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番外一】贾宝玉

字数:15700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因为女子可以入朝为官, 袭人对大大姐儿的态度好许多, 想着让大姐儿读书考取功名。只是她想到贾宝玉又不是一个爱读书的, 又想女儿博得贾宝玉的好感,便又让大姐儿时常去找贾宝玉。

    大姐儿的年纪大了一些, 跟以前不一样,不可能随时随地哭泣。

    贾宝玉对大姐儿的态度倒是好了不少, 毕竟大姐儿是他的亲生女儿, 只要没有那么吵闹就好。

    史湘云嫁给贾宝玉几年, 也算真正了解贾宝玉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贾宝玉就是一个没有什么能耐的人,要不是为了家里的生计,也为了不让外头的人天天说闲话,贾宝玉也不会去科考,更不可能考中举人。

    只不过贾宝玉依旧不爱读书, 贾宝玉没有再继续科考,而是谋了一个简单的文书之职。

    史湘云也不催贾宝玉继续科考, 她本就没有想过贾宝玉有多大的成就。她现在也怀孕了,就想生下一个儿子, 日后也有依靠。嫁给贾宝玉这些年,史湘云越发了解贾宝玉,也就越发担心自己的未来, 就贾宝玉那个喜爱怜香惜玉的个性,只怕自己跟贾宝玉之间的感情也长久不了。

    日后, 贾宝玉顶多就是敬着她一些, 转头就去那些貌美年轻的女人房里。

    史湘云想着若是生了一个儿子, 家里的一切都是她儿子的,她再好好教导儿子,也能让儿子有出息一些,别再跟贾宝玉那样了。史湘云以前不觉得贾宝玉这样有什么错,日子长了,才觉得贾宝玉这样的适合当朋友,当哥哥,当弟弟,却不适合当夫君。

    因为贾宝玉从小就被宠着长大的,更多时候是以他自己为中心,别人都得围着他转。贾宝玉关心别人的次数远比别人关心他的次数少,而贾宝玉本人感觉不出来。

    史湘云也不好跟贾宝玉说,她也是做了贾宝玉的妻子之后,才慢慢发现自己身上的不足,婚后的生活让她改变很多。

    这一日,袭人带着大姐儿过来请安,便说到贾宝玉的房里又添了新人。

    “夫人。”袭人一想到贾宝玉时常宠着新人,就心生不满,她跟了贾宝玉那么多年,“老爷昨天又歇在那个女人的房里。”

    袭人去年才被抬为姨娘,只不过她的卖身契依旧在史湘云的手里。袭人想要卖身契,一直都要不回来。

    “爱哥哥想歇在谁的屋里,那就歇在谁的屋里。”史湘云一开始还会很不高兴,后来慢慢地就习惯了,“当初我跟爱哥哥成亲之前,你还怀了大姐儿,她们再怎么着,也比你那时候好。”

    袭人脸色微变,史湘云总是抓着这一件事情,而她却没有办法反驳史湘云的话,因为对方说的是事实。袭人曾经想着自己早早生下贾宝玉的孩子,自己又陪着贾宝玉那么多年,贾宝玉一定会更加爱惜她。

    谁曾想到事实跟她想的有很大的差别,自打她来到这一处宅子之后,贾宝玉见她的次数就越来越少,歇在她房里的次数也少。贾宝玉后面还看上了其他年轻貌美的丫鬟,这让袭人心里有气。

    可是她本身就是从通房丫鬟爬上来的,也没有底气去说贾宝玉的不是。

    于是袭人就故意在史湘云的面前说那些话,她本以为史湘云很好糊弄,史湘云还没有嫁给贾宝玉的时候,可不就被她糊弄过好几次了么。然而,史湘云现在倒是变聪明了,没有上她的钩。

    “夫人,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何况,妾身的卖身契也在您的手里。”袭人皮笑肉不笑,就是因为自己的卖身契在史湘云的手里,自己才不能得罪史湘云,也不能再在贾宝玉的面前多说史湘云的不是。

