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真相

字数:10577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60%就可以看最新章节啦, 否则等4时后哦, O(∩_∩)O  因着林家一家人两天都没到贾家,贾老夫人一早又让人过来。荣国府的人就没人任真正实职的,就是贾政也是喜好诗文, 在工部做事,却无升职, 消息极为不灵通。林家在林黛玉被太上皇封为公主时,也不可能派人四处通知其他人,因此,贾府上下倒是不知道林黛玉封了公主。

    等贾敏带着林黛玉等人上贾府时,走的倒也不是角门,而是大门。贾敏多年未回贾家, 林家算是如日中天, 贾家自然开正大门相迎,毕竟不是黛玉一个晚辈一个人过来,这情景倒是跟书里的不一样。

    黛玉身边跟着的是皇后赏赐的嬷嬷, 张嬷嬷乃是皇后的心腹, 是有品阶的嬷嬷。这些年, 张嬷嬷也是知道一些关于黛玉的事情的,她便不觉得被赐给安乐公主有什么不好的, 反而是一种荣幸, 出了宫, 又自由些。

    走的虽是大门, 但迎接贾敏的依旧是周瑞家的, 王夫人本身就与在闺中的贾敏关系不大好,自是不愿意亲自来接的。而邢夫人在贾府就是个尴尬人,她哪里会出来接人。

    “姑奶奶来了。”贾敏一进府,就有丫鬟放下手里的东西,边跑边道。

    张嬷嬷见此,忍不住皱眉,荣国府的下人真真是无礼,还有丫鬟径自走到黛玉身边的,连个礼都没行,就是对着贾敏都没行礼。难怪皇后早早就见了黛玉,把自己赐给安乐公主,这贾府真真是没规矩。

    等快到荣庆堂时,王夫人才出现了,而邢夫人则陪着贾老夫人,邢夫人连迎客的资格都被王夫人剥夺了,那是管家的象征。

    “可是回来了,我们都盼着你们来呢。”王夫人笑着拉着贾敏的手,仿佛她真的盼了许久一样。

    黛玉牵着弟弟林希给王夫人行礼,王夫人倒是生生地受了,没有避过。黛玉倒也没说什么,不知者无罪,王夫人他们又不知道她被封公主了,要是他们知道了,早早就到府门口迎接他们,哪里是在这儿等着他们。

    “来,都进来吧,老祖宗正等着你们。”王夫人道。

    张嬷嬷站在黛玉的身后,微微皱眉,王夫人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们还不知道黛玉被封为公主了吗?

    “公主。”张嬷嬷没有直接跟王夫人说话,而是跟黛玉道,“您可是累了,让乳母牵着小公子吧,上面可还有台阶。”

    黛玉看了看石阶,好吧,她还是松手了,在别人的眼里她还是个小孩子,怕是照顾不好弟弟。她抬头看向贾敏,“娘,弟弟,你牵。”

    “好好好。”贾敏看着黛玉不容拒绝地眼神,就觉得好笑,随即牵着林希的手。

    王夫人没有错过张嬷嬷的那声公主,总不可能是黛玉的乳名叫公主吧,便道,“妹妹,怎么的称呼外甥女公主?就是你们再宝贝黛玉,乳名也不可……”

    “主子乃是太上皇亲封的安乐公主。”张嬷嬷打断王夫人的话,她是有品阶的女官,伺候过皇后的人,不怕王夫人这个五品宜人,“可不是乳名。”

    贾敏不好说的话,张嬷嬷说了,不怕王夫人生气。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些人连跳墙角的机会都没有。

    王夫人脸色未免,瞬间想到自己刚刚受了黛玉的礼。她原本得知老夫人要撮合黛玉和宝玉,就极为不高兴,如今,听闻黛玉被封为公主,她依旧高兴不起来,她和贾敏关系不好,只怕贾敏不乐意把黛玉嫁给宝玉,否则老夫人去了信,贾敏怎么都没给确切回复。

    “原来是黛玉被封公主啦,哪时候的事,二舅母还不知道的呢,外甥女可千万莫要怪罪。”没有其他人给王夫人台阶下,王夫人只能自己找台阶下。

    “且先进去吧。”贾敏可不愿意站在外头。

    等进了内堂,贾老夫人已经起身,刚刚已经有丫鬟听了张嬷嬷的话,入内禀告贾母。贾母得知黛玉竟然成了公主,颇为惊喜,如此一来,倒是早些定下一对玉儿的婚事为好。

    当黛玉给贾老夫人行礼时,贾老夫人还扶着黛玉,笑道,“我的公主,使不得,使不得。”

