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 不是结局的结局{END}

字数:13732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一年后

    人来人往的机场是分别聚合的大舞台,行色匆匆的旅行者拖着行李在这里川流不息。

    莫缙云抬手看看腕表,时间已经差不多了。

    他目看着程露露换好登机牌,步态轻盈地走到他的眼前,“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学长,我们就在这里别过吧。”

    一声“学长”既亲热又苦涩,仿佛回到初见的光阴。他还不是心思沉默的莫医生,她也不是一只呛口小辣椒。

    人生的际遇说都说不清楚,青葱校园里的他们哪里能想到后来这么多的纠葛和恩怨。

    他不说话看着她,看得她轻咳几声来掩饰自己的不舍。

    “我……我们再抱一下吧,就当是离别的拥抱。”她哈哈笑着,用微笑来掩饰愁绪。

    他张开双臂,她投入他的怀抱。

    昨夜两人紧紧拥抱缠绵一夜,但远远抵不上此时的这个拥抱来得动人心肠。

    她贴在他的胸口轻轻说:“我会想你的。”

    “不许想我。”他在她头顶严厉地说:“去念书就要全心全意地读书。”

    她想笑,鼻子酸得说不出话来。

    经过微尘的事情后,她燃起重回校园的打算。

    人心浩瀚,科学无涯,有志者应该努力攀登。

    “露露,去努力学习。带着齐心、带着叶子的心愿,去完成他们未完成的事业。”

    程露露被他逗笑,如此老气横秋的话像五十年代出生的训导主任。

    “放心,我会好好学习。”她在他脸颊上印下一吻,“万一遇到一个情投意合的男人,就不回来了。呵呵,呵呵呵……”

    莫缙云轻笑着,终于放开她的手。

    他们之间从开始到现在,没有约定,没有承诺。松散而自由的男女关系,超越朋友,甚至超越恋人。再没有人能像他们相爱相杀后又一笑而过。

    “再见,莫缙云。”

    “露露,再见!”

    好几次,他都忍不住要挽留她。可话到嘴边,他又忍了下来。

    爱她就是理解她,支持她的梦想,看她飞到更远的地方。

    爱情的小鸟飞走了,就不知道还会不会再次飞回来。

    再次拥抱后,程露露提起行李,头也不回的走掉。

    许多女人把生命寄托在感情,还有一些女人把时间花在追逐梦想上。

    不一样的选择,同样的精彩。

    繁忙的机场,有人正在离去,有人正在归来。

    目送程露露消失,莫缙云落寞地转身离去。一不小心,他撞到一个棕色西装的男人身上。

    “对不起。”

    男人摘下墨镜,俊美的容颜像阿拉拍王子,深邃的双眸,高挺的鼻梁和坚毅的下巴。他抽动嘴角,似有话要说。

    莫缙云纳闷,自己又不认识他,他要说什么?

    大概是外国人吧,听不懂中文。

    莫缙云笑着又说一句,“Sorry。”

    “没关系。”男人把墨镜戴上,越过他走向机场外明媚的世界。

    莫缙云愣了一下。真可惜,如此英俊之人,声音粗得像沙纸打磨过一样。

    五月初夏,花园的蔷薇开得正是灿烂。挤挤密密堆在一起像幼儿园开班会一样。大家张着嫩嫩的脸,你一言我一句,说得不亦乐乎。风一吹过,空气中都散发着迷人的香味。

    “……你们也不去打听打听!我们季家在江城饮食界的地位!一百多年的老字号了,轻易是能被超越和山寨的吗

    ?对对对,选择我们就没错!嗯……好,可以。我们下午见面再谈。”

    微澜收了手机,现在的她俨然已经是一个成熟果断的女强人口吻。

    自从一年前接手了家族的生意后,她成长得飞快。季老爷子从商得基因像从她身体觉醒了一样,噌噌飞涨。连姜玄墨都感慨,曾经是小看了微澜,原来她才是三姐妹中最精明能干的。

    微澜在经商中找到人生的价值和乐趣,把微雨也拖进来,非拉着自己二姐,这个过气女明星做形象代言人。一会上打广告,一会上电视美食节目。生生把微雨又折腾回大家视线。

    这不,上午又有一档美食养生节目请微雨去做特邀嘉宾。

    一大早的两姐妹就在楼下的餐厅碰头,商量下一季要配合推出的新鲜美食能不能搭上这档养生节目的顺风车,来个先声夺人。

    季老爷子乐呵呵地看着孙女们热烈地讨论,事业后继有人,他能不高兴?

