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藏在心中的你

字数:9799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60%就可以看最新章节啦, 否则等4时后哦, O(∩_∩)O  太子不是那么容易忽悠的, 还是那个黛玉使用了邪术?太子决定好生瞧一瞧,母后的行为不对劲, 皇祖父的行为也不对劲, 天底下,除了皇姐以外, 谁还能都母后和皇祖父的宠爱呢。

    “孤来认妹妹的。”太子站在安乐公主府的门口,直言, “要通报吗?”

    太子还是懂得规矩的, 毕竟太上皇在安乐公主府呢, 就是不在,他也不能说进就进。皇姐说过, 他是太子, 是皇后生的嫡子,表面一定要有规矩,就是他暗里想要夺皇位,也快准狠, 手里一定要有可信的势力,不能谁都相信。

    表面必须是一个君子, 因为大家都喜欢表面功夫,这不叫虚伪, 是谋略。要是别人说他虚伪, 那就大方地承认, 对方要是有本事就干掉他。

    所以他现在一定要有规矩,讲礼仪,要下手,背后下黑手也一样。太过正直的君子,一般都活得不大长,他是一个听皇姐话的好弟弟。

    太子到后院时,黛玉正陪着林希玩耍,四岁的小孩子走起路来,已经比较稳,但有时候还有点摇摇晃晃的,让人忍不住伸手想要扶他一把。其他界的幼崽大多有传承记忆,有的一破壳就已经是几岁大的模样。

    “真可爱。”黛玉手里拿着玉坠逗着林希,凡人的幼崽怎么能这么可爱。说完后,黛玉伸手摸摸林希的手,“想要吗?”

    “要啊。”林希伸手抓。

    “不给你。”黛玉把玉坠放到一个小袋子里面,见林希小小的脸蛋上露出不开心的神色,她笑了。

    “姐姐坏,不给我。”林希哼了一声,姐姐总喜欢逗他,“不给我,那就给娘,娘给我。”

    在林希的眼里,姐姐总喜欢把东西给娘,然后让娘给他放好。明明是他的东西,为什么还要给娘,但是次数多了,林希就说给娘,娘会给他,即使他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能给他。

    太子看到这一幕,便觉得很眼熟,熟的不要不要的。他好像看到小小的自己,皇姐总是喜欢那么逗他。再看看皇祖父,皇祖父竟然笑着看着这一幕,难道黛玉是他的皇姐?

    不得不说太子的联想能力很强,就连这儿都能想到他皇姐,想着太上皇不可能对大臣的女儿那么好,只可能对皇姐那么好。

    “小孩子要什么。”太子走上前,笑着看向黛玉,把皇后的匣子给了黛玉,“送你的,看看喜欢不喜欢。”

    这时候,太子没有说皇后,还把他带来的其他东西放在旁边,让管家收拾好。

    “妹妹这么漂亮,一定是个仙女。”太子道。

    太上皇侧目,说好的,阿萝没有给太子托梦的,而且太子要是知道黛玉就是阿萝,不可能等到这时候才来看的。总觉得哪里不对,眉头微蹙。

    “对,像我长得这么漂亮的,一定是个仙女。”凡人,有眼光!只不过不是仙女,是上神,黛玉微笑,小太子一如既往地聪明。

    太子见着黛玉如同他皇姐一样,毫不客气地就应承下来,没有一点谦虚感。眼前的这位,一定是他皇姐的转世吧,一定是,感觉真是熟悉呢,很有亲切感。

    “姐姐,我的!”林希有危险感,抱着黛玉的大腿,瞪了一眼太子,“我一个人的。”

    太子看向林希,这个小朋友有些碍眼呢。再看看黛玉,当初的皇姐跟现在的黛玉有几分相似,但是吧,这样的皇姐,不,皇妹还是很可爱,很漂亮的。

    之前,都是皇姐对他好,现在轮到他保护皇姐了。

    太上皇觉得不对,太子不是应该愤怒地指责他,问他是不是忘了阿萝么,再来就是不高兴地把东西扔进湖里,不肯给黛玉吗?

    “奸诈!”太子转头看向太上皇,太上皇都住进安乐公主府了,说什么安乐公主长得像皇姐,分明就是因为黛玉就是皇姐。

    小时候的太子是个中二病的,那时候,黛玉没少跟太子讲那些神仙的故事。以至于太子现在看到黛玉,联想到他阿萝皇姐后,首先想到的就是他皇姐是个仙女,仙女都有法术的,都能投胎转世的,那么黛玉一定就是他的皇姐,没瞧见皇祖父都坐在那儿么。

    太上皇不禁感慨,太子皇孙的脑子没有那么蠢笨,瞧,这么快就看出来了,只是孙子怎么不惊讶,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接受了呢?