    之前,袭人认为史湘云不敢对她如何,她跟花家很亲近,时常把贾家的东西送给花家。可史湘云得知后,竟然直接堵住他们,说是袭人已经卖身,就不再算是花家的人,就算袭人没有卖身,袭人又不是正室,花家就不是贾家正紧的亲戚,花家就不应该拿贾家的东西。

    史湘云当时没有给袭人的面前,直接给花家两个选择,要么拿着那些东西走,他们拿走东西后,贾家就把袭人发卖了,要么他们就留下东西,袭人也留下。

    袭人想到当时的情形,就觉得史湘云变了,史湘云变得狠了。袭人后面不是没找贾宝玉哭诉过,可是史湘云却翻出那些律法,还说得条条是道,说要是后院的女人都把家里的东西拿回娘家,那么府上很快就没有多少银钱了。

    贾宝玉早已经意识到银钱的重要性,贾老夫人又去世了,贾宝玉无法从别人的手里获得那么多银钱,自然就对袭人有了想法。袭人当初怀孕的时候就花了不少银钱,王熙凤都让人记了账,还交给贾宝玉看的。

    因此,贾宝玉不但没有相信袭人的话,没认为史湘云刁难袭人,而认为袭人就跟一只耗子似的,要搬空他的东西。于是贾宝玉对袭人的感情就一点一点地淡了,他现在最讨厌别人拿走他的东西。

    “等过一段时间,现在的事情也会成为过去的事情。”史湘云没有掉入袭人的陷阱,这个袭人就是想让她去找贾宝玉,想让她去捅马蜂窝,然后,袭人就做一朵解语花开导贾宝玉,她不可能做这么蠢的事情。

    一次两次的,史湘云可没有那么蠢了,她原先确实不喜欢贾宝玉跟其他女子接近,也说过。可是几次惹得贾宝玉不高兴,史湘云便明白她跟贾宝玉已经没有过去那么亲昵,他们成了夫妻,关系更进一步,但他们也疏离了。

    自己成了贾宝玉众多女人中的一个,史湘云伤心,却也没有办法,只能任由贾宝玉去那些女人的房里。正如贾宝玉所说的,他没有宠妾灭妻,还敬着她这个正室,没有让妾室踩在她的头上,她若是不高兴,后面还可以发卖那些丫鬟。

    贾宝玉就是这么一个人,说怜香惜玉,倒不如说贾宝玉无情。要是那些女人表现不好,就发卖。实际上,就是贾宝玉已经厌倦那些女人,若是贾宝玉没有厌倦那些女人,又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因此,史湘云早就看清楚贾宝玉,便也不去争那些,只要贾宝玉初一十五有来她这边,多敬着她一些,那也可以了。因为在这么多女人之中,她是正妻,贾宝玉待她便不一样。

    而袭人这些人,不过都是妾室,是通房丫鬟,这些人都越不过她的。所以袭人要如何都好,史湘云就是不管那些事情。

    袭人听到史湘云的话后,便觉得史湘云在讽刺她。

    “我是不能再怀孕生子了,可是那些人不一样。”袭人道。

    “哦?”史湘云挑眉,“就算她们生了,那也是庶出的。再者,律法明文规定,像爱哥哥这样的人,不能拥有那么多妾室和通房丫鬟。那些女人跟着爱哥哥,也是无名无分,过些日子,再放出去就是了。”

    要是那些女人真的怀孕,史湘云也不怕,那些女人都是丫鬟,卖身契都在她的手上,大不了等她们把孩子生下来之后,就发卖了她们。贾宝玉本身也怕犯法,怕招惹事情,要是贾宝玉不怕,就不会说任由她处理那些女人了。

    那些女人也蠢,贾宝玉对她们确实好,那也是没有得到手之前,得到手之后,别看贾宝玉依旧对她们那么和善,其实内心想法早已经改变了。

    “袭人,你是妾,但也只是贱妾,有卖身契的。你若是总这样,少不得有人想代替你的。”史湘云不喜欢袭人,却又留着袭人,就是因为袭人伤了身子,没有办法在生子,这样的人留着当姨娘正好,省得给那些女人腾了位置。