    经过这么多事,老爷子终于也想通。

    不管是孙子还是孙女,重要的是后人要有本事。没有本事,生十个儿子也是白搭,有本事,一个女儿也足够。

    公事谈完进入私事,微雨抿了一口咖啡,眼睛看了看二楼的方向,“听说姐姐最近几天都把自己闷在房间?她在干什么?”

    “不知道。”微澜一手端着咖啡,一手拿着笔在纸上涂涂画画,“她忙来忙去还不是忙着动保协会的事?还能有什么其他的。”

    微雨伸手在微澜头上拍了一下,“你呀,什么时候能真的学会关心人,体贴人。”

    微澜不服气地放下咖啡杯,理直气壮地说道:“我努力挣钱,一辈子供养她做慈善,不是做好的体贴和关心吗?”

    这一年来,动保协会的财政状况大有改善,全靠微澜这位大金主的鼎力支持。不得不说,正是因为两个妹妹接下家族生意,微尘才能够真的从责任义务的枷锁中解脱出来,随心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风轻轻,草青青,窗外的蔷薇飞落在她桌前。

    微尘从梦中惊醒过来,粉红的小花在笔端跳跃着飞过,落到脚边。

    “姐姐。”微雨在门外唤她,笑笑着走过来。现在的她留着披肩的长发,娴静如水。有时微尘都不敢把眼前岁月静好的女子和青春期的叛逆少女联系起来。

    微雨,是什么人摘去了你身上的戾气和不忿?

    不用问也知道,好的爱情是所学校,爱能包容万物。

    “姐姐,你在写什么?好几天都不下楼!”

    微澜抽过她手下压着的信纸,调侃地说道:“呦,真是大才女。还手写的哩!”

    “别笑我,好不好?”微尘立马把信纸抽回来,放到抽屉,“没有什么东西,就是写着好玩?”

    “究竟是什么嘛?”微雨撒娇地拉着她的手,像小时候一样的喜欢向她撒娇,“好姐姐,你就告诉我吧。”

    微尘赖不过,从抽屉把写好的东西拿给她,“没有什么,就是我在书柜中发现小短篇故事。我觉得结局不好,就自己续写了一个。”

    微雨把信纸拿在手里,看到名字时心里咯噔一下。

    《浮生若梦》还是这篇《浮生若梦》。她说不出话来,草草看了几页。

    “姐姐,你……为什么想写一个续?”微雨有点不敢往下问。

    她不知道微尘从哪里翻出的这个故事,页面泛黄,页脚卷曲。

    微尘不说话,把手支着下巴,望着窗外的蔷薇。

    这个无意中看到的故事让她心碎,像有人在她心上重重地击打了一下。悲伤忽而袭来,让她不得不提笔写下一些什么来纾解。

    “姐姐!”看她发愣,微雨害怕地碰了碰她的肩膀,担心地问:“你没事吧?”

    “我有什么事!”微尘哈哈大笑,转身把妹妹拥抱。这一年来,她被家人超乎寻常的关心和照顾。

    她失去一些记忆,但那没什么大不了的。她还是她,她很快乐,生活幸福。

    “我很好。我是觉得我这么幸福,所以不希望看见别人过得不幸。”

    哪怕只是一个,也希望是快乐的Happy end。

    所有人都是上帝的孩子,应该被原谅,也值得去爱。

    “好了,我该去动保协会了。今天是基地开放日,会有许多爱心市民来领养毛孩子。鬼哥他们可忙不过来。”

    微尘背起双肩包,笑笑着一蹦一跳的下楼。

    她是单纯的,亦是快乐的。从来不去追寻,也不觉得遗憾。

    微澜在楼梯口和微尘道别,见微雨久久没下来,索性叼块面包,上楼看个究竟。

    “怎么呢?”她问正在聚精会神的微雨。“看什么呢?”

