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云游(1)

字数:3896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这是一个火红的星界。

    整个世界宛如火焰地狱一般。

    此般星界,无人可以生存,但对某些特殊而强大的存在,却又明显不同。

    在星界的核心处,一尊圣人正静静的沉寂此地,除了淡薄的呼吸,几乎不见丝毫动静。只是每当其吸气时,整个星界都会火焰消亡,内卷,而呼气时,便火焰澎湃涌动。

    一呼一吸,正是一日,这一日内便是火焰涨缩之时,尤如黑夜与白天。

    星界虽无人类,却有生灵。

    一只头顶生角的鬣兽,这刻正在光秃秃的岩石上攀爬着。沿着岩石的缝隙一路行进,直到遇到一些黑色的晶体,便伸出长舌,将晶体卷入腹中。

    因为烈焰席卷的缘故,此地几乎寸草不生,这些黑色晶体便是鬣兽的食物,某种意义上,它们也算是硅基生命。

    突然这只鬣兽发现了什么,它猛地向外窜去。

    但还是晚了。

    一道黑影从苍茫天空中掠过,落到那鬣兽身边。

    扑!

    尖锐的鳞爪勾入那只鬣兽体内,直接将其开膛破肚,随后将其撕扯成两半,鬣兽没有发声器官,连惨叫都没有发出,就被一只巨大的黑鳞兽击杀。

    随后这只体型比鬣兽大了三倍的大家伙一口将鬣兽的脑袋揪下,掀起的丢到一边——鬣兽的头部含有大量杂质,不好吃。

    然后它抓着鬣兽的尸体,如人立而起,向着自己的老巢走去。

    很快,石头缝中便爬出大量密密麻麻巴掌大的黑色生物,看起来有点象蜘蛛,它们密集的爬满鬣兽的脑袋,开始用自己的钢牙分解鬣兽头颅,然后将其搬回自己的巢穴中。

    而在另一边,那只黑鳞兽已回到了自己的巢穴,两只小黑鳞兽正嗷嗷待哺。

    母兽并没有把食物就这样丢给自己的孩子,而是对着小黑鳞兽怒吼了一声。

    两只小黑鳞兽看看空中的食物,没有去争抢,反而彼此厮打起来。

    尽管还是幼兽,但是这一刻它们展现出极度的凶残,彼此相互厮杀,用布满鳞片的爪子撕扯对方,用锋利的牙齿去咬,甚至尾部还化作利刃,刺向自己的同胞“兄弟”。

    终于,一只小黑鳞兽获得了胜利,失败的那个受伤倒地。

    母兽低吼一声,将手中的食物分成三部分,两大一小,两份大的丢给胜利的小兽和自己,小的则留给失败的。

    这是黑鳞兽的生存法则,只有最强大的那个有资格活下来。

    母兽还有点爱犊,没有让失败的那个就此死去,但是母兽知道,可怜的小家伙已经失败了太多次,也许要不了多久,就到了彻底放弃它的时候。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 号 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微微有些伤感,母兽发出了悲悯的低呼,而胜利的小兽则狼吞虎咽着母亲带来的食物。

    食物比它的个头还大,但是小兽却如饕餮一般,硬生生的将大半个鬣兽都吃了下去,这让它的肚子膨胀的超过自身体型,却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吃饱喝足,小家伙心满意足的躺在窝里,这些食物可以支撑它半个月不吃不喝了。

    突然,一阵火焰从地底窜起。

    “吼!”母兽发出焦急的吼叫。

    刚进食完的两个小家伙还没有反应过来,一起迷茫的看天空。

    母兽已抓住两个小家伙向附近的黑石洞穴冲去。

    随后就见下方的岩石裂缝里,无数的火焰开始喷吐,整个星界开始布满火焰。

    母兽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这次的烈焰之潮来的如此快,但它已来不及反应,必须在烈焰完全吞噬星界之前进入山洞,否则就再没有机会。

    两只小兽哇哇大叫,不懂配合的它们无疑拖慢了母兽的速度,而烈焰喷吐的速度却越来越快,也越来越广,眼看要来不及回到洞穴中,母兽心一横,将那只失败的小兽丢了出去,抱着更强大的孩子全力冲向洞穴。

    它甚至能感受到孩子在后方的呼叫,火焰在吞噬它,以小兽的体格,支撑不了多久,但是母兽没有办法,它只能放弃。

    无奈悲鸣中,它终于在烈焰彻底吞噬自己之前冲入了洞穴,黑色的眼眸回望远方。

    下一刻,令它惊奇的一幕出现。

    一个白色身影屹立火中,手中正抓着它的孩子。

    火焰熊熊,却不伤分毫。

    “吼!”母兽发出一声焦灼的悲鸣。

    那白色身影便看看它:“你的孩子?可是你放弃了。”

    “吼!”愤怒而焦灼的低吼再次传来。

    “都无垢了,竟然还没有开智啊。”宁夜便叹息一声:“果然在这里,无垢也只是普通,强大的也只是肉身,而非元灵。有趣,没有对应之神,竟然也能成就无垢。想必就是你的原因了?”

    天空中响起一个隆隆之声:“本尊天魁圣祖,不知阁下是何方神圣?”

    “我叫宁夜。”宁夜道:“云游至此,不想惊扰了圣祖清修。”

    那天魁圣祖便道:“既知惊扰,那便离去吧。”

    竟是直接下了逐客令。

    宁夜笑道:“这么不爱见客啊?是怕我窥你星界之秘?还是修行之道?”

    天魁圣祖哼道:“我观你虽是圣境,但年岁不长,怕是成圣之日亦不算长。怎么,觉得自己可以横行了?”

    宁夜便答:“我成圣时间是不长,如今也不过千年左右,至于横行嘛,到也说不上。只是一心修道,探天地之秘,所以凡有未见识过的,就都想见识一番。说起来,圣人修天道,天意在四方。成圣千年,我也见过一些圣人,大多都是星界遨游,这长期闭关自锁的,其实还不多见。你算一个!”

    天魁圣祖声音明显带了愤怒:“此地已有主,再有神秘,与尔无关!”

    宁夜便道:“我当年未成圣时,也曾被一位圣尊追杀,只为追寻我的一些秘密。那个时候,我还是挺痛恨他的。可如今自身成圣,到也能理解他了。这天地之秘,便如当年修行时的仙法,宝物,神器,吸引力很大。而今,吾等求天道,探神秘,补自身之不足。若见灵异,便如同见宝,不求获得,只求知晓。还请天魁圣祖高抬贵手,容吾感知一番。”

    “痴人说梦!”随着天魁圣祖一声怒吼,风云雷卷中,潇潇杀意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