    袭人咬唇,史湘云现在是越来越不好糊弄了,或者该说她现在根本就糊弄不了史湘云。

    花家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找袭人,花家以前就是用袭人送去的银钱,一开始过的是穷苦的日子,后来,日子越过越好,自然就不希望再过得那么艰苦。他们便想着从袭人身上继续拿银钱,袭人不能从贾家拿银钱给娘家,就只能拿她的月例。

    可是每一个姨娘的月例都有限定,贾宝玉现在也不如以前那么喜欢她,她也管不了家,贾宝玉也没有送给她多少银钱。因此,袭人手里头没有那么多银钱,甚至有些紧缺,在后宅生活,想要过得好一点,自然就得打点一点。

    袭人本身就是卖身的通房丫鬟上来的,手里头本来就没有那么多银钱。早年她当贾宝玉的贴身丫鬟时,倒是从贾宝玉那边拿了不少银果子之类的,可她都把那些东西交给娘家了,否则她的娘家人也不可能过得那么好。

    当初,是袭人养着娘家人,喂大他们的胃口。如今,袭人的娘家人便想着,袭人是贾宝玉的姨娘,姨娘的月例总比丫鬟的多,何况袭人跟了贾宝玉那么多年,贾宝玉应该也会赏袭人一些东西。

    史湘云之前确实阻拦过他们,却也说过,若是袭人给的是她的月例之类的,那么史湘云便不管。若是袭人拿的是府里的东西,那么史湘云就不可能任由他们拿走东西。

    花家的人便想好了,他们不想其他的,就想袭人的那些月例。袭人生的不过就是一个丫头片子,一个丫头片子哪里需要花费那么多银钱,何况那个丫头片子是贾宝玉的亲生女儿,那么贾宝玉必定不会亏待那个孩子,那个孩子也有月例之类的。

    于是花家的人想得很好,既然袭人在贾宝玉那边有吃有住,她和孩子都有月例,在家里应该也不用花那么多银钱。袭人接济接济娘家,也是应该的。

    当花家人再一次上门时,袭人头疼,她不是不想给花母银钱,而是她手里头真没有那么多银钱。

    “娘,你们省点用吧。”袭人把这个月省出来的一点银钱拿给花母。

    花母看了看手里的银钱,却不大满意,“怎么这么少?”

    “老爷没有给我银钱,就只有月例,跟以前不一样。”袭人无奈,她以前还是贾宝玉的贴身丫鬟的时候,贾宝玉还把那些银果子交由她管,她偷拿一些回家,贾宝玉也不知道。

    可是现在那些东西都不归她管,她哪里能偷偷摸摸地拿了贾宝玉的东西。

    不仅如此,贾宝玉现在还对她有所警惕,从不让她多拿东西,生怕她把东西拿回娘家。

    袭人知道,那都是因为王熙凤把她怀孕时用的东西的账本给了贾宝玉,贾宝玉看了账本后,本来就跟她有隔阂了。而且,又因为她在贾宝玉和史湘云成亲之前怀了身孕,让外面的人时常拿这一件事情说贾宝玉,以致贾宝玉对她的感情越发淡了。

    她努力想要修复跟贾宝玉之间的感情,却也没有什么办法,贾宝玉有了新人,哪里还会管她这个旧人。

    “你跟他这么多年了,怎么越来越没用。”花母皱眉,“你就不知道多哄着他一点,让他对你好一些。”

    “又不是我没有做过那些事情,可是现在不同于以前了。”袭人叹息,“以前,我只觉得老爷会对我好,一直好下去,我也有信心让他对我好。可是……我终究错了。”

    袭人当初就是认为自己足够了解贾宝玉,倒头来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那么了解贾宝玉。贾宝玉能怜惜她,也能联系其他人,贾宝玉当年不在乎金银,如今却十分在意。