    微雨叹了口气,把递到她眼前,“你自己看吧。”

    微澜看过,手里的面包都掉到地上。

    “我的妈啊!她是不是晓得了什么啊?我们还是早两天才知道小法哥哥的决定,这也太——你说,她是不是真的——”

    说到最后,微澜语气急躁起来。

    微雨摇头,“我看她不像是知道了什么。也许只能说,是心有灵犀。”

    “那我们要不要告诉小法哥哥?”

    “不用吧。”微雨把稿子塞回抽屉,轻轻关好。“风起风停,都自有天意。”

    注定的缘分,只需静静的等待。它自会悄悄来到你的身边。

    星期六的开放日,动保协会里热热闹闹。

    现在来做义工的热心市民越来越多,大家对流浪动物的保护意识在不断提高。

    保护动物不仅仅是保护珍稀的野生动物,也是保护身边和我们朝夕相处的小生命。

    每当这个时候就是微尘最忙的时候,作为动保协会最漂亮,最美丽,正儿八经大学毕业拥有兽医执照的人。理所当然充当起热心市民的解说员,她带领大家参观动保协会,介绍动保协会,指导如何清扫狗舍,为狗窝铺草甸,换清水,以及回答各种各样层出不穷的问题。

    今天的热心市民中不同往常的出现了一位不一样的脸孔。

    年轻人很帅,像一尊雕像。他深邃的眼睛像卫星一样凝视在她身上,使她的身体像着了火一样热起来。

    微尘躲开他的目光,忍不住又去追寻他的目光。

    他们来到狗舍,在工具区领工具准备进行清扫时,一个男人突然开玩笑样地问道:“季小姐,我看现在的动保协会条件很好啊!一点不像你说的没水,没电。冬天冻死猫,夏天热死狗。”

    “哈哈,哈哈哈……”

    大家哈哈大笑,微尘也笑。“是因为有善心人士的捐赠。”

    “哈哈,这么善心的人——只怕醉翁之意不在酒吧。我猜,他肯定是个男的,而且八成是季微尘小姐的仰慕者!季小姐,我也给协会捐钱,想今晚请你吃顿晚饭,不知你赏不赏脸?”

    微尘淡淡的回以微笑,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现在来动保协会的社会人士一多,各种各样的人鱼龙混杂。

    她未婚,美而善,多少男人垂涎欲滴。

    见她不说话,男人得寸进尺地凑上前来,“我捐一万,怎么样?”

    微尘很想赏他一个耳光,但她是在工作。传出去说,动保协会的成员动手揍了热心市民多难听。

    “先生,无论动保协会还是我个人欢迎一切对毛孩子热心善意的捐助,但是吃饭就免了吧。不如把饭钱也捐赠出来。”

    微尘越客气,男人越觉得自己有戏,“季小姐,别害臊嘛。你这么漂亮,天天围着小动物多浪费,我捐十万。”

    “我捐一千万!”

    某人话一出口,当场震得鸦雀无声。

    一千万是什么概念,全国各个省份所有的动保协会一年所受的社会捐助加在一起都没有这么多。

    钱多得能砸死人,一点没错。

    微尘感激地看着出声帮她解围的男人,是那尊漂亮的雕像。

    调侃男冲着雕像男叫嚣道:“一千万,你开什么玩笑?你拿得出吗?”

    “我说得出自然拿得出,而且我绝不会用这个作为借口去要挟一个女孩!”