    太上皇不知道这世界上有一种粉丝叫做脑残粉,盲目崇拜,不需要理由。就好比太子崇拜他皇姐一样,别说让他相信她皇姐是仙女,就是说他皇姐能一统仙界,称霸六界,他都是信的。

    “你们一早就知道了!”太子不开心,难怪皇祖父之前认黛玉当干孙女,母后和父皇也不反驳,还对黛玉那么好。对了,父皇前几日还出宫了,他们实在是太坏了,竟然直接忽略他。

    “男女七岁不同席。”太上皇轻咳,“我们皇家可不兴童养媳。”

    “借口!”都是借口,冠冕堂皇地借口,谁说男女见面就是要在一起的,太子心想那是他皇姐,他怎么可能那么做。不对,现在是皇妹了,皇妹小小只,还是很不错的。

    黛玉可不管太上皇和太子的争论,她正掰开林希抱着她大腿的手,“乖,你这样,姐姐就不能走路了。”

    凡人的幼崽无法这样再拖着一个幼崽走路的,就算走,也不可能走得太轻松,会被发现端倪的。黛玉可不想继续让林希抱着她的大腿,她得学着如何做一个凡人。

    太子转头,必须,一定,马上把林希扔到一边!皇姐,哦,不,皇妹的大腿是他想抱就能抱的吗?太子暗想,自己现在都不能抱了。

    贾敏面露尴尬,这里是她的娘家。即便黛玉是公主,母亲她们到底是长辈,不可能亲自过来迎接,但那些丫鬟确实没规矩,见着他们就嬉嬉笑笑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们是半个主子。

    贾赦等人不用上朝,见皇上的次数都少,更别说是见太上皇了。到底是贾老夫人活的时间长,见过几次,这才认出太上皇的,何况贾敏对太上皇那么恭敬,贾老夫人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这一会儿,贾老夫人有些怨怪贾敏,太上皇跟黛玉那么亲,怎么不早早跟他们说一声呢。

    “上皇。”贾老夫人惆怅,她的本意是让贾敏带着黛玉过来,让元春等人跟黛玉玩耍,拉近距离。

    “尊卑有别,以后莫要对公主呼来喝去。”太上皇不开心,非常不开心,荣国府的人竟然当他家黛玉是陪玩的,“虽是表姐妹,也有讲究。”

    当他家黛玉是什么了,要她过来就过来,就跟皇帝召见臣子似的。虽然说贾老夫人是长辈,可是他们却是让黛玉陪着晚辈玩耍的,又不是长辈。

    太上皇看不过去,就算要玩,也是元春她们过去找黛玉,而不是让黛玉过来。

    “是。”贾老夫人哪里敢反驳。

    就在这时,贾宝玉兴冲冲地跑了进来,“黛玉妹妹呢?”

    太上皇一听到宝玉的声音就皱起眉头,男女七岁不同席,就是表兄妹之间都不该叫得如此亲热的。

    贾老夫人见此,忙把宝玉拉到自己的身边,表情严肃道,“还不见过上皇?”

    贾宝玉极少看到叫贾老夫人神色如此严肃,连忙行礼,行礼完毕后,就又想靠近黛玉,却被贾老夫人拦着。

    因为贾敏是荣国府的人,贾敏又是黛玉的母亲,太上皇早就让人调查过贾家,宝玉就是贾老夫人的心肝宝贝,宝贝蛋子,宝玉小小年纪就不学好,还吃丫鬟嘴巴上的胭脂。

    太上皇怎么可能容忍贾宝玉跟黛玉太过亲近,不能让贾宝玉坏了黛玉的名声。

    三春,惜春回了宁国府,元春回荣国府,可不就是三春。三春在宝玉后面进来的,瞧着这架势,也不敢说什么。

    贾元春是进过宫的,天子一怒,伏尸百万,这都不是玩笑话。这一会儿,贾元春规规矩矩地行礼,不敢多言,其他姐妹见着元春这样,自然就跟着做。

    倒是王夫人又惊又俱,又想帮着宝玉,奈何那是太上皇,以至于她只能怪贾敏,怪黛玉,无端端地带着太上皇过来做什么。要是他们家有人能入太上皇的眼还好,如今这架势,明显是入不了太上皇的眼。

    “爷爷。”黛玉轻轻地扯了扯太上皇的衣袖,“他们被你吓呆了。”

    “他们心虚,才会被吓呆。”太上皇瞧不上荣国府的人,明明白白地就表现出来,“以后啊,他们再叫你过来,就别傻傻地过来。你把人家当亲人,人家把你当陪玩。”

    贾老夫人不敢言语,即使心里再不舒服都没用。

    “宫里的皇子公主有陪读,那不一样,身份高低不一样,那是一种荣幸。”太上皇不忘教育黛玉,省得黛玉被荣国府的人耍得团团转,“你就是公主,他们身份低,你可以自己找他们玩,但绝不能是别人说一句,你就屁颠屁颠的跑过来,你的公主颜面往哪里搁啊。”

    太上皇只差说荣国府的人没有把黛玉这个公主放在眼里,这些人也真够有本事的,让下人去林府说几句,贾敏就得带着人过来。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先讲究君臣,后讲父子。”太上皇还觉得不够,“纵然你是晚辈,但是你是公主,是君!”