    因为府里的各项用度都是用贾宝玉自己的,而不是用其他房的。

    袭人只觉得自己明白得太晚,现在明白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她手里头没有那么多东西。娘家没有给她嫁妆,却还要从她这里拿东西,在贾宝玉的眼中,他们花家就是拖累。

    “大姐儿呢?”花母道,“你有月例,大姐儿也有吧。大姐儿只是一个姑娘,又是你夫君的亲生女儿,不用受苦。到你的侄子,来年也要读书了,若是他日后考取功名,对你也好。你若有些银钱,便多帮帮他。”

    “不是我不帮,是我手里头真没有那么多银钱了。”袭人道,“大姐儿虽然是一个姑娘,可也要读书的。”

    “她若是读书,府里自然会出银钱,又不用你出。”花母听到袭人的话,不大高兴,女儿分明就是想把东西留给大姐儿,这才这么对他们的,“你是不是觉得我们这些人拖累了你?”

    “不,不是。”袭人忙道,虽然家人把她送到贾家当丫鬟,可是袭人一点都不恨家人。当初,要是她没有到贾家当丫鬟,那么她也就不能吃饱饭,更不能成为贾宝玉的姨娘,只怕现在还继续受苦,“只是我这边真的没有那么多银钱,我跟大姐儿的月例没有那么多。”

    “府上不就大姐儿一个孩子,他们敢短缺大姐儿?”花母认为袭人为贾宝玉生了一个女儿,这个孩子还是贾宝玉第一个孩子,府上现在也只有大姐儿一个孩子,花母便认为大姐儿的月例应该不少。

    “他们是没有短缺大姐儿的,可是那些都是吃食和衣物之类的。”袭人道,“根本就不能拿出去换银钱,大姐儿是庶出的,哪怕是老爷的第一个孩子,也是府里唯一一个孩子,但是她真没有那么多月例。”

    袭人越想心里越不舒服,史湘云现在怀孕了,等史湘云生下孩子之后,大姐儿在这个府上的地位就更低了。史湘云早就明明白白说了,若是她敢害她生不下孩子,那么史湘云就把她袭人发卖了。要是史湘云生了孩子,袭人和大姐儿的待遇也不会变。

    姨娘,庶出,袭人明白自己不是正室,所以就得被史湘云压着。史湘云根本就不可能顾念她曾经伺候过她,只恨她在他们成亲之前怀孕了。

    “没有那么多,你不会跟你夫君说吗?”花母认为贾宝玉很好说话,因为他们见过贾宝玉,贾宝玉一直都非常和气。要是贾宝玉不好说话,袭人那些年又怎么能拿那么多东西回家呢。

    袭人忧伤,娘家人都认为贾宝玉好说话,可是现在的贾宝玉不是以前的贾宝玉。现在的贾宝玉根本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不但没有那么好说话,贾宝玉还厌倦了她。

    最终,花母还是拿着袭人给的银钱离开了,袭人却很难过。她以前拿那么多东西回家,娘家人没有给她什么东西,倒是让她多巴着贾宝玉,才能获得更多东西。

    袭人也是想着跟着贾宝玉便能过上好日子,哪里能想到手里的银钱却越来越少,娘家人也因为她拿回去的银钱少了而不高兴。

    另一边,史湘云得知花家的人又去找袭人了,却也不在意。反正她之前已经警告过袭人,加上袭人又没有掌管中馈,袭人手里头也没有那么多银钱,袭人愿意给娘家人就给娘家人吧,只是袭人把东西给了花家后,他们也不可能补东西给袭人。

    贾家没有义务养着一个妾室的娘家,史湘云就当自己是一个旁观者,安安静静地看着那些事情就是了,没有必要太在意。她现在还怀着身孕,得好生养着身体,平安地生下孩子才是最重要的。

    在史湘云怀孕期间,贾宝玉跟几个丫鬟有了关系。贾宝玉长得还算英俊,又年轻,那些丫鬟又有别的心思,一来二去就跟贾宝玉勾搭上了。只是那些丫鬟很快就发现了,一旦她们跟贾宝玉发生了关系,跟了贾宝玉一段时间后,她们想要名分,贾宝玉不一定就会给她们名分,甚至还就此远离她们。