    “外祖母是长辈。”黛玉一本正经地道,仿佛是长辈就可以。

    这时,王熙凤还没有嫁入贾家,正在备嫁,没人嬉嬉笑笑地过来。就是贾迎春、贾探春、贾惜春三春来了,一一做介绍,叫了声姐姐妹妹的。

    宝玉倒是没过来,王夫人早就防备着,怕老夫人撮合黛玉和宝玉,便让人看着宝玉在学堂读书,不让他过来。

    “宝玉呢?”贾老夫人左右瞧瞧,琢磨着得让宝玉过来,两个玉儿见面,若能再跟女儿订下两个玉儿的亲事,这是最好不过的,便对贾敏道,“当初他衔玉而生,便叫他做宝玉的。一会儿,你且瞧瞧他,配不配得上你家玉儿。”

    “自是配不上的。”这话是贾敏说的,不是张嬷嬷说的,女儿虽然是她的,可也是皇后的,只怕黛玉的婚事轮不到林家做主。就是林家能做主,贾敏也是瞧不上宝玉的,衔玉而生,听着好听,实则危险,皇室中都没衔玉而生的,怎么的寻常大臣家就能有了,还闹得沸沸扬扬的。

    贾敏心想自家女儿可是有来历的,才在花朝节出生,还有百花盛开,而且女儿原就是皇室公主转世,跟宝玉哪能一样。因此,贾敏说话直接,省得母亲再说这话。

    贾老夫人脸色微变,未想女儿竟然说出这话。而王夫人更加不高兴,“瞧姑奶奶说的,黛玉从小就体弱多病,只怕上皇也是心疼她,这才封了她做公主的。”

    只差没说黛玉身体不好,没人要,太上皇怕她嫁不出,才封她做的公主。

    实际上,黛玉的身体很好,只是小时候极少出去,便有了传言。王夫人又不喜贾敏,自然乐意相信那些流言。

    “上皇可不就是心疼我家黛玉。”贾敏听懂王夫人话里的意思,却没去反驳,“有了公主身份,这寻常的等闲人家,我还真就看不上。”

    贾敏不怕这话传了出去,她只是直白说出这些话而已,有脑子的人听了这些话,便也知道是什么情况。

    “可是要宫里的做主?”贾老夫人心思一转,便明白了。只怕女儿做不得主的,女儿也真是,还是那么逗趣,直接说不就得了。

    “正是。”贾敏回复。

    黛玉正在吃糕点,心想贾府的糕点倒是精致。这些人现在都没空搭理她,她只能跟三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今晚,该给谁送剧情呢?迎春那边就算了,等王熙凤嫁进来,王熙凤自会帮助迎春的,而惜春那边,有贾敬呢,所以就这么愉快地定了,晚上就给探春送剧情吧。

    至于史湘云那边就有点难了,史湘云这个人不够精明,有点傻气,看似小气刻薄,说黛玉像是戏子。实则,她是一个孤女,没有足够的安全感,因此,才会迫切寻找安全感,不希望身边人注意其他人,而忽略她,倒是一个可怜人。

    这样的史湘云不大适合知道剧情,因为她大大咧咧的,即使她无法跟别人说出剧情,只怕她自己也改变不了什么。有些小惆怅呢,就算要剧透,还得找人呢,不是什么人都能剧透。

    “这便算了,我家那个混世魔王,只怕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合得来的。”王夫人心里极其不悦,做母亲的,哪里愿意别人说儿女的不是。

    贾老夫人看了一眼王夫人,真当贾敏听不出她话里的嘲讽吗?真真是个蠢的,元春还在宫里呢,就不知道提一提元春吗?