    雕像男长得那么英俊,说话如此充满正义。引得人群中阵阵喝彩之声。

    “大家都别开玩笑,快来拿工具。既然是来做义工。出钱出力,爱心无价。”

    调侃男望了一眼雕像,自惭形秽,灰溜溜地走了。

    微尘把工具递给雕像男,小声地向他道谢。

    “还不知先生姓名,刚刚真是谢谢你。”

    “我叫陆泽海。”

    陆泽海,陆泽海,这个名字很好听。

    微尘低头,发现陆泽海熟门熟路地走到门后拿起黑色的橡胶鞋和工作服换上。惊讶地说:“陆先生,你是第一次来动保协会嘛?我看你很熟悉我们这里的流程和规矩。”

    陆泽海声音暗哑地说道:“我和鬼哥是朋友。”

    “喔,原来如此,”他说是鬼哥的朋友,微尘的心里对他的好感又升起三分。自发地也穿上橡胶靴子和工作服,拿出水管冲洗狗舍,进行消毒。

    这是最脏最累的活,不一会儿,两个人都累的气喘吁吁。

    微尘脸上闪着晶莹的汗,眼睛笑成一道缝。

    “季小姐,有男朋友吗?”陆泽海看着她,声音越来越哑。

    “你的嗓子怎么呢?”

    “你应该先回答我的问题再向人提问。”

    “有时候,我们不能事事都按顺序来做。偶尔也要打乱顺序。”

    她的话让他无言以对,“好吧。我的嗓子是被烧灼过,毁坏了。”

    “是火灾吧。”微尘同情地说,“你能活下来真是幸运。”

    “季小姐,你应该回答我的问题。你有没有男朋友?”

    “没有。”

    “我晚上可以请你吃晚饭吗?”

    微尘脸红了,太阳像被种到眼睛,耀得睁不开眼睛。

    有些人,你见他的第一面就知道会发生点什么。不管他伪装成什么样子,变化成什么面目,他的眼睛永远不会改变。

    微尘傲气地扬起头,说:“我为什么要答应你?”

    他的脸顿时黯然失色,微尘噗嗤一笑,乐呵呵地说道:“我为什么不答应?一千万啊!”

    说完,她像孩子一样欢快地跑出去,一边跳一边兴高采烈地嚷道:“鬼哥,乖乖,萧萧,今天晚上有人请我们吃饭啰!”

    阳光洒在院子里,正在躺椅上休息的鬼哥听见有人请吃饭的高兴地一蹦三尺高。

    “谁,谁请吃饭?微尘,你请吃饭?”

    “不,”微尘笑着摇头,指指狗舍,“里面有个冤大头,说要捐一千万给动保协会,还请我们吃晚饭!”

    “一千万!我的娘!”鬼哥一抹脑门,不正宗的东北话都冒出来。“我得去看看这个冤——不对,是好人,好人……”

    微尘待在院子,回头看着静静站着,脸上笑成一朵花儿。

    她想起一首烂熟的老诗:

    我多么希望,有一个门口

    早晨,阳光照在草上

    我们站着

    扶着自己的门扇

    门很低,但太阳是明亮的

    草在结它的种子

    风在摇它的叶子

    我们站着,不说话

    就十分美好

    有门,不用开开

    是我们的,就十分美好

    早晨,黑夜还要流浪

    我们把六弦琴交给他

    我们不走了

    ……

    “妈妈、妈妈——”

    安安推开门进来,脏兮兮的小脸上闪着晶莹的汗水。

    “你又野到哪里去了?满脸是汗的!”无忧放下手里的备课本和钢笔,提起窗下的热水瓶倒出一些热水,温柔地为儿子洗脸擦手。

    “我没有野到哪里去。”安安把小手伸到铜盆中打湿,乖乖地搓上肥皂,“对街的教堂里来了位中国先生,他专门教小孩学英语。还不要钱!”