    那些女人本来就是丫鬟,卖身契就在史湘云的手里,她们想着贾宝玉不给名分,便去找史湘云。

    史湘云一开始还会见那些女人,后来干脆就不见了,要是那些丫鬟闹腾,就发卖出去就是了。贾宝玉睡几个有卖身契的丫鬟也不算是大事情,又不是睡了良家女子。

    因此,史湘云不管那些事情,直到她平安生下一个男孩,在她坐月子的时候,一名丫鬟跳井自杀之后,她才真正管理这些事情。

    那名丫鬟本身就是被父母卖来做丫鬟的,以前在家里本来就不得宠,性情比较柔弱。在她的眼中,她既然把身体给了贾宝玉,那么她这一辈子都是贾宝玉的人,可是贾宝玉不打算负责也就罢了,还认为她心大,要发卖她。

    要是她被发卖,指不定就不能到好人家。她听人说过,像她们这样的丫鬟再被发卖,就会被人认为他们之前没有照顾好主子,还可能被认为他们之前做错过事情,就算他们被人买了去,也不如现在了。

    所以本就胆小的丫鬟听到贾宝玉要发卖她,又因为她本身怀了身孕,又流产了,万念俱灰之下,就跳井自杀了。

    她认为自己已经不干净了,肚子里的孩子也没了,父母卖了她之后,只会找她要银钱,对她一点也不好。那么她就没有必要再活下去了,她也没有脸面活下去,于是一咬牙,就跳井自杀了。

    史湘云没想到竟然会有丫鬟跳井自杀,以前虽然有丫鬟想要名分,也有丫鬟想要怀孕上位,可她们都没有成功。却没有想到这一名丫鬟竟然会跳井自杀,因为史湘云当时怀孕快要生子了,根本就不可能去管贾宝玉身边的人。

    当史湘云得知有丫鬟跳井自杀时,还吓了一大跳。

    贾宝玉也吓了一大跳,他从来没有想过会有女人会跳井自杀,因为他身边的人都好好地,他也跟好几个丫鬟发生过关系,那些丫鬟顶多就是要名分没成,被打发出府,就没有人做过这样的事情。

    “爱哥哥。”府里出了这样的事情,史湘云不得不亲自处理。

    “让人给她家里一些银钱,好生安葬吧。”贾宝玉的脸色都苍白了。

    史湘云听贾宝玉这么说,也只能点头,“爱哥哥,幸好她是卖身的,是死契,若是活契,可就没有这么好办了。”

    她还是得提醒贾宝玉一点,睡丫鬟就睡丫鬟,可也不能睡出这么多事情来。这些事情也没有那么好处理,死一个丫鬟还好,要是多来几个,这问题就大了。

    那个丫鬟之前还怀有身孕的,史湘云叹了一声气,贾宝玉到底薄凉了一些,看似多情,实则就是一个无情的人。

    夜里,贾宝玉做了噩梦,梦见他还在荣国府的时候,梦见他跟王夫人身边的一个丫鬟多亲近了一些,那个丫鬟为了表示清白而自杀了。随后,他又梦见府里丫鬟流产了,紧接着那个丫鬟又跳井自杀了。

    其实,贾宝玉在荣国府里的时候,并没有丫鬟因为他而自杀。那都是原来的《红楼梦》里发生的事情,不是现在,只不过贾宝玉梦见了而已。

    贾宝玉连续几晚被噩梦惊醒,吓得他不敢再跟那些丫鬟们多亲近,就怕那些丫鬟出事。

    贾宝玉府上有丫鬟流产自杀的消息还是传开了,王夫人和贾政得知贾宝玉府上发生的事情后,脸都黑了,贾宝玉怎么就这么不省心呢。

    贾政非常不悦,贾宝玉都被分出去单独住了,怎么还这么闹腾。贾政终究还是去找了贾宝玉,他忍不住,要是贾宝玉再继续闹腾下去,别说贾宝玉的文书官职丢了,就是贾政都会被贾宝玉牵连。

    于是贾政到了贾宝玉的府上,狠狠地批了贾宝玉一顿。

    “贾宝玉,你看看你现在什么德性,跟外面那些纨绔子弟有什么差别?”贾政非常愤怒,“还逼死了人,你是不是觉得你自己很了不起啊,以为你考上了举人,有了官职,就非常厉害啊,不把律法放在眼中了?”