    “昨日进宫,可见着元春了?”贾老夫人开口,“她如今便在宫里当着女史。”

    “不曾见着。”贾敏回答,娘家是想送元春入宫为妃的,可惜只当了女史。只怕宫里的那几位也不想让元春入主后宫,算起来,元春可是黛玉的表姐,而黛玉前生还是皇室公主,当今圣上的亲闺女,单是为了这一层,皇上就有可能不纳元春为妃。

    “倒也是了,她只是一个女官。”贾老夫人叹息,元春入宫多年,如今却还只是一个女官,连个才人都不是。

    正当贾老夫人打算说其他的话时,贾敬匆匆地从外面进来,为了给女儿一个好印象,他回府后,便稍微躺了一会儿,沐浴更衣后,这才来的荣国府。

    “婶婶。”贾敬等不了,随着丫鬟入了荣庆堂,便把今日前来的目的说出来,“侄儿已决定回府,不再入道观,今儿,便是来接惜春的。惜春还小,侄儿是该负起父亲之责。”

    还有贾珍、贾蓉那等败家玩意儿,既然他回府了,也知道了那些剧情,必定得好生教导教导他们,一个个都是蠢货。

    贾老夫人错愕,没想贾敬竟然从道观回来了,还要接惜春回去。贾惜春震惊,她本以为,本以为父亲不要她了的。

    而黛玉正啃着糕点看着贾敬,缓缓开口,“惜春妹妹不是这边的吗?是寄人篱下吗?”

    说完后,黛玉还转头看向张嬷嬷,“嬷嬷,黛玉说的成语对吗?”

    “孤来认妹妹的。”太子站在安乐公主府的门口,直言,“要通报吗?”

    太子还是懂得规矩的,毕竟太上皇在安乐公主府呢,就是不在,他也不能说进就进。皇姐说过,他是太子,是皇后生的嫡子,表面一定要有规矩,就是他暗里想要夺皇位,也快准狠,手里一定要有可信的势力,不能谁都相信。

    表面必须是一个君子,因为大家都喜欢表面功夫,这不叫虚伪,是谋略。要是别人说他虚伪,那就大方地承认,对方要是有本事就干掉他。

    所以他现在一定要有规矩,讲礼仪,要下手,背后下黑手也一样。太过正直的君子,一般都活得不大长,他是一个听皇姐话的好弟弟。

    太子到后院时,黛玉正陪着林希玩耍,四岁的小孩子走起路来,已经比较稳,但有时候还有点摇摇晃晃的,让人忍不住伸手想要扶他一把。其他界的幼崽大多有传承记忆,有的一破壳就已经是几岁大的模样。

    “真可爱。”黛玉手里拿着玉坠逗着林希,凡人的幼崽怎么能这么可爱。说完后,黛玉伸手摸摸林希的手,“想要吗?”

    “要啊。”林希伸手抓。

    “不给你。”黛玉把玉坠放到一个小袋子里面,见林希小小的脸蛋上露出不开心的神色,她笑了。

    “姐姐坏,不给我。”林希哼了一声,姐姐总喜欢逗他,“不给我,那就给娘,娘给我。”

    在林希的眼里,姐姐总喜欢把东西给娘,然后让娘给他放好。明明是他的东西,为什么还要给娘,但是次数多了,林希就说给娘,娘会给他,即使他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能给他。

    太子看到这一幕,便觉得很眼熟,熟的不要不要的。他好像看到小小的自己,皇姐总是喜欢那么逗他。再看看皇祖父,皇祖父竟然笑着看着这一幕,难道黛玉是他的皇姐?

    不得不说太子的联想能力很强,就连这儿都能想到他皇姐,想着太上皇不可能对大臣的女儿那么好,只可能对皇姐那么好。

    “小孩子要什么。”太子走上前,笑着看向黛玉,把皇后的匣子给了黛玉,“送你的,看看喜欢不喜欢。”

    这时候,太子没有说皇后,还把他带来的其他东西放在旁边,让管家收拾好。

    “妹妹这么漂亮,一定是个仙女。”太子道。

    太上皇侧目,说好的,阿萝没有给太子托梦的,而且太子要是知道黛玉就是阿萝,不可能等到这时候才来看的。总觉得哪里不对,眉头微蹙。

    “对,像我长得这么漂亮的,一定是个仙女。”凡人,有眼光!只不过不是仙女,是上神,黛玉微笑,小太子一如既往地聪明。

    太子见着黛玉如同他皇姐一样,毫不客气地就应承下来,没有一点谦虚感。眼前的这位,一定是他皇姐的转世吧,一定是,感觉真是熟悉呢,很有亲切感。

    “姐姐,我的!”林希有危险感,抱着黛玉的大腿,瞪了一眼太子,“我一个人的。”

    太子看向林希,这个小朋友有些碍眼呢。再看看黛玉,当初的皇姐跟现在的黛玉有几分相似,但是吧,这样的皇姐,不,皇妹还是很可爱,很漂亮的。

    之前,都是皇姐对他好,现在轮到他保护皇姐了。

    太上皇觉得不对,太子不是应该愤怒地指责他,问他是不是忘了阿萝么,再来就是不高兴地把东西扔进湖里,不肯给黛玉吗?