    贾老夫人燥得不行,她之前只想着黛玉是她的外孙女,即使黛玉是公主,那也得敬着她这个外祖母,哪里有人真的去讲究那些的。荣国府没规矩很多年了,贾老夫人也不觉得哪里有错。

    如今,他们的所作所为被太上皇瞧在眼里,太上皇怎么可能给他们面子。

    “黛玉是妹妹。”别人不敢开口,贾宝玉倒是开口,“府上姐姐妹妹多,黛玉妹妹常……”

    “闭嘴!”贾老夫人没等太上皇开口,就急忙道,这一会儿,她干脆直接遮着贾宝玉的嘴巴,生怕他再说些什么话。

    即使宝玉衔玉而生,贾老夫人怕皇室忌惮,不得不把宝玉养废,但也不能任由宝玉这么作死,那可是太上皇,手上还有权力的太上皇,不是阿猫阿狗。

    要是换成其他人,宝玉说了便说了,可是太上皇不行。

    “乌烟瘴气!”太上皇牵着黛玉的手,转而温和地跟她道,“不怕,爷爷让别人陪你玩,你不用陪着别人,就陪着爷爷。”

    哼,其他人哪里有资格让他的黛玉陪着,他们的脸真大。

    “好呀。”黛玉表示自己还是得刷一下存在感,“黛玉跟表姐表妹们,也是不熟的。”

    “不熟,就少见!”太上皇直言,真是的,竟然要他的黛玉过来。

    黛玉是故意说这话的,眼角余光看向探春。贾探春生活在嫡庶不分的荣国府,总是拿庶出身份跟嫡出的比,想着讨好王夫人,而忽略亲娘。

    贾探春有错,但也可悲,因为身在荣国府,不懂那些规矩,心大了。如今,便是要贾探春多瞧瞧这些,否则就算给了贾探春剧情书,对方只怕也想不明白,反而想搏一搏。

    贾赦虽然混不吝,无耻了一点,但他也有些头脑。宁国府还了欠银,他们荣国府还不还,外头那些人都不可能高兴,倒不如让圣上高兴了。

    贾老夫人和贾政见贾赦没过来,只当他是个扶不起的,不知道跑到那边去浪了。

    以为贾赦就光光写折子了吗?怎么可能,贾赦还跑去林府了,安乐公主府就在隔壁,太上皇也就在隔壁。

    “如海啊。”贾赦就在林如海的面前哭诉,哭诉贾老夫人偏心贾政,哭诉贾老夫人偏心贾宝玉那个宝贝蛋子,“你可得护着黛玉侄女一点,他们呀,就想让你的黛玉嫁给宝玉呀,凑成一对玉儿啊。”

    贾赦七扯八扯,各种黑贾老夫人,黑贾政,黑宝玉。仿佛林如海不帮他,就是要把黛玉嫁给宝玉,宝玉那个蠢货,如何配得上黛玉。

    要是可以,贾赦更想跑到太上皇面前哭。

    “莫要如此说。”林如海皱眉,他知道贾赦是个混不吝的,却没想对方这么能说,“女儿家的事,岂可胡说。”

    林如海早在扬州时,就知道贾老夫人想让黛玉嫁给宝玉,还跟贾敏写过书信,他也是看过的。如今,再听到贾赦这么说,林如海还是有些心塞,黛玉可不是他们能惦记的。

    “在屋里说说。”贾赦见林如海不悦,内心高兴,让母亲他们惦记着黛玉,还让黛玉去府上陪元春他们。就元春那样的,还想找什么好的,想要依靠安乐公主的身份,就老老实实地过来陪玩,没道理让人家公主陪着她,“正好还未分家,就先还欠银,省得日后分了家,就不好算了。”

    贾赦这一次来,就是想让林如海知道这一件事情,如果太上皇能听到,那更好不过。

    “只怕……”贾赦叹了一声气,“只怕家中老母说我不孝啊,只是你我乃是臣子,该先忠后孝,何况我这也不是不孝。”

    林如海对荣国府的情况不感兴趣,但若是贾赦明理一点,他也是愿意的,毕竟荣国府是妻子的娘家。

    “无妨,这本算是朝政大事,不是后宅琐事。”贾老夫人管的是后宅,管不了朝政,林如海正色,“只是琏哥儿就要成亲了,你可得想好。”

    “若是王家不愿意,这亲便不结了。”贾赦不怕,六礼都过了,就差婚礼,王家也是要脸面的,不可能在这时候退婚。何况他这是还户部欠银,皇帝都看着呢,要是王家退婚,摆明了就是不满意他还户部欠银,那王家还能落得了好?