    贾宝玉逼死一个丫鬟还好,要是再有,贾宝玉本就不好的名声只会更坏,官职也会不保,甚至会被有心人大做文章。

    “不敢。”贾宝玉还是有些害怕贾政,他最近一直在做噩梦,梦见女子为他自杀。

    “说什么不敢,我看你就敢!”贾政冷声道,“以后,你也别用什么丫鬟了,别把自己送到大牢里去。”

    “父亲。”贾宝玉没想到贾政会说出这样的话。

    “要是人人都跟你这样逼死丫鬟,这个世道该变成什么样子!”贾政是真的非常气愤,贾宝玉就是一个不省心的人。贾政有时候就觉得贾宝玉是不是非得让他们跟他断绝关系,贾宝玉总是这么能折腾,全家人加起来都没有贾宝玉这么能折腾。

    “不是故意的。”贾宝玉辩解,“那个丫鬟想要……”

    “她怀了你的孩子,想要当姨娘,是不是?”贾政是过来人,如何不明白这些事情,“是你先控制不住,跟那些丫鬟牵扯上关系。你说说,你都睡了多少个丫鬟了?”

    贾政对贾宝玉十分失望,贾宝玉睡了那么多个丫鬟,还在这里说不是故意的。

    “你都多大了,孩子都有了,就不能长点心吗?”贾政道,“你真当那些人就白白让你睡吗?还好是家里的丫鬟,要是外面的人,看你现在要怎么办。”

    贾宝玉低着头,想到一条人命就这样没了,他也伤心。他连续做了那么多天的噩梦,他也不想那个丫鬟死的,就不知道那个丫鬟怎么就那么能耐,就直接跳井自杀了。

    其他的丫鬟都没有跳井自杀,她们的卖身契都在贾宝玉和史湘云的手中,贾宝玉认为要是她们不听话就发卖。他一开始习惯了发卖丫鬟后,也就不觉得有什么,外面的人也是这样的。

    贾宝玉本身就是一个半大的孩子,没有人教导他该怎么做。贾老夫人在世的时候,也没有教导过贾宝玉这些事情,贾宝玉便按照他看到的去做,认为别人也这样做,那他也可以这样做。

    可是贾宝玉没有想过,那些人是不是也有睡那么多个丫鬟,是不是也动不动发卖丫鬟。

    贾宝玉看到的听到的只是片面的,他不曾真正了解那些人的事情,便认为自己要是遇上丫鬟不听话,就可以发卖丫鬟。贾宝玉对女子怜香惜玉,多半都是对那些未破瓜的女子,多跟她们亲近。

    说到底,其实贾宝玉也算是一个好色之徒,只不过是披了一层好看的外衣。贾宝玉跟很多男子一样,只不过那些男子懂得克制,而贾宝玉素来随心所欲,不去多做克制,顺心而走,加上贾老夫人去世,又没有去管贾宝玉了。

    没有人管之后,贾宝玉就如同一匹脱缰之马,想跑到哪里就跑到哪里,根本就没去想后果。

    贾政见贾宝玉不说话,叹了一生气,他早就该知道贾宝玉是一个无用之人,就贾宝玉这一副德行,他真不想要这一个儿子。可是他跟贾宝玉关系断不了,他不能无端端地就跟贾宝玉断绝关系,真真是气人。

    “父亲,那我少用丫鬟就是。”也许少用丫鬟了,他晚上就不用再做那些噩梦,贾宝玉心想。

    贾宝玉不是怕有丫鬟继续自杀,而是怕做噩梦。在他的眼中,丫鬟没有主子贵重,更没有他贵重。出了一等将军府后,他在外面就听那些人说,不能主仆不分,不能太看重奴仆,否则奴大欺主。

    “嗯。”贾政微微点头,他也不指望贾宝玉能学多好,就希望贾宝玉能少闯祸,那他就安心了。

    贾宝玉府上的事情也传到了贾敏的耳朵里,贾敏得知后,皱起眉头。贾老夫人在世的时候,常常跟她说,让她以后多顾着贾宝玉一点。可是这贾宝玉是她能顾得着的么,本来以为贾宝玉考上举人,也谋了差事,那么贾宝玉也算成长起来了。

    哪里能想到贾宝玉竟然还能做出那等事情,虽然只是谣言,还不知道真相具体如何,可是贾敏下意识便觉得是贾宝玉的错。

    这些年来,贾宝玉总是让他们这些人失望,而且要是真发生丫鬟跳井自杀的事情也有可能,贾宝玉后院有好多丫鬟,那些丫鬟多数都跟贾宝玉有些瓜葛。贾宝玉倒是也会哄人,让那些丫鬟跟了他。

    贾敏没有去贾宝玉的府上,这个侄子废了就废了,她也没有办法拉扯起来。

    “母亲,您就不用管那块破石头了。”林希站在贾敏的面前,“就他那样的,要是再继续下去,只怕官职不保。只不过因为他只是一个小官,没有御史弹劾他罢了。”

    这种事情往小的说是丫鬟威逼主子不成,往大的说就是贾宝玉德行有亏。

    林希可不愿意贾敏多想贾宝玉的事情,他们长宁侯府可不能摊上这样的事情。要知道他们侯府现在发展得极好,多少人盯着他们侯府。

    “要是这事情发生在我们侯府里,只怕已经有御史弹劾,弄不好,这侯府也没了。”林希故意夸大其词。

    “不用担心,我又不过去看你表哥。”贾敏叹息,她早就知道家人不希望她管贾宝玉的事情。

    贾宝玉现在就是人见人厌,没有几个亲戚愿意跟贾宝玉扯上关系,没有人愿意给贾宝玉扫尾巴。

    贾敏何尝不知道贾宝玉有多能闹腾,解决一件事情,还会有新的事情出来。只是贾宝玉是她的亲侄子,她有时候难免还是会想到一些事情,想着贾宝玉能不能改一改。

    可是她的夫君和儿子都不希望她插手,她自然不能跑过去插手。

    在贾敏的心中,贾宝玉显然没有她的夫君和儿子重要。所以贾宝玉爱咋滴咋滴,等贾宝玉遇上生命危险的时候,再说吧。

    “不用看着我,我说的是真的。就你表哥这样的,要是我们天天都帮衬着他,指不定更加糟糕。”这也是贾敏不去找贾宝玉的一个原因,贾宝玉就是被宠坏了,贾宝玉看上去没有什么坏心思,却总是无意之间让别人受到伤害。

    这样的贾宝玉,其实非常伤人的。

    只是他们这些人也没有人去说贾宝玉,在他们的眼中,贾宝玉就是一个累赘,没有人愿意跟一个累赘多说话。

    “这就好。”林希点点头,“这些年,父亲虽然只有母亲一个人,但是还是有人送女人给父亲的。”

    林希可不希望贾敏做了蠢事,他可不认为父亲是非常爱非常爱贾敏,父亲确实爱母亲的,却没有非常爱,要是母亲做错事情,父亲极有可能跟其他女人在一起。要是父亲没有跟其他女人在一起,那也是看在一双儿女的份上。

    林希已经长大了,明白这些事情,他父亲以前就有过其他女人。

    “你啊。”贾敏笑着道,“担心这么多做什么。”

    这些孩子,一个个都喜欢想那么多,贾敏知道他们怕她多看顾贾宝玉,怕她惹上麻烦。实际上,她又不蠢,哪里可能总顾着贾宝玉。

    当贾赦得知贾宝玉那边发生的事情,就跟邢夫人道,“他们当初还说我浑,那块破石头比我还浑!”