    “真的啊?”微尘惊讶地说。

    “是啊。”安安在毛巾上擦干手,站起来像模像样地说道:“What is your name ?My name is Anna !How are you ?I am fine。”

    微尘忍不住笑起来。

    五年了。

    时间像推土机一样把旧的东西都推倒。

    她离开陈家,和过去的一切都断了联系。

    五年前,陈老太太最初只是想烧死陈洛阳。没想到,夜里刮起西北风,火势越烧越大,整个陈家老宅顷刻陷入火海之中。烧死、烧伤了许多人,也烧掉她的希望和爱。

    她不忍去辨认面目全非的尸体,是给自己留一个虚假的希望吧。

    阳光下,安安的眉眼像极了他。举手投足都是父亲的风采。

    “妈妈,妈妈!”安安在口袋里使劲掏着,翻出一颗糖。

    “你吃。”他撕开糖衣,塞到无忧嘴里。

    甜滋滋的,带着一股枇杷味。

    “这是枇杷糖,叔叔说了对嗓子好。你天天给小朋友上课,嗓子会干。”

    无忧含着枇杷糖,问儿子,“哪个叔叔?”

    安安天真地说:“教堂里的中国先生啊!上次我带回家的烤番薯也是他给我的!”

    无忧心儿一颤,她在这里做了五年数学老师,只说自己丈夫死了。校长同情她,拨了一间小屋子给她和安安住。

    寡妇门前是非多,有过几个男人垂涎她的美色打过歪主意,都被她义正言辞地拒绝。渐渐的,大家也就晓得这个严肃的数学老师不好招惹。

    “安安,你下次再不能要叔叔的东西了!”她抓住儿子的手认真地说。

    “为什么?”

    “因为……”她也不知如何向一个孩子解释。想起锅里蒸着的花卷,用纸包起两个,塞到安安手里,道:“把花卷送给叔叔。妈妈不喜欢欠人的东西。要他以后不要再送东西给你,你也不许再去。”

    “妈妈,为什么?”安安又问一次,眼睛里噙满眼泪,“叔叔是好人,我喜欢叔叔。”

    “那也不行!快去!”无忧在儿子身上打了一下,安安哭哭啼啼地走了。

    口里的枇杷只剩一丝回甘,无忧在家里越等越不耐烦。

    天已擦黑,炉子上的排骨萝卜汤已经煨得满室飘香,安安为何还没回来?

    她锁了门,往对街的教堂走去。

    黄昏的阳光柔和宁静,太阳像搅碎的蛋黄泼在天空,东一点,西一点,把蓝天染得五彩缤纷。巷子里穿行的年轻少年载着女孩在脚踏车上骑得飞起,他擦着无忧的身边经过,落下一串笑声。街角有老妪在卖白兰花,馨香的花蕾勾着她回忆的思绪。

    走到教堂门口,天地幽暗下来,天空把碎了的蛋黄也收走了。

    教堂里,一个男人在摸着安安的头。

    “不要哭,安安。妈妈有妈妈的难处。你是男子汉,要体谅妈妈。”

    侧影中,男人的脸上布满火吻后的痕迹。

    无忧的眼泪一下涌了出来。

    午夜梦回,她埋怨命运为何给她如此多的厄运。直到她再遇到他的那一刻才知道,她今生的所有好运气都在此刻花光。

    回家吧。

    手牵着手,在街尾买一朵玉兰花,喝一碗爱人亲手做的汤。

    (完)

    ————————

    后面的话:

    当这个故事行将完结的时候,我敲下了这段话。

    本来以为只会写三个月而已,结果预计的时间远远超过。

    半年的煎熬后终于要说再见。

    有不舍也有感慨。

    和超过的时间一样,我真没想过写这么这么长。这是我写过的故事中目前最长的一个。

    它也给了我折磨,也给了我信心。

    这个故事不是终结,最开始我想写的人物也不是微尘和洛阳的故事。比如小鱼和未然的故事、花蕊夫人的故事都是久久盘踞在脑海中的。

    希望有一天能有时间和精力写出来。

    感谢火星,感谢我的编辑,感谢一直忍耐着我坏脾气的家人和朋友。

    希望未来还能有机会再用和大家见面!

    最最衷心的感谢给我留言、赠送月票和推荐票的你们。大家的支持对于我就是冬夜的炉火,温暖又充满力量。

    谢谢支持,谢谢支持。

    最后:希望大家支持我的新文《珍重待春风》。民国故事喔,长长的,长长的,许多人的故事。

    谷雨白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