    “奸诈!”太子转头看向太上皇,太上皇都住进安乐公主府了,说什么安乐公主长得像皇姐,分明就是因为黛玉就是皇姐。

    小时候的太子是个中二病的,那时候,黛玉没少跟太子讲那些神仙的故事。以至于太子现在看到黛玉,联想到他阿萝皇姐后,首先想到的就是他皇姐是个仙女,仙女都有法术的,都能投胎转世的,那么黛玉一定就是他的皇姐,没瞧见皇祖父都坐在那儿么。

    太上皇不禁感慨,太子皇孙的脑子没有那么蠢笨,瞧,这么快就看出来了,只是孙子怎么不惊讶,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接受了呢?

    太上皇不知道这世界上有一种粉丝叫做脑残粉,盲目崇拜,不需要理由。就好比太子崇拜他皇姐一样,别说让他相信她皇姐是仙女,就是说他皇姐能一统仙界,称霸六界,他都是信的。

    “你们一早就知道了!”太子不开心,难怪皇祖父之前认黛玉当干孙女,母后和父皇也不反驳,还对黛玉那么好。对了,父皇前几日还出宫了,他们实在是太坏了,竟然直接忽略他。

    “男女七岁不同席。”太上皇轻咳,“我们皇家可不兴童养媳。”

    “借口!”都是借口,冠冕堂皇地借口,谁说男女见面就是要在一起的,太子心想那是他皇姐,他怎么可能那么做。不对,现在是皇妹了,皇妹小小只,还是很不错的。

    黛玉可不管太上皇和太子的争论,她正掰开林希抱着她大腿的手,“乖,你这样,姐姐就不能走路了。”

    凡人的幼崽无法这样再拖着一个幼崽走路的,就算走,也不可能走得太轻松,会被发现端倪的。黛玉可不想继续让林希抱着她的大腿,她得学着如何做一个凡人。

    太子转头,必须,一定,马上把林希扔到一边!皇姐,哦,不,皇妹的大腿是他想抱就能抱的吗?太子暗想,自己现在都不能抱了。

    “元春,我的元春啊。”王夫人听管事说贾元春回来了,心里一紧,宫人哪里能随意出宫的。她刚刚出来,就瞧见元春和抱琴,再看看两个人穿着,她们都还背着包袱,还是不死心地问,“可是圣上恩准我儿休沐回府?还是回府待嫁?”

    皇上倒是有几位皇子,可是年纪跟元春又不般配。王夫人心底还抱有一丝希望,自己的女儿可是大年初一生的,合该是入宫的贵人,是个有出息的。

    “母亲。”贾元春面露尴尬,却不得不实话实说,“皇上恩准,宫里放出一批宫人。女儿和抱琴就在其中,不是待嫁。”

    皇帝没有收用贾元春,更没有赐婚。贾元春就是被放出宫的宫女,一般情况下,被放出宫的,多是身份地位不重要的,还有就是年纪大的嬷嬷,再来就是做了让主子极为满意的事情,主子特赐的。

    贾元春这种,皇帝说是对她说明秦可卿事情的恩赐,可是没有单独,而是随着其他宫女一块儿被放出宫。在众人眼中,贾元春就是一个接触不到高层,没有什么本事的宫女。

    王夫人听了元春的话,心里头那一股子贵气就散了,她的女儿成不了宫里的娘娘。那么,女儿又如何提携宝玉,外头的人又该如何笑她,送女儿去小选,本想博个前程,没成想却成了大龄被放出宫的宫女。

    “大姑娘。”王夫人还未问元春其他话,贾老夫人身边的鸳鸯便过来了,“老祖宗请您过去。”

    贾老夫人听闻元春回来了,暗叫不好,宫里的人怎么可能随意出宫,就是采买,也无需元春这样的女史出宫的。于是贾老夫人就派鸳鸯过来,也不能元春洗漱后过去找她,此事事关重大,必须早点弄清楚。