    “是。”邢夫人应声,心想贾宝玉还真能折腾,话说回来,贾宝玉跟贾赦年轻的时候还挺像的,只不过贾宝玉没有贾赦那么好的身份。

    “幸好早早让他搬出去了,要是还在我们家里,可不得了。”贾赦不喜欢二房的人,更不喜欢贾宝玉。

    贾宝玉从贾老夫人那边拿走那么多东西,却还觉得不够,贾老夫人去世后,还认为鸳鸯说错话了。

    贾赦可都记得,贾老夫人好不容想到蓁姐儿和巧姐儿,要留东西给她们做嫁妆,哪里能让贾宝玉拿走那些东西。

    “可不就是,要是他还在家里,闹出这样的事情,府里的名声也没了。”邢夫人暗笑,王夫人以前瞧不起自己,还总是说贾宝玉这也好那也好,瞧吧,贾宝玉现在都变成这个样子了。

    那些人只宠着贾宝玉,根本就没有教导贾宝玉该怎么做,活该啊!

    邢夫人觉得心中的那口闷气散了一大半,贾宝玉当年在荣庆堂住了那么久,袭人也住了那么久,耗费府中那么多银钱。要是那些银钱都在她的手里,那该有多好。

    “不错。”贾赦点头,“我们府里还是要名声的。”

    他们府里以前名声不好,但是近几年已经慢慢变好,好很多了。

    贾赦不允许有人再瞎折腾,他还想着孙子日后有所成就,不能被不好的名声拖累。像贾宝玉那样的人,就应该搬出一等将军府,就应该在外面生活,不应该待在一等将军府里。

    因为贾政跟贾宝玉说了那些话,贾宝玉便少用丫鬟了。可是他夜里依旧总做噩梦,梦见丫鬟因为他而死,这让贾宝玉十分苦恼,一下子就憔悴许多。

    贾宝玉无法,只好找和尚为那个丫鬟超度。可是即使他找和尚超度丫鬟之后,他还是经常做噩梦。只要他稍微跟那些丫鬟亲近一些,晚上的噩梦就越可怕。

    于是贾宝玉便去寺庙求高僧指点,高僧只道有因必有果,让贾宝玉日后多注意一些。

    贾宝玉也是因为他身份不一样,否则那些高僧哪里愿意见贾宝玉这样的纨绔子弟。得到高僧指点之后,贾宝玉就不敢再跟那些丫鬟亲近了,把身边的人换成男□□仆。

    一段时间后,贾宝玉便很少梦见自杀的丫鬟,又故态萌发,跟那些丫鬟接近。可是一接近,他晚上又做噩梦。

    一来二去,贾宝玉也就不敢跟那些丫鬟多亲近了。

    “府上又不着那么多丫鬟,该散了就散吧。”贾宝玉现在见到那些丫鬟,就会想到梦中的情形。

    即使贾宝玉记得梦中的一些情形,可是每次梦见那些事情的时候,依旧觉得很可怕。因此,贾宝玉便不愿意多见那些丫鬟了。

    “也罢,府上本来就没几个主子,也不需要那么多人伺候。”史湘云乐得如此,他们本来就没有那么多进项,留着那么多丫鬟奴仆做什么,倒不如散了一些。

    发生那么多事情后,贾宝玉后来倒是没有再睡丫鬟,后院的女人也没有那么多了,就那么几个人。贾宝玉对袭人也没那么亲近,倒是跟史湘云比较亲近。

    这让史湘云十分满意,虽然她不喜欢争宠,但她还是不希望贾宝玉跟那些女人走得太近。

    这个家迟早是她儿子的,要是贾宝玉跟别的女人太亲近,又有其他孩子,这可就不好办了。那么为了她的儿子,她少不得要做一些事情,哪怕面对她的爱哥哥,她也要使点手段的。

    贾宝玉不知道正因为他没有跟那些丫鬟多亲近了,他也躲过了一些事情,后半辈子虽然过得平淡一些,倒也算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