    傍晚,太子一点儿都不想这么快就回宫,奈何护卫不答应,皇上早就吩咐过,要是太子不肯回宫,绑都要绑他回去。

    “可恶。”太子不甘心,回头可怜兮兮地看着黛玉,“乖,孤改天再来看你,别忘了孤。”

    真可怜哪,不过上神黛玉不可能同情太子的,凡人幼崽就该跟父母多走近,怎么能随意住在别人家里呢。

    林希又抱着黛玉的大腿,哼了太子一声,“姐姐,我的。”

    太子好想把林希从黛玉的大腿上撕下来,就这么一个东西,什么弟弟,就是跟他抢人的存在。

    “孤就先把皇妹借你几日。”太子不大开心地道,说完后,又跟黛玉强调,“孤会来看你的。”

    一步三回头,太子还是被侍卫带走了。

    太上皇瞧着这一幕,乐了,看吧,只有他这个太上皇才能这么随意地待在安乐公主府,其他人都没门,皇帝不能随意离开皇宫,皇后得掌管后宫,也不能随意出宫。皇帝和皇后不能随意出宫,他们就只能压着他们能管得着的太子,他们管不了太上皇,可以管儿子。

    “走,黛玉,今天有烤鸭,味道还不错。”太上皇的牙口不错,身体健朗。早年,他退位的时候,身体确实比较差,如今不一样,人逢喜事精神爽,他的宝贝孙女在呢。

    那些老臣总想着他这个太上皇身体康泰,就能压着皇帝。啧啧,想太多了,什么让他管着皇帝,实际上就是那些老臣紧握着手里的权力。

    太上皇心里清楚,才越发不愿意管那些事情,如今跟宝贝孙女生活在一起,多好呢。

    听说黛玉早上出去玩的时候,把隔壁府的孩子给吓哭了。黛玉那么漂亮,那么可爱,怎么可能把人吓哭呢,一定是那些人不懂事,弱渣。

    “隔壁府的孩子,那么弱,改天找其他人玩吧。”太上皇笑着道。

    除了林家在安乐公主府隔壁,还有一个隔壁是礼部尚书家。礼部尚书为人不错,也算是书香门第,太上皇还算满意。太上皇从来不认为自家宝贝孙女会欺负别人家的孩子,实际上,黛玉也没怎么着,就是觉得她们很幼稚,不想玩而已。

    天知道,礼部尚书家的千金怎么好端端地会在门口玩耍,仔细一打听,才知道是庶女。人家嫡女才不会随意在门口外待着的,那些个有心思的姨娘,就想着隔壁府是安乐公主府,要是能遇见,让女儿跟公主一块儿玩耍,那也是极为不错的。

    “庶出的。”黛玉不是瞧不起庶出的,只是不喜欢别有用心的。

    作为一名上神,黛玉见多了别有所图的人,但你自己首先就得有一定的身份,不能身份差太多,还有就是必要时刻,你叶得有拿得出手的东西。而那些庶出的,明显不具备这些,黛玉自然不愿意多搭理。

    黛玉直言说了几句,那些女孩就哭,烦死了。她都多少年没碰那么柔弱的幼崽了,比太子和林希都还难带。

    “说你自己吗?”太上皇以前没少见太子粘着阿萝的,那时候的太子跟现在的林希差不多,别人要把他抱开,太子就不开心,说他还小。

    “小时了了大未必佳,小时蠢点,长大了兴许好点。”太子强词夺理。

    “那就让他抱着。”太上皇故意道,“让他聪明一点。”

    太子不开心,“皇……皇妹还小,这样抱着不好,容易摔倒。孤现在长大了,不可能再做那些蠢事。”

    所以林希还是快点松开皇姐,不,皇妹。皇妹,皇妹,皇妹,太子决定在心里多念几遍,以后,黛玉就是他的皇妹了。

    “没事,这样挺可爱的。”黛玉笑着揉揉林希的手,太子大了,而自己现在这么小,够不着太子的头了。凡人幼崽要多可爱就多可爱,看,太子又闹别扭了,一脸纠结的模样,想她揉揉他的头吗?

    安乐公主府的几位相处得很愉快,太子没有在林希面前摆谱,皇妹的弟弟,也算是他的弟弟,要是弟弟不开心,皇妹一定会不开心,那他就宽容一点,宠着他一点好了,嗯,林希是附带的。

    林府,贾敏已经从荣国府回来,正好林如海在家,她便跟丈夫说了这一件事情,虽然她拒绝了,但就怕那些人又找林如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