    等元春跟贾老夫人说了,贾老夫人才知道秦可卿的事情并未让元春得到皇帝宠幸,皇帝早早就打算放出一批宫女。

    “这可如何是好?”王夫人坐在一旁,本是送元春入宫做娘娘的,如今被退回来,元春的年纪也那么大了,如何好找人家。

    “既然回来了,那便住下。”贾老夫人经历过不少风浪,面上不显,心里却想只怕皇上因此厌恶他们。秦可卿到底只是一个女儿家,且未参与谋逆之事,原是想让元春试一试,拼一拼,没成想失败了,“你林家表妹黛玉被封了公主,有空多走动走动。”

    如今,只有黛玉离皇家最近了。贾老夫人惆怅,丈夫去世后,荣国府就不比以往,大儿子游手好闲,小儿子虽然工部员外郎,却许久都没挪过位置。

    “听过。”还未出宫时,贾元春便听人说黛玉被封为公主了,那时候她的心情相当不美妙。因为她是黛玉的表姐,黛玉是帝后的干女儿,那她跟皇帝就差了一辈。虽说这不打紧,但要是皇帝真计较,便不可能成事。

    如今出宫了,当时心情再不好也无用,她已说秦可卿的事情,还没爬上龙床,这事情便只能过了。贾元春不是糊涂蛋,明白这个理,而且就算她心里有怨,也不能把这事情怪罪到黛玉的头上,心里怨怪怨怪就是了,不能表现出来,否则只怕日后更加不好。

    当太上皇跟黛玉说贾元春被放出宫了,她还愣了愣,她可没有给贾元春剧情书,对方怎么没当娘娘,就出来了呢。

    “你爹不是个蠢的,不可能去睡你表姐,否则这辈分可不是乱了套。”太上皇正带着黛玉坐在湖心凉亭吃点心,太上皇特别想抹黑皇帝,哼,阿萝当初就是为了救皇帝儿子死的,怎么就不是皇帝去死呢,“听着,也怪恶心的。”

    “好多表姐表妹呢。”黛玉抓着绿豆糕往嘴里塞,味道还不错,不愧是宫里御厨做的。凡人的食物还是有那么一点味道,神界的那帮人应该多学学,整天说辟谷,有什么好说的,灵草灵花不要了么。

    “没事,要是叫不出名字,顺手指过去就是。”太上皇霸气地道,“你是公主,没关系,就该嚣张一点。”

    太上皇心疼黛玉,他还是得出宫,待在黛玉的身边,别人都当黛玉和皇室没有血缘关系,兴许就轻待她,而自己这个太上皇在,那些人必定不敢为难黛玉。这么一想,太上皇就越发觉得自己做的决定是正确的。

    却不知道皇帝暗骂老小孩,骂太上皇狡诈,竟然就那么搬到公主府,跟黛玉住在一块儿。

    “今天晚上,跟爹娘一起吃饭吧。”务必让林如海和贾敏知道自己的靠山有多硬,金手指有多粗,省得以后他们被自己的所作所为吓到,黛玉如是想。

    “好。”太上皇同意了,没有拒绝,林如海和贾敏到底是宝贝孙女这一世的父母,是得给他们一些面子,他们这些年没亏待他的黛玉。

    晚餐时,贾敏有些忐忑,林如海也紧绷着身子,即使他们早就知道皇室疼爱黛玉,但是他们也没想过跟太上皇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

    “要排骨。”黛玉的话音一落,太上皇就笑呵呵地给黛玉夹菜。

    贾敏和林如海相视一看,还是好好吃饭吧,只怕日后还少不了这样的场景。可能是因为黛玉是大公主转世,才对太上皇那么亲近吧,不过太上皇看上去真的和蔼可亲。

    和蔼可亲个P,林如海曾经是太上皇的臣子,为太上皇做过事,和蔼可亲,果然是得看人的。

    黛玉身边跟着的是皇后赏赐的嬷嬷,张嬷嬷乃是皇后的心腹,是有品阶的嬷嬷。这些年,张嬷嬷也是知道一些关于黛玉的事情的,她便不觉得被赐给安乐公主有什么不好的,反而是一种荣幸,出了宫,又